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都市囚神典狱长 > 18 纵火犯诺亚
最快更新都市囚神典狱长 !

    班盈控制着化作屠村者的稻草士兵,如当初花黎破窗救他一般进入火场。

     火势目前并不大,至少他进入的这栋楼还算有一些活动空间。那栋盘踞着绑匪的楼最先起火,这会已经烧得毫无营救希望了。

     滚滚浓烟在老旧居民楼的狭窄走廊中蹿腾着,班盈现稻草士兵的身体似乎对烟很敏感,比自己的身体更容易产生不适应。

     “难道这稻草士兵怕火?”

     他突然觉得自己似乎要为这次莽撞的行动付出代价,只不过现实没给他时间思考这些,楼内到处都是居民们呼救的声音。

     这栋楼的起火点在三层和五层,显然是人为的。纵火者敲开住户的门,闯入后扯开煤气塑胶管,将火喷向室内易燃物上。

     这栋楼一共只有七层,很低矮。班盈这会位于第四层,在他看来如此火情可以忽略一二层的住户,三层的人家怕是已经遭遇不幸,从这里开始救援比较靠谱。

     于是他循声前找到一户出响动的房间,一脚踹开防盗门的门栓,如天神一般降临客厅。

     屋子里是一对年轻情侣,正用湿衣服捂着脸,弯下身子躲避浓烟。他们正在大声争论是否要从窗户跳下去。这里是四楼,闭着眼睛往下蹦对他们来说需要一些勇气。

     班盈顶着屠村者精致的脸孔出现二人之前,二话没说直接窜到他们身边,将这对情侣提了起来冲向窗户,接着纵身跃下,安稳落地。

     在稻草士兵身体的保护下,这二人自然没受什么伤。当两人反应过来自己已经脱险时,突然开始心疼屋中财物没能带出来。面对班盈的施救,他们感恩之余稍微有一点埋怨,不过人情道德之心提醒着他们不要忘恩负义,能活下来已经很幸运了。

     班盈已经适应了这一米六的身高以及轻飘飘的体重,救完一户人家后他立刻蜘蛛侠一样的再次爬到四楼,朝着下一个目标人家前进。此时的他根本就不在乎在别人眼中,自己的动作和行为是否看起来过于怪异又不合常理。

     卢娜这会正在左右开弓抽打班盈真身的脸颊。她之前听班盈说要去救人,却见这家伙啥也没干就跑了回来。

     本以为班盈在说完大话后见到火场胆怯得缩了头,却是没想到急吼吼跑过来的他一头扎在自己面前的地下,仿佛死了一般,圆挣的眼睛像极了死不瞑目的样子。好在卢警官现他还有呼吸,好像还有救。

     嘴对嘴的做心肺复苏,这种事儿卢娜搞不定。为了唤醒班盈,她只好选择自己掌握得最熟练的急救方法,希望能将他打醒。

     操纵者屠村者假体的班盈飞快的将四楼三户住家全部救下,这次她两只手抓了五个人的衣领子跃下楼,效率得到了提高。

     刚才被救下的小情侣已经被武警官兵护着离开危险地带,还有一些武警正琢磨着冲到楼内去。这些人还没开始行动,聚在落下,正看到一个小小的女生提着一大群人跳下楼来的场面。

     “这Tm是什么鬼东西?!”

     所有见到这一幕的人都对自己的脑袋是否正常产生了怀疑,他们的脑子也忙着想要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然而这并不容易。

     重新回到火场,班盈打算将六七层全部住户赶到天台去,那里还能暂时安全一阵。就在他不顾三名六楼住户意见,拖着他们的胳膊上楼时,一阵枪声从七楼传来。

     这声音让班盈想起之前被人从楼顶扔下来的穿着制服的狙击手,看来部署在这栋楼中的警力还有幸存的。于是他急忙丢下手中拖着的人,跑上楼查探情况。刚到楼梯拐角就被几弹跳到脚边的子弹头给吓到了。

     楼道中有几处明显的弹痕,与浓烟一起营造出了一个让人感到恐惧的气氛。

     班盈突然想起自己似乎并不需要害怕这些,在操纵这稻草士兵时,就算被子弹爆了头意识也会回到原本的身体之中不会死掉。这是屠村者教他控制稻草士兵咒语的时候附赠的亲切小贴士。

     确定自己不会死,胆大起来的班盈飞快的冲到七楼小小的楼道,一间大门洞开的屋内传出枪声。

     屋子里,两名穿着特警制服的青年正蹲守在卧室船边,他们身前立起来一张床,这二人以此为掩体正与一名手无寸铁的男人对峙着。

     班盈顺着玄关进屋,见到眼前站着的一人,有些搞不懂目前的情况。他现眼前人身上有弹孔,流着血,却不见他面露痛苦神色,仿佛这弹孔是假的,血是电影道具一般。

     这人见到一个漂亮的欧洲女性出现在身后,愣了愣神,稍作镇定后用手指从身边墙壁上挖豆腐一样挖出一大块石料,朝着班盈砸了过去。

     班盈下意识的躲过这飞石攻击,顺便确认了眼前这家伙不是人类。尽管这人看起来与普通人别无二致,却是可以徒手破开墙壁的怪物。

     见到眼前欧洲女人的身手,这名‘怪物’张开口命令道:“女人,脱掉你的帽子!”

     “啥?”

     班盈这个纳闷,有些不理解这人想干嘛。不过介于对方只是让自己脱掉已经烧坏了的毛线帽,便如了他的意。班盈注意到,这人也带着顶帽子。

     毛线帽脱下,眼前的怪物眯着眼睛看了一会,似乎得到了什么事情的答案,随后他抓起身边一只碎裂得只剩一半的水杯丢向班盈,还是没中。

     卧室内的特警似乎见到了客厅内的一幕,向班盈方向大吼,“快跑,他们不是人,是妖怪!!”

     “妖怪?”

     班盈对这个词的理解还停留在电视版西游记中,不过既然警察都说眼前家伙不是好人,那么自己只要把他制服就可以了吧?

     带着这个目标,几乎没怎么打过架的班盈靠着身体能力,一头撞向眼前这个可疑的家伙。这一撞将对手整个人撞到屋子墙壁上。只不过略有留手以至于力道不足,那怪物没有受到多大的伤害,反而两只手抓住班盈的脖子将其提了起来。

     班盈感到脖子被巨大的力量掐着,完全无法呼吸。敌人可是有着可以轻松破坏承重墙的握力,没能第一时间破坏掉稻草士兵的脖子已算奇迹。陷入窒息的班盈只得全力以赴握住敌人的胳膊,想要挣脱,没想到自己的手掌刚一用力,敌人的胳膊犹如一团豆腐一般碎裂开来。

     看得出来,稻草士兵与眼前的怪物都是力量强大身体脆弱的型号。

     缩在卧室的警察这会总算是觉悟了,原来客厅中的两个家伙都不是人类。好在他们还能区分出敌友,及时对着男性那只开枪。那男人因双臂断裂痛苦的大吼,几子弹趁人之危打破了他的脑壳。

     班盈被眼前人的血溅了一脸,不过总算是没被掐死。逃生后,他坐在地上一个劲的大喘气,屋顶聚集的浓烟让肺部感觉很不舒服。

     警察那边倒是没有一丝一毫的松懈,端着枪大声提醒道:“至少还有一个!”

     话音刚落,从窗外钻进来一个青年人,在警察把枪口对准他之前抓住他们的胳膊,顺着窗户丢了出去,十分用力,必死无疑。

     班盈这会已经有些精疲力尽,可以确定,稻草士兵似乎真的惧怕烟与火。而那名新出现的敌人,以站在了他身前。

     “这位小姐不是普通人吧?”那人一头短戴着棒球帽,可能还不满二十岁。“能告诉我你的来历吗?为什么力量比我们这些‘诺亚’还大?”

     “诺亚?”班盈对这个词的了解一直停留在圣经故事上,“方舟的那个?”

     那青年点点头,“末日将至,我们在想办法建造避难所,希望能救下一些人来。我知道你来这里也是为了救人,却是不小心妨碍了我们。”

     他这么说着,摘掉了头上的棒球帽。额头中部与际线相连的位置,竖着一只两个指节长的角,有些像是犀牛额上的短角。

     这人没指望从班盈口中得到什么回答,好像也没什么敌意。他慢悠悠的走到队友尸体旁,掀开他的帽子,用手指将那只角拔了出来。

     做完这些,他小声对着班盈说了几句话,然后顺着窗户离开了。班盈这会已经没了救人的力气,好不容易才站起身挪到窗边呼吸了几口空气。

     他看见那个身为国人却自称‘诺亚’的家伙踩着墙壁,仿佛鞋子被钉在墙上,仿佛引力来自于居民楼的侧面。

     楼下,警察们忙着维持秩序,给刚刚赶到的消防车让路,每人注意到那个诺亚的反物理站姿。那诺亚则是趁着这个功夫落在地上,趁乱逃向远方。

     班盈也学着他的样子紧随其后朝着相反的方向逃去。出了小区后,又操纵者稻草士兵在一处不起眼的矮树丛化作稻草人,结束了对稻草士兵的控制。

     很快,他的意识重新占据了自己的原装身体,紧接着便被骑在他身上的卢娜抽了一耳光,而且第二下反抽马上就来了。

     卢娜实在是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班盈说什么也叫不醒,送给赶到的救护车人家说他在装死压根就不收,想要自己叫车送去医院,附近还不允许私人车辆进出,说是为了给救火车让路。

     没辙,她卢大小姐只能继续用这种原始的方式呼唤自己的队友,手都抽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