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都市囚神典狱长 > 10章 一群搏击运动员
最快更新都市囚神典狱长 !

    班盈操纵的稻草士兵在街上撞了人,然后被一群见义勇为的搏击运动员给围住了,要求他道歉。

     他刚才是没搞懂生了什么事儿,茫然无助了半天。现是自己理亏后果断向那对情侣说了声对不起。

     “说对不起就完啦?”

     “对呀!要是丢不起有用,还要印钞机干什么?”

     那对情侣不依不饶,还展示出了一只摔坏的手机。刚才突然停下的稻草士兵吓得他们一屁股坐在地上,手里的手机丢出去老远,屏幕碎出一片蜘蛛网。

     稻草士兵为难的抓了抓头,他把衣服口袋全都掏了一遍,只有一枚一毛钱的硬币躺在里头,估计是洗衣服的时候没现留下的。

     情侣俩见到这架势,立刻抓住稻草士兵粗壮的手腕,嚷嚷着要带他去警察局。一旁的几个搏击运动员寻思帮人帮到底,打算把眼前大块头扭送到公安机关。

     班盈可绝对不能去警察局,这稻草士兵连个身份证暂住证都没有。此外,这家伙虽说看起来像是人,实际上不过是一只被魔法制造出来的魔法生物,并非脱生自母体,也没有胎儿时期。因此指纹和肚脐全都没有,搞不好肚子里还缺少着一些零件,比如盲肠这种。

     这要是进了警局暴露出没有肚脐的秘密。怕是要被人当做天使给供起来。

     班盈不打算被抓,而且他还得赶在晚饭前赴卢娜的约没功夫和这帮人纠缠,于是便甩脱那对情侣抓过来的胳膊打算逃走。可是一旁的搏击运动员们有些过于热心了,见到眼前人反抗,果断出手想要将其制服。

     作为一名魔术师,班盈最擅长的东西应该是泡妹子。随便耍点小花招,变个戏法,就能把一些没见过什么市面的姑娘忽悠得一愣一愣的。当年林倩就是这种缺心眼的小姑娘,只不过现在已经被锻炼出了一些免疫力。

     除此之外,班盈觉得自己一无是处。别说打架了,连看别人打架的经验都寥寥无几,遇见路上有人争斗都是绕着走的。可是现在的他面对几名壮汉向他衣襟抓过来的手,竟然轻松写意的全部拍打开去,一个能近他身的人都没。

     ‘肌肉记忆?!!’

     班盈很确定,这副身体的动态视力、反应度都足够快。不过人们平时行动时依赖的大部分动作,其实都是肌肉记忆,因此大脑才能省下繁重的肢体驱动工作去思考其他的事情。

     稻草士兵的身体不单有着完整的走路、跑步的肌肉记忆,似乎在战斗方向也有点涉猎。

     尽管如此,这副身体被一个弱鸡魔术师使用起来依旧展现不出多少战斗力。刚才面对敌人,稻草士兵下意识的举动使得自己成功脱险。等班盈开始用自己的理智控制身体后,稻草士兵的动作又变得相当笨拙,很快就被几人抓住。他可没打算就这么束手就擒,果断反抓这些人的手腕,用力握去,希望他们松手。

     这副身体的极限在哪,班盈可是还没来得及试验。这一用力,力道上拿捏失误,两名被他抓住胳膊的汉子全都大声呼痛,把胳膊抽了回来。再看他们被抓住的地方,印着一个非常明显的红手印,肌肉都有些变形。

     “你也是圈子里的人!”

     几个搏击运动员似乎误会了什么,原本还算轻松的表情变得紧张起来。

     街道上由稻草士兵引起的乱子已经持续一段时间了,6续有一些人走来看热闹。普通的围观群众见到双方开打,不怕事儿大的从旁加油助威。一些同样穿着运动服的人见到这情况连忙跑出来劝架。

     “都别打了,马上就比赛了,小心被取消参赛权。”

     几个‘博弘散打’的汉子觉得没必要因为点小事儿耽误比赛,什么也没说扭头就走。摔坏了手机的小情侣依然不依不饶,见到没了帮手后有些担心拿不到赔偿的他们气焰反倒更胜。外人不可靠,只能靠自己。

     班盈正打算再一次逃跑,之前一路跑到体育馆的他非常有自信,只要走小路窜胡同,肯定没人能追上稻草士兵的度。就在他开溜之前,一个比稻草士兵还高一个头的男人把围观群众扒拉小鸡崽一样扒拉开,很有boss风范的走上前来。

     “朋友,你不能走。”

     这句话似乎只是表明一个态度。刚一说完,他就伸出胳膊抓向稻草士兵的手腕。班盈在这之前没有现对方要动手的预兆,于是肌肉记忆再次立功。他本来只是下意识的用手一档,反应到稻草士兵的身上就变成了出拳,直接一拳击中对手肩膀上。

     这一拳打得有些重,来人连续后退了好几步,然后惊奇的现自己胳膊竟然被打脱臼了。似乎还有一些更严重的损伤。

     人群中几个穿运动服的青年见到这状况,连忙凑上前去帮这个‘boss’接上肩膀。boss本人似乎现到了自己与眼前人的实力差距,抱拳拱手一番之后灰溜溜逃离。

     那人走后,人群突然沸腾了起来。好多等着比赛的运动员这会全都跑过来看热闹,亲眼目睹了这一幕。他们可是知道那个脱臼家伙的身份,此次比赛的夺冠最热门,现在竟然一拳就被打跑了。真是名不副实。

     坏了手机的小情侣这会有些垂头丧气,他们也看出来了,自己今天怕是要认倒霉,可能没人赔钱给自己了。

     就在这时,又有一个练自由搏击的走了出来,一副你方唱罢我登场的架势。不同的是这人一脑袋的金毛非常显眼,而且手里还抓着一卷红票子。

     “来,钱给你们,赔手机的。”

     金毛看也没看那对情侣,很随意的把几千块塞到他们手里,然后一脸轻松的对着稻草士兵竖了一个大拇指。

     “呃…这位大哥,这怎么好意思呀。让你破费了。”

     班盈还在那边假客气,金毛突然裂开嘴笑了。

     “哎呦我的兄弟呀,你可帮了我大忙来了。刚才被你打脱臼的那个装逼犯,我下午要跟他打。本来还有点担心呢,现在他被你这么一伤我这比赛就稳了,谢谢哈。”

     交代完这些,金毛丢下一张体育馆的门票。

     “兄弟你不是我们圈子里的人吧?要不要来看看比赛,搞不好你会喜欢上呢。”

     班盈想到花黎也在里面,还真就想进去偷偷看看她,或许会现她不为人知的一面。稻草士兵捏着那张票向金毛道谢,随后顺着观众通道进入体育馆。

     虽说这场比赛很重量级,不过观众数量并不是很多。班盈现自己新身体的视力强得感人,连集中力都异常强大。没多久,他就从人群中现了衣着朴素的花黎。下午的比赛已经开始了,她这会架着拐朝着擂台方向为选手呐喊加油,精神头比隔壁那些健全人还要充足,这让班盈心里一松。

     稻草士兵坐在她附近不远的座位看了会比赛,几场过后轮到金毛跟那个boss对打。听了擂台报幕员的描述才知道,那给钱的金毛叫做金正关,听着像朝鲜领导人。

     班盈也以为这家伙的比赛应该稳了,毕竟他的对手不久前才胳膊受伤。结果情况完全相反,金毛被人家两脚撂倒,压根就没用上那条胳膊。

     一旁看戏的班盈忍不住想要给那丢人的家伙喝个倒彩,却现不远处的花黎貌似挺不开心的,她好像挺喜欢那金毛的样子。听旁边人讨论,金毛是个非常有名的选手,只不过他的对手强的有些不讲道理。

     ---

     输了比赛的金正关回到休息室,坐在椅子上抱着脑袋没脸见人。稻草士兵出现在他背后,清了清嗓子刷了下存在感。

     金毛抬头看了一眼,见是刚才那人更觉无地自容,“让兄弟你见笑了。”

     班盈没打算安慰这家伙,这人实在是太逊了,没得洗。班盈找过来是为了花黎。

     “那个,不知道能不能请你帮个忙。会场东面第七排,有一个你的女粉丝,架着一只拐。你能不能去跟她握个手,给她签个名?别提是我请你去的。”

     金正关还以为稻草士兵在取笑他,直到班盈表示自己非常认真,这才恢复了一点精神。还没等他答应,那个打败了他的**oss推门进来。见到稻草士兵也在,果断再次抱拳拱手,同时突兀的出邀请。

     “这位朋友?有没有兴趣来玩一玩自由搏击?”他这么说着,递出自己的名片。

     班盈没闲工夫开着‘机器人’去玩什么乱七八糟的真人格斗,看也没看就把名片揣到口袋里,这信号已经很明确了。

     一旁的金毛还以为身前这位兄弟在给自己找面子,感动得一塌糊涂,心说那几千块钱算是没白花。为了给自己提振士气,他也掏出名片让稻草士兵收下,又开口询问如何称呼。

     班盈觉得自己欠了人家手机钱,讲道理还是应该收下联系方式方便日后还钱,于是很郑重的将名片放好。

     至于名字……他突然现自己还没给稻草士兵起名。考虑到这是他用五个套圈积分从屠村者那里换来的,于是一个很随意的名字被他脱口而出。

     “我叫屠五分!”

     班盈的起名天赋是不好,但也不至于烂得这么扯。他现在实在是没时间在这边浪费时间,一会天黑了还得跟干女儿卢娜一起去打击罪犯呢,天知道那位大小姐会搞出什么乱子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