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穿越之秀才娘子遇上兵 > 【016】转机
最快更新穿越之秀才娘子遇上兵 !

    秀才挣扎着从地上起来,他要去找小小,不知道小小怎么样了,说好的要陪小小生产,但是直到最后,却还是没有陪到,不行,得马上回到小小身边,不能再让她担心了!

     “嗯!”秀才闷哼一声,真是没用啊,这点小伤就不行了,小小现在可是在为自己生孩子啊,怎么能不去陪着呢!

     秀才努力了很久,还是没有站起来,他恨恨的拍了一下地上,剩下无尽的叹息,小小,对不起,都是相公没用!

     秀才所谓的小伤,其实却是遍体鳞伤,不过所有的伤痕中最重的要属贯穿胸口的那个伤口,那个伤口正是心脏的位置,可以说,现在秀才能够活着已经是奇迹了,这也是为什么红衣男子的人没有发现秀才还活着的原因,当时秀才确实是有一段时间没有了呼吸,再加上胸口上中了这么一刀,怎么样都没有生还的可能了,只是,奇迹还是发生了!

     不行,一定要回到小小身边,秀才不顾身体的疼痛,努力地起来,起不来,就算爬,也要爬到小小身边去!

     ……

     “秀才!”小小从梦中惊醒,她好像看到秀才浑身冒着鲜血,他在努力的爬行着,他很虚弱,虚弱的根本站不起来,所以他只能爬行,他爬过的地方留下长长的一道血痕!

     “怎么了,小小?”鹤王爷听到小小的惊呼,立刻冲了进来。

     “父王,秀才还没有找到吗?”小小问到,鹤王爷早就派了人过去寻找,只不过现在派出去的人还没有回来!

     “小小,你别着急,秀才他一定会没事的!”鹤王爷宽慰道,只是他也很清楚,秀才带着这么点人手对付红衣男子的大部队,无疑是以卵击石,不过红衣男子的追兵并没有追上来,不知道秀才是用了什么方法,但是,秀才肯定是凶多吉少!

     “不,父王,我要去找他,他现在一定受了重伤,我有感觉的,他拼命的想要回来,只是他没有力气了,我要去帮他!”小小从铺满草堆的床上起来,想要亲自去找秀才。

     “小小,你现在身体很虚弱,不能这么激动的,他们已经去找了,一定能够找回来的,你就再等等好么,相信过不了多久,秀才就能回来了,若是秀才看到你没有好好休息,指不定有多难过呢!”鹤王爷马上阻止到。

     小小被鹤王爷按回了草堆,只是心里的担心却始终放不下来,秀才,你到底怎么样了,你一定要平安的回来啊!

     ……

     “王爷,找到驸马了!”下人前来禀报。

     “秀才,找到秀才了,他在哪里,他怎么样了?”小小听到找到了秀才,顿时紧张的问到,秀才找到了,那他为什么不来看自己,一定是受伤了,一定是受了很严重的伤!

     “快说!”下人看了看鹤王爷,他在询问鹤王爷的意思,鹤王爷当然知道这秀才一定是伤的很严重,或者更严重,已经命丧黄泉了,只是现在小小的样子,不知道秀才的消息是不肯罢休的。

     “回王爷,回公主,驸马现在身受重伤,我们已经让御医在诊治了,不过现在没有多少药材,所以需要马上找个地方安置!”出去找秀才的人回来禀报。

     “他在哪里,快带我去看看!”小小控制不住的起身,她要马上看到秀才,不管秀才怎么样了,只要他的相公还活着,就是好事!

     鹤王爷示意下人带路,两人一起向外面走去。

     小小生产的地方是个山洞,这是昨天逃亡的时候发现的,这个山洞很深,小小被安排在最里面生产,现在秀才被放置在靠近洞口的位置。

     小小终于看到了秀才,御医正围着秀才在讨论着什么,小小看见秀才身上都是鲜血,大伤小伤无数,最让小小心惊的是贯穿了整个胸口的长刀,整把刀就这么刺在秀才的血肉当中,鲜血还在止不住的往外冒着,秀才,这该有多痛啊,秀才他是为了保护自己,保护孩子,才这么不顾性命!

     小小不知不觉间已经泪流满面,她并没有感觉到自己在浑身的颤抖,她是那么的害怕秀才就这么救不回来了,秀才,她的秀才不能死去,秀才,你要坚持住,你还没有见过我们的孩子呢,你怎么能死!

     “一定要把秀才救活!”小小慢慢地走到了秀才的面前,看到奄奄一息的秀才,她反而振作了起来,这时候,她应该要坚强,她不能哭哭啼啼的,这样是没有办法救出秀才的,她一定要坚强,她还有孩子要照顾,秀才拼了命地让她好好生孩子,怎么能够辜负他!

     “公主,我们并没有带疗伤的药材,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不敢拔刀,若是一不小心,血就会止不住的!”御医战战兢兢的说到,这样的伤势,连他们都感叹秀才居然还活着,只是,想要取出尖刀,还是需要很多药材的!

     “能保证秀才活着回到燕国么?”小小冷声说到。

     只要秀才能够活着回到燕国,那么,紫极一定会得到消息来救秀才的,紫极是神医,一定可以救好秀才的,只要,只要他们能够保证秀才活着,活着救好!

     御医相互看了一眼,然后保证可以,只是需要快些回到燕国!

     管不了那么多了,小小决定立刻就起程回燕国,尽管生完孩子身体虚弱,但是小小还是快步的行走,唯恐来不及救治秀才,已经有人去通知紫极了,紫极应该正在路上,只要越过了边境,秀才就有救了!

     西夏和燕国的边境,有很多士兵正在守着,红衣男子早就下令,若是发现了小小一行人,格杀勿论。

     小小当然知道不能暴露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只是秀才现在很危险,若是再找其他的路,必定会耽搁不少时间,秀才说不定就不行了。

     看了看眼前的士兵,小小用眼神询问鹤王爷,鹤王爷点了点头,示意冲过去,这里虽然士兵很多,但是每个士兵之间相隔着一段距离,只要快速的冲出重围,应该是可以的!

     小小看到鹤王爷的手下解决了几个士兵,立刻招呼抬着秀才的人快速越过边境,然后就是抱着孩子的稳婆,他们的时间不多,不过只要越过去了就没有问题了!

     “小小,你快过去!”这时候,周围的士兵听到动静都围了上来,鹤王爷赶紧让小小冲过边境。

     “不,我们一起过去!”小小不能让鹤王爷陷入危险。

     “你先过去!”鹤王爷一把将小小扔到了燕国的境内,小小在地上滚动了两圈才停了下来,鹤王爷这是着急了,西夏的士兵已经将他们围住了,若是不把小小扔过去的话,小小一定会遭受危险的!

     “父王!”小小看向被西夏的士兵围着的鹤王爷,他的人手都用来保护秀才和孩子了,现在剩下的只有他一个人了,他身上还有重伤,面对这么多西夏的士兵,他一定会没命的!

     ……

     这时候,慕容小晴带着燕国的人过来了,她看到边境有问题救过来了,没想到看到的却是小小,小小看到慕容小晴,顿时看到了救星。

     “小晴,快,救我父王!”小小呼喊道!

     慕容小晴听到小小的呼喊,顿时冲了过去,将被围困在西夏士兵中的鹤王爷给救了出来,然后,带着小小他们回到了燕国。

     ……

     当双脚站在了燕国的土地上,小小才感觉到安全了,西夏被那个红衣男子控制了,所以待在那里每天都提心吊胆的。这时候,紫极已经在给秀才诊治了。

     秀才能够活着确实是个奇迹,紫极诊断说,幸亏秀才的心脏异于常人,若不是秀才的心脏长得比较偏,尖刀只是刺中了心脏的边缘,秀才早就一命呜呼了!

     不过逼近靠近心脏,尖刀又刺得这么深,紫极尽管是神医,还是救得胆战心惊,就怕秀才一个撑不住了,自己就要成为罪人了!

     拔刀的时候,小小被紫极请了出去,他是觉得小小会害怕,到时候她若是尖叫什么的,恐怕会影响他的诊治。不过小小知道,他也是怕自己担心,于是听话的站在了门外。

     秀才拔完刀的时候已经是三更天了,刚生完孩子,再加上逃亡,还有这么长时间的担心,小小的身体已经有有些撑不住了,不过她还是坚持守候在秀才的身边,她要等秀才醒过来,只有秀才醒了,她才能安心啊!

     “小小,你不能在待在这里了,你必须要好好休息,才刚生完孩子,你不能就这样弄垮了身体!”紫极看到脸色苍白的小小雷打不动的坐在秀才的床边,苦口婆心的劝说道。

     “你不是说,秀才虽然拔了刀,但还是会有危险的么,我想等到秀才没有危险了再去休息!”小小眼睛一动不动的看着秀才,还随时拿手试试秀才的体温,看温度没有升高才微微有些安心,对于紫极的劝说,她连头都不转的回答道!

     哎,真是没救了,紫极不知道该怎么让小小回去,这秀才前世是做了多大的善事啊,才有这样的福报,有这样的女子担心着,恐怕就是死了也是甘心的吧!紫极的神色有些羡慕,慕容小晴看到紫极的神色,顿时有些黯然,他,还是喜欢小小的吧!

     “嗯……”小小感觉自己好像被打了一记,然后就陷入了昏迷。

     “还是好好休息吧!”紫极打横抱起小小,让小小先去休息,慕容小晴此时的心里五味杂陈,她以为紫极已经接受了自己,对小小的喜欢在慢慢的消失,只是没有想到,紫极还是那样在乎小小!看到紫极温柔地抱着小小,慕容小晴感觉到自己的胸口有些疼痛!

     紫极并没有注意到慕容小晴的不同,此时的他,更担心小小的身体!

     鹤王爷也早就休息去了,他本就身受重伤,再加上和西夏兵对抗用尽了功力,所以现在很虚弱,需要很长的时间才能复原!

     ……

     “秀才,秀才呢,秀才怎么样了?”小小这一觉睡了好几个时辰,此时天已经黑了,她是从梦中惊醒的,因为梦到秀才满身的鲜血,她此刻更是担心秀才!

     “小小,你怎么了?”慕容小晴从外面走了进来,关切的问到。

     “小晴,秀才怎么样了,不行,我要去看看!”不等慕容小晴回答,小小就穿了鞋子准备去看秀才。

     “哎呀,你别着急,秀才他并没有发烧,应该会没事的!”慕容小晴阻止到,然后拿了一件衣服给小小穿上:“你呀,自己也是需要休养的人,可不能马虎了,听说女人若是坐月子没做好,可是要落下一身的毛病的,倒时候苦的可是你自己!”慕容小晴一边替小小穿衣服一边说到,这慕容小晴现在好像成熟了不少,也增加了不少女人味!

     “谢谢你,只是秀才的性命更为重要,比起秀才的安危,我根本不在意自己的身体!”小小说到,她是真的理解了那种为了对方肝肠寸断的感觉了,以前在电视里看到的时候以为只是演员们夸张了而已,自己经历了之后,才知道原来是真的!

     “好了,我也知道劝说不了你,可以去看秀才了,不过秀才还没有醒,你不要太担心了,紫极说已经没事了,现在他可能只是太累了需要休息,等身体恢复些了就会醒过来的!”慕容小晴继续说到。

     小小能够去看秀才,早就不管不顾的,慕容小晴的话她只听到了秀才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了,心里放下了一些,不过还是阻挡不了她快速移动的脚步!

     ……

     看到躺在床上的秀才,脸色苍白的有些透明,秀才本就长得白,因为当过兵有些晒黑了,但还是比一般的男人长得白,小小曾经还因为他长得比自己还白埋怨过,说一个大男人哪用得着这么白,只不过现在秀才苍白的脸颊却让小小心痛不已,他是流了多少血才变成这样的啊,轻轻地抚摸秀才的脸颊,小小发现秀才瘦了好多,自己怀孕以来,他日日担心,每天都精心的照顾,体贴到无微不至,自己只是享受着他的服务,没料想他为此的辛劳,而现在他为了保护自己和孩子,更是拼了性命!

     “秀才,快点醒过来吧,我们的孩子已经出生了,他很健康,很乖,你快看看他好么,对了,他还没有名字呢,你是秀才,名字还是得你取,你取得名字一定好听!”小小在秀才的耳边说着话!

     秀才听到小小说起孩子的事情,眼皮动了一下,小小看到了秀才有所反应,更加努力的说着孩子的事情!

     “秀才,这孩子生出来的时候正好破晓,你知道么,随着他的出生,天上的第一道光芒就照了下来,那么光明的感觉,让人看到无尽的希望,我想,大概就是这样的希望,才能够保佑我们还能在一起的吧!”小小一边说着一边想起孩子出生时的场景,当孩子出来的时候,她真的感觉到温暖的感觉,或许,这是老天给自己的提示吧,秀才能够活下来,确实是个奇迹!

     这时候,奶娘将孩子抱了过来,小小接过孩子,将孩子抱到秀才的身边。

     “看,这就是你的爹爹,你爹爹是个了不起的将军,更是我们母子的保护神,只不过他现在在休息,你快叫一声爹爹,没准你爹爹就会醒过来了!”小小对着孩子说到。

     小小的孩子好像知道躺在床上的男子就是他的爹爹似的,一双眼睛乌溜溜地看着秀才,然后小手还想往秀才那里抓,小小想把他抱到一边,只是他好像不乐意了。

     “哇!”孩子嘹亮的哭声想起!

     小小急忙逗弄孩子,没发现秀才的手指动了一下,接着,眼皮好像也动了!

     “别哭!”

     小小好像听到了声音,好像是秀才在说话!

     转身,看见秀才艰难地睁开了眼睛,小小抱着孩子愣在原地,秀才,秀才终于醒了!

     眼泪又模糊了双眼,只是这次是喜悦的眼泪!

     “你也别哭,刚生完孩子,对身体不好!”秀才这次说的流利了一些,只是声音嘶哑,应该是太久没有喝水的缘故,小小连忙给他倒了水,然后抱着孩子来到秀才的床边!

     襁褓中的孩子好像知道自己的爹爹已经醒了一般,小手扑打着想往秀才身边靠,直到小小将他放在秀才的身边,他才停止了扑打!

     “不是说男孩和娘比较亲吗,怎么这孩子竟喜欢父亲多一些!”小小看着孩子的举动,有些无奈的说到。

     “呵呵,是个男孩么?”秀才看着孩子胖乎乎的小脸蛋,顿时感觉到心都软了!

     “是啊,是个男孩!”小小看着父子俩躺在一起,那样子要多温馨有多温馨。

     “小小,辛苦你了!”秀才重新看向了小小,只见原本在怀孕期间长了些肉的脸蛋又消瘦了下去,有些心疼的说到。

     “没有,只要我们都好好的,就好!”小小此刻看着已经醒来的秀才,还有可爱的孩子,感觉到非常满足,人活着,就是最好的事情,只要一家人都在,没有什么应付不了的!

     “对了,孩子还没有起名字呢,不如你想一个!”小小忽然间想到孩子的名字还没有起好。

     “他是在破晓时分出生的,其实我本来以为自己已经死了,也正是在那个时候,感觉到了天地间的第一缕阳光,接着,我就想来找你们,不如,就叫破晓如何,破晓的阳光,充满着希望,充满着奇迹!”秀才说到。

     “好,就叫破晓,安破晓!”小小重复道!

     ……

     秀才的康复需要一些时间,而小小也需要坐月子,因为小小生孩子损耗了不少元气,再加上担心秀才,其实身体很虚弱,还有重伤的鹤王爷,紫极这段时间专门照顾了这一家子的病号。

     安王爷和婆婆接到消息在秀才醒来的当天就过来了,有了他们的照顾,倒是让紫极少操了点心,至少,孩子不用他抱了,这孩子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自从紫极抱过他一次之后就非要紫极抱着,除非紫极真的是有事情,否则,一放回奶娘的怀里就哭闹不止,害得紫极这几天又是当大夫又是当奶爸的。

     紫极觉得,等秀才好了之后,一定要找他算个总账,他可是神医啊,别人请他治一个病人都是要倾家荡产的,他一下子救了三个人,怎么说都得有点好处吧,况且人家还给他带了孩子呢!

     这段时间,秀才在休养,红衣男子也在休养,比起秀才,他伤的也不轻,秀才的心脏是因为长偏了并没有真的被刺中,而他虽然没有被刺穿身体,却是真的刺中了心脏,只是因为刺地比较浅,而且他马上就被抢救了,所以命是保住了,只是需要更长的时间休养。

     此刻,他躺在病床上,莫瑶端着药碗走了过去。

     “来,将药给喝了吧!”莫瑶轻轻地坐在床边,将勺子里的药轻轻地吹了吹,然后喂给红衣男子。

     “我自己来吧!”红衣男子看了一眼莫瑶,眼中闪过一丝游离,他并没有告诉莫瑶小小他们跑掉的消息,当然也没有说杀死秀才的事情,他当时是确认了秀才已经死了,所以虽然有些痛恨,但是一个死人,他也没有什么好纠结的!只是这件事情不能告诉莫瑶,若是莫瑶知道了,一定不会像现在这样温柔悉心的对待自己。

     红衣男子这一生中其实并不知道自己想要些什么,即使当年爱上了莫瑶,但是因为一己私欲,还是能够牺牲她,只是后来他还是有些后悔的,所以现在还想要留莫瑶在身边,他一直以为,只要成为整个天下的主宰,他就会开心了,只是,为什么他现在就开始寂寞了,所以他才想要极力的留下莫瑶,有一个人作伴,感觉果然会好上很多。

     看着莫瑶坚持照顾自己,红衣男子的内心好像被注入了一道暖流,只是,若是莫瑶知道了当年那件事情是他做的,秀才也是他杀了,会不会对自己恨之入骨!

     红衣男子默默地喝着汤药,不行,不能让莫瑶知道,只要她什么都不知道,她还以为自己是最初时爱她的那个男子!

     “怎么了?”莫瑶看着红衣男子已经将整碗药都喝完了,还拿着碗不放,奇怪的问到。

     “哦,没事的,莫瑶,无论我做了什么,你还会依然留在我身边的是么?”红衣男子放下了手中的药碗,握着莫瑶的手说道,那神色间,不经意的带着几分祈求!

     “你怎么了,我当然会留在你身边了,只是小小她不知道生了没有,这几天因为陪着你,都没有去看过她,她是初次生子,很多事情都不知道,不行,我得去看看!”莫瑶说着想往外走。

     “她怎么会有事,肯定还没有生,若是生了,她早就派人过来了,我看,你还是先歇息,这几天累着你了,等小小派人来请了,你再过去不迟!”

     红衣男子深怕被莫瑶知道小小被自己追杀的事情,借口说到,不过此刻他脑子里百转千回,不行,小小生产没几日了,若是莫瑶坚持要去,发现了小小已经不见了,一定会知道的,要想个办法!

     红衣男子并没有注意,莫瑶假装顺从的低下头,其实眼神里闪过一丝不同寻常的怒气,他以为自己不知道他做了什么么,他追杀小小他们,秀才因此身亡,而小小不知道怎么样了!自己虽然担心,可是必须留在这里,面对这个杀人凶手,莫瑶其实恨意很深,只是为了掩饰,并没有多说话!

     ……

     小小的月子坐了一个月,西夏与燕国的的战争也休战了一个月,这一个月中,秀才的身体有神医的照顾,自然好得飞快,鹤王爷自然也是,不过,红衣男子就没有那么幸运了,他虽然用了宫中最好的太医,不过太医的水平哪里比得上紫极,于是,直到现在,他的伤还没有痊愈!

     趁着西夏的主帅还没有康复,秀才与鹤王爷,还有战国将军商定,来一招乘虚而入。

     西夏能够屡次打败燕国,最重要的原因不是西夏的兵有多厉害,而是红衣男子的用兵之策实在是很厉害,他一个又一个的阵法,将燕国的士兵围于其中,让他们不能出来,然后进行绞杀,所以,西夏老是打胜仗!

     这一次,红衣男子还在西夏的国都养伤,国都离边境还是有一段时间的距离的,若是出其不意的攻打进去,红衣男子一定来不及反应。

     几个男人在帐营里讨论军事,小小也在自己的房间里逗弄着孩子,她知道秀才他们是想要主动出击了。

     只是因为秀才大伤刚愈,再加上曾经在战场上的消失,小小还是有些不想让秀才上战场的,只是男人想要保家卫国是大事,自己不能因为自己的不愿意而阻止他,狂且,若是红衣男子真的统一了天下,照他嗜杀的性格,这个天下就要血流成河了,所以,虽然心里不愿意秀才上战场,但小小还是支持秀才的!

     秀才直到很晚才回到了房间,看着还在等候自己的小小,秀才有些抱歉!

     “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但是你先听我说,确实,我有些害怕你上战场,因为我怕你会受伤,甚至丧命,但是我也知道若是这一仗不打,燕国可能就会不复存在,甚至整个天下都很危险,所以,我同意你上战场,只是,你一定要好好保护自己好么,因为,我和晓儿在等你回来!”小小对着秀才说到。

     “小小,对不起!老是让你担心!”秀才看到小小带着担忧的眼神,歉疚的说到,自从小小跟了他,每一次都在离别中让她担忧!

     “没事的,不过,你要答应我,只要天下太平了,我们就回到青柯村过那种安定的生活好么?”小小捂住了秀才的嘴,不让他继续说着歉疚的话!

     “嗯,好,只要天下太平了,我们就回到青柯村,我天天陪着你,你想去哪里我都陪着你!”秀才应允。

     ……

     燕国的大军第一次威风凛凛的出现在西夏大军的面前,这段时间,燕国的兵时刻不停的加紧训练,现在,每一个兵的素质都有了很大的提升,再加上在出战之前保家卫国的激励,他们更是热血沸腾。

     而西夏的兵,因为没有了主帅,下面的将士又没有什么能力,整天想着自己的英勇无敌,天天酒肉不断,这段时间训练放松了很多,肚子倒是圆了一圈,所以,面对着焕然一新的燕国大军,他们竟然有些害怕。

     当冲锋号一响,燕国的大军拼命的往前冲,而西夏的士兵却退缩了起来,但随即想到他们之前那么轻易的打败了燕*队,这次定然也是可以的,于是也冲了过来,只不过,就是因为这一个月的不同,两国的军队实力相差了很多,西夏的军队此刻居然不堪一击,越来越多的西夏兵倒下了,看着自己人一个接一个的倒下,西夏的兵害怕了,等他们的主将一吹撤退的号令,马上就当起了缩头乌龟!

     就这样,这么长时间以来,燕国首次打了胜仗,首次收回了两座城池,军队的士气大大提升。

     不过,秀才他们也知道,他们只是趁着红衣男子不在才能这么轻松就夺回两座城池,相信这一次战役马上会传到他的耳中,不久之后,他们就要有一场硬仗要打了。

     ……

     果然,红衣男子听到西夏大败的消息之后勃然大怒,此时他的身体还没有回复完全,因为大怒,带动了整个身体,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你没事吧?”莫瑶连忙顺了顺他的气。

     “我没事的,我们有些军事要谈,你先出去吧!”红衣男子停止了咳嗽,不过他显然不想让莫瑶知道更多,将莫瑶支开了。

     莫瑶当然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不过,她刚才隐约听到秀才还活着,他就是这次带领燕*队的主将,听到这个消息,她的内心高兴地很,还好秀才没死,这样小小就不会伤心了,自己得加快脚步了,早点将这里的事情处理完了,就可以去见他们了,不用再对着这个可恶的男人假装温顺了!

     其实红衣男子不知道的是,他每天喝进去的疗伤药被莫瑶参了一些东西,虽然他很小心,但是莫瑶用的是一种无色无味的药粉,这是她向紫极要来的,紫极当时问过她要做什么,只是她并没有说,这下,终于派上了用场,喝了这种药,身体会慢慢变得虚弱,红衣男子一直以为是受了伤的缘故,身体才会变得这么差!

     ……

     因为打了胜仗,燕国的军营里面人人喜笑颜开,这么久的阴郁之气顿时消散,大家觉得原本神勇的西夏兵也不过如此,因为有了信心,士气更加的鼓舞。

     看着高兴的将士,战国将军也是带了几分神采,只不过,他也担心红衣男子报复性的攻击,在高兴的同时,他还带着警惕。

     “若是我的兵符还在,就不会被他给操纵了!”鹤王爷后悔的说到,当时,他以为红衣男子是可以信赖的属下,于是,就把自己的兵符交给了他保管,没想到倒是被他牵制了!

     “兵符,是西夏大军的兵符么?”秀才问到。

     “是啊,西夏和燕国不同,整个西夏的兵力都集中在我一人的身上,本来,就算得到了兵符也要见到我这个人,将士们才会听令,只是那人长得与我一样,所以,西夏的大军都被他给操控了!”鹤王爷说到。

     “原来是这样,西夏的军队比我们燕国要多很多,若是他发动整个西夏的兵力来攻打我们的话,恐怕我们是抵抗不住的!”战国将军沉吟道。

     几人陷入了沉思,只不过,在他们还没有想到办法对付的时候红衣男子已经来到了西夏的边境,看到自己的军队被打的溃败不堪,红衣男子大怒,一连杀了好几个将士才微微熄了怒。

     西夏的士兵本就因为战败而有些沮丧,看到红衣男纸不管不顾的杀人更是感到恐惧。

     红衣男子到了边境之后并没与马上发动攻击,而是先整顿了兵力,然后,在第二天晚上发动了攻击。

     看到秀才果然还生龙活虎的骑在战马之上,红衣男子气的握紧了拳头,他是得到了什么高人的救治,这么重的伤都能好了!

     虽然燕国的兵提升了不少,但是对于人数众多的西夏兵,还是有些寡不敌众!

     眼看着燕国的士兵一个接一个的倒下,秀才有些心疼,只是,这是场硬仗,不得不打,若是这次打败了,那么燕国或许真的不复存在了!

     正当两国的士兵打的火热的时候,红衣男子不知道什么原因,竟然晕了过去!

     西夏的主帅竟然在战场了晕了过去,西夏大军因为没有人指示,变得散乱不堪,下面的将士顿时鸣金收兵。

     “看来,是莫伯母!”紫极说到。

     “岳母,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秀才有些不明白的说到,这红衣男子的伤并没有自己重,虽然紫极是神医,自己好的快些也是正常的,但是红衣男子也不至于虚弱成那样吧!

     “当时,莫伯母向我要过一种药粉,这种药粉无色无味,放在水里连一般的大夫都检出不出来,只是喝了这种药物之后,身体慢慢的会感觉到越来越虚弱!”紫极神秘的说到。

     “你的意思是,岳母给红衣男子下了这种药,才导致红衣男子会在战场上晕倒!”秀才惊讶的问到。

     “看他的样子,应该服用这种药长达半个月了!”紫极推断到。

     “瑶儿,她一定是想要将兵符给偷回来,那人的武功很强,若不是他极度虚弱的时候,他是不会放松警惕的,想要从他身上拿到兵符,确实需要花很大的力气,怪不得瑶儿要留在他的身边,原来,她早就计划好要将兵符偷回来了!”鹤王爷此刻激动地说道,他原以为,莫瑶是真的喜欢那个人,对自己已经熟视无睹了,没想到原来她是有目的的!

     “原来是这样的,怪不得岳母当时有些反常,原来是为了博取红衣男子的信任!”秀才此刻才体会到了莫瑶的用意。

     不知道莫瑶能不能将兵符拿回来,若是此刻能将兵符拿回来的话,那么西夏的军队就会听令于真正的鹤王爷的,这样一来,只要鹤王爷将西夏的军队撤退了,两国就能重新恢复和平!

     鹤王爷本就没有野心吞并燕国,以前做的种种只是为了莫瑶,现在莫瑶和小小都在,他也不想再做些什么!

     ……

     此时的红衣男子好像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有些问题,照理说,他只是受了重伤,虽然之前会很虚弱,但是现在,伤口恢复的越来越好了,怎么身体反而越来越虚弱了呢,想起莫瑶天天端过来的药,红衣男子起了疑心。

     莫瑶,千万不要是你,若你真的这样做了,这个世上还有什么温暖呢,这个世界对我已经够残忍了,我不希望连你也要置我于死地!

     红衣男子将今天莫瑶端来的药偷偷地让御医检查,只是御医并没有发现什么,只是说药就是他配的伤药,然后有诊了红衣男子的身体,说也没有什么,大概是重伤之后身体虚弱,才会这样的!

     还好,御医没有诊断出来,紫极果然是神医!莫瑶就在外面偷听,当听到御医的结论的时候才大大的松了口气,已经知道他把兵符藏在哪里了,趁着今天他睡着的时候,一定要把兵符偷出来,若是时间久了,他一定会发现自己的目的的,莫瑶想到。

     天色慢慢的变黑了,莫瑶端了一碗莲子羹过来,说是给红衣男子准备的夜宵,只是守在外面的人说红衣男子已经睡着了,让莫瑶不必忙活了!

     莫瑶将莲子羹端了回去,看来,红衣男子已经睡着了,他让人守着,无非是最近身体越发的虚弱,怕有人来行刺。

     莫瑶换上了夜行衣,运用隐身术来到了红衣男子的房间,深怕红衣男子只是假装,莫瑶将窗户纸捅破,看到红衣男子果然熟睡着,才潜入了房间,然后,将放在红衣男子胸口的兵符拿了下来。

     这时候,红衣男子好像感觉到了什么,不过,莫瑶将剩下的药粉全部洒在了红衣男子的身上,红衣男子没有了动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