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穿越之秀才娘子遇上兵 > 【025】两年后
最快更新穿越之秀才娘子遇上兵 !

    被关在客栈里,这客栈可是人群最为流通的地方,只要逃出了这个房间,那么就能顺利脱身了,小小捡起剩下的馒头,忍者干涩让自己吃了下去,要是没有力气了,可就连逃出去的机会都没有了!

     阮清荷这时候在房间里焦急地走来走去,李奉天还没有回来,她应该是在担心李奉天吧,小小倒是很好奇这李奉天对阮清荷到底是什么感情,这李奉天的样子,并不像已经忘记了婆婆,而且在他能够为婆婆挨下那一刀看来,他对婆婆依然还是很爱的,可是他这么多年一直和阮清荷在一起,只是现在看到他对阮清荷,好像并不是那种多年夫妻的感觉,更像是生活搭档!

     算了,管他这么多做什么,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要逃出去,趁着李奉天不在,阮清荷一个人的时候还好逃走一些!

     小小刚才在上茅厕的时候勘测过了,这客房坐落在走廊的最里面,应该是为了引人耳目,特意找的最里面的房间吧!房间坐落在二楼,若是从阮清荷的目光下穿过走廊,然后再跑下二楼显然不太可能,小小随即又想到这个客栈的一边正好有一条河,不过这条河坐落在另一边,也就是说,如果想要利用这条河来逃生的话,那最起码要跑到对面的房间再从窗口跳下去,这样,无疑是最快的逃生方式,只是不太安全,毕竟自己不会游泳,要是就这么跳下去的话,一个不好就会丧命!

     该怎么办呢,要是能够将阮清荷给支走,没准还能逃走了呢?

     只是,现实是残酷的,无论小小怎么在心里计划,阮清荷都在房间里雷打不动的看着小小,只要小小稍有一些不一样的举动,她的目光就会恶狠狠的飘过来!

     “那个,我们说会儿话吧,这么长时间了,你不觉得无聊嘛?”小小看着还在来回走的阮清荷,小心的说到,这个女人有些不太好惹,她一直对婆婆怀恨在心,而且她连自己的儿子都可以抛弃,可想而知,她是多么的心狠,要是她一个不开心,可能就会拿自己开刀,小小可不想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了,那多惨啊,自己的大好年华刚刚开始,怎么能够出身未捷身先死呢?

     “闭嘴!”阮清荷连眼睛都没有睁开,直接吐出两个字!

     再看了看阮清荷面无表情的脸,小小想了想,还是闭上了嘴巴。

     这时候,李奉天回来了,小小哀叹一声,自己伟大的逃跑计划还没有酿造成功,怎么看守的人反而多了一个呢,这可怎么才能逃出去啊!

     “奉天,拿到了么?”阮清荷马上跑了上去,对着李奉天说到。

     这时候的李奉天,不知道是从哪里跑回来的,一身的尘土,手臂上还挂了彩,小小清晰的看到他深蓝色的衣服里渗出很多鲜血,然后,一滴一滴的落在地上,只是李奉天好像没有感觉一般,只是将手中的瓶子递给了阮清荷!

     “我先给你包扎伤口!”阮清荷看到了伤口,眉头微粗,眼睛里闪过一丝心疼,接着,转身准备去拿包扎的东西,小小只见她的裙摆飘逸的在自己的面前摆了一个弧度,然后又落在了地上,这女人,因为保养得宜,确实还像三十来岁的少妇!

     阮清荷准备出去拿一些水回来,这时候,房间里只剩下了小小和李奉天,小小一直探究地看着这个男人,他作为李家的子孙,确实有着使命,只是他知不知道,这个使命是建立在不破坏别人的基础上的?

     小小大大的眼睛看着李奉天,因为被绑着,又爬来滚去的捡馒头,小小身上狼狈的很,头发散了不说,脸上也都是黑乎乎的,若不是身上的衣服还有些华贵,扔到大街上都要成为乞丐了!

     “我知道你们李家的秘密了!”小小试探的说到,她想要看看李奉天知道这个消息会不会有些意外,若是感到意外的话,那么他就是还不知道老祖先真正的遗言,若是不吃惊的话,他就是早就知道了这些事情!

     “李家的秘密,你指的是宝藏吧!”李奉天并没有想到小小会知道其他更多的事情,但也有些不放心,毕竟老祖先的牌位就是不见了,若是这牌位现在就在小小的手中,那么她或许真的已经知道了些什么!

     “李奉天,你不要再装了,我都知道了,你帮助红衣男子,是因为你们李家的使命!”小小继续看着李奉天说到。

     “原来,你真的知道了,这件事情,你有没有对明轩说过?”李奉天听到这里才有些感情的变化,作为杀手,多年以来,他一直都是冷冷淡淡的,没有多少情感的起伏,为了帮红衣男子做事情,他早就失去了自己的生活,他活着的唯一目的,就是完成使命!

     “当然,他一直认为你这个爹爹是个好人,自从知道了这个秘密,他就更加的认定你只是误入迷途而已!”小小自己的观察着李奉天的表情,听到秀才并没有责怪他的时候,他的表情顿时放松了很多,看来,李奉天应该也是认秀才这个儿子的,至少。李奉天不院子在秀才的面前做一个坏人,这样的人,小小不相信他是真的坏人!

     正当李奉天有些松动的时候,阮清荷端着清水回来了,李奉天重新回到了冷漠的样子!

     阮清荷没有说话,默默地帮李奉天擦拭着伤口,然后包扎,等一切都弄好之后才慢慢的起身!

     “莫小小,你运气好,若不是奉天拿到了这种药水,你马上就会去见阎王了!”阮清荷拿着李奉天带回来的瓶子说到,这小小的瓷瓶就像紫极装药的瓶子,白瓷玉瓶泛着淡淡的光泽,只是随着阮清荷的摇晃,小小觉得这一定不是什么好东西。

     小小紧张的看着那个瓶子,阮清荷当年设计婆婆中了花枯,不知道现在又会给自己下什么药,自己可不想弄个半身不遂什么的,要是那样的话,还不如直接死来的痛快!

     阮清荷拿着药瓶,一步一步慢慢地走向小小,小小当然不肯就范,使劲往后挪动,只是被绑了手脚,而且这房间只有这么大,能退到哪里去,接着,小小就贴在了墙上!

     “放心吧,这东西要不了你的命!”阮清荷纤细的手指轻轻地打开瓶子的盖头,然后慢慢的蹲下了身子,在小小惊恐的目光中,慢慢的举起药瓶!

     “就算是让我死,至少也得让我知道这个到底是什么东西吧,你们怎么可以这样,我有权利知道自己怎么死的!”小小拼命的挣扎,不要,自己还没有机会逃跑呢,他们怎么可以这么就结果了自己,不会是化尸水什么的吧,只要自己吃了下去,就会化成一滩血水,连影子都找不到了,不,不行,不能吃了这个东西,破晓还没有长大呢,秀才也需要自己呢!

     小小拼命的摇着脑袋,使劲地用脚踢开阮清荷的靠近,阮清荷一个不小心,差点被小小提了个底朝天。

     “奉天,这丫头可是不领你的情呢,不如,还是把她杀了吧?”阮清荷显然已经恼羞成怒,目露凶光的她此刻恨不得立刻就杀了小小。

     “我来!”李奉天拿走阮清荷手上的瓶子,然后走向小小。

     “不想死,就喝了这个药水,这是你唯一的保命方式,不要抗拒,不要想着明轩他们会来救你,你要是现在就没有性命,他们就算找到了你,也是一具尸体而已!”李奉天看着小小难以置信的眼神,坚定地把药水灌进了小小的嘴巴,接着又将小小的下巴抬高。

     “咕咚!”只听药水已经被喉咙咽下去的声音,小小更是对将要产生的变化感到惊恐。

     “睡吧,等睡醒了,你就会忘记了这一切事情!”只听见李奉天在耳边轻轻地说到!

     ……

     已经过去半个月了,秀才还是没有找到小小,小小到底去了哪里,秀才没有想到,那次温存之后,小小竟然失踪了,而且他用多方的渠道打听,都没有找到小小,小小好像是从这个世界突然蒸发了一样!

     若不是在房间里闻到了迷烟的味道,秀才都要怀疑小小已经回到了现代!

     此刻的秀才已经没有了清秀俊朗的样子,因为担心加上多日的寻找,他已经很久都没有好好的打理过自己了,乱糟糟的头发被他随意的撂在一边,胡子长满了腮帮子,黑眼圈也因为没有得到充分的休息,爬满了他的眼眶,远远的看过来,都要以为这是个流浪的单身汉了!

     “爹爹,娘去哪里了,破晓已经有很多天都没有看到娘亲了!”这时候,破晓从外面跑了进来,对着这个有些邋遢的爹爹说到。

     “破晓乖,你娘马上就会回来了!”秀才不知道怎么跟孩子说小小失踪的事情,破晓因为小小的失踪,已经吵闹了好几天了,若不是秀才骗他小小马上就回来了,这孩子连饭都不愿意吃了!

     “可是爹爹你每次都这么说,破晓不信,爹爹一定是骗我的,娘她一定是被坏人抓走了,所以这么长时间都不回来的!爹爹你快去把坏人打跑,这样娘就能回来了!”破晓说着哭了起来,秀才连忙手无足措地帮他擦起了眼泪,这个孩子的心思敏感的很,从秀才和安王爷的交谈中,他早就猜出了端倪!

     “乖,破晓乖,只要你乖乖的,你娘马上就能回来了!”秀才满腹诗书,只是面对孩子的时候,他觉得什么都说不出来了,就一直保证着小小一定会回来的!

     秀才没有想到,这个保证,一保证就保证了两年,这两年,他走遍了整个燕国,甚至其他的国家,都没有找到小小,茫茫天涯,秀才不知道自己心爱的娘子,到底去了哪里,他觉得自己很无能,找不到娘子,就连是什么人抓走了小小,他也没有查到!

     ……

     两年后,

     还是六月的天,热的让人发狂,树上的知了不停地叫着“知了,知了……”,太阳晒得连树叶儿都卷起了边,外面石头铺的路面上,水一泼下去就会散起阵阵热烟,真是磨人的热天,这样的天,就连躲在屋子里,都感觉到烦躁不堪。

     可不,这时候,屋子里有一个女子正烦躁的走来走去,嘴里还不停地说着什么!

     “真是太热了,这天怎么就这么没有同情心呢,为什么弄得这么热,让人连气都喘不上来!”

     只见说着这话的女子不停地打着扇子,将挽到手腕处的袖子又使劲地往上拉了一拉,直到袖子再也挽不上去了才无奈的停了下来。

     这女子天生的鹅蛋脸,长相清秀,眉眼间带着丝丝甜味,皮肤瓷白,脸色红润,隐隐间还透着一丝皎洁,看着如天上明月,只是其现在的举止对于土生土长的古代人,实在是有些不雅!

     这女子热得实在可以,只见她带着水汽的眼睛狠狠地盯向罪魁祸首太阳,双脚分开,然后一手插着腰身,一手指着太阳怒道:“快给我滚回去,不然的话我就灭了你!”

     这声惊天动地的嘶吼震得不停地知了也歇了声音。

     这时候,走进来一个红衣男子,看到女子撩起的裙子,挽起的裤腿,还有袖子,有些无奈的说到:“震得有这么热么?”

     “当然啊,我的热的要发疯了,这么热的天还要有多久啊,我都快被热死了!”女子看到红衣男子的到来,有些烦恼的说到,说话间,她还不停地往红衣男子身上凑。

     咦,他身上怎么这么凉快,真是比扇子扇的还要凉快呢!

     “我有内力护体,当然不会惧怕炎热!”红衣男子看着女子不断贴近的身子说到。

     “内力啊,听起来好厉害的样子,不行,我也要学武功,这样,以后我也不会被热的这么难受了!”女子一听到学武还有这种功效,顿时展开了眉眼,真是的,不早告诉自己!

     “你?还是算了吧,你不是这块料!”红衣男子毫不留情的说到。

     “为什么?是不是因为我上次打碎了你的花瓶你才这么说的,不对,应该是上上次把你的衣服弄成了其他颜色,不对,可能是上上上次把你喝的茶水换了……”

     “原来,你做了这么多坏事啊!”红衣男子看着女子不停地检讨,眼中浮现了好笑的神色!

     “不是啊,我怎么觉得我以前说过要习武的事情啊,到底是怎么回事呢,我刚才明明想到有一个人也说过我不适合的!”女子这时候忽然停止了检讨,努力的想要想起刚才忽然浮现在脑海里的事情!

     红衣男子的神色忽然就变了,看着小小还在努力的会想,他的眼中浮现了一丝害怕,这两年,起先,他为了报复莫瑶,确实想要将小小当做替身,一来,可以让莫瑶伤心,而来,可以让燕国和西夏都着急一番,只不过随着和小小的接触越来越多,他越来越留恋和小小的亲近,若是可以,他甚至可以为了小小,放弃整个计划,在小小的陪伴下,他感觉到自己还是一个活生生的人,所有的温暖,好像都回到了自己的身边,这比莫瑶当年带给自己的温暖都要多!

     “好了,想不起来就不要多想了,既然这么怕热,不如去避暑山庄呆上一段时间!”红衣男子转移了小小的注意力。

     “避暑山庄,还有这样的好地方,你怎么不早说,快,我们快些收拾,马上就起程去避暑山庄吧!”女子一听见避暑山庄,马上就忘了刚才纠结的事情,而是风风火火的收拾行李去了。

     红衣男子看到女子的举动,才收回了一些担心。

     “心儿,最好你什么都不要想起来,就这样生活下去好了!”红衣男子在心里说到。

     没错,这个怕热的女子就是小小,两年前,她被灌下药水之后就被送到了红衣男子这里,起先,红衣男子老是欺负她,让她做重活,还不给吃的,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后来他就改变了态度,对小小越来越好,可以说,现在红衣男子对小小是很纵容的,只要是小小想要的,他什么都会拿过来,在享受着红衣男子的照顾的时候,小小有的时候也在想以前的事情,她现在所知道的一切都是红衣男子口中得来的,关于之前的事情,她是一点记忆都没有。

     只是,每次小小努力的去想的时候,脑袋里都是一片空白,渐渐地,小小也就歇了心思。

     红衣男子重新给小小取了名字,小小现在的名字叫做“鹤心”。

     没过多久,女子就拿了一个包袱,飞快的跑了过来。

     “我已经准备好了,我们现在就出发吧!”

     “好!”红衣男子微笑的看着眼前的女子,看见她因为着急的整理东西渗出汗水的额头,温柔的帮小小擦了额头上的汗水,看着小小光洁的额头上没有了丝毫汗水,才收回了手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