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穿越之秀才娘子遇上兵 > 【031】逃离
最快更新穿越之秀才娘子遇上兵 !

    自从与西夏建立和和平条约之后,燕国这两年一直风调雨顺,百姓们安居乐业,皇帝终于松了一口气,这是他自登位以来最轻松的两年,只是,还没等他暗爽完,就传来了江南瘟疫泛滥的快报,这个快报,不仅让整个朝野惶恐不安,更是让百姓们害怕不已,若是一般的灾害,尚且可以控制,只是这瘟疫,除了隔离减轻传染之外,别无他法,有些时候,甚至连隔离都起不了作用,所以,整个燕国因为这场瘟疫,动荡不安!

     秀才还没有回到京城就听到了瘟疫的事情,只是这场突然到来的瘟疫,不知道会造成多少人家破人亡!

     “有控制瘟疫的办法吗?”秀才看向紫极,紫极是神医,若是连他都没有办法的话,这场瘟疫造成的浩劫将难以估量!

     “没有到现场看过,我也不知道有没有把握,只是,这瘟疫已经开始好几天了,这么大热的天,恐怕,会有很多人已经染上了瘟疫!”紫极看向南方,作为一个医生,虽然他的脾气很古怪,只是面对无辜百姓的死亡,他的心里也有很多的怜悯!

     “你要去江南!”秀才确定的说到,瘟疫是传染性极强的病例,那些个御医相必已经在为了不去江南做着推脱,而原本致人的生死于不顾的紫极,竟然这时候愿意前去!

     “你不是也会去吗,照你的性格,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更何况现在你是皇亲国戚,更是责任重大,相信就算你不愿意,皇上也会派你前去的!”紫极笑着说道,这时候,两个原本是情敌的男人好像更加的了解了彼此!

     “我们,算是兄弟吧!”秀才和紫极并肩走在一起,看着远方说道。

     “就算,是吧!”两个男人就这样达成了兄弟的情谊!

     “那么,小小的事情,该怎么办?”紫极看着做出决定的秀才,有些担忧的说到!

     秀才沉默了很久,接着作出了决定:“照目前的情况,我根本救不出小小,但是江南的情况紧急,不如在救灾的时候想好对策,再来营救不迟!”

     “你不怕红衣男子真的和小小……”

     “不,不会的,我看的出来,虽然小小对他很有好感,但是并不是爱,那种感觉更多的是一种依赖,相必,是因为他是小小失忆之后一直陪着她的缘故吧!”秀才肯定的说到,也正是这点,他才敢做出先去救灾的决定!

     两人兵分两路,紫极先去江南,而秀才则带着破晓回到了京城!

     京城到处都有人在谈论江南的疫情,江南虽远,但是若是疫情控制不当,传到京城也是很快的事情,甚至现在就有人要求,关闭城门,不放外面的人进来!

     面对这样的情况,皇上有些束手难测,他当然知道瘟疫很是厉害需要控制,只是派谁前去救灾呢,这帮本来善会拍马的大臣一遇到这样的情况,不是推脱就是说自己没有能力,这帮蠢材,食君俸禄,却不知为君解忧,要他们何用,气的皇上一连罢了好几个官员,看着还是没有大臣出来毛遂自荐,皇上的怒火越烧越旺,恨不得砍几个脑袋让他们知道厉害!

     秀才没有回安王府,直接进了皇宫,看着皇上因为瘟疫的事情大动肝火,自荐前去救灾,皇上听到有人愿意前去,火一下子就消了下来,到头来还是皇室的血统比较好啊,这偌大的朝廷,也就只有安王府能够出头了!

     秀才在京城没有停留太久,准备好了一切应急措施之后,第二天就前往江南了!

     ……

     小小待在避暑山庄,又因为红衣故意隐瞒,所以她对外界的事情一无所知,什么瘟疫疾病的,她一点都不知道。

     每天都待在庄子里,又没有说的上话的人,红衣这些天好像一直都很忙的样子,小小都没有机会和他见面,跟别提说话了,是什么事情这么忙,让红衣这么没有时间,小小很是好奇!

     书房里,红衣正在和属下说话,小小看着大门紧闭的样子不禁有些好奇,他们在说些什么?

     小小犹豫再三,还是偷偷地走到了墙角,然后蹲下身子,这个位置正好是窗口,能听到他们在说些什么!

     “主上,江南的瘟疫已经蔓延开来了,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做?”

     “李明轩已经去江南了吗?”

     “回主上,早在几天前,他已经到了江南,现在,正在安排救灾!”

     “哼,真是自找死路,既然他自己前去送死,那么,去追杀他的人就撤回来吧,燕国大乱,西夏的那位怎么还能坐得住呢,不如,我们再烧一把火,让他们也热闹热闹!”

     “主上,我们再怎么做!”

     “莫瑶啊莫瑶,我原以为你可以陪我终老,没想到,到最后陪我的居然是你的女儿,不过,这份情,我算是领了,但是,既然事情已成定局了,你也就可以功成身退了,不如,让那个人陪着你死如何!”红衣男子自言自语的说到!

     “主上的意思是,杀了鹤王爷和莫瑶!”

     ……

     后面的话小小有些没有听到,不过,听红衣意思,难道,是他造成了江南的瘟疫,燕国就要大乱了?那个莫瑶,曾经是红衣的爱人?自己,是莫瑶的女儿?

     “谁?”

     小小一个不小心弄出了声响,红衣立刻就到外面查看!

     “心儿,怎么是你?你听到了什么?”

     看着红衣男子危险的双眼,小小有些害怕,他根本就不像以前的样子,现在的红衣,满身都是煞气,充满着毁天灭地的气息,此刻他明明是在问着自己,却好像知道自己听到的事情。

     “我,我刚来!”小小害怕地后退,这个红衣,现在很危险,他到底是谁?这是两年来,小小第一次感觉到红衣并不像表面上的那么简单!

     “心儿,乖,别害怕,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就算你听到了什么,也没有关系,反正,那些人,都是和我们没有关系的!”红衣看着小小后退的脚步,知道自己已经吓坏了小小,于是温柔的对小小说到。

     只是此刻的小小,哪里还有对红衣亲昵的样子,见过那样的红衣,小小的心里已经起了变化,这两年来,小小并不是没有发现红衣的不同,只是她觉得红衣一直对自己很好,于是就将自己心里的疑惑放了下来,现在听到他做的那些事情,还有,将要去对付的,居然是自己的母亲,这让小小无论如何,也回不到之前的样子了!

     “那个莫瑶,是我的娘吗,为什么要去杀了他?”小小问到。

     “心儿,别管那么多好吗,只要我们开开心心的在一起,那不就好了?”红衣并没有回答,而是反问小小!

     小小愣愣的看着红衣,她越发的看不懂眼前的男人了,开开心心的在一起,要杀了自己的娘,这是什么逻辑?

     见小小只是沉默,红衣将小小送回了房间,然后让人严加看管,自己一个人走了出去!

     小小心里的疑惑越来越大,她越发的怀疑自己的来历!

     庄子里忙了起来,最近庄子里有很多人走来走去,连最让小小讨厌的阮清荷也过来了,因为小小无端的就是讨厌阮清荷,红衣就命令她不许出现在小小面前,不知道这次是因为什么她居然能够走了进来!

     “阮清荷,你给我站住!”看着走在前面的阮清荷,小小不由地喊道!

     “有事吗?”阮清荷面对小小的敌意无所谓的说到,在她的眼中,小小只是个无理取闹的小女孩,而这个小女孩,连自己的身世都忘记了,现在,她恐怕不知道连父母都要被杀害了吧!

     “没事就不能叫你吗,怪不得李叔不喜欢你,真是没有情趣!”小小故意激怒阮清荷,因为她知道,阮清荷的弱点是什么,只要打中了她的弱点,指不定能从她的嘴里得到些什么!

     “你,你凭什么这么说,不过是个忘记以前,连自己的父母,相公都不认识的傻妞罢了,还敢说我没有情趣,你不知道吧,主上接下来就会去对付跟你有关系的所有的人,依我看,你就是个祸水,任何和你有过关系的人,主上都会让他们灭亡,就连整个天下,也会因为你而动乱不安!”阮清荷果然气的什么都说了出来!

     只是此刻的小小惊得睁大了眼睛,什么,红衣会杀了所有和自己有过关系的人吗?这是为了什么?

     “你胡说,红衣他不会这么做的!”小小浑身发抖,她不敢相信这个事实。

     阮清荷看着小小不敢置信的样子,有些得意,这两年她一直忍着这个丫头,现在主上一定是想通了,知道这个丫头比不上整个天下了!“呵呵,真是笑话,你知道红衣他到底是谁吗,你知道你以前是谁吗?”

     看着阮清荷此刻有些癫狂的模样,小小无端的感觉到了害怕,这种感觉不是来自于阮清荷,而是整个环境。

     回到房间,小小快速的整理着所有的东西,她不能再继续留在这里了,这里都是红衣的人,自己对外面的事情一无所知,为了能够找回记忆,一定要出去才行,对了,红衣说莫瑶是自己的母亲,先去找她,她一定能够告诉自己所有的事情的!

     小小在三更十分溜出了房间,一路偷偷摸摸的来到了庄园门口,看见门口守着两个人,顿时吓得缩了回去,她不能让人发现,绕着围墙走了一圈,小小发现,还真的没有什么可以出去的地方,这围墙又很高,除非有工具,否则很难爬出去的!

     正当小小正在想着办法的时候,她没有发现,一个红衣墨发的男子早就站在了她的身后!

     “你不愿意陪着我吗?”阴沉的声音响起!

     “啊!”小小被惊得跌倒在地上。

     看着慢慢走近的红衣,小小有些分不清楚心里对他的感觉,这两年来,她是感激他的,能够对自己这么好,让自己无忧无虑的生活,只是一个人,总归该知道以前的事情的!

     看着红衣走到自己的面前,小小倒是坚定了起来“不是不愿意,但是,我也想知道以前的事情,我不想以前只是空白的!”

     “跟我在一起,就没有以前!”红衣专治到。

     小小重新看了红衣的眉眼,发现这个男人此刻虽然看上去很是愤怒,但是他的眼神里也有害怕,他,实在担心,担心自己会抛弃他?

     “心儿,留下来,不要去管以前,好不好?”

     看着这样的红衣,小小有些心软,但是红衣越是这样,小小就越是想要知道自己的身世,只是此刻看样子是出不去了,小小打算暂时留在庄子里,再找机会出去!

     红衣看到小小的态度软了下来,看样子没哟再想着出去,就拉着小小回到了屋子里。

     “心儿,为我穿一次红衣可好?”

     看着红衣男子说着话的时候恳切的样子,小小有些好笑“不就是穿红色的衣服嘛,你是不是一个人穿觉得寂寞了,我陪你穿就是了!”

     “不是那种红衣,我说的是嫁衣!”红衣男子说完,看着小小的反应!

     小小本以为只是简单的红衣,没有想到竟然是嫁衣,看着红衣的表情,很是认真,难道,他对自己,竟然是那种感觉!

     小小觉得脑袋有些转不过来了,红衣虽然看上去依旧很是俊朗,可是,他到底比自己年长二十来岁,他宠着自己,原本以为这只是种长辈的疼爱,所以小小对红衣也很是亲昵喜欢,只是这种喜欢不是爱情,在小小的心里,这只是亲情而已。此刻听到红衣说要自己为他穿上嫁衣,小小瞪大了眼睛,一半是惊讶,一半是惶恐!

     红衣一直在观察着小小的表情,发现小小又惊讶转为惶恐,又由惶恐转为不知所措,唯独没有欣喜,他的心沉了下去!

     “那个,红衣,其实,我真的很喜欢你,可是,我们毕竟年纪相差那么多,我以为,你只是当我是一个小辈来疼爱的……”小小并不想要伤害红衣,只是越说下去,红衣的脸色就难看几分!

     “心儿,既然我们已经在一起了,那么不管是什么样的喜欢,你只能是我的新娘,月圆之夜,就是我们的成亲之日!”

     红衣无视小小不愿意的眼光,直接通知到。

     小小此刻很愤怒,她很讨厌别人不禁她的同意就私自决定她的事情,况且这件事情还是她的婚事,她对于红衣并没有爱情,红衣却强硬的要绑住自己,小小觉得自己就像是个笼子里的小鸟,任由红衣摆布!

     不行,不能嫁给红衣,她还没有弄清楚,那个蓝衣男子到底和自己有什么关系,比起红衣,她对那个蓝衣男子的感觉更加强烈!

     而且,她还没有搞清楚自己的身世,红衣要去杀的那个莫瑶,就是自己的娘,自己怎么能和一个要杀自己母亲的人在一起呢?

     无论如何,小小也不能嫁给红衣!

     “这段时间,你就好好的休息吧,哦,这个簪子有些旧了,我买了一个新的给你!”红衣不由分说,直接将插在小小头上的簪子取了下来,换上了他所谓的新簪子。

     “我不要新簪子,我就喜欢这个旧的!”小小看到红衣拿着自己的簪子,这簪子是她醒来之后一直都带在头上的,她的心里,一直觉得这是一个重要的人送给她的,她很喜欢,所以才一直带着,就算红衣买的簪子价值连城,她也还是喜欢这个旧的!

     红衣将旧簪子收在了怀中,看着着急的小小,眼中闪过一丝光芒“为什么这么喜欢这个旧的簪子?”

     “我也说不上来,就是觉得这个簪子很重要!你快还给我!”小小说的是实话,她的心里一直都是这么认为的!

     “反正都要做夫妻了,这就当做我们的定情信物吧,簪子我给你收着!”红衣并没有把簪子还给小小,说完这句话,他就离开了房间。

     红衣离开之后,小小很是懊恼,怎么就不早点逃出去呢,这样就不会陷入这样的境地,自己根本不想嫁给红衣,而且簪子也被他拿走了!

     庄子里已经布置了起来,红衣是怕夜长梦多,想要早早的坐实了与小小的夫妻名分,这样一来,就算是小小真的想起了以前的事情,但是木已成舟,相信她会慢慢的消化的!

     这时候,因为要举办婚礼,所以买了一些丫头回来,在这帮丫头里面,有一个机灵的小丫头,每天都在小小房间周围转悠,看上去很是忙碌的样子。

     因为觉得眼熟,小小又无人诉说烦恼,于是叫了那个丫头进屋说话!

     “你叫什么名字?”看着眼前的丫头,长得倒是十分漂亮,小小轻声问道。

     “我叫慕容小晴,小小,你真的忘记我了吗?”

     原来,这个丫头就是慕容小晴,当时,紫极去了江南,秀才也回了京城,只有她留在了这里,一直观察着小小的情况,直到最近一段时间,发现庄园里像是要办喜事的样子,她惊觉不好,于是趁着庄子里买丫鬟的时候混了进来!

     “慕容小晴?我该认识你么?”小小看着眼前的女子,虽然有些陌生,但是很奇怪的,说起话来好像很熟悉的样子!

     “别说那么多了,小小,你是真的要嫁给那个红衣男子的吗?他可是你的亲叔叔啊!”慕容小晴看着小小说到。

     “什么,亲叔叔,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接下来,小小从慕容小晴的口中知道了所有的真相,只是她此刻还是没有记起以前的事情,也不敢确定慕容小晴说的就是真的,但是,让她嫁给红衣却是万万不能的,于是,她准备先在慕容小晴的帮助下离开这个庄园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