顶点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都市囚神典狱长 > 4章 金币的精神控制法术
最快更新都市囚神典狱长 !

    名为林倩的前女友小姐是一名公司会计,尽管她的坐骑是一辆6oo排气量的‘黄龙’,又名断头龙,头也短得跟男生一样,却依然改变不了整日坐在写字间对着电脑工作的命运。

     除非公司放假。

     今日,林倩的公司因为临时装修下午休息。她的心情不错,买了些好吃的骑着摩托风风火火回到家。她本以为推开家门后会看到自家没出息的前男友坐在电视前,宛若痴呆,这样一来两人可以一边吃东西一边玩玩‘我画你猜’,就像以前恋爱时那样。遗憾的是电视前的沙空空如也,屋子是空的。

     “妈哒!班盈那个混球呢?”

     此时的林倩有些后悔没答应给他买新的手机,现在想联系都联系不上。于是乎,一天的好心情就这么没有了。她丢下买来的食物下了楼,窝着一肚子的气,骑着摩托出去兜风。

     ---

     班盈这会正骑着自行车,朝自己熟识的一家魔术酒吧前进。

     经过三个月的消沉,他总算是稍微打起了一点精神。见到花黎和小爱后,他知道自己有责任在身。自己的名字已经这么娘了,要是再不表现得像个男人可怎么成?

     之前在那个关押魔法师的海岛监狱时,班盈得到了一枚金币,有魔力的魔法道具。他在火灾的第二天,趁着前女友林倩跑去洗澡的时候稍微研究了一下。

     当他握紧金币的时候,那个‘告密者’的声音出现在耳边。

     ‘我是你父好友罪人之身,为他之死去倍感忧心。你乃班阳之子生于魔法,却因种种祸事受到惩罚。凡世艰难。如遭危难只需握紧金币,精神控制可助你化险脱身。’

     这句话犹如幻听的第二季,只要抓着金币就会出现在班盈耳朵里。他当然是不会全然相信那个告密者说的话,他很清楚自己监狱主人与对方在押囚犯的身份。为了脱狱,那种人什么谎话扯不出来?不能因为他说话押着韵就丢掉警惕之心。

     其实也不怎么押韵。

     不过!!!金币内确实是存在着奇怪力量的,他已经用林倩做过试验了。他只需要攥紧金币,再对着林倩挥一挥另外一只空着的手,试验品小白鼠便会进入一种被人精神控制的状态,任人摆布非常听话,而且事后会失去记忆。只要自己的视线落在她身上,她便无法从控制状态中接触。

     三个月,一对年轻男女睡在同一张床上。班盈虽然名字娘但好歹也是个正常男人,就算遭遇的打击再打,生理需求还是有的。这金币的力量其实他已经运用得很熟练了,最近一段时间几乎每天都要练习上一两次,某个傻妞也是完全没有察觉。

     至于道德问题……班盈很了解林倩,她嘴上总是说什么‘我们已经分手了!’,看似强硬,实际上两人的生活跟普通恋人没啥区别。严格来讲班盈已经吃她了三个月的软饭了。

     吃软饭的日子不好过,所以某个有了魔法力量的魔术师决定重新振作,先搞点零花钱来。他没打算靠金币坑蒙拐骗,只是想找以前的朋友借点钱。

     来到名为‘梦之街’的魔术酒吧,班盈径直朝着屋子角落走去,那里是本地魔术师们集会的地方。如预料一般,现在是下午,酒吧里的正经客人不多,只有一些魔术师聚众闲聊。

     “我擦,班盈?!!你还活着!!?”

     班盈的出现如‘争渡’一般惊起了一滩鸥鹭,本地有一个魔术师俱乐部,名字叫做‘鸥鹭’,班盈也是其中一员。

     在梦之街酒吧围在一起吃花生聊天的鸥鹭魔术师一共有七人,班盈全都认识,几月没见也不觉得尴尬。

     “我还活着,开心吗诸位?”

     几个魔术师表现出的惊讶并不是装出来的,其中一人皱着眉头跑过去跟班盈抱了抱,关心道:“我们听说你家被惠惠姐给烧了,人也被她顾的杀手杀死了,毁尸灭迹。”

     从旁边也蹦出另外一个魔法师,赞同的点了点头。

     “大家都说惠惠姐记恨你演砸了那场秀,害她跟着一起丢人。”

     “我靠!”班盈没想到自己失踪三个月,外界竟然冒出这么多不靠谱的小道消息。“你们别瞎猜了好么,我家那就是单纯的失火,我这一阵子一直住在前女友家里。”

     “女友?”第三名魔术师闻言站了出来,“我还听说你其实跟惠惠姐有一腿,现她不检点之后就把她甩了,还故意演砸让她丢人。”

     类似的传言还有很多,一帮魔术师你一言我一语,说的班盈一阵无语。

     “既然你没死,也不是躲着惠惠姐,那你这三个月失踪到哪去了?”

     班盈神秘一笑,将七人凑到一堆小声说道:“我研究了一个魔术,特神,你们要不要看看?谁看了都说好。”

     “好啊!”七人异口同声,“变来看看!”

     “可以,你们先每人拿出两张百元钞,要新的,越新越好。”

     魔法师们不疑有他,纷纷掏出钱包把钱交出去,然后一脸期待等着看戏。班盈则是把钱胡乱往口袋里一揣,转身就走。

     “江湖救急啊兄弟们,少是少了点,剩下的我再想办法吧。下周请你们吃饭哈,我先走了!”

     几个魔术师现上了当,也没说啥。二百块钱而已,就当买肉包喂野狗了,人家家都烧没了自己这当朋友的怎么也得随点,于是便任由其离去。

     此时,吧台方向突然走出一人,拦住班盈去处。班盈抬头看了眼这人,来人一身明牌加上典型的帅哥脸,与自己一般年纪,并不认识。

     “怎么,你也想看魔术?”

     “不看。”来人眼神凶恶,言更是糟糕,“你这三流货色有什么本事是值得我看的?”

     那七名鸥鹭魔术师见到这个男人,纷纷摆出一副看好戏的样子。他们刚才忘了说,在众多关于班盈的小道消息中还有一个版本。说是惠惠姐的新晋男朋友——最近刚刚崛起的某个年轻富二代魔术师,通过道上的关系把班盈这个前男友给弄死了,还烧了家毁尸灭迹。

     那个新晋男友、富二代魔术师,指的就是眼前这人——张学知。除了弄死班盈那段,消息中其他的内容都是真的。

     张学知自从跟女明星惠惠相恋,听了一大堆关于班盈的传闻。说是这人前脚坑了自家女友,害她丢人。后脚家就被人放火,人也失踪了,又坑了女友一次。

     在他也成为传闻的一部分之后,对于班盈这个人自然是狠之入骨。失踪都要连累自己,害自己被说闲话。现在圈内人全把他当做黑社会流氓二代,严重影响了他的人际交往。

     鸥鹭那帮人见张学知一副要动手的样子,连忙上来劝架,顺带着小声把这无妄之灾的源头告诉了班盈。

     “呃,这样啊。”班盈知道这次是自己理亏,连忙道歉,“对不起哈,我真的不知道会给你还有惠惠姐添麻烦,太不好意思了。”

     张学知也不是啥得理不饶人的性子,见眼前人服软,脸色好看了许多。

     “既然你道歉了,我也不打算找麻烦。不过你最好别再消失了,赶快把留言澄清,还有你跟惠惠是情侣的谣言,全都跟人解释清楚。”

     班盈听到这儿苦笑一声,“我就奇怪,我跟惠惠姐的事儿是谁瞎传的呀。她那个人,我怎么可能喜欢她?真是的,这不是埋汰人么。”

     这话一出,包括班盈自己在内的所有‘鸥鹭’全都脸色一暗,相当尴尬。

     “不好意思,我说错话了张学知兄弟,我没看不起惠惠姐,我是说我配不上她。”

     张学知这会气得睁圆眼睛,“就你Tm还瞧不起惠惠?!”惠惠是从嫩模一步一步靠男人爬上来的,最怕的就是别人瞧不起她。“你告诉我,哪个女的能瞧得上你!”

     “呃,这可不一定。”班盈觉得自家前女友还是挺喜欢自己的。这会的他正一只手插在口袋,小心提防张学知,怕他冲动打人,随时准备精神控制。鸥鹭们借他的钱也在这口袋里,捏起来有点少,一千多块在尚海几乎啥都干不了,而且他还得买手机。

     想到这,一个主意浮现心头。

     “欸,张学知同学,你看要不咱打个赌吧。”

     “啥呀,你说啥呢,别转移话题,给我跪着向惠惠道歉。”张学知这么说着,掏出手机翻出惠惠的照片摆在椅子上,这意思是让班盈对着手机照片下跪磕头。

     “可以可以可以,咱赌一把,你赢了我立马跪下磕,不磕出血绝对不停。你要是输了,借我点钱,我现在家都烧没了是真缺钱。”

     “可以!”张学知掏出钱包拍在桌子上,“怎么赌?”

     “你刚才不是说没有女孩子看得上我么。要不这样。”班盈自来熟的一胳膊搂住张学知的脖子,引导着他的视线环顾酒吧。“就酒吧里这些大下午跑来一个人喝闷酒的姑娘,你随便挑,挑好了我去搭讪。要是我勾搭不到,算我输。如何?”

     说这话的时候,某个身怀异能的魔术师一直把视线放在张学知厚厚的钱包上。他打算弄点钱帮花黎装个假腿,再跟小爱的叔叔们商量一下。既然他们不愿意养小爱,不如放在花黎那里,花黎喜欢小爱的程度胜过她自己,要不然也不会不管自身安危冲入火场。只不过养孩子需要钱,钱,钱。

     钱这东西,解决不了所有问题,却能搞定其中一大部分。告密者的金币,似乎能带来一些经济收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