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穿越之秀才娘子遇上兵 > 【027】遇见老熟人
最快更新穿越之秀才娘子遇上兵 !

    看着小男孩消失在自己的面前,小小胸口浮现很浓很浓的失落感,心里隐约带着一丝丝的疼痛,这种感觉,就像是书中写到骨肉相连的感觉。

     骨肉相连?小小为心中的想法吓了一跳!

     自己与小男孩只是萍水相逢,并没有见过面,更别提骨肉相连了,怎么自己会有这种想法,小小摇了摇脑袋,想把这突如其来的想法甩掉,只是这个想法一旦浮现,就快速地在脑子里落地生根,再也拔之不去了!

     “心儿,我不是让你在那里等我一会儿吗?怎么一个人跑到这里来了!”红衣男子办完事回到原地的时候,发现小小已经不见了,他紧张的到处寻找,幸好小小离得不远,这才让他烦躁的内心平稳了下来!

     “红衣,我以前是不是生过孩子啊?”小小还是觉得对那个孩子有着不同寻常的感情,难道是自己以前也有过孩子,所以才会对那个孩子念念不舍!

     红衣男子听到这个问题,顿时顿了一顿,仔细地看了看小小的神色,只见小小只是有些困惑的样子,幽深的眸色才恢复了正常,“对,你确实有过一个孩子,只不过这个孩子命薄,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

     “啊,是真的吗?”小小握了握自己的胸口,感觉到这疼痛的感觉更加的深了,听到孩子命薄的时候,她的脑海里显然浮现出了一个特别的场景,这个场景很是清晰,和以前不一样,以前从来没有这么清晰的看到过以前的事情,小小闭上的眼睛,她好像看到那么一个小小的孩子被抛向空中,然后就发现假山上出现了一滩血迹!

     小小的额头上冒出了很多冷汗,她感觉到自己的内心被揪的很痛很痛,眼泪画下了如玉的脸庞!

     “红衣,这个孩子是被人害死的吗,我想起,那也是个黑夜,有人抢走了我的孩子,然后,将孩子摔在假山上,假山上面,流了很多鲜血!”小小的身体剧烈的颤抖着,她这是在为那个孩子害怕,不知道为什么,一想到这件事情的时候,她的内心就掀起了惊涛骇浪,她那时候一定很爱那个孩子,那个孩子,受了那么重的伤,还能活着吗?

     “小小,别再想了,都已经过去了!”红衣搂住了小小单薄的肩膀,只是小小此刻控制不住地哭泣着,红衣男子感觉到肩膀上的衣服都已经湿透了,只是他并没有说话,这时候,他也在害怕,她终于要想起来了吗,只是一提到孩子,她就这样了,那若是想起所有的事情……

     不,他不能够让她想起来,她只能是自己的心儿,心儿,你知道为什么我会叫你心儿吗?因为,你就是我的心啊,以前的我,饱受摧残,内心早就死在黑暗之中的,所以我才会带着彼岸花,想做一回这世间的阎王,只是有了你的陪伴,我才感觉到这颗早就已经死去的内心活了过来,所以,你一定要陪着我,否则,这世间再也不会出现红衣,有的,只是阎王!

     小小一直趴在红衣男子的肩膀上,直到时间过了很久都没有起来,红衣男子没有移动半分,轻轻怕打着小小的背部,直到发现,起先哭的伤心的小女子,此刻,正流着口水睡着了!

     红衣男子将小小抱了起来,看着她的脸因为趴着而留下的红印,正浮在白皙细腻的脸上,卷翘的睫毛此刻正安静的扑在眼睑上,挺翘的琼鼻不时的发出轻微的呼吸声,娇憨的小嘴此刻微微地张开,看上去就是一副睡美人的样子。

     大街上人们正忙着自己的事情,并没与发现一个红衣男子就这样抱着身着白衣的女子,两人的衣裳被微薄的凉风一吹,顿时掀起阵阵波浪,看起来,像极了花卷花舒的样子,红里透白,相互映衬,相互融合,尽是美到极致!

     ……

     那青年男子和小男孩正是秀才和破晓,自从小小失踪之后,秀才一直都在寻找小小,这次破晓也跟着出来了,说是他已经长大了,也要挑起找娘亲的重任,于是,秀才就把他带了出来。

     只是没有想到,破晓真的就找到了小小,只是因为小小离开的时候他还很小,所以对小小的容貌并不是记得很清楚,只是觉得今天遇到的那个大姐姐很有娘亲的感觉,直到将那个姐姐送的小木雕拿给秀才看的时候,父子俩才发现原来就在刚才,他们要找的人就在身边,只是,咫尺天涯,他们还是错过了!

     客栈里,秀才拿着小小送给破晓的小木雕,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这是当年他亲自雕刻的小木雕,一共有两个,一男一女,女的就是小小,男的就是他自己,女的那个小木雕一直都藏在自己的身上,而男的那个小木雕则戴在小小的身上。秀才从怀中掏出一个女的小木雕,和破晓拿来的小木雕放在一起,只觉得眼睛里渐渐地湿润了起来!

     小小,你终于出现了,可是你为什么不来找我!

     小小,难道你已经忘记我了吗?

     小小,你连破晓都不认识了吗?他可是你拼了性命生下来的孩子啊!

     秀才的内心发出无数的疑问,只是这些疑问都淹没在无声的寂寞中了,这是第多少个晚上了,秀才无数次的在黑暗中想着小小,看到天上的月亮由晴变缺,又由缺变晴,秀才这两年就在无数个寂寞的夜晚独自思念小小!

     “爹爹,你怎么还没有睡?”破晓从床上迷迷糊糊地爬了起来,他看到秀才在漆黑的夜里独自坐在桌边沉思,有些担心的说到,他的爹爹此刻好像很脆弱的样子,奶奶说,爹爹原来是驰骋沙场的大将军,只是,他从来都没有见过爹爹那么威武的样子,在他的记忆中,爹爹就一直都在寻找娘亲,找不到娘亲,爹爹一直都很失落,总是在黑夜里独自难受!

     “破晓,你怎么醒了?”秀才起身,看着破晓赤着脚丫子走在地上,小手还揉着眼睛,明显是迷迷糊糊的样子,连忙将破晓抱起,一起往床上走去!

     “爹爹,你不要担心了,既然已经碰到过娘了,我们一定能够再找到她的!”破晓安慰道,只是他小小的内心还是有疑问的,那个姐姐竟然是自己的娘,为什么她好像并不认识自己,但是她确实很好很温柔,要她真的是自己的娘亲那就好了!

     ……

     黑夜过去,新的一天又开始了,趁着早上天还不至于太过炎热,马车很早的时候就走在往避暑山庄去的路上,清晨的空气很是清新,太阳还没有出来,小小难得的起了一个大早还没有犯困。

     “今天天气好晴朗,处处好风光,好风光……”

     悠扬的歌声响起,欢快的旋律宣示着唱歌之人的心情很是舒畅!

     红衣男子看着小小眉眼舒展的样子,红润的嘴巴不由得翘起了一个弯度。

     “对嘛,红衣,你老是扮酷,其实应该多笑笑才好啊,你笑起来的样子真是好看啊!”小小不由得痴迷在红衣男子的笑容之中!

     “真的吗,你喜欢看我笑起来的样子?”红衣男子听到小小的夸奖,嘴巴更是扬了起来!

     “可不是嘛,不过,你一个大男人长这么好看干什么,这让我一介女流该如何自处啊!”小小说着捶胸顿足的说到!

     红衣男子看着小小活跃的样子只是笑而不语!

     离避暑山庄还有一段路程,天气已经慢慢的热了起来,有了昨天小小晕倒的经历,今天特别安排了中午休息,不着急赶路。

     这次停靠的是一个小城,小城里就那么几条街,真正做着生意的不过只有一条街而已,因为天气很热,很多店面都关着门,只有一家店面还围着很多人,这让小小很是好奇,这么热的天,大家不愿意出来买东西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只是别家店都生意惨淡的情况下,怎么还有店这么红火,大家为了买东西,连被太阳烘烤都不在意了!

     “红衣,你看,那家店的生意可真好!”小小对着红衣男子说到,语气里满是好奇,那眼神,恨不得马上就就去一探究竟。

     红衣男子哪里还有不明白的,看着小小无比期待的眼神,吩咐赶车的往那家店面赶去!

     赶车的听令,立刻往那家人很多的店面赶去,只是随着离那间店越来越近,红衣男子改变了主意,对着小小说到:“心儿,我们还是先去客栈吧,这天气太热,你看那么多人都在排队,我们这会儿过去指不定要排上多久的队呢,你身体刚好,不宜这么劳累,等找到了客栈,我就来帮你买东西可好?”

     小小有些疑惑红衣男子忽然间改变了主意,只是他说的确实有理,这天气热的自己当真难受,只是她也看到了,这家店好像就是上次听人说过的“好吃点”呢,不知道这到底是家怎么样的店,里面卖的都是一些什么东西,她真的很好奇这店!

     “可是,我很想看看这家”好吃点“”小小有些不太开心的说到。

     “这店一直都在那里,你什么时候来看都行,等以后天气凉快了我再带你过来不久好了!”红衣男子继续说到。

     “那,好吧,不过你一定要信守陈诺哦!”小小补充道。

     “当然!”只是红衣男子嘴上这么说,其实心里却在想办法,不行,绝对不能带着小小到这家店里去,这家店是小小当年最初时付出了很多精力才创立起来的店,这样的店面,对于小小来说,有着太多的回忆,若是让她进了这家店面,一定回想起很多事情的!

     红衣男子将小小安排在了客栈里,然后自己跑去买东西。

     小小一个人待在客栈里有些无聊,看着客栈里并没与很多人,也没有热闹的讨论些话题,小小显得兴致缺缺,早知道这样,还不如跟着红衣去“好吃点”。

     小小觉得一直待在客房里烦闷的很,红衣还没有回来,就想着去外面坐坐,客栈的外面有一个池塘,里面种了很多荷花,六月的荷花长得别样的好看!

     “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红花别样红!”

     小小不禁感叹道,这里的荷花开的真是不错,这让小小想起了一首古诗!

     “姑娘的诗句真是有意境,这满池的荷花,从姑娘的诗句里,马上美的更加不可思议了!”这时候,一个中年男子摇着扇子走了过来,这人长得周正,却有着一种久经商场的圆滑!

     “你是谁?”小小对于陌生的男人有些疏离,只不过从这个男人身上,小小并没有发现他有什么别的企图,大概真的是被自己的诗句吸引过来的吧。

     “在下龙泉,实不相瞒,龙某是觉得姑娘长得很像龙某的一位旧友,才会过来与姑娘搭讪,只是没有想到,姑娘还有这般文采!”这个叫龙泉的男人笑着说道。

     “原来是这样!”小小看着这个男人好像说的是实话,也就没有了防备之心!

     “你说我长得像你的那位朋友,到底有多像呢?”小小听到龙泉的话,其实心里也有了一丝波动,红衣虽然对自己很好,可是始终都没有告诉过自己以前的事情,就算偶尔问起,他也是敷衍的说说而已,像是根本就不想让自己想起来的样子,现在这个龙泉说的话,倒是让自己有几分好奇!

     “十分,论长相,你和她长得别无二致,就连神态举止也是相似得很,这才让龙某认错了人!”龙泉笑着说道。

     “竟有这么像吗?那你能说说那位姑娘的事情吗?”小小听到龙泉的话,心里顿时一个咯噔。

     “那位姑娘算是我的合作伙伴吧,她小小年纪就是经商的一把好手,而且她做的糕点,更是与众不同,现在,闻名天下的”好吃点“,就是她所创立的,她还被皇上封为”糕点仙子“!”龙泉一边说着一边也在观察小小的神色,只见小小听着这些好像微微的有些触动。

     “她竟然这么厉害!”小小惊讶的说道,这个世界里,能做的这样的女子真是少之又少,龙泉所说的那个女子,当真是个奇女子!

     “是啊,只不过姑娘文采斐然,想必也是出色的很,不知道姑娘是哪里人士?”龙泉眯着眼睛问道。

     “什么文采斐然,其实我自己都不知道会这么说,只是脑子里自动浮现的东西而已,不满你说,对于过去的事情,我都已经忘记了!”不知道为什么,面对这样一个陌生人,居然轻易的说出自己的事情,只是觉得这个中年男子很是可信,而且,潜意识里,觉得他是一个值得深交的人!

     听到小小这么说,龙泉的眉头轻蹙,“哦,竟然是这样,难道是姑娘遭受了意外,才导致想不起以前的东西!”

     这时候,小小看见红衣男子拎着一大包东西回来了,看见小小正在和陌生人说话,红衣男子的脸色顿时暗了一分!

     “你终于回来了,还好有龙大哥陪我说话,不然我都要闷死了!”小小看着红衣男子有些不开心的样子,连忙迎了上去。

     “哦,是么,那就要谢谢兄台陪伴心儿了!”红衣男子显然不太乐意的说到。

     “不必如此客气,我只是被姑娘的诗句吸引过来的,既然已经有了陪伴的人,那龙某就告辞了!”龙泉说着就转身离开。

     看着龙泉离开的背影,红衣男子好像在思考着什么。

     “哎呀,等了这么久,终于可以吃到”好吃点“的东西了,我倒要尝尝到底是什么东西,能让大家都喜欢的不得了!”小小兴奋地打开包裹,只见里面有各色的糕点,还有饮料。

     “哇,真是不错,怪不得大家都那么喜欢他家的东西,红衣,你也来尝尝啊!”小小说着将自己喝过的一杯西瓜汁递给红衣男子。

     只见红衣男子并不嫌弃的接过,放在自己的嘴巴里喝了起来!

     “小小,刚才那个男子,跟你说了些什么?”

     “哦,他也没说什么,就评论了一下我的诗句而已!”小小不停地尝试着各种糕点,头也不抬的说到!

     小小并没有说实话,不知道为什么,她并不想跟红衣说起和龙泉的谈话内容!

     红衣男子看到小小并没有什么变化,慢慢的放下了心,其实他是在怕,他不希望小小和任何人说话,他害怕小小会想起以前的事情!

     “红衣,你说,这”好吃点“的老板怎么会这么厉害,能做出这么好吃的糕点?”小小停下了吃糕点的动作,看着红衣男子说到,她只是在试探,因为吃了这些糕点,她有一种越来越熟悉的感觉,甚至,吃着这些糕点,她的脑海中不由得就会产生糕点的做法!

     “确实很厉害,只不过我也没有见过这”好吃点“的老板!”红衣男子说到,只是说的时候,眉头蹙了起来,显然对小小的这个问题有些不满!

     小小依旧认真的吃着糕点,不过她此刻的内心却是掀起了波浪,那个叫龙泉的说,“好吃点”的老板长得很像自己,而且她的容貌举止和自己如出一辙,天下长得很像的人确实很多,只是,连神态举止都很像的人应该没有吧,况且,吃着“好吃点”的糕点,自己莫名的熟悉各种糕点的做法,根据这一点,小小不得不怀疑起自己的身世!而且红衣一听说自己提起“好吃点”的事情,往往显得很紧张,这一切,不得不让小小疑心!

     只是,因为下午就出发去了避暑山庄,小小并没有找到机会再问问龙泉他那个朋友的事情,而红衣男子因为小小和龙泉的这一次见面,对小小的看护更多了一层。

     小小虽然对红衣男子有所怀疑,只是他对自己的好是做不得假的,嘴里吃着红衣男子给自己剥好的葡萄,小小觉得有些对不住他,是不是自己太多疑了,他对自己这么好,就算是有事情瞒着自己,那也一定是为了自己好,怎么可以怀疑他呢!

     就因为这样,小小慢慢收回了自己的心思,至于心里的疑虑,小小打算暂且不去管它,现在天气这么热,好不容易到达了避暑山庄,好好的放松一番才是正事!

     就这样,小小就在避暑山庄里修养生息!

     ……

     再见过了小小之后,龙泉就写了一封书信,然后飞鸽传书送到了京城。

     安王府里,已经恢复容貌的老安王妃正愁眉不展,这两年来,因为我小小的失踪,她也很是担心,这次秀才又出去寻找了,希望他能够把小小带回来,这样一家就能够团聚了!

     “老王妃,有一封信!”欢儿跑了进来,将手中的信拿给老王妃,看到信封上写着李明轩亲启。

     “这明轩不不在家啊,不是什么急事吧!”老王妃看着信,有些不知道该不该拆开看看。

     只见她思考了片刻,接着,就下定决心拆开了信封。

     只见信上写着:“近日,在桐庐的小客栈里遇到了一个长得很像安王妃的人,经过交谈,发现与安王妃别无二致,只是这女子说自己失了记忆,所以忘记了以前的事情,因为当时有一个穿着红衣的男子过来将女子带走,所以并没有问清楚所有的事情,但是,我觉得,这女子十有*就是失踪两年的安王妃!”

     落笔写的是龙泉,龙泉这个人,老王妃听小小说起过,他是小小的生意伙伴,而且与小小的接触也算是多,他说女个女子极像是小小,那肯定是不会有错的,老王妃觉得这一次拆信是拆对了!

     “去,马上通知小王爷,说是小安王妃在桐庐附近出现过!”老王妃马上起身,对着欢儿说到,欢儿立刻跑去通知了!

     失踪两年的小小这下终于有了音信,这让整个安王府顿时恢复了生机,这两年来,因为安王府的各位主子们每天都在担心小安王妃,所以总是沉浸在阴郁当中,现在,终于要雨过天晴了,等小安王爷将小安王妃带了回来这下安王府算是完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