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穿越之秀才娘子遇上兵 > 【030】大乱之前
最快更新穿越之秀才娘子遇上兵 !

    秀才从来没有这么丧气过,他想了两年,苦苦寻找了两年,在每一个日出日落的时候都担心着小小,只是没有想到,再见面的时候,没有团聚的巨大欢喜,更多的是从头凉到脚的疏离,小小对着自己疏离,小小已经不认识他了,在小小的心里,只当自己是一个初识的陌生人!

     秀才的心里眼里,明明都是小小的影子,现在,她就站在自己的面前,自己却不敢摸一摸她的脸颊!

     “爹爹!”破晓看着自家爹爹的深情有些紧张,以前,就算爹爹每次回来找不到娘亲,都很失落,但从来都没有像这次一样,让他感觉,爹爹好像会垮下一般!

     秀才听到耳边传来儿子担忧的声音,这才找回了自己的神思,对了,还有孩子呢,自己怎么可以这样就被打垮了呢,小小是因为忘记了以前的事情,才会当自己是个陌生人的,只要将小小的记忆找回来,那么,小小一定会回到自己的身边的,况且,他们还有破晓呢,光看小小看破晓时那种慈爱的眼神,就知道小小虽然忘记了破晓,但是到底是骨肉相连,那种潜意识里的表现又怎么会消失!

     “爹爹没事!”秀才看着破晓,安慰的说到。随后看向小小,只见小小也是有些担忧的看着自己,心里瞬间觉得有了希望,小小一定是对自己有些感觉的,否则,看到自己的失态不会这么担心!

     “你没事吧,红衣,是不是你下手太重了?不然,破晓,你还是扶着你爹进屋休息一会儿吧,正好也快到了中午,你们吃完午饭再走好了!”小小本想要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让这个蓝衣男子将破晓给接走,只不过看到蓝衣男子那样的神色,心里有很多的不忍,于是,开口说道。

     “心儿,这孩子已经吃的很多了,应该已经吃不下午饭了!”沉默的红衣这时候开口说道,很明显,他并不想要留他们吃饭,只不过看到小小有些责怪的眼神,他的心里倒是有些放松了,小小心地善良,一定是以为他打伤了李明轩,所以才留他们的!

     “谁说的,我还没有吃饱呢!”破晓虽然小,但是大人的心思他还是很懂得,这个红衣男子不是不想留他们吃饭吗,但是自家爹爹刚刚见到娘亲,应该给他们多一些的相处机会,虽然自己的肚子真的已经饱了,可是为了爹爹,再撑一点还是可以的!破晓有着一种视死如归的气势!

     “你看,破晓都说没有饱哦,红衣!”小小拉了拉红衣的衣角,撒娇的说到。

     其实红衣看到小小对秀才并没有太多的感觉的时候就已经放松了戒备,看来,即使见到了李明轩,小小还是记不起以前的事情,老天还是眷顾着自己的,看着小小小女孩般的撒娇,红衣的内心更是化成了水,柔情的看着小小。

     “既然你想要赔罪,那就随了你!”红衣看着小小因为自己的答应欢呼不已的样子,在看着秀才有些晦暗的脸色,心里得意了起来!

     一顿饭除了小小和破晓两人说这话,两个男人各怀心思。

     吃完饭,小小恋恋不舍的拉着破晓的小手,将破晓送到门口,看着破晓不舍得眼神,小小心里有些难过!

     “娘,我好想和你在一起啊!”破晓大大的眼睛里还浮现着泪花,却倔强的忍着不让它掉下来,小手还拉着小小的手不肯松开!

     “破晓乖,我也舍不得你,不过你可以经常过来看我啊,这段时间我就住在这里,你随时都可以过来找我哦!”小小看着破晓小小的人儿那倔强的表情,心里难过的好像被割了一块肉,这种感觉,生疼生疼的!

     “好了,心儿,我想破晓他爹也有很多事情要做,我们就别再耽误人家时间了!”红衣将破晓抓着小小的手甩开,眼睛看着秀才说到。

     看着破晓被他爹爹拉着离开的背影,小小的心里很难过很难过,这种难过,就像是和家人分离一般,看着他们离开,好像觉得自己的内心不再完整!

     红衣看着小小的深情,心里充满了煞气,果然,还是有感觉的吗?

     心儿,你不要怪我,只要你跟我在一起,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就算你要天上的月亮,我也会想办法给你摘来,只是,你不要离开我!

     看来,那些障碍,该一个个的铲除了!

     “爹爹,你怎么这么窝囊啊,娘亲明明就在那里,你为什么不带她一起回家?”破晓被秀才拉着走了很远才停下,看着秀才回望那个庄园的眼神,破晓有些责怪的问到,他不明白,为什么那个明明是自己的娘亲,爹爹一直在寻找的妻子,为什么现在见到面了,爹爹却不把她带回家?

     “破晓,那个红衣男子很厉害,爹爹没有办法从那么多人的手下将你娘亲带回来!”说着,秀才的嘴角流下了鲜血,秀才的身体有些抵抗不住地蹲了下来!

     “爹爹,爹爹你怎么了,怎么会这样?”破晓看着秀才的样子,顿时担心的问到,爹爹是什么时候受的伤,原来他一直都在忍着!

     “乖,爹爹没事,只是我们要赶紧找个地方躲避,那个红衣男子不会这么容易就放过我们的,他想要将你的娘亲永远的忘记我们,一定会来追杀我们的!”秀才强忍着身体的不适,依旧带着破晓前行,其实他早就受了内伤,在庄子外面的时候和那帮黑衣人打斗已经费了不少力气,后来又和势均力敌的红衣男子进行决斗,在决斗的过程中收了内伤,只是为了不被他看透自己已经受了伤,依旧装作没有事情的样子。

     “原来是那个讨厌的老男人,可是这里到处都是庄子,我们躲到哪里去?”破晓看着四周的环境,有些不知道该走向哪里,刚才那个男人看自己的眼神很危险,应该马上就会派人来追杀了,爹爹目前受了伤,跑不了多远的,要是被他们追上了,可就不好了!

     秀才看着破晓的眉头蹙着,小小的孩子已经很清楚接下来的事情了,这让秀才又欣慰又愧疚,是他没有好好的保护破晓,让破晓处于危险之境!

     “爹爹,你看,是紫极叔叔和小晴阿姨!”破晓看着远处策马跑来的两人大声说道。

     “嗯!”

     “爹爹,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他们会过来了,所以才放心的带我出来?”破晓很快就知道了自家爹爹一定是早就计划好了,紫极叔叔和小晴阿姨的到来并没有让爹爹有一丝意外,这就足以证明爹爹早就知道他们这时候会过来了!

     “破晓真是聪明,不愧是我未来的女婿!”紫极这时候已经到了两人的面前,他的耳力早就听到了破晓说的话,这时候得意的夸奖着破晓的时候还不忘带上自己,两年前小小失踪后不久,自己和慕容小晴的孩子也出生了,是个女孩,所以一生下来紫极就吵着要定娃娃亲,说着好女婿要先定下来,别到时候被抢走了,不过这件事情秀才从来都没有答应过,只有紫极一个人在那里说着!

     “紫极叔叔,我已经说过很多次了,虽然我也很喜欢诺诺妹妹,但是我们现在还小,感情的事情现在是说不好的!”破晓认真的说到,虽然他现在还小,但是他也是知道这些事情是不可以随便的好不好!

     “额,这小子?”紫极挠了挠脑袋,看着眨着明亮的大眼睛看着自己的破晓,感觉对面的不只是一个小孩子!

     “呵,这下被噎着了吧!”慕容小晴这两年和紫极相处的很好,两人随着时间的推移更加的珍爱彼此,这时候看着紫极说不出话来,故意说到!

     “好吧好吧,刚才是谁还说着没地方躲啊,怎么见到我来了连躲的地方都不找了呢?”紫极笑着说道,逗逗这个孩子还真是好玩!

     “爹爹这么淡定,一定时有所准备的,有爹爹在,我怕什么!”破晓挨到秀才的身边,抬头看着秀才说到,看到秀才微微的笑着,他就知道自己料得没错,爹爹果然找来了帮手!

     “天哪,我有点后悔了,这孩子怎么那么精啊,要是我家诺诺落到了他的手里,还不被他骗的很惨!”紫极有些后悔自己的决定了,自家女儿也是不错的,只是比起这个小子,还是有些弱啊,不行不行,他有些舍不得了呢,这人完全不知道,一切都是他自己在想象,别人可没有在意所谓的娃娃亲呢!

     “他们来了!”这时候,秀才的耳朵动了一动,发现周围有杀气正在接近!

     “小晴,你先带着破晓去躲躲,哼,抢了别人的老婆还要杀人,真是好大的胆子,今天让你神医爷爷遇上了,算你们倒霉!”紫极说着在怀中掏出一堆七七八八的瓶瓶罐罐,接着各种药粉撒向四面八方。

     看着慕容小晴已经带着破晓走远了,秀才也放下了心,在小小回来之前,他至少要好好保护破晓,小小就算已经失了记忆,还是那么宠爱着破晓,可见破晓在她心中的地位,而且破晓是小小拼死生下来孩子,这是自己与小小血肉的牵连,就算自己没有了性命,也要保证破晓安全!

     杀手来了很多,看到秀才和紫极在一起,显然没有想到秀才这么快就找来了帮手,不过,就算有了一个帮手,又怎么是他们一群人的对手!

     黑衣的杀手围住了两人,进行围剿攻击,只不过,还没等他们接近两人,就接连倒了下来!

     “这是怎么回事!”

     “哎呦,我没有力气了!”

     “哎呦,我的肚子好疼!”

     杀手们姿势各异的在两人面前展现着各种奇葩的动作,有的捂着肚子皱着眉眼走来走去,有的痒地在地上打滚,有些甚至大小便失禁,放眼望去,仰面朝天没有力气躺在地上的已经算是最好的了!

     “哈哈,知道你们紫极大爷的厉害了吧!”紫极看着自己的杰作,哈哈大笑道!

     秀才“唔!”

     唯恐慕容小晴和破晓被杀手追到,两人立刻前去寻找!

     ……

     听到派出去的杀手失了手,红衣男子的怒气冲发,只见他猛地一出手,将跪在地上来汇报的杀手抹断了脖子!

     其他的杀手看见久未发过脾气的红衣男子又回到了那种地狱阎王的样子,害怕的瑟瑟发抖,若是一个不小心,他们就会被残忍的杀死!

     “哈哈哈哈,好啊,李明轩,你居然给我跑了,既然这样,我就让你们全部灭亡,等到这个世上所有的人都听我的,还有什么人来破坏我和小小!”此刻,红衣男子猖狂的说到,红色的衣裳像燃烧的烈火一般,只不过这是一簇来自地狱的阴火,这火光,非但没有让人感觉到温暖,反而从脚底升上许多寒气!

     ……

     这几天红衣难得的没有出现在自己的身边,小小感觉到有些奇怪,平时,只要有几个时辰不见,红衣就一定会很紧张的来到自己的身边,这几天是怎么回事,好像,是从哪个蓝衣男子出现以后,他就变成了这样!

     想起那个蓝衣男子,小小很奇怪自己的心脏居然在剧烈的跳动,难道,真的如破晓所说,自己就是他的娘亲,而那个蓝衣男子,就是自己的相公?

     可是,自己为什么对他一点印象也没有,只是,心底最深的感觉是不会骗人的,自己一定是和蓝衣男子有着不同寻常的关系,就算,自己不是他的娘子,也一定和他有过很深的感情,小小的心里一遍又一遍的回忆起蓝衣男子的相貌,忽然发现,她竟然,慢慢的和心中的一个影子融合了起来!

     小小有很多次在梦中醒来,总觉得有那么一个人,老是在自己的身边,那个人对自己很温柔,还给自己洗衣做饭,小小总以为这是自己的幻想而已,因为红衣虽然对自己很好,可是不会做到这种地步!但是这个梦又是那么的熟悉,好像就是在哪里经历过一般,这件事情,小小并没有和红衣说过!

     小小又回想起这次见到蓝衣男子的时候,他看自己的眼神是那样的眷恋深刻,好像自己就是他深深雕刻过的木雕一般,一眉一眼都是他及尽心力的维护!

     他们住在哪里,不行,现在就去找他问个清楚!

     小小说着就像往外跑去,她要去找那个蓝衣男子为什么自己对他那么熟悉,为什么他会成为自己心中的那个影子?他到底是谁,他到底是自己的谁?

     “心儿,你这么着急是要去找我吗?”红衣从外面走了进来,看到小小连鞋子都没有穿好就往外冲,显然是有什么事情!

     小小看了看红衣的样子,发现他好像和之前不一样了,虽然,他还是和以前一样温柔,对自己还是很温和,但是,他的身体里好像多了很多的煞气,这种煞气,隐隐带着毁天灭地的气息!

     小小有些害怕的愣住,再定睛一看,发现红衣还是以前的红衣,应该是自己胡思乱想了吧,这两天总是在乱想,所以才会对红衣也产生怀疑吧!

     小小定了定心神,对着红衣男子说到:“红衣,你说破晓他们住在哪里,几天不见,他为什么不来找我呢?”

     “破晓的爹爹像是有事情的人,应该不会长时间的住在这里,说不定现在他们已经走了呢!”红衣的心里此刻杀气更浓,小小还念着那个孩子,说不定还念着那个李明轩,他们,一定要除!

     “啊,已经走了么,红衣,你能不能派人去找找,要是他们还在的话,我想见见他们!”

     红衣男子并没有说话,看着小小的眸子,里面充满了疑惑还有担心,他当然知道这是因为什么,若是让他们再见上几面的话,小小就不会像现在一样,还能对自己这么信任了!

     “好吧,我答应你去找找看,只是,要是他们已经走了的话,你可不能太失望哦!”红衣亲昵地点了点小小的鼻子说到。

     “嗯!”小小一听到红衣答应了,心里盘算着准备些什么给破晓,她完全没有想到红衣非但不会真正的去寻找破晓,还会对他们赶紧杀绝,因为只有这样,小小才不会知道以前的事情!不得不说,红衣是个极端的人,以前,是因为感觉到这个世界对他不公,所以要报复这个世界,现在,是因为想要霸占小小,所以为了不和小小分开,要征服整个世界,他认为,只要这个世界都是他的,那么他才能更好地和小小到老!

     ……

     “主上,你真的决定要这么做了吗?”李奉天担忧的说道,这两年来,他也一直在想着自己当年的决定有没有做错,当年,红衣男子是想要杀了小小的,只不过,他知道秀才是那么的爱着小小,若是小小真的死了,或许他也会绝望,对于秀才,他是真的当儿子看的,所以,他想了一个办法,偷到了“忘前尘”,只要喝下这种药水,就会忘记以前的事情,小小忘记了以前的事情,就能逃过一死,谁想到,在相处的过程中,主上竟然会爱上了自己的亲侄女,而且,为了能够和小小在一起,还要斩草除根,甚至要一统天下!

     “是你将心儿带到了我的身边,这一次我放过你,不过,下一次,再有任何怀疑的话,我一定不会再客气!”红衣男子的口气很是决断!

     “是!”李奉天知道主上已经决定了,现在什么都劝说不了他了,而且,因为自己对秀才的感情,红衣男子并不相信自己,而是派了其他人前去刺杀!

     “将宝藏取出来!”

     李奉天听到命令身体顿时僵硬了一下,果然,还是要开始了吗,他守护多年的宝藏,还是要重现于天下了,这李家世代相传的宝藏,其实并不用所谓的血邢,也不用李家所有人的性命,这些,只是为了迷惑世人的眼球,杜撰出来的谎言,真正的宝藏,其实只需要一把钥匙,而这把钥匙,只有李家的人才知道!

     “可是,还没有找到钥匙!”李奉天垂下了眼帘,他决不能让红衣发现了自己早就清楚钥匙的所在!

     “李奉天,这么多年,你以为我不了解你吗?钥匙在哪里,你很清楚,要是你真的不想说的话,那我就先抓了张婵娟!”红衣早就洞察了李奉天的想法,看见李奉天因为听到张婵娟三个字,浑身更是僵硬了几分,眼睛眯了起来!

     “婵娟她并不清楚这件事情,我会把钥匙拿过来的,还请主上给我些时间!”李奉天知道已经瞒不过了,只能答应!

     “我已经给你那么多年了,这一次,我不想在浪费时间,你就说出钥匙所在,我亲自去取!”红衣男子显然已经不再相信李奉天,决定亲自出马!

     “主上!”

     “说!”

     “其实,钥匙就在小小头上的簪子里面!婵娟一定是把它传给了小小!”李奉天接着说道。

     红衣男子眼中闪过一丝光芒,小小不爱带很多头饰,唯一的饰品就是这支簪子,足可见她很珍惜这支簪子,只是,为了能长久的和她在一起,这簪子必须要取来!

     “江南的天已经最是炎热了吧,不知道,这时候,若是传播了瘟疫,他们会不会手无足措!”红衣男子好像很享受的样子,想象着江南横尸遍野的样子,他的内心却快乐的很!

     “主上!”

     “去吧,将这些药粉撒入江南河流的源头,相信过不了多久,就会出现我想要的效果!”红衣男子将手中的瓶子递给李奉天,然后转身离开。

     李奉天看着手中的瓶子,有些惊恐,难道一切都要开始了吗,这两年,因为小小陪伴,他原以为红衣男子早就收敛了煞气,没想到这一切只是迟来了而已!

     几天之后,朝廷接到了快报,江南有了瘟疫,在古代,瘟疫是一场上天惩罚的浩劫,一旦发现了瘟疫,整座城市甚至是整个国家,都有可能会灭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