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都市囚神典狱长 > 5章 精神控制说明书
最快更新都市囚神典狱长 !

    张学知是个聪明人,能成为一个具备职业水准的魔术师,基本上不可能是笨蛋。 面对班盈的赌局,他没有不答应的理由。在他看来,班盈自信的样子让人有些不爽。

     在酒吧中随意指定一名女性,由班盈去勾搭。只要勾搭不上,就算班盈失败。

     张学知有些无法理解,为什么会有人提出这么苛刻的条件与人对赌?难道这小子有在耍什么花招?

     魔术师是这个世界上最会耍花招的人,如果这酒吧里所有女性都是班盈的托,那么他的自信笑容自然是有依据的。张学知环顾酒吧,独身饮酒的女性不多,妙龄女孩只有五人,还有一些三四十岁的女士。

     按常理分析,年纪大的女人其实更容易下手,这些女人大多厌倦了平凡的生活,也懂得珍惜对她们而言来之不易的搭讪。搞不好再过几年,就永远不会有男人主动搭讪这些大龄女性了。

     ‘要选小姑娘!’张学知如此认定,‘而且是有钱人家的小姑娘!’

     在张学知看来,就算班盈再怎么耍花招,至少有一点可以肯定——他很穷。从那一身行头就看得出来。想到这里,张学知将目标锁定在一个长美女身上。

     “就是他了,你去吧!失败之后记得回来磕头。”

     班盈耸耸肩,没说什么多余的话,向那名被选中的女孩走去。

     法国成为世界时尚中心的其中一个原因在于那里的天气。四季分明,春秋两季很长,这就给了时装设计师挥的空间。如果换做非洲,一件衬衫再怎么玩,也玩不出什么花样来。

     尚海的十月已经有点冷了,班盈目光注视的那个狩猎目标穿了一身的爱马仕,只有手镯似乎是寇驰的,那个简约风格很容易认。

     再看自己这一身……还真就有些自卑。

     他的衣服是林倩逛某宝买日用品的时候顺便买的,浑身上下所有布片加起来都没过二百块钱,可能还没人家姑娘十个手指头上的指甲油贵。最多加上脚指甲上的指甲油。

     尽管如此,为了张学知的钱包…班盈单手插袋,笑呵呵的走了过去。

     “唉,瞅这****……”几名鸥鹭魔术师一个劲的摇头,在他们看来,这个插袋的poss等同与装逼,太蠢了。他们完全不看好班盈,纷纷掏出手机准备把他对着惠惠姐照片磕头的样子录下来,再传到网上去。以后跟他喝酒吃饭,这个笑话能笑上十年。

     让他们没想到的是,班盈与那个姑娘随便聊了两句,竟然成功的把她给带了回来,带到张学知和鸥鹭们的身边。

     “我靠,他怎么弄的?”

     “他会不会跟那姑娘说赌赢了钱分她一半吧?”

     “不能呀,这姑娘还差那点钱?你看她那双鞋,我媳妇前天才对着时尚杂志过花痴来着。那价格,连买的想法都没有。”

     这群鸥鹭虽说不敢相信,可人家姑娘确实是跟过来了,不服气不行。班盈为了宣告自己的胜利,一只手不安份的玩着人家姑娘的头,姑娘一点不乐意的意思都没。

     “这为小姐叫卢娜,英文名是Luna,月亮的意思,诸位看过彩虹小马没?”班盈这么说着,用下巴指了指已经呆愣的一群人,“这些是我朋友,来,打个招呼。”

     本来独自饮酒一脸冰霜傲气的女孩,竟然听话得跟个丫鬟似的挨个问好,就差‘贱婢给诸位爷请安了’。

     班盈抓起桌子上张学知的钱包,抽出现金丢掉其他,诚恳的说了句‘大恩不言谢’,然后带着卢娜出了酒吧。一脸的春风得意。

     为了不让这个卢娜小姐在恢复意识后回到酒吧猜穿自己,班盈还真就带着人家姑娘约会了一下,去kFc吃了顿中饭,又逛街一起买了个国产手机。

     张学知钱包里有三千多,手机花了六百,吃饭几十块。钱方面还好说,可是带着卢娜这么一个华丽的家伙,控制着她坐在卡座里用那双晶莹剔透的嘴唇去啃炸鸡块……负罪感相当强烈。

     办了电话号之后,班盈打给花黎,约她明天出来吃个饭,商量一下小爱的事情。搞定之后,他找了个安全地方把卢娜给放了,自己溜之大吉。

     这是他第一次控制林倩之外的人,相当成功。

     ---

     班盈回到家已经是晚饭时间了,林倩兜风结束,正坐在家中生闷气。两人见面之后啥也没说,一个继续生气,一个继续看电视。看电视的那个脑子里正在思考,究竟要怎样赚钱,才能足够让花黎毫无负担的收养小爱。

     自己的父亲杀死了小爱的父母,班盈自己是没脸去见那姑娘了,能够为她做的只有金钱上的支持。此外,其他受灾的邻居也要给予赔偿才行。

     约花黎出来吃饭是件很简单的事儿,不过她要上班时间上不是很宽裕,只能一起吃晚饭。两人决定明日下午六点,在某个火锅店门前见面。

     班盈记得自家花姐以前是个蓝领,干的都是些力气活。现在的花姐则是残疾人,她会去做什么样的工作呢?

     想到这,一旁的会计林倩递过来一包家庭装薯片。见到自家前女友那没心没肺的脸,班盈的心情好了一些,想要再测试一次金币的力量。

     ---

     转过天来,班盈跟林倩表示,自己最近一些日子会去找工作,尽快脱离这个吃软饭的生活。

     “那感情好,你慢慢找吧,也不知道年底之前找不着得到。”

     “我会努力的。”

     “也…也不用那么努力。我去上班了!”

     ---

     到了跟花黎约定的时间,大魔术师班盈已经等待的约定地点,女方还没来。考虑到自家老爹放的火对花姐造成的伤害,他决定去饭店对门的市买盒巧克力当礼物送给人家,好歹是个意思。

     花黎喜欢吃甜食。

     刚走到市,班盈立刻搞清楚了两件事。第一,为啥花姐约自己来这家火锅吃饭。第二,搞清楚了花姐的工作。

     此时的花黎就站在小市的收银台里忙碌着,而且显然是遇到了麻烦。一个佝偻身子的老太太,正在用本地话让花黎出来帮她拿一下放在架子最上面的大包厕纸。

     “不好意思这位大姨,我腿脚不方便,哪位客人愿意帮一下吗?”

     市不大,其他员工貌似去吃晚饭了,这会只有花黎一个人在值最后一班岗,这应该就是她迟到的原因。

     “腿脚不方便?你年纪轻轻的有什么不方便的!”

     老太太说的话年轻人很难听懂,即使是本地人也不行,班盈勉强可以脑内翻译一下。他本来想帮忙去拿厕纸的,结果那老太太一把抓住花黎,似乎认准了这个人只想让她帮忙,直接将她拉出收银台。其余个人见到这架势纷纷远远靠边站,生怕老太太动作过大不小心摔倒,不想倒霉事儿瘫倒自己头上。

     结果这一拉,差点摔倒的是年纪轻轻的花黎。她一只手扶着墙壁,两条裤腿中有一条空空当当。人们看在眼里,才知道这个‘腿脚不方便’是有多么不方便。

     老太太显然没想到会是这个情况,面子上有些挂不住。其他客人开始七嘴八舌的讲闲话,同情花黎,数落老太太的不是,后者俨然已经成为被围攻的对象。

     班盈见状躲在人堆后面,不想花黎见到自己而尴尬。在他看来,这老太太肯定会灰溜溜的离开,然后自己等着花黎下班就好了。遗憾的是,这位老人的思维模式似乎有些怪异。

     “侬这娃子装可怜是伐?欺负老他不伐?侧拉娘则烂瘟比,弄则小总桑……哇啦哇啦哇啦。”后面的班盈也是听不懂了。

     花黎被这么欺负,倒是没觉得什么。她虽说也是本地人,可面对这口齿不清的套脏话实在是无能为力,只是觉得为难,她已经约会迟到了。

     老太太唾沫横飞,嘴巴里仅剩的几颗牙都快被甩出去了,句子里开始往外蹦英文单词。在脏话等级提高到极限时,一只手挡在了她的身前。

     班盈摆出单手插袋的poss,挡住老太。

     开启金币控制人心的力量需要两个条件。第一,一只手攥紧金币;第二,另外一只手落入被控制人的视线。

     班盈这会正在心疼自己,这辈子第一次英雄救美,竟然浪费在这种事情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