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穿越之秀才娘子遇上兵 > 【024】小小被抓
最快更新穿越之秀才娘子遇上兵 !

    转眼又到了六月,正是一年最热的时候,在这段时间,红衣男子并没有掀起什么风波,不过大家都知道,这并不是红衣男子放弃了他的计划,而是在酝酿,只是这场阴谋,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真正的爆发!

     六月的天,热的人都喘不上起来,小小这几天一直都窝在家里,还好内室里放了很多冰块,这才降了些温度,不过,终究是比不上现代的空调的,小小看着身上包的严严实实的衣服有些无奈,这么炎热的天,还要穿着这么多的衣服,这不是自己找罪受吧,不过,虽然感觉到衣服不舒服,不过因为家里还有婆婆,安王爷这些人的存在,小小总不能老是换衣服吧,在房间里倒也还好,这要是穿的清凉的给别人看到了,可是不行的。

     “公主,我切了点西瓜过来,快吃点西瓜解解暑吧!”欢儿在这样的夏天倒是没有多大的改变,照她的话说,就是她有内力护体,所以不是那么怕热!

     看着欢儿跑来跑去的,确实没有流太多的汗,小小有些羡慕!

     “公主,你这样看着我做什么,莫非,是我脸上花了吗?”欢儿对小小的目光难以做到忽视,看着小小的眼神,她有些奇怪的问到。

     “欢儿,你习武几年了?”小小问到。

     “嗯,欢儿记得大概有十二年了吧!”欢儿挠了挠脑袋说到。

     “十二年啊,我现在已经二十了,再过十二年就是三十二,若是我的武功也像你这么高,最起码得练上十二年啊!”小小说到,天哪,要是自己要做到像欢儿一样冬暖夏凉,至少要花上十二年的时间,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十二年,那就是……

     这么一算,小小觉得还是在房间里多放些冰块吧,不能怪她没有毅力,她本来就没有运动天赋,这欢儿做到这样都要花上十二年的时间,那么自己可能连十二年都不够呢,说不定,自己压根就学不来这样的本事,还是算了,消停的待着吧!

     “那个,公主,其实,我想说的是……”欢儿看着小小有些不好意思说出来!

     “有话你就说呗,怎么就这么吞吞吐吐的!”小小拿起一块西瓜吃了起来,只觉得浑身的热气都减少了很多,这西瓜果然不错!

     “我想说的是,公主你这样的资质,恐怕不适合习武!”欢儿看着小小认真的说到。

     “什么,连你都觉得我不行,为什么,为什么?”小小自己觉得不适合倒是无所谓,这下听到欢儿也这么说,顿时有些恼火,难道自己在别人眼中真的这么没有习武的潜力吗?

     “也不是不行,就是不适合,公主你现在开始学起,年纪太大了,而且你的的筋骨,确实不适合嘛!”欢儿看着小小像要吃人的表情,有些惊悚,不过还是一五一十的说到。

     “天哪,连最支持我的欢儿都说我不可以,看来这辈子,我就只能这样了!”小小顿时觉得这西瓜怎么就变得不那么好吃了呢?

     “怎么了,小小,怎么这幅样子?”这时候,秀才从外面走了进来,看到小小放下了西瓜,坐在凳子上衣服沮丧的样子,顿时有些好笑,他这个小妻子,每天都是风风火火的样子,最近天气热了,她倒是消停了好多,秀才知道她最是怕热,所以整天的窝在家里,恐怕在家里是待的闷了,这才寻着欢儿的话了吧!其实,他早就听见了小小和欢儿的对话,直到小小变得有些郁闷的样子才走了出来。

     “秀才啊,你来说说你家娘子到底有没有习武的慧根,欢儿可是说我这辈子都不可能学到她那样了呢!”小小可怜兮兮的而望着秀才,就希望听到秀才说她还是可以的,要是秀才说她还是有习武的天赋的话,那她一定会很高兴的,嘿嘿,秀才的武功比欢儿的武功还要高,要是秀才说可以的话,欢儿的话就当忽略不计了,小小心里乐滋滋的想到。

     “那个,小小啊,你相公我的武功还是不错的,而且习武是很累的一件事情,我可不希望娘子那么辛苦,还是有我保护你就好了!”秀才小心的说到。

     “天哪,秀才你的意思是你的娘子真的没有习武的天赋吗,真是好伤心啊!呜呜……”

     小小听到秀才婉转的话,顿时冷水泼了一地,这下好了,就算没有西瓜,也没有冰块,她都不会感觉热了!真是伤心啊!

     “呵呵,欢儿,你下去吧!”秀才走向捂着脸的小小,看着小小从双手的缝隙里看着自己,知道这小娘子在调皮呢!

     小小本来是想看看秀才的反应的,谁知道等了好久都没有等到秀才,怎么回事,秀才明明已经到了自己面前了的啊,怎么什么反应都没有呢,偷偷加大了手指的缝隙,这下,正好被秀才逮了个正着!

     小小看着秀才放大的脸,知道他早就发现了自己的小心思,真是的,难道就不能好好的劝劝人家嘛,人家的内心真的有些受伤了呢?

     “小小啊,你是我的娘子,更是我的宝贝,就算你真的天赋异禀,只是我还是不希望你习武,保护你是我的责任,而且你又能主内,又能主外,本就是很厉害了,若是你连武功都很厉害了,那让我这个做相公的可如何自处啊!”秀才假装害怕的说到,那样子,就像是个惧内的小受,两眼还泪汪汪的,说话的时候眼睛眨巴眨巴的。

     “额,秀才!”小小看着秀才这副样子居然被萌化了,我滴个天哪,原来秀才还能做出这种样子呢,看这样子,简直太像是小受了,天哪,她家秀才不会是真的有些问题吧,这时候,小小疑惑的看着秀才,秀才居然还假装清纯的嘟了嘟嘴!

     这,这,这是怎么回事啊,这要是放在紫极的身上,小小倒还能够接受,但是秀才这是怎么了,对了,最近秀才和紫极走的很近,一定是可恶的紫极带坏了秀才,看着渐入迷途的秀才,小小心里很是挣扎,秀才啊,你可不要变成这幅样子啊!

     可恶的紫极,上次婚礼上受的教训一定还不够,看我以后怎么整你,不过眼下最重要的事情,是要把秀才给治好了!

     “秀才,你,应该不会喜欢上男人了吧!”小小纠结的问到,秀才这般小受的模样,真是让小小再也忍不住了!

     “小小,你怎么这么问!”秀才本来还以为自己这样的表现能够让亲爱的娘子满意呢,没想到这时候小小倒是真的已经忘记了习武的事情,但是,怎么忽然间问了这样的问题,自己喜欢男人?

     “那个,你的样子,真得很像有问题啊!”小小看着瞬间恢复正常的秀才,感觉有些不太适应,这反差也太大了!

     “娘子,有没有问题,你不是很清楚吗,不如,我们现在就开始验证如何?”秀才其实自己也装不下去了,这个紫极是个什么建议,这样能哄小小开心?这下开心倒是没有看到,还让她怀疑起自己的取向了,真是个馊主意,找个机会好好的整整那个小子,谁让他出这种馊主意的,不过,因为这小子的馊主意,倒是能和娘子亲热一下了,秀才看着怀中的小小,让夏天的温度又升高了好几度!

     “秀才,这天,很热的!”小小看着秀才如狼似虎的眼神,有些害怕的说到。

     “不会,等一会儿再加点冰块就凉快了!”秀才此刻认真的脱着小小本就单薄的衣衫,心不在焉的回答,看着小小已经露出来的肩膀,顿时眼前一亮,好久都没有碰过娘子了,今天一定要抓住这个机会!

     因为天气热,小小不愿意和秀才做这种散发热量的运动,秀才每天都板着手指看天,什么时候可以凉快一点啊,他一进本就都没有和娘子亲热了,今天这一逮着机会,他是一定不会放过的了!

     马上,屋子里的温度就上升了起来,青天白日,朗朗乾魂,秀才在屋子里饿狼扑食,外面的人都已经被欢儿给赶走了,秀才这一扑直到傍晚才歇了下来,这时候,小小已经将近虚脱了!

     这个男人,体力怎么就这么旺盛呢,小小看着完事之后的秀才还不肯放过自己,赶紧将自己的身体移到距离秀才远一些的地方,这个男人,要是再来一次,自己就要晕过去啦!

     “父王,母妃,你们在做什么呀!”这时候,一个小屁孩跑了进来,只见他等着大大的眼睛,眼睛里冒着很多好奇的泡泡,看着躺在床上异常清凉的父母问到。

     “破晓,你怎么会在这里,天哪,你来了多久了?”小小着急忙慌的把被子往身上披,看着光着屁股一咕噜爬上床的破晓问到。

     “别担心,他刚刚过来的!”秀才帮着破晓爬到床上,看着着急穿衣服的小小说到。

     小小庆幸刚才为了秀才继续骚扰已经穿上了一些衣服,若是让这孩子看到自己衣衫不整的样子,可就不好了,整理好了衣服,小小狠狠地看向秀才,他早就知道破晓已经过来了,怎么都不说一声!

     接受到小小的目光,秀才无奈的耸耸肩,他也不知道这孩子来的这么快的嘛,看着破晓手脚并用的从自己这里爬向小小,秀才觉得这孩子的运动能力可真是强悍!

     “看来,这孩子是个习武的奇才!”秀才说到。

     “真的吗,秀才,你确定吗,破晓他真的是个习武奇才吗,真是太好了!”小小早就已经忘了刚才为什么生气,听到破晓能够成为习武奇才,顿时开心不已!

     “是啊,这孩子的天赋很强,等哪天让我师傅看看,就更加能够确定了!”秀才确定到。

     破晓这时候已经一周岁多了,能跑能跳,还会背很多古诗了呢,对比同龄的孩子,不知道要强了多少倍,现在听到这孩子还能够习武,小小脑袋里顿时浮现出破晓将来成为一个翩翩公子能文又能武,被一众美少女追的画面,天哪,自己的儿子是那么的优秀!

     小小的嘴角流下了可疑的银丝,破晓看着这样的娘亲,嫌弃的摇了摇头,接着又跟秀才玩去了!

     不过接下来,破晓确实被验证了是个习武奇才,安王府请了很多的高手过来教导破晓,随着破晓的长大,这些高手一个个的都被打败了,而那个时候,破晓还是个小小少年!

     因为被秀才榨干了体力,小小没有力气起来吃饭,于是,只能窝在房间里等饭吃,看着秀才抱着破晓出去吃饭,小小准备先睡一觉再说。

     迷迷糊糊中,小小感觉到整个人好像不是躺在自家的床上,而是在一辆颠簸的马车上,不过此刻她还是昏昏沉沉的睁不开眼睛,只听见好像有人在说话!

     “奉天,主上为什么要我们捉了莫小小,她对于我们,并没有什么威胁!”一个女人的声音响起。

     这个女人的声音,很是熟悉啊,对了,是阮清荷的声音,她是什么意思,难道她抓了自己,还有,李奉天,他也出现了,什么主上,难道,就是红衣男子让他们来抓了自己的?

     “这个你不要多问,我们只要照他的意思办事就好!”李奉天冷漠的说到。

     接着,就没有了说话的声音,小小大概知道,自己一定又被抓了,这次,抓自己的应该是红衣男子,这个人已经酝酿的太久了,现在一开始就要拿自己开刀,不知道他会怎么对付自己?

     小小这时候还是在昏迷中,不过已经能够感觉到周围的环境,不知道这马车走了多久了,小小感觉到浑身的骨头都要被振散了!

     马车终于停了,小小这时候早就醒了过来,不过她还想要看看李奉天和阮清荷到底是什么意思,所以一直都在装昏迷,但是,现在肚子真的好饿啊,本来,因为秀才的饿狼扑食,自己已经没有体力了,现在又有好久都没有吃过东西,所以肚子空荡荡的很是难受!

     “咕噜噜……”肚子很诚实的想起了警报。

     “起来吧,别再装睡了!”李奉天对着眯眼看周围环境的小小说到。

     被识穿了呢,小小捂着空空的肚皮,有些尴尬的爬了起来,看了看李奉天的眼神,发现他并没有什么反应。

     “那个,你们为什么要抓我,是那个红衣男子的命令吗?”小小问到。

     “少废话,要是再说话就不给你饭吃!”李奉天冷冷的说到。

     小小立刻就闭了口,这个时候,还是吃饭来的更重要,要是不吃饭,现在就会死了呢,好歹要保存体力,等着秀才他们过来救命啊!小小又看了看李奉天,发现李奉天对着自己头上的簪子愣了神!

     对了,这簪子就是婆婆送给自己的,因为款式简单大方,小小但是很喜欢戴着,李奉天盯着这根簪子,难道这根簪子是他送给婆婆的?

     小小摸了摸头上的簪子,看这李奉天并没有说其他的话,只是将她关在客房里让阮清荷看着。

     “你们这是想要饿死我么,我真的很饿很饿,再没有东西吃的话,我就会死的,我低血糖,低血糖你们知道吗?”小小抗议道,这李奉天不知道怎么回事,现在还没有回来,这阮清荷也不知道点个东西让自己吃,肚子现在已经在严重地抗议了,小小感觉到有些晕眩,趁着还没有昏迷,对着阮清荷喊道。

     “真是没用!”阮清荷听到小小的呼喊才走了过来,看到被困住仍在地上的小小因为饥饿脸色苍白,头冒虚汗的样子,轻蔑的说到。

     小小到没有理会她的轻蔑,只要弄点东西给她吃,她就可以不用那么难受了!

     过了一会儿,阮清荷才拿来两个馒头,然后扔给小小!

     “哎,都落到地上了,你让我怎么吃啊,而且我的双手都被捆着,怎么拿馒头啊!”小小看着眼前的馒头滚远了,顿时喊道,这个阮清荷一定是故意的,看着自己饿的发晕,她一定很痛快,小小瞪了阮清荷一眼!

     “瞪什么瞪,不是给你吃的了么,吃不吃得到是你的事情,反正我已经给过你吃的了!”阮清荷接着就不理会小小,拿布擦着她根本就不脏的剑身!

     小小无奈,只能慢慢的移动着屁股,往馒头移去,真是憋屈,穿过来这么久,在困难的时候还没有现在吃不上东西的这种窘境,看着近在眼前的馒头,小小废了九牛二虎之力,还是没有碰到馒头。馒头因为被阮清荷抛在了地上,小小的双手又被绑了,所以很难拿到,看着本来已经够着了的馒头因为一个用力不好,又滚了好几圈,小小顿时恼了,这破馒头怎么就这么难拿呢,就和那个阮清荷一样,看我等一下怎么给你分尸!

     小小拼命的趴下自己的身体,然后尽量的伸长手指,那馒头终于能够拿到了!

     “呼”真够费力的,看着手中的馒头,小小恶狠狠的撕了起来,好像在撕的就是阮清荷,这个讨厌的女人,居然不好好给自己吃的东西,等我出来了,看我怎么收拾你!

     阮清荷并没有在意小小的眼神,在她的眼中,小小已经成为了他们的阶下囚了,还有什么实力能够和她们对抗,不过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女子而已,没有什么可以在意的!

     哼,你竟然还敢无视我,小小举着馒头一边往嘴里塞,一边继续用目光秒杀阮清荷。

     “哐!”这个时候,客房的门被打了开来,阮清荷立刻起身,迎向来人!

     是什么人?怎么阮清荷这么在意?小小嘴里嚼着干吧的馒头,眼睛滴溜溜的注视着房门处的情况。

     “人抓来了吗?”一个阴沉的声音响起。

     这个声音,小小能够听得出来,一定是红衣男子!

     接着,小小就看见全身穿着通红衣服的男子出现在自己面前!

     “莫小小,好久不见!”红衣男子好像是在打招呼,只是,此刻,小小正狼狈的嘴里含着参杂着尘土的馒头,而红衣男子却高高在上地看着地上的小小!

     “呸!”小小将口中的馒头吐掉:“是你要他们来抓我的?说吧,有什么目的?”

     “呵呵,你问我有什么目的?莫小小,你已经是个阶下囚了,我为什么要告诉你我的目的?”红衣男子看着小小,眼睛里出现一丝鄙夷!

     “我知道你恨我娘背叛了你,所以你想拿我开刀,不过我觉得你真是窝囊,连自己喜欢的女人都追不到,结果还觉得自己有理,想要利用破坏她在乎的东西来吸引人家的注意力,我看啊,你可真是悲剧,这么多年,被抛弃的害怕了吧,没有人陪你,你是不是很寂寞啊,怪不得喜欢上了彼岸花,这种花让人感觉到地狱,你,不会一直生活在地狱里吧!”小小看着红衣男子因为自己的话,眼睛变得越来越红,知道自己说的话击中了他的痛点。

     “你胡说,你再胡说,我现在就杀了你!”红衣男子的怒气蔓延了整个房间,连阮清荷都有些害怕。

     小小被愤怒的红衣男子抓住了脖子,慢慢的举了起来,小小感觉到窒息,脑袋越来越沉。

     在小小将要断气之前,红衣男子终于放下了小小!

     “你,最好不要胡说,不然,我一定不会饶了你!”红衣男子说完,走出了客房!

     小小不知道他为什么要放过自己,不过看他的样子,自己现在应该不会有危险。

     阮清荷也跟了出去,一定是红衣男子要交代一些什么,小小看着房间里没有别人,连忙找起能够解开绳子的工具,只是找了很久,都没有发现刀片之类的!

     难道天要亡我,连逃跑的机会都不给我,小小不死心的继续寻找,不过,客房里面本就是简简单单的,什么都没有,除了简单的摆设,什么都没有发现,小小无奈的坐在地上,听着阮清荷越走越近的脚步声,有些可惜自己的坏运气!

     这时候,小小发现刚才盛馒头的那个盘子,灵机一动,顿时起身走向了盘子,然后,用力的摔了下去!

     看着躺在地上的碎片,小小有些欢喜,看来,老天还是给了逃跑的机会的!

     阮清荷听到盘子摔碎的声音,马上就回了房间,连忙检查了整个房间!

     “别看了,是我干的,我就是想要引你回来,我要上茅厕!”小小瞪着阮清荷说到,双腿还打着哆嗦,一副被尿憋死的样子。

     阮清荷无语的带着小小上了茅厕,她也是醉了,她从来没有见过像小小这么麻烦的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