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撒旦强制温柔 > 第21章 询问(2)
最快更新撒旦强制温柔 !

    依依顺势走进去,也很配合道:“原来是三皇子啊?”

     虽然,叶儿被秋绿支走,但这毕竟只是短暂的时间,依依可不想自己的行为落在任何人的口舌上,索性就向奥斯卡金奖晋级。

     只是,依依心中还未为自己的天生演员料,高兴到一秒,她的前方的男人便莫名恭敬的唤了一声,而目光,显然就落在她的身后。

     “二皇兄。”

     这声音……

     “难道是司徒夜?……”依依顿时吃惊的转过头,看向来人。

     心跳顿时,像是漏了一拍,“!真的……真的是司徒夜,不会这么巧吧?”

     很显然,待思维正常的下一秒,依依便否定了巧合二字,她怎么忘了这个男人时时刻刻都安插在她身边的眼线呢?

     只是,当她抬眼,再看向那张黑沉如墨的俊脸,又禁不住一阵郁闷,心道:“不是说好……”

     “三弟,你也来了,我以为你最近会很忙呢。”司徒夜一脸阳光笑容的说着,但目光却在瞟过依依之时,让她禁不住打了个冷战。

     顿时,依依便只能在心里不断的安慰自己,为自己扇风道:“没关系的……反正也没什么见不得人的……”

     “是有些忙,不过我想二皇兄也很忙吧。”司徒牧也一脸微笑的说道,那表情,那话语,看的一旁的依依禁不住直在心里感叹,“真不愧是兄弟,连说话也这样的默契。”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两兄弟的话,听起来怎么都……怪怪的?

     司徒牧说完,便看抬眼直直的向依依,那眼神仿佛是要把依依看透似的,问她是不是故意带着夫君来旁听的一般。

     依依在心中大叫一百声冤枉之后,却也不得不避开他的眼神。

     “听说这次,图咯国来人到京城了?”司徒夜越过依依身边,径直在桌前坐下,转了话题道。

     “听说,是为了寻找每两百年才出现的图咯‘圣女’。”司徒牧淡淡的回答,可说话间却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的突然给了依依一眼。

     看的本想找个理由和司徒夜告退出门的依依又不得不转过脸来,第一次所谓的自来熟,走到司徒夜身边坐下。

     心里却早已经开始七上八下了,心想,“这事难道和穿越有关?跟我有关?”

     不过,一听圣女?她禁不住也瘪瘪嘴,暗自鄙夷道:“这古代也太迷信!还两百年才出现?太假了吧?”

     “噢?那不知找到没有?”司徒夜押了一口茶,似询问,又似嘲笑的语气回到,不过这次,两人的目光错开了某女,某女的心也算落下了不少。

     “听说还未曾有消息……不过,我想要是有,那图咯国的太子也不会还呆在渭水了……”

     “那可不一定……说不定有其他目的呢,既然,父皇让你搭理……”

     之后,司徒夜便和司徒牧又说了一些依依根本就听不懂的话,不过,那话中似有似无的酸疙瘩,依依倒是忍不住一颤再颤。

     不过,从那几近半个小时的谈话来看,这两兄弟的感情也还是蛮不错的嘛,了如指掌却又不至于正面交锋啊,真是百思不得其解,这皇家子孙到底在争夺个什么劲。

     处处小心,处处算计,连说个话都在想要怎么把对方噎死!

     两人一直把依依当做透明体,依依也自得其乐的从开始的拘束到后来的无拘无束,自顾自的喝茶,自顾自的走神,不知到又过了多久,屋内便只余下她和司徒夜两人。

     无奈的翻了翻白眼,心想,看来自己今天的任务,又要改行程了。

     然而,在回王府的路上,司徒夜也一直没有理依依,而依依则跟在他的后面一边胡思乱想着。

     气氛出奇的怪异。

     当到了王府大门口时,依依终于忍耐不住了,在司徒夜刚要踏过门槛时,她便先他一步用身体挡住了他。

     “怎么了?”司徒夜立即疑惑的看着依依。

     依依心想,“谢天谢地,他终于跟我说话了,我还以为他变哑巴了呢。”

     不过,她拦他可不是因为他一路的不说话,而是,她刚刚想起,是不是该把规矩定的更详细一些……

     比如,不要再有人无缘无故的跟在她的身后……

     比如……

     因为想的太多,一时间依依不知道该如何开始,索性又……

     “刚刚为什么不理我?”依依愤愤地问。

     “哦?爱妃嫌本王冷落了?”司徒夜茫然抬眼,漆黑深邃的眸子中说不出的魅惑,不过却难掩那一抹期初莫名的愕然……停顿了一会儿,深深的看了依依一眼,“本王只是在想事情,所以……并不是不理你。”

     说完司徒夜便把依依抱在了怀里。

     只是,还不等依依反应过来,他便又道:“怎么爱妃不喜欢,本王的冷漠……生气了?”

     他的胸膛像火一样温暖着依依,说话间那温热的气息,更是盘绕在依依的耳畔,顿时不由人多想,那张原本还因担忧而煞白的连脸蛋也变得一片红霞。

     待反应过来,依依便猛的一把,推开那个恶心的男人,大声的遮掩自己的惶恐道:“什么?”

     “我和其他男人在一起,你生气了吗?”依依慌乱的有些口不择言。

     “你说呢?”司徒夜放开依依,语气也随之变得冷淡地说。

     “没有……你误会了,我只是想说,下次不要再放摄像头在我后面了?……我是说,不要跟踪……”神经终于搭对,依依一脸正气邴然的说道。

     “好,不过,你可以见任何人,但是他不行……”司徒夜说罢便大步流星的踏进了王府大门,留下更加茫然的依依。

     “切……这男人也……太……”依依气结憋的好半天也没说出一句话来,看着那风华绝代拽的更是不可一世的卓越背影,她顿时还真想冲上去给他来上一个天蚕脚。

     同时,心中也更是愤愤然,“不是说好利益互相的么,怎么突然间情绪又这么恶劣,不见面……不见面那还帮你个屁啊?”

     而,此时正莫名的大步离去的司徒夜,其实,刚把话说出口他便有些后悔了。

     此时,他自己都不知道到底自己是在气什么。

     心中也禁不住自问道:“不就是他有事要找她么?不就是预知的密谋吗?……”

     然而,脚步正欲停下,可心中却始终控制不住那种要暴怒质问她,把她关在家,毁掉那些所有合作的条约,索性为了不打乱大局,他还是继续迈开了步子,朝着,他甚至有些厌恶的后院走去。

     然而气归气,可依依还是无可奈何,索性便也怒气的迈着大步学着司徒夜那拽的发疯的步子踏回自己的院子。

     直到黄昏。

     依依刚和周公结束了棋盘,起身,房门就被焦急的叩响,随即传来秋绿欲言又止的声音。

     “主子……”。

     “嗯?什么事?”依依连忙站起来,打开房门,探出头问道。

     “主子……刚刚宫里来人了,说是让您和王爷即可进宫……”秋绿欲言又止,脸色很古怪。

     !知道是什么事么?”依依淡淡的问着,虽然,在刚问出声后,她便知道自己的问题是没有答案的,但目光还是有些期盼的盯着秋绿那张一直,她都觉得不算诚实的小脸。

     “奴婢不知,可传话公公一脸喜色,还……还说蕊美人可以同去。”秋绿低低的回答,但刚一提到蕊美人的时候,小嘴就明显不满的厥的老高,似乎王爷王妃同行,带个美人就是拖油瓶。

     “知道了,你去回禀王爷,说我稍后便到。”

     进宫依依不是第一次,可毕竟那个地方太复杂了。

     秋绿虽是说吗,传话的太监一脸喜色,但她心里还是没什么底。

     依依转过身,忽而却没有听见身后秋绿那一贯乖巧的应声,和脚步声,当即便疑惑的转过头,“秋绿,有什么事吗?”

     秋绿好像想说什么似的,但顿了几秒之后还是犹豫的应声告退。

     “没、没有……”

     秋绿刚刚难言的退出院子,叶儿便送来了一堆大致是刚做的衣衫和首饰。

     当依依装扮好,由叶儿搀扶着来到府门前之时,司徒夜已经和着那个满身魅惑的蕊夫人等在王府的大门前了。

     “蕊儿给姐姐请安……”见依依出现,那妖娆之极的蕊夫人,假假的上前行了礼,而后又一手攀上了那条强有力的臂膀,同时,还不是的扭动着自己腰部以上,肩膀以下的浑圆部位。

     然而,在她身旁的司徒夜更是一脸狭义的享受着,那女人如蛇般柔软的曲线厮磨在自己的身上,连依依的请安都懒得理睬,只是在鼻翼里发出一声享受或是应答的短暂音符。

     “嗯”

     两人那暧昧之极的摸样看的依依禁不住一直鸡皮。

     同时心里也不忘鄙夷的恶心道:“真TM郁闷,在大门下秀恩爱也不怕被拉去侵猪笼。”

     别误会,其实依依心里之所以会这么想,那完全和吃醋没关系的,只是,看着另外两个门神也同时受伤的别开了眼,她才会如此恶心的思维着。

     紧接着,司徒夜更是一把温柔的揽过那水蛇般柔软的腰肢,一个大跨越就蹬上了马车。

     留下依依这个正牌王妃更是尴尬的不知是坐车夫身边看风景,还硬着头皮钻进那辆接下来很可能更是伤眼球的马车……

     迟疑半晌,见车外依然没有动静,车内便传来一声冷冷而又不失魅惑的音量:“爱妃也需要本王的怀抱么?”

     “不要……”依依迅速在心里冷颤一下,随即开口回绝,她还真想不通这男人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神经到底是在什么时候失常的。

     明明在前一个时辰也就是两个小时以前,自己回府的时候都还好好的,怎么短短这一个午觉,他就更失心疯的色狼一般?

     迟疑的山歌马车,果然,气氛暧昧的可以。

     只见,司徒夜双手闲暇的摊开,蕊夫人一面娇笑的靠了身子入怀,待依依坐上对面,两人更是眉来眼去之外还附赠了摸来摸去。

     在心中无奈的摇摇头,再看那半遮半掩的浑圆风光,依依虽是说不出的尴尬,可也只能睁着眼无视。

     因为,她怎么会不知道只要,自己稍微避开将会迎来更猛烈的挑衅呢?

     源于曾经早就练就的两耳不完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本领,不多时,依依便入定般的神游了。

     直到,马车在皇宫外停下。

     如往常一般,赶马小厮下车通报过后,依依才回过神来,只是,这次显然被愕然包裹的就是那张她一直从上车就不曾抬眼,或者不曾如她眼的黑沉俊脸。

     看着,那张无视自己依然冷清入水的小脸,司徒夜真是顿时连杀人的心都有了,他都不知道这到底是个什么女人,既然嫁给了自己还和自己要命的保持着距离。

     似乎,她所接受的思维根本就不是所谓的妻已夫为纲。

     刚一下了马车,宫里的软轿就上前迎接来了。

     然而,也就是太监上前迎接,依依才知道,今天她要见的人并不是皇上,而是一个她曾经听说的伟大母亲皇太后。

     猛的心中不由想起了曾经在现代,电视中看过的还珠格格,心里顿时不由一咯噔,心想:“可千万不要是那老巫婆的形!”

     因为,晚膳时间还早,依依索性就先行对司徒夜鞠了一弓,讨了个自由参观的权限。

     让小太监直接领着她步行。

     司徒夜虽然心中满是郁闷,但面对蕊夫人那双柔夹击,也只要应下了依依这一个小小的请求,转而,坐上了那软轿内。

     依依这才狭义的参观,她上次来不及观看的风景。

     带路的小太监也只是远远的跟在她的身后指引。

     “真不愧是!”依依一路走,一路像刘姥姥进大观园的那般感叹。

     看着,到处都是绿树丛荫、亭台楼阁、鸟语花香、小桥流水,虽然,没有近代圆明园那般的远近驰名、规模宏大、精巧别致、错落有致,但也是这个时代的辉煌之作了。

     这个时代,几乎所有的建筑物都是木材,所以这也是依依一直啧啧称奇的原因之一。

     正看着眼前的一处精美龙腾出神:“这时代和二十一世界显然不是一条历史线,可为什么这皇家都是龙?……难道,这龙,真是远古存在过的生物?”

     忽然,耳边传来一声娇嗔的吃痛声:“唉呦……”

     紧接着就是一个狐假虎威的女腔:“你不想活了……居然,敢撞我们芸妃娘娘?”

     当依依收回飞跃千年的神思,突然眼前就出现了一张极其欠扁的嘴脸,然而,潜意识里,她还没来得及怒瞪回去,身体就被这个不知好歹的丫鬟,一把推的几步踉跄,险些跌坐在地。

     同时,正欲发火,一抬头她就看见一张美艳绝伦,即使不能倾天下也能倾国倾城的美人脸廓。

     一时愣神,却将将要出口的火气化作了那低低的赔礼:“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然而,此时被宫女拥簇的正是,当下祁月皇宫中最美丽,最得宠的后妃,芸妃,只是,此时,依依却不知道,这个她从来没想过的女子,竟会在不久以后变成自己这个世界绝无仅有的好友闺蜜。

     见眼前这个女子愣愣的打量自己,芸妃也只是看了依依一眼,随之便傲慢的从她身边走了过去。

     直到美人走远,依依这才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土,忽然,耳边却响起一阵激动而欣喜的声音,“晚儿,晚儿……”

     猛的回头,只见一个长相与司徒夜略有几分相似的男子,一脸热切的看着自己,依依顿时茫然。

     这和司徒夜相似的长相,她不难想象这人一定是个皇子,可他怎么会莫名的拉着自己,而且还亲昵的唤着另一个陌生的名字呢?

     “晚儿,真的是你,你可知道我找你找的有多辛苦么?”男子见依依回头,顿时以为是听了自己的呼唤,于是,猛的一激动,便抓住依依的手臂。

     “啊?”在皇宫内莫名被一个男子抓了手臂,依依可是不敢想象后果,当即便疑惑的出声,“你是谁?你放手……”

     情急之下,依依也顾不得对方是不是皇子,自顾用力甩开自己那条被嵌臂膀。

     同时,在下一秒便皱着眉不停的揉着二只发痛的手臂。

     “对不起,晚儿……我刚才失态了。”男子望着眼前即熟悉又陌生的依依心痛的讲道。

     看着男子无比后悔的表情,依依的气一下就消了:“没事,你也不是故意的。”

     只是,刚一说完,依依便觉得周围的空气很不对劲,似乎有些有一种异样的心痛情绪在飘散,抬头就对上那一双充满心痛的眸子。

     “恩……那个,以前我们见过么?”依依实在受不了这怪异的气氛,忍不住开口道。

     “是的,我们以前是很熟的。”男子深深的看了依依一眼,眼神里处了那一抹深深的刺痛便是那浓浓的眷恋。

     “是吗?那你能告诉我我以前的事情么?”一听很熟,依依便高兴的忘乎所以。

     可不是吗?她到现在还在疑惑自己那将军千金的身份,如果说在这里遇见熟人,而且最好能告诉她,她就是一个完完全全的农家女儿,就是因为生活窘迫才乞讨为生的女孩,不就是皆大欢喜么?

     然而,依依却忽略了一点,一个皇子怎么可能和一个乞丐,和农家女儿熟悉呢?

     “晚儿……难道你真的忘了?……”男子心痛的开口,那一双充满柔情的眸子,似乎是在努力唤起,依依的记忆……

     只是,依依愕然,还未明白现状,耳膜就传来一声冷冷的魅惑。“爱妃在和六弟聊什么呢?”

     司徒夜皮笑肉不笑的看着,御花园中百花拥簇,那看上去却致命般配的两人。

     “二皇兄。”男子显然更是愕然的心痛,只是,在看见司徒夜的下一秒,脸上又恢复了一惯温和的笑脸。

     “有没有搞错,我和你有仇啊,老是关键的时候出现。”依依不满的想着,但面上还是不得不一拍温婉家做作的上前行礼道:“臣妾参见王爷”。

     “爱妃不须多礼。起!”司徒夜说罢,便一手温柔的拉过依依的双手,故作恩爱的把依依搀扶起身。

     他本是在慈宁宫陪着皇太后唠家常了,却不想,刚刚为自己王妃带路的小太监匆匆返回慈宁宫禀报自己,王妃被一个丫鬟推到……只是,不想自己到来却见她和自己的六弟眉来眼去的在御花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