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都市囚神典狱长 > 20章 世界各地的怪异视频
最快更新都市囚神典狱长 !

    ‘富豪绑匪纵火烧楼趁乱逃脱,遇难者数量以达四十人。’

     一大早,班盈从床上被林倩拽起来吃早餐。他习惯性的用手机刷了下新闻,几乎每一条消息都在谈论昨日之事。

     林倩目前依旧是一个积极寻找新工作的状态,班盈找了自己眼前的关系,介绍她去给人家当魔术助手,一会就要去面试看看。这只是临时打工,赚个房租,绝非长久之计。

     昨日班盈被卢娜拖着涉险的事儿林倩并不知情。班盈怕她瞎担心,什么都没有说。林倩也看到了这条新闻,除了对事件本身的吐槽外,她还想到了另外一些事情。

     “班盈,你看到昨天火灾的视频了吗?”

     “看了。”

     在林倩所说的视频中,主角是化身屠村者的稻草士兵。她靠着小小的身材扛着数名受灾居民跳楼逃生,接着又爬墙回到火场继续救人。视频最后,这女孩施展出敏捷的身手消失在楼群中,更是为其增添了一份神秘感。被她救下的居民接受了官方采访,进一步确认了视频的真实性。

     一时间,许多尚海居民们激动了起来,‘我们这座城市出现了超级英雄’。很显然,视频中那女孩的动作不是普通人类可以做到的。

     很多网友也从科学的角度尽可能的给出合理的解释,比如‘火场怪力’现象。大概就是说人在危急时刻依赖体内暴增的肾上腺素,暂时获得了超越体能的力量。

     此外,还有一些人如此时的林倩一样,看过视频后想起了最近一段时间出现在国外的几则新闻。

     林倩抓着自己的手机,找出几个网页,然后拿给班盈看。都是些近三个月世界各地的怪异传闻。

     班盈接过手机扫了几眼,这还是他第一次了解这些消息。最近三个多月他处于一种整日发呆的状态,基本上完全与外界断绝了联系。在这段时间里,他错过了很多有趣的东西。

     林倩翻出来的新闻基本上是一个模式套路,都是国外某地出现了神秘生物的视频,出现了神秘现象,就如同UFO热潮时世界各处都有人声称自己目睹并拍摄了UFO。

     其中最清晰的几个视频中,拍摄到一些凭空出现的人类,然后又凭空消失。还有盘踞在邻居屋檐上的红色无毛小兽,看起来像是西方传说中的小型魔鬼。

     换做旁人,顶多也就把这些拍摄视频当做‘尼斯湖水怪’‘雪山大脚怪’一类的所谓未解之谜,或者干脆是欺骗和恶作剧。不过与魔法师打过交道的班盈可不会那么轻易的否定这些。

     “最近三个月……”

     这些怪事儿新闻全部都是在三到四个月内发生的,具体来说,就是班盈第一次幻听之后的事……联想到昨日那个‘诺亚’所做出的末日预言……

     班盈摆出一副苦大仇深的表情,捏着自己的下巴陷入思考。林倩见前男友又犯了神经,也不管他,下了楼取出摩托车跑去面试了。

     ---

     尚海重大火灾的新闻在此后几日疯传全国,除了那些引网友点蜡的祭奠文章外,更多的人关注的是火灾中出现的超级英雄。

     因为获救居民在电视台上信誓旦旦的发誓,救了自己的是一个有着绝美面孔的欧洲小姑娘。如果只是一两个人这么说,网友们大概会笑这些人被烟火熏迷糊了。但每个人都做出相同的回应,其中还有那种严肃又缺乏幽默感的大爷大妈在,这就不得不让人相信了。

     几日来,班盈一直窝在房间关注这些新闻,还有国外出现的一些怪事报道。一些热爱怪谈的网友为近一段时间频发的怪事做了个整理,似乎真的有什么不同寻常的事件正在酝酿。

     对着手机刷新闻是一件非常杀时间的事情。林倩靠着高挑的身材成为了魔术助手,帮忙站场能够增加魔术师不少的逼格,不过每天都要工作到很晚,毕竟演出多在晚上。

     独自一人看家的班盈吃了晚饭后手里拿着金币细细端详,他打算再给老天爷出个难题,让老天帮忙为自己出个主意。

     “如果是人头,我就去监狱看一眼。如果是盾牌,就在家看连续剧!”

     屠村者的警告已经是几天前的事情了,警告的力度降低了许多。班盈越刷新闻越觉得世界乱了套,老爹的死似乎也应在这些怪事之上。只有监狱里的那群魔法师,才能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

     想要成为魔术师,手指灵活是基本要求。金币这会在班盈的手指缝来回翻滚,动作极其熟练流畅。

     班盈的硬币魔术玩得一般,他是卡牌与绳子魔术专精的魔术师。在把自己知道的一些花哨手法全都展示一遍之后,金币被抛入空中。待他将其安稳接住时,手机又响了,还是卢娜。

     “我说卢警官,你这电话来得有点多呀你不觉得吗?能不能给我一点私人空间?”

     金币被班盈按在了桌子上,他人有点生气,貌似每次自己想要忙点正经事儿,都会冒出她这么个家伙打扰,而且每次都没好事儿。几次下来,他已经有些害怕接电话了。

     卢娜没来由的被埋怨一通,心里不爽。

     “你不想要钱了是吧穷鬼?”

     “抱歉,我错了……”

     昨天这个时候卢娜也来了一通电话,她向班盈报告了关于老妈生日会的事情。她已经跟卢宁说了,自己倒是会乖乖出场,给老妈面子。场面上的工作会全部做足。

     如此一来,班盈便有了理由从卢宁那里弄点无息贷款出来,至少先把小爱的事情给摆平。这大概是卢娜唯一一通让人开心的电话,今天来电又是麻烦事。

     “快,少废话了赶快下楼。我们再去找一下张强。”

     这几天来,警方一直忙着抓捕从火场逃走的绑架犯。虽说没能找出他们的藏身地,不过可以确定,那些人绝对没可能逃到市外去,警方的封锁线是万无一失的。

     为了尽早结束抓捕,在上级领导规定的日子内完成任务,那个陈伯伯许诺卢娜,只要她能帮得上忙,明年春天就给她调职到刑警队。

     既然卢娜都这么说了班盈也没什么办法,抓起桌子上的金币又找出稻草士兵收在怀里。武装完毕后,唉声叹气的下了楼。

     在拿取金币的时候他没留意到,刚刚抛掷后的结果是——人头朝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