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穿越之秀才娘子遇上兵 > 【020】阴谋初现(一)
最快更新穿越之秀才娘子遇上兵 !

    小小醒过来的时候发现紫极也在自己的房间里面,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伤的性命垂危了么,需要紫极贴身看着?

     小小睁开眼睛,惊讶的看着紫极,不过自己觉得还好呀,除了后背微微有些疼痛,别的好像没有那么严重哎!

     “小小,你醒了!”秀才首先看到小小醒过来了,忙帮小小坐了起来,小小伤在后背,现在经过医治虽然没有多大的问题,只是扯到伤口还是会很痛的!

     “嘶,可恶,没想到会这么受伤了!”小小还在为自己的防人之心太弱感到沮丧!

     “对不起,这件事情因为我的母亲而起!”紫极今天很奇怪,平时他最是活跃,今天却像根木头似的杵在那里,小小本来还想要调侃他几句的,没想到听他说出这样的话。

     小小听了紫极的话显得有些转不过弯来,随即想到那个女人的样貌确实和紫极很像,若是紫极的母亲的话,确实是说的通的。

     “小小,虽然那个女人是紫极的母亲,可是她很久之前就抛弃了病重的紫极,抛夫弃子,还抢走了家里所有的财产跟人走了,所以,你今天发生这样的事情他之前并不知道!”慕容小晴也在房间里,此时为紫极辩驳到。

     “原来是这样,紫极,你不必为此觉得不好意思,你起先不也不知道你母亲要做什么不是么?”小小听了慕容小晴的话,顿时想起紫极每年到自己家过年的时候那满足中带着落寞的眼光,自己原本还在想他是不是没有亲人呢,没想到这现在有还不如没有呢,这样的娘亲,也难怪紫极那样!

     “虽然是这样,只是到底是那个女人做的,若是我早点知道她的目的的话,也不会害的你受伤了!”紫极说到。

     “没事的,现在知道也不迟,虽然受了伤,但现在没什么问题,再说有你这个神医在,这点小伤马上就好了不是么,只是,可别留疤呀,要是留了疤就难看死了!”小小不想一直看着本来开朗的紫极变成阴郁的样子,转变了话题说到。

     “当然不会,若是连这点疤都治不好,我还做什么神医!”紫极一听到小小怀疑自己的医术,顿时惯性的反驳,随即,看到小小笑眯眯的眼睛,他顿时释然了,原来,小小只是想让自己没有那么难过而已!

     紫极在小小的目光中,感觉到温暖的感觉,怪不得之前会那么喜欢小小,原来,自己是想要抓住这么温暖的感觉,一直以来,自己都活在被抛弃的寒冷之中,忽然间有这么一个人温暖着自己,怎么可能轻易的离开,所以才一直粘着小小,现在,有了慕容小晴,紫极分清楚了爱与亲情的关系,对于小小,现在就像是一个亲人一样。

     “你娘,她为什么要对付小小?”这时,一直沉默的秀才问到。

     “我也不是很清楚,我并不想认那个女人,所以有些事情可能不了解,只是,我发现,虽然出面对付小小的人是她,只是她也是受人指使的!”紫极说着自己打探到的事情。

     “会不会是当年和你娘一起私奔的那个男人?”慕容小晴说到,一个闺中女子能够这样出来做这么大的事情,她的男人一定是清楚的,就算不是很清楚,那至少也是支持的。

     “紫极,你知道那个男人是谁么?”小小问到。

     “对不起,当年我正好病重,对于这个男人,我并不清楚他的长相!”紫极抱歉的说到。

     “没事,就算不清楚他到底是什么人,我们也要好好查查他的来历了,而且,你娘本来应该不是住在京城吧,这次竟然在京城落下了脚,一定会有痕迹留下的,我们只要顺藤摸瓜,相信过不了多久就有答案的!”小小分析道。

     “好了,小小,关于这件事情,就有我们去查探吧,你现在受了伤应该好好休息!”秀才说着帮小小躺下,因为受伤的是后背,所以现在小小只能趴着睡,这种睡法压得胸很难受,不过没有办法,小小只能忍着了!

     秀才他们已经出去查探那个中年女子的事情了,小小作为伤员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了,她脑子里满是那个女人的问题,为什么那个女人要对付自己,她是为了单纯的对付自己还是想要对付安王府,或者还有其他的目的,小小暂时猜不透她的目的,不过小小始终觉得,这个中年女子的出现不是什么好事,她一定带着很多的阴谋!

     不对,上次这个中年女子看到婆婆的时候,明显有着不同寻常的表情,小小在快要闭上眼睛的时候,忽然想到了这件事情,原本,小小到没有太在意这件事情,只是现在自己受了伤,也就多了一分的警惕。

     小小马上让欢儿去告诉婆婆外面或许有危险,让婆婆这两天不要出门,不过欢儿回来的时候说,婆婆已经去庙里上香了,而且是一个人去的,小小心里一个咯噔,着急的起身,顿时伤口有些撕裂了!

     “嘶,真痛!”小小的额头瞬间冒出了冷汗,欢儿立刻帮小小止血。

     “公主,你慢一些!”欢儿一边止血一边说道。

     “欢儿,我没事,你快去告诉老王爷,就说婆婆有危险,快让他去保护婆婆!”小小咬着牙齿说到,这个时候,自己的伤倒是不要紧,要紧的是婆婆,虽然只是猜测,但小小就是感觉那个女人会去对付婆婆,婆婆现在孤身一人,又没有武功,那个女人要是下手,绝对没有还手的能力!

     看着欢儿跑去的背影,小小心想,最好只是虚惊一场,若不然的话,她不敢多想!

     “公主,不好了,老夫人不见了!”欢儿跑回来着急的喊道!

     “怎么回事?”小小心里一惊,果然是猜对了么,那个女人果然要对付婆婆么?

     “公主你让我去找老王爷,当时老王爷一听说老夫人有危险,马上就追了上去,只是没有发现老夫人,只在半路上发现已经死去的车夫!”欢儿说到。

     “什么,你的意思是,婆婆被人抓走了?”小小问到。

     “是的,老王爷现在已经派人去找了,只不过老夫人失踪的地方是个树林,那个树林四通八达,不知道他们是从哪个位置跑掉的!”欢儿说到。

     “你去告诉老王爷,可以先去找找那个叫阮清荷的女人,相信这件事情,一定跟她有关!还有,找到王爷,告诉她老夫人失踪的事情!”小小吩咐到,婆婆认识的人不多,况且她那么多年都住在青柯村,就算有认识她的人,都早就已经忘得差不多了,这次看到中年女人的表情,小小就觉得奇怪,直到发生了“好吃点”受到挑衅,李进的老婆要自己命的时候自己才想到这层关系!

     欢儿飞快的跑去告诉安王爷,这时候,小小一个人躺在床上,只觉得前面有一场滔天的阴谋正在等着自己,难道这就是宿命么,来到古代以后,日子就从来都没有消停过,这形势,是要逼着自己成长为强大的人么?

     秀才回来的时候已经很晚了,看着他疲倦又沮丧的样子,小小知道婆婆还没有找到。

     “婆婆还没有找到么?”小小看着秀才紧皱的双眉问到。

     “我们沿着娘失踪的位置追踪,但是并没有发现他们去了哪里,也去找了阮清荷,只是也没有找到娘!”秀才沮丧的说到。

     “怎么会,上次我看的很清楚,她一定是认识婆婆的,而且她看婆婆的眼神,很有问题!”小小说到,这个京城,想要抓婆婆的人,若不是她,还会有谁,她没来之前,婆婆一直好好的,现在她一来,婆婆就出了事情,不是她还会有谁?

     “父王准备天黑的时候潜入那个阮清荷的地盘进行打探,我回来是跟你说一身,以免你担心!”秀才一边换着夜行衣,一边说道。

     “我没事,你们一定要把婆婆救回来!”小小对着秀才说到。

     “嗯!”秀才换好衣服就出了门,这时候,正好遇上了紫极,紫极也是夜行衣裹身。

     “你?”秀才看着紫极的样子知道他也想跟着一起去救婆婆。

     “虽然那个女人是我的亲娘,但是被绑的可是我的干娘,比起来的话,我对干娘更有感情,所以,无论如何,我都要把干娘救出来!”紫极看着秀才说到,那样子,很是诚恳!

     “既然来了,那就一起吧!”秀才说到。

     于是,两人还有安王爷一起一共三人,在京城的黑夜中飞快的行走,直到来到了一处宅院。

     这处宅院看上去很是老旧的样子,宅院的周围杂草丛生,好像很久都没有人住过了,就连那扇久经风霜的大门都已经很久都没有人开过了,这样的院子,会有人在里面吗?

     三人互看一看,据查探到的消息,阮清荷就在这里跟丢的,这里已经是胡同的底部,不可能从别的地方出去,那么只有一种可能,就是她到了这座院子里。

     “或许,这只是障人耳目的,真正的入口不是这个大门!”秀才说到。

     安王爷和紫极点头,三人挨着墙面进行了检查,发现这墙面到处遍布着青苔,怎么都没有发现别的入口,难道是弄错了,阮清荷早就跑掉了?

     这时候,秀才感觉到有一块砖头和别的砖头不一样,别的砖头上都布满了青苔,只有这块砖头好像长期被人摸过,很是光滑,看着秀才手中的砖头,安王爷和紫极围了上来,他们自然知道这一定就是入口。

     秀才仔细地听了听院子里面的动静,发现里面很安静,于是,转动了手中的砖头,这时候,砖头旁边的一面墙转动了起来,原来是这样,怪不得这个院子看上去没有人来过的样子,这面墙经过特殊的设计,做成了转门的样子,所以,墙面上的青苔就和别处的一样,若是一般人,根本不知道这个院子的入口!

     三人进了院子,发现院子里面和外面完全是两个世界,虽然院子外面看上去很是破败,但是里面却是焕然一新,假山流水,各种亭阁楼台,看上去很是优美,虽然是晚上,可是看上去依旧很漂亮!

     这院子显然经过打理,这样的院子,隐埋在京城之中,不知道是有着什么目的,这个时候,三人感觉到事情朝着不可预知的方向发展,只不过,先救婆婆要紧,于是,三人分头去找婆婆。

     这时候的婆婆,确实被关在这个院子里,不过婆婆所关的地方和秀才他们看到的亭台楼阁不一样,这里是个地下监狱。

     “呵呵,张婵娟,你知道我是谁么,你不知道吧,哈哈,你这个贱人,夺走了我的男人却连我是谁都不知道,不过现在好了,我的男人还是回到了我的身边,他到底还是知道我是对他最好的,不过,我还是不能放过你这个贱人,你凭什么让我的男人喜欢!”说着,一个面容娇美,却带着阴狠表情的中年女人又挥了一鞭子。

     “你是谁,我不认识你,你为什么这么说,你的男人是谁?”婆婆此刻被吊在一个十字架上,被这个中年女子一鞭一鞭的抽打,浑身剧痛,只是面对一个她从来都不认识的女人,婆婆显得有些不明白,为什么这个女子对自己有这么大的仇恨,自己根本不记得有得罪过她啊!

     “我是谁?哈哈,我是谁?你不知道吧,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满脸皱纹,满头白发,真的就是一个八十的老妪,那个安王爷竟然还能接受你,不过他看到你的样子,应该都是会嫌弃的吧!”女子看到婆婆现在的样子,得意的笑道。

     “你!”婆婆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很是苍老,这也是她为什么一直没有答应安王爷重新成为安王妃的原因,此时听到这个女子说起,更是觉得伤心。

     “怎么,难过了,比起当年我的难过,这点难过算得了什么,我一定要你付出代价!”中年女子说着又一鞭下去了!

     婆婆此刻疼痛难忍,昏迷了过去!

     “呵呵,张婵娟,你不知道我阮清荷的存在不要紧,不过我一定会让你知道什么是炼狱,让你好好尝尝痛苦的滋味!”中年女子保养的极好的双手狠狠地抬起婆婆的下巴,看着婆婆因为痛苦更加苍老的脸,顿时得意了起来。

     小小猜的没错,劫走婆婆的确实就是阮清荷。

     这个时候,秀才他们找遍了所有的地方,都没有找到婆婆。

     “怎么会这样,难道真的不在这里?”秀才看着空荡荡的院子说到。

     “不,这院子一定是有着别的地方,婵娟一定是在这里!”安王爷看着空无一人的院子,肯定的说到,这样的院子,没有一个人的存在,本就不同寻常,况且他可以感觉到,婆婆一定就在这里。

     “快,这里!”紫极招呼道,只见他在假山那里寻找着什么。

     “怎么了,这里有什么问题?”秀才问到。

     “我闻到了血腥味,这里一定有问题,只不过不知道是不是有个暗室,我在找机关!”紫极说到,作为神医,他对血腥味更加的敏感,他从假山经过了时候闻到了一阵淡淡的血腥味,一般人是闻不出来的,只是他不一样!

     听了紫极的话,秀才和安王爷寻找起假山上的机关,忽然,秀才发现不同寻常的凸起,于是,他将这个凸起旋转了一圈,只见整个假山好像裂开了一条缝,随着缝隙的越来越大,出现了一道台阶。

     三人顺着台阶走了下去,然后进入到里面的小道,接着,听见里面传来了一阵说话声!

     “夫人,若是大人知道了你这样做,一定会大发雷霆的!”听上去,是一个下人的声音。

     “呵呵,他现在没空理会这些,只要你们不去告密就好!”这个声音,紫极一听就知道,这个人就是他的生母,阮清荷!

     “可是,夫人,大人他迟早会知道的,再说,他交代过,不能动张婵娟!”下人接着说道!

     “啪!”只听一声响亮的巴掌声。

     “混账,我做的事不需要你来管束!”阮清荷听到下人的再三阻止,顿时火冒三丈!

     秀才他们听到婆婆就被关在这里的时候顿时浑身一震,果然是这个女人抓走了婆婆,不知道婆婆现在怎么样了,三人冲了上去!

     “是你们?”阮清荷听到异样的声音顿时感觉到了外人的存在。

     “你们快去救干娘吧!”紫极对秀才和安王爷说到,然后看向阮清荷!

     “你这是做什么?”阮清荷看到紫极愤怒的眼神,顿时感觉到浑身一个激灵,怎么会这样,当年她狠下心抛下他们父子的时候都没有这么害怕过,怎么现在看到这个孩子的眼神,会这么害怕!

     “做什么,倒是我要问你想做什么,为很么抓走干娘?”紫极逼问道。

     “干娘,你居然叫那个女人干娘,你都没有叫过我这个亲娘,你凭什么叫她干娘!”阮清荷听到紫极叫婆婆干娘,顿时声音就拔尖了!

     “虽然你生了我,但是她却给了我温暖!比起你,我更愿意叫她娘!”紫极看着阮清荷扭曲的脸,鄙夷的说到,若不是干娘被这个女人抓了,他真的不想再看到这个女人,只知道自己的幸福,毫不在乎别人的死活,这样的女人太可怕了!

     “好啊,张婵娟是是了什么妖法,让你们一个个的都帮着她!”阮清荷气的直喘粗气!

     “干娘她生性善良,不像你阴狠毒辣,当然会有很多人喜欢她!”紫极看见安王爷已经将昏迷的婆婆给背了出来,对着阮清荷说到,说完这句话,他是什么都不想跟阮清荷说了,若不是为了救干娘,他根本不想和这个女人说话!

     “你们给我站住,她张婵娟现在都已经变成这幅德行了,看着都觉得恶心,我就不相信,你们真的把她当宝,你们给我说清楚,是不是只是因为可怜她?”阮清荷并不死心,一心想要得到答案。

     “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老是揪着婵娟的容貌不放,若不是婵娟她中了花枯,她的容貌比起你绝对是天上地下,就算她现在中了花枯,在我的心里,她依然还是那样美丽,因为她的心比你美一百,一千倍!”安王爷厌恶的说到。

     随即,三人将婆婆带出了这个院子,现在,先要给婆婆诊治一番才是最重要的,那个院子,确实应该好好查查,阮清荷所谓的那个男人,跟婆婆有着什么关系?

     婆婆受的多是鞭伤,虽然看上去很严重,但好在没有伤到要害,所以,服用了紫极的药后,慢慢的苏醒了过来。

     “干娘,你醒了!”紫极看见婆婆睁开了眼睛,马上凑了上去。此刻,他的心里是很愧疚的,虽然那个女人现在跟他没有什么关系,但是名义上,她终究都是自己的母亲,因为自己母亲的关系,先是伤害了小小,接着干娘也被伤害了,所以,他现在很是抱歉。

     “好孩子,这不是你的错!”婆婆虽然昏迷了,但是周围的环境还是能够知道一些的,她知道那个女人就是紫极的亲娘,只是看样子,紫极这孩子根本不承认这个亲娘,从每年过年的时候他都来自家过年可以看出来,这孩子,对于那个亲娘,应该没有多是感情的吧!

     “婵娟,你好些了么?”安王爷看着婆婆醒过来,有些不安的说到,这些年,他错过了婆婆,现在,不能因为自己的保护不周,让婆婆就这么离开自己了,这样的话,这下半辈子,还有什么意思!

     “我没事的,你不要担心,只是这个阮清荷,我从来都没有见过,她为什么要这样对我,而且,她还说,我夺走了天她的男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除了安王爷和李奉天,我并没有和其他的男人打过交道,她说的分明不是安王爷,而李奉天早就去世了,那她指的到底是谁?”婆婆说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