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都市囚神典狱长 > 17章 第二场火灾
最快更新都市囚神典狱长 !

    卢娜下午的时候接到她陈伯伯一个电话,说是在她给出的某处嫌疑犯地址,找到了被绑架的两名本市富豪。

     逮捕工作被设定在今晚六点。这个时间歹徒要么在吃晚饭,要么刚吃完饭精神放松。只要武警官兵假装查水表把门敲开,救出人质不过分分钟的事儿。

     班盈在第一次催眠张强的时候曾经抱怨过,说是整个出工过程无聊又平淡,还以为能跟着警队看个抓贼的热闹。

     这话卢娜一直记在心里,现在有了看热闹的机会立刻打电话将自家的大魔术师约出来。

     外面卢警官催得急,班盈便急吼吼的穿好衣服,把稻草士兵往口袋里一揣,蹬上鞋子出了门。卢娜今天不需要掩人耳目,开了辆百万元级别的豪车来到林倩家小区。见班盈下了楼,她从车窗探出头笑呵呵的打招呼。

     “卢警官,你开这车出门,不怕被人拍下来到网上仇富你啊?别忘了你的警官身份!”

     卢娜翻了个白眼没做声,只是暗暗记下这句调侃,决定以后再也不来接他了,有什么事儿就让他打车来找自己。

     豪车慢悠悠的开出了小区,其后尾随着一辆suV,里面载着范逸拜托办事的小云与她的摄影师小马。

     两人对于这份偶像分下来的工作有着很高的积极性,上午接到的任务,中午就买了几个盒饭开车过来蹲点。两人见到班盈坐上一个漂亮小姑娘的车,而且还是个有钱的漂亮姑娘,脑袋里已经认定这家伙正是范逸担心的那种人,专门勾搭富人家的年轻小姐,骗取钱财。

     为了完成任务,二人立刻尾随上去。他们本以为这两人会一起去吃个饭,然后开个房什么的。这样一来小云不用牺牲自己也能完成任务。结果他们跟在卢娜身后七绕八绕,来到了一个破旧小区院子里。

     两人的车个头太大,开进去过于醒目,于是就下了车步行跟踪。

     “那两人把车停在这儿是干嘛?”小云有些不解。

     隔壁的小马作为男人总是需要在女孩子面前‘不懂装懂’一下,于是猜测道:“难道是x震?”

     二人躲在远处,透过车窗监视者车内的一男一女。班盈正在吃卢娜车上放着的零食,一大包家庭装薯片,视线与注意力全都放在身前居民楼顶楼。

     根据卢娜的说法,这附近已经被警察给包围了,到处都是便衣。

     “你看见我俩身后那对鬼鬼祟祟的男女没,搞不好就是。”

     再过十分钟,抓捕行动就要展开。二人不需要近距离围观,就坐在这边看着不法分子被拎上警车就好了。或许还会看到被解救出来的,鼻涕一把眼泪一把的有钱老男人。

     班盈今天过来可不是看戏的,他想个跟卢娜聊聊熊桃和她老妈生日的问题。如果能把这倔强的姑娘劝到她老妈的寿宴上,用这个人情跟卢宁借上十万块救一下小爱那边的急,应该没什么问题。

     他正愁不知道应该从什么角度把话题拉到这里,反倒是卢娜率先开口问了一句。

     “听说你昨天被我爹叫过去了?他都跟你说什么了?”

     班盈没什么理由隐瞒昨日的谈话内容,很直白的实话实说,表示自己听说了她与熊桃的事儿。

     “欸?”卢娜听了这个回答感到十分意外,“我老爸跟你说这个干嘛?”

     “不说这个说什么?”

     “我还以为他会让你离我远点呢,这事儿他之前干过。”

     “啊?为啥这么干呀?担心你被男人骗?”

     卢娜不打算在这个话题上深入,于是打了个岔去聊熊桃的事情,说着说着又开始埋怨班盈当日催眠自己的糟糕行为,后者也只能心不甘情不愿的再道歉一次。

     “卢警官,昨天你爸还说了些别的。”

     “还有?说吧,你知道我们的政策的,坦白从宽。”

     班盈耸耸肩,“其实我从你爸那里接了个任务。”

     “任务?回报是什么?”

     “听说你老妈快六十了,说是要办寿宴?”

     卢娜一听这个就什么都明白了。

     “唉,也不是什么寿宴,就是找亲戚过来一起吃个饭聚一聚。我妈最怕人多,不喜欢折腾那些乱七八糟的。我爹这是让你劝我出席?给你什么好处了?”

     “具体啥好处他也没说。”班盈厚着脸皮回答道:“我打算跟你爸借点钱,无息最好。”

     关于去参加她老妈生日的事情,卢娜觉得完全没得谈。对于那种开车撞死人又害了好友家人的老妈,她已经在心里彻底断绝关系了。

     “话说回来?”卢娜皱眉看着眼前的穷鬼,“你怎么这么缺钱,不是刚给你预支了五十个月的工资么?”

     “那点钱根本不够,要不你再预支我点,我就把你爹的那个任务取消了去。”

     班盈是个擅长哭穷的人,他老老实实的把小爱的事情说了一下,还动用了舞台功底,故事讲得活灵活现。他本想着靠这个故事再捞点好处,结果卢娜摆出一脸的爱莫能助,“我爸已经把我零花钱给断了,我现在也没钱。”

     “啥?那你还开这车?!”

     “朋友借我开的,我自己那辆你又不是没看见。之前倒是有点存款,全都预支给你了。”

     卢大小姐外强中干,这个选项班盈可是没有料到。

     “完了,我本来还以为你是一条大粗腿呢。”他这么说着,低头看了看卢娜的腿,“没想到这么修长。”

     “怎么?让你失望了?你该不会是想要把我催眠了,送到我妈生日会上吧?”

     班盈摸了摸还帮着纱布的头,连道‘不敢’。他可不想再干那遭雷劈的事儿。

     话题进展到这里,班盈确定,卢娜这条生财之路算是断了,想赚钱只能去想其他的办法。两人这一聊就是半个小时,事先计划好的逮捕时间已经过了。

     卢娜撸起袖子看了看表,感觉有些不对劲,“难道抓捕过程出现了什么意外吗?”

     “你这表能卖多少钱?”班盈问。

     “买的时候是二十来万吧,怎么了?”

     “没事!”

     两人坐在车里盯着据说是住着绑架犯的那间屋子,等着那里生一些风吹草动。结果那里啥事儿都没生,反倒等来了一大堆大张旗鼓呼啸而来的警车。

     六点三十分左右,已经逮捕时间的三十分钟后,警车鱼贯进入小区,还出现了武警卡车。这些警力忙着驱散小区内人群,卢娜也被命令,将车停到小区门口去,绑架犯所在的那栋楼前前后后都被清空了。

     “这是怎么了?”班盈有些看不懂这个架势。卢娜则是一个电话打给她的陈伯伯,这才了解到情况。

     其实抓捕行动是按时开展的,只不过没成功,抓贼的警察反被贼给抓了。这事儿在楼内搞得动静挺大,从楼外却看不出来什么。

     “被歹徒抓了?!这怎么可能?”这种事情卢娜这辈子就没听说过,“又不是拍电影。”

     她的陈伯伯也是同样的看法,在警界混了二十年就没遇到过这么憋屈的事儿。现在警方不仅要解救被抓住的富豪,还要解救被抓住的同志。在请示过上级领导之后,现在的这个大阵仗就被搞了出来。

     “要不我们今天还是先回去吧?”

     班盈与跟踪他的小马同时说出这句话。

     二人的女伴则是在不同地点异口同声的予以拒绝。

     卢娜可不想放过看大阵仗的机会,小云则是想趁着班盈下车,多拍一些他与那美女亲昵的镜头。在她看来,这二位绝对是一对称职的狗男女。

     警方疏散了群众之后,似乎派出了谈判专家与固守在房间里的绑架犯交流了一些什么。伴随着屋子里传出的几声枪响,以及一具被丢出去的尸体,绑架犯的态度已经很明确了。

     现场有了枪声,围观群众自然要被疏散到更远更安全的地方。武警们开始有条不紊的组织群众撤离,班盈跟卢娜被驱赶着心不甘情不愿的往外走。

     忽然,一声爆炸响动出现在那栋被占据了的居民楼,附近房屋的窗子被震碎了一大半。

     “煤气爆炸?”

     很多人都猜出了爆炸的原因。随着这响动出现,整栋楼各个楼层开始起火。随后更多的爆炸声出现,很明显,歹徒这是把煤气罐当做鞭炮,玩了起来。

     更要命的是,隔壁楼也生了相似的爆炸,还有许多部署好的狙击手被人从顶楼扔了下来,狠狠的摔在地上没了声息。

     事情闹大了。

     卢娜这会总算是现情况不妙,想要赶快离开这地方,把问题交给专业人士去处理。她拽着班盈的手,示意他快点回到车上,可班盈却是愣在原地盯着那起火的居民楼。他似乎看到,有一个人影从一栋楼的楼顶跳到相隔至少三十米的另一栋楼上。没过多一会,那栋楼内的几个狙击手也被扔了出来。

     “这是什么鬼?!!”

     自从知道魔法师存在后,他一直控制着自己的脑袋,没有去思考那方面的事情。他假装魔法师并不存在,除了那一岛囚犯之外,这算是一种逃避,他无法接受身边有可能隐藏着魔法师的这个设定。

     现在看来,似乎一直隐藏得非常完美的魔法师此刻露出了马脚,仿佛放弃了隐藏一般。不过,那真的是魔法师吗?

     没过多久,小区内已经有三栋楼先后起火。警察只疏散了一栋居民楼里的居民,另外两栋楼内有数十人被火困住。大部分负责疏散群众的武警官兵已经跑去救火了。

     班盈正矛盾着,盯着火场呆,眼前场景他想到了那个倒霉的夜晚。那晚的火烧掉了花黎的一条小腿,烧掉了小爱的父母,还有其他很多人与物。

     “这场火……”

     我不能坐视不管。

     班盈似乎下定了决心,掏了掏口袋。里面除了金币与监狱钥匙之外还有稻草士兵,卢娜电话打来时他随手放入口袋中的。现在,似乎能派上用场了。

     “卢警官,我去火场救人!”

     班盈这么说着,不顾卢娜的反对脱离了围观队伍跑向起火的那两栋楼。不过他没打算用自己这台‘老爷机’从事如此繁重的工作,也压根胜任不了。他只是将稻草士兵放在一个不起眼的地方,然后又原路跑了回去,一头扎在地上将自己的意识导入稻草士兵的身体。

     屠村者的身体穿着旧牛仔裤和旧毛衣出现,如几个月前的花黎一般,顺着一侧楼体往上爬,打破窗户进入居民楼内部。

     靠着稻草士兵的身体能力这种动作没什么难度。在班盈看来,此时的火灾或许是老天爷赏赐自己的一个赎罪机会。或许只要在这里救下足够多的人,以后睡觉就不会再做恶梦了。

     然而他要面对的并非只有受灾的住户和无情的火焰,飞跃两栋楼的人影并不是幻觉。那栋燃烧着的大楼之中,还活动着什么危险的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