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都市囚神典狱长 > 6章 女警卢娜
最快更新都市囚神典狱长 !

    花黎是班盈的救命恩人,当初起火那会,要不是花黎敲窗户强行将人拽出来,班盈怕是会在抢救魔术道具的时候被烟熏倒,葬身火海。

     现在换他帮花黎解决问题了,可对手不是什么调戏美少女的流氓,只是个老年人,又不能怎么着她。虽说精神控制成功了,也只能吩咐她闭嘴收声,哪凉快哪呆着去。

     老太太似乎没能正确理解这句话,非常行为艺术的走到市雪柜前,拉开柜门,就这么直愣愣的躺了进去。也亏她躺得下,那里面确实挺凉快的。

     这事儿一出,花黎的麻烦就大了去了。店长跟几个夜班店员吃了饭回来,本想替班。听说有个老太太把雪柜当棺材那么躺,连忙拔了电源想把人请出来。没了班盈后续的命令,老太太死活就在里面躺着,说什么都不听。

     精神控制的细则,只要班盈的视线落在老太太方向,控制就会一直生效。没办法,他只好闭上眼睛一段时间让力量消失,随后便是那老太太哭天抢地的哀嚎声。

     折腾了三个小时,市给老太太赔了五百块钱,这才算是把瘟神请走。至于花黎,她丢了工作。

     “别伤心花姐……”

     班盈除了这无力的句子,竟然想不出其他安慰的话来。两人这会正在市对门的火锅店吃东西,然而没谁有心情下筷子。

     开朗的花黎这下是真的郁闷了,她很需要钱。不只是班盈想给她买最好的假肢,她自己也想要,她这个登山家对山的热爱可不是说假的。现在工作没了,连吃饭都成了问题。

     “那个……花姐……我本来是想跟你聊小爱的事儿的。”

     他把自己的想法说了一下,声称最近赌球了财,想帮小爱逃离儿童福利院的魔爪。花黎倒是愿意收养小爱,也很高兴班盈愿意帮忙,就是不了解小爱叔叔是个什么意思。

     班盈决定去跟小爱的家人聊聊,在这方面,金币的控制是没用的。毕竟那只是暂时的,被控制人事后什么都不会记得,想把问题谈妥只能靠真金白银。

     “得去赚钱了。”与花黎分开后,班盈如此感叹了一句,然后去市买了颗篮球朝着某个有篮板的公园走去。

     ---

     班盈已经好久没打篮球了,天色黑了下来,他一个人抓着新买的球练习投篮。见到有车辆从公园前路过,就故意拿球丢人家。

     他已经丢了两次了,这次是第三次。篮球砸中前车窗,一个愤怒的男人走了下来,班盈连忙笑着迎了上去。

     “不好意思这位大哥,我不是故意的,真是太对不住您了。”

     那男人见班盈态度良好,自己的车也不可能被一颗球砸坏,于是自认倒霉开车离开。

     事实证明,尚海的有车一族素质还是非常不错的。砸了三次了,就没人追究认真道歉的班盈什么责任。

     买卖第一次开张是第在六次的时候,车主是个带着金丝眼镜西装革履的小年轻。这次班盈不管怎么告饶,对方坚持要他赔钱,嘴里还骂骂咧咧的态度非常不好。在他掏出电话拨打11o之前,班盈控制住了他,然后命令他去aTm取了两万块钱,又让他动破坏掉行车记录仪,这才放人家开车离开。

     揣着二万块,班盈又拿起了球,等待下一个不友好的人出现。

     他的这个讹人方式纯粹是为了减少自己的负罪感。毕竟是犯罪,选那些讨厌的家伙坑他们的钱,心理上不是那么令人抵触。他也承认,这是自欺欺人。

     三个小时后,班盈赚够了六万块,绕到公园前的车越来越少,是时候‘下班’了。六万块可能不够满足小爱亲戚的胃口,虽说他们急于将小爱丢给福利院,等于白给。不过要是自己主动要求接走小爱,这买卖就得另算了……

     “还得工作几天……”

     班盈这么寻思着,走出公园。结果刚一拐弯就被一个身着警察制服的女性给拦住。

     “女警?!”班盈盯着眼前卢娜的脸,死都想不到昨日那个酒吧买醉的有钱姑娘竟然是个警察。

     “催眠术是吧?”卢娜敲了敲自己胸前的执法记录仪,“你的事儿我都拍下来了。警告你,不要试图催眠我。”她这么说着,用手指指了下远处,黑暗中传来一串闪光灯信号。“我的同事就在那边拍摄,你要是轻举妄动,下半辈子就给我吃牢饭吧!”

     班盈刚被拦下来的时候一时还没搞懂是哪一出,等卢娜的话说完,他的脑袋里像是放鞭炮一样的嗡嗡作响。

     在海岛监狱中,赎罪者被关押是因为一起工程事故,莉莉魔是自找的。至于另外一人告密者,是因为想要将魔法师的秘密透露给人类政府,才被强行逮捕送进监狱。

     这个故事班盈之前听得不是很仔细,但也还记得。那告密者只是在酒桌上跟朋友说了一下自己的计划,酒还没醒呢,就被魔法师的警察部队给逮了起来,审都没审就下狱了。

     魔法师对于自己存在秘密的保护,似乎相当看重,这其中貌似有什么隐情存在。

     班盈这会其实还是有些庆幸的,眼前胸大无脑的女人以为自己的精神控制是‘催眠术’,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警官,我退脏行不行?不要抓我,我愿意跟你们合作,有用得着我的地方尽管说,让我做什么我都配合……”

     班盈很清楚面对警察应该表现出什么样的态度,似乎卢娜那边也很上道。她扬了扬嘴角,笑着点头,“可以!你这人挺明白事理的嘛,来,上车。”

     她指着路边一辆绝对不是警车的私人跑车,撵着班盈坐了上去,然后跟阴影处的同伴挥手打了个招呼,“你先走吧,我有什么不测就告诉局里,还有我爹,让我爹和陈伯伯给我报仇!”

     这话显然是说给班盈听得,班盈很确定卢娜这个脸蛋一点也不像‘深田恭子’的‘富豪刑警’在市内拥有强硬的靠山。

     他本以为自己这次屎淋到头了,结果卢娜把他拉到某个高级小区,赶猪一样赶上了楼,推入某间屋子的卧室里。

     卢娜神神秘秘的看了下窗外,然后拉上窗帘关上房门,一副侦探剧看多了的模样。

     “呃,卢娜警官?咱这是要做笔录吗?”

     “笔录?录什么?录你拿球砸人家车,再挑挑拣拣的用你那催眠术行骗?”

     “呃……”班盈现这姑娘有点伶牙俐齿,与被自己催眠的时候不太一样。

     “别磨蹭了。”卢娜从没有生活气息的房间中找出一台dV,放在桌子上。“抓紧时间吧我的大魔术师,给我表演下你的催眠术。我可不打算当一辈子的交通警,破大案可全靠你了!”

     班盈:“啊!啥?!!”

     ---

     半小时后,卢娜盯着dV里的录像,看着被‘催眠’的自己所做的动作呆。她誓,自己完全没有一丝一毫的被催眠的记忆。

     半小时前,想要看一下催眠术效果的她命令班盈拿自己做试验。录像中,班盈只是随便挥了挥手手指,就把她给催眠了。班盈命令她说出自己的名字,年龄,三围状况。她毫不犹豫的照办。

     班盈又命令她喝了口自来水,命令她洗脸刷牙,她还是照办。完全没有脱离催眠状态的迹象。

     接着班盈命令她诗朗诵,文学功底为零的卢娜来了一‘床前明月光’。

     命令她唱歌。

     “千万万语汇成一句话,爱我中华爱我中华爱我中华。嘿,爱我中华!”

     卢娜:“……”

     她已经看不下去了,不过后面还有更惨的。

     “换个儿歌听听。”

     于是卢娜警官当着班盈的面,奶声奶气的唱到:“我的好爸爸,下班回到了家,工作了一天多么辛苦啊~”

     当她唱到‘让我亲亲你吧’的时候,班盈命令她配上舞蹈动作,录像中的卢娜丝毫抗拒心都没有,喊着‘爸爸’撅起嘴唇去亲班盈的脸。要不是班盈在这个时候结束了催眠,卢娜这会已经用dV机砸向某人的后脑勺杀人灭口了。

     dV里传来儿歌最后一句唱词的颤音,‘我的好爸爸~~’声技巧还不错。房间里,一对尴尬中的男女面面相觑。

     “你的催眠术……还真厉害哈……很好。”

     说这话的时候,小女警的脸红得跟猴苹果一样。她假装出公事公办的样子,希望稍微树立一下警官形象。很遗憾,在班盈的心中,已经认这个卢娜警官当干女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