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穿越之秀才娘子遇上兵 > 【040】不见的紫极
最快更新穿越之秀才娘子遇上兵 !

    安王府闭客,外面自然众说纷纭,不过,外面并不知道安王府中的情况,除了皇上和战国将军一家,别人对于安王府接连中毒的事情一无所知!

     小小看着躺在床上的秀才,虽然现在脸色倒也没有那么苍白了,只是他一直都没有醒过来,真希望紫极能够早点回来!

     正当小小盼着的时候,外面传来了破晓的欢呼声!

     “紫极叔叔,您终于来了!”

     是紫极,这下,安王府终于可以从中毒事件中走出来了,小小听到紫极来了,马上起身去迎接!

     这时候的紫极有些颓废,满脸的胡渣子,还有泛黑的眼圈,才几天时间而已,他怎么就变成了这样,而且他自己就是神医,平时都很注重身体的啊!

     “紫极,你怎么了?”小小看着这样的紫极,好像是被人抛弃了的小孩子一样,那么的无助孤独!

     “小小,那个女人为什么可以这么狠心!”紫极抱住了小小,把头埋在小小的肩膀上。

     小小能够感觉到自己的肩膀被泪水湿润了,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紫极平日里嘻嘻哈哈的,一副没有心事的样子,看来,那个阮清荷一定是做了什么让紫极绝望的事情!

     “别哭了,以前怎么样都是过去的事情了,现在,你已经有了小晴,有了诺诺,已经不是一个人了!”

     “嗯,我只是觉得有些难过而已,所以想找一个亲近的人诉诉苦!”紫极抬起头来,他也知道这样不太合适,毕竟小小现在是有夫之妇,而自己也是有妻有女的人,但是,他并没有其他的想法,就那么一瞬间,他只当小小是亲人,当他在外面受到欺负的时候,可以依靠的人!

     “好了,我知道,说说看,阮清荷是怎么着你了,怎么回来就变成这副德行?”小小也没当紫极是外人,反正这个每年都趁年夜饭的人早就被她列为亲人了!

     “看到秀才中的这个毒和我爹中的是一样的,于是我就想弄清楚当年我爹中的毒是不是也是阮清荷下的!没想到她承认了,当年,就是她下了毒,害的我爹早死,害的我家家破人亡!”紫极痛苦的说道。

     “天哪,她怎么可以这样做,作为一个妻子,作为一个母亲,怎么可以这么绝情!”小小惊呼道,这样的女人到底是为了什么,连儿子都可以抛弃不管!

     “呵呵,她还能有什么,不就是为了那个男人,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李奉天,她为了跟李奉天在一起不择手段,而李奉天想要让她做的事情,她二话不说,马上就会照办,就算李奉天让她杀死自己的亲生儿子,我想她也不会手软的!”紫极说到。

     “怎么会这样,这些事情是因为李奉天,所以她才这么做的吗,可是李奉天不像是坏人啊,他怎么会要求阮清荷做毒杀你父亲的事情呢?”小小没说的是,看李奉天的样子,也并不是很喜欢阮清荷,反而更加喜欢婆婆,那么,李奉天又怎么会为了跟阮清荷在一起,而让她抛夫弃子呢!

     “李奉天那个坏蛋,一直都在欺骗你们,他是狼子野心,只不过一直都隐藏的很好,所以你们并不知道他的目的,而且有红衣做出头鸟,不到最后的时刻,他是不会表现出来的,小小,相信我,一定要小心李奉天,他不是好人!”紫极忍着呢说到。

     “是吗,可是,李奉天到现在为止,已经帮了我们很多忙,真的没有你所说的那种狼子野心啊,况且他和婆婆生活过多年,婆婆最是知晓他的品性,连婆婆都说很好,应该不会是唆使你娘的人吧!

     看着不太相信的小小,紫极有些着急,但是现在也没有证据,他确实不知道该怎么说服小小!

     “哎,还是先给秀才解毒吧!”紫极说到“对了,我听说干娘他们也中了毒,这是怎么回事?”

     “哎,说来话长,还是等你治好了他们的毒,我再给你好好说说!”

     紫极也没有多问,确实,还是先让秀才好起来才最要紧。

     看了看手中的药瓶,紫极眼中闪过一丝异样,不过随即就重新为秀才治疗了起来。

     若是他爹当年有着瓶药的话,也不至于年纪轻轻就去了!

     “小小,你扶着秀才,等这瓶药喂下去之后,我就会为他施针逼毒,这时候不能有任何干扰,你一定要扶好他,以免他动起来不好施针!”紫极说完就喂完了药。

     看着秀才每被施下一针,就会微微的蹙一下眉头,随着施下的针越来越多,秀才的眉头越蹙越紧,直到后来,甚至还发出闷哼声!

     看着秀才痛苦的样子,小小心疼的紧,不过,看着紫极依然不停地在施针,小小也不好多问,唯恐打扰了他!

     “噗!”随着最后一针下去,秀才身体往前,吐了一口浓厚的黑血!

     “秀才!”小小惊呼道!

     “放心吧,他已经没事了,马上就会醒过来的,我去看看干娘他们,你就在这里照顾秀才吧!”紫极收拾完东西走了出去,看着紫极有些萧瑟的背阴,小小知道,这次,阮清荷对他的打击一定是很大的。

     秀才没过多久就醒了过来,看到小小担忧的目光,他勉强了笑了笑。

     “又让你担心了,自从我们来到了京城,不是分别就是卧床,我都没有机会好好的照顾你,想来,还是在青柯村的那段时间,才是最快乐的时候!”秀才此刻还很虚弱,说完话就喘息不已!

     “别想那么多了,你先好好休息!”小小听着秀才这么说,眼泪不知不觉地流了下来,经过了这么多的事情,荣华富贵,权力地位,终究只是浮云,一切,还是平平淡淡,安安稳稳的生活才是最让人向往的!

     “嗯,等所有的事情告一段落,我们就回去好不好?”秀才看着小小又消瘦下来的脸庞,心疼地说到!

     “好!”

     因为有了紫极的治疗,安王府众人中毒事件终于告一段落了,只是,这下毒之人到底有着什么目的,若说是想要致安王府于死地,大可以在安王府众人中毒的时候杀过来,但是,一直等到紫极给大家解了毒,下毒之人还是没有实行任何攻击,这是为了什么?而且,这毒药的出处虽然是阮清荷,但是,如果是红衣要她这么做的话,绝对不会就这样让中毒事件平静的过了,除非,他根本就不知道这件事情!

     那么,下毒之人到底有着什么目的,难道,仅仅是戏弄一下安王府众人吗?

     “不好了,小小,紫极不见了?”慕容小晴眼泪婆说的跑了进来,一副六神无主的样子!

     “小晴,你别着急,坐下来慢慢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小小看着这么失态的慕容小晴,感觉到一定是发生了很大的事情,不然,慕容小晴在战场上都能荣辱不惊,小事情一定不会让她惊慌成这个样子的!

     慕容小晴的眼泪根本就止不下来,扶着小小的手说到“前段时间,我就发现紫极不对劲,但是我以为是因为阮清荷的事情,所以他心情不好,但是最近,他老是奇奇怪怪的,我问他他也不说,直到今天,他突然就不见了!”

     “不见了,你的意思是他自己不见的!”小小问到。

     “不,我不知道,但是我找遍了整个京城都没有发现他的踪影!”慕容小晴不知道怎么办,唯有找个人想想办法,而小小和紫极比较亲近,所以慕容小晴才来找小小!

     “这就奇怪了,紫极到底去了哪里,他从来没有说过他有别的去处,而且现在有妻有女的,他怎么可能就这么消失呢,依他的性格,绝对不会抛下你和诺诺的!”小小分析道。

     想到当时紫极回来给秀才解毒的时候神态就有一些不一样,从那以后,紫极确实心事重重的样子,他到底在担心些什么?

     难道,是那个背后之人,那个人,跟紫极有关系?

     “不,紫极可能不是自己走的,而是被人带走的,他平时每次出门,都会带上那个玉佩,但是今天,那个玉佩还留在家里!”慕容小晴说到。

     “快叫秀才过来!”小小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光凭他们在这里猜测是肯定找不到紫极的,唯有让人去寻才是!

     秀才很快就出去找了紫极,只是带走紫极的人好像特别清理过他们留下的痕迹,紫极就好像是凭空消失的一样,根本就查不到任何线索!

     “怎么办,没有任何线索,我们该从何查起?”小小忧心地说到!

     “别着急,带走紫极的人不会将所有的痕迹都弄得这么清楚的,只要我们认真查下去,相信一定能够查出来吧!”秀才肯定的说到。

     “也只有这样了!”小小说到。

     慕容小晴因为担心紫极,每天愁思不已,接连几天之后,竟然病倒在床上!

     但是一直找了一月有余,都没有找到紫极,抱着失望的心情回到了京城,看着慕容小晴在床上气若游丝的情形,小小很是难过,这到底是谁带走了紫极,紫极除了是神医,武功也是不错的,怎么这么轻易地就被人抓住了,抓紫极的人到底是谁呢?

     不过,还没有找到紫极,红衣竟然出现在安王府。

     看着站在前厅的红衣,安王府众人有些不解,照理说,红衣和大家现在是死对头,若不是两方交锋,没有必要叙旧的,但是红衣现在来安王府,应该不会只是拜访这么简单吧?

     “红衣,你竟然还敢过来,做了这么多的坏事,看我怎么收拾你!”鹤王爷抡着拳头冲向了红衣。

     只不过红衣面对鹤王爷的攻击只是躲避,并没有反击,这对于所有的人来说很是新鲜,红衣是呲呲必较的性子,别人打他一拳,他绝对会百倍还击,况且鹤王爷还是他所憎恨的人,这么可能这么就过去了!

     “这次过来,我是想说,紫极不是我所带走的!”说完,红衣就准备离开!

     “你这是什么意思,不是你带走的是谁带的,敢做不敢承认,你就是个懦夫!”鹤王爷狠狠地说到。

     “若是我做的,我觉对不会隐瞒,不是我做的,我又何必承认,我还没有这么变态,抓了他还专门过来找骂!”红衣好像变了个人一样,不像之前一样具有攻击性,而且,他的身体好像也出现了一些不同,只见他原本挺拔的身体此刻却有些萎缩,原本的墨发此刻却是花白的样子!

     “红衣,你怎么了?”小小看着这个原本应该叫叔叔的男人,也是这个男人,剥夺了自己两年的记忆,但是,小小却对他生不出什么厌恶,毕竟,这两年,他对自己的照顾真的很好!他,也许真的只是太寂寞了,寂寞到了最后,便成了疯狂!

     红衣听了小小的话,慢慢的回过身来,然后定定地看着小小,他在研究小小说这话是不是真心的,这时候的小小,眸子里浮现的目光很是清澈,她确实是在担心这个大家都认为险恶无比的男人!

     “呵呵,没想到,到头来,还是有人在真的关心我!”红衣自嘲的笑了起来,这一辈子,他最渴望的就是被人关心,但是从小到大,这微薄的愿望从来都没有真正的实现过,只有小小,这时候还能问自己一声!

     “谢谢你,小小,没想到临死之前还能听到我这一辈子最想要听到的话,我知足了!”红衣惨淡的笑道。

     “什么?临死之前?”众人惊讶的听到这个消息。

     红衣不是一直都好好的吗,怎么现在就快要死了,难道他想要欺骗大家,只是看他的神态,这好像是真的!

     “到底是怎么回事?”秀才看着不久之前还在战场上和自己拼杀的人,现在却是一副病入膏肓的样子,不由问了出来!

     “也罢,我来是告诉你们,其实这么多年来,我做的事情也都不是我自己的本意,我知道这么说你们可能不太相信,但是,请你们听下去,其实当年,我中了一种迷惑人心智的毒药,这种毒药会激发人心里最丑恶的一面,也就是那毒药,我将原本深爱的莫瑶和当时的皇帝做了交换,而后来,我也一步一步的迷失了自己是,甚至还想要扰乱这个天下,直到遇到了小小,才稍微唤醒了属于我真正的意识,但是因为小小的离开,这种毒药的作用越发的严重了,于是我就做了一系列的事情来颠覆天下!直到最近,奉天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将我的丹药换了,我才慢慢的恢复了心智,但是我的身体却是急速的衰老了起来!”红衣说出了所有的事情!

     听到这里,众人都感觉有人拉了一个大大的网,现在,正在一点一点地收起来,而他们,就是那人将要吃掉的小鱼!

     “到底是谁?”

     这是众人心中的疑问。

     “我也不知道,阮清荷擅长使毒,连她也没有看出来这是谁的手法,本来,我是想过绑了紫极过来诊治的,还曾经让阮清荷出面请过,但是紫极没有答应,现在连他也被抓走了,我想这个幕后之人一定会做出更加离谱的事情,所以早点来跟你们说明,至少,能够排除掉不必要的怀疑!”红衣说完还咳嗽了一声,看来,身体真的已经到了枯竭的地步!

     连红衣都是被人迷惑了心智才会那样的,幕后之人到底有什么目的,难道,仅仅是想要搅乱一滩浑水吗?

     “其实,我们四人前段时间也中了毒,这种毒出自江南阮家,会不会跟阮家有关系?”安王爷说到。

     “江南阮家?阮清荷的娘家,不过阮清荷已经被逐出阮家很多年了,她现在也不知道阮家的情况,看来,想要知道真相,必须去一趟阮家了!”红衣此刻皱起了眉头。

     小小不喜欢阮清荷,但是她也清楚照阮清荷的性子,即使会心狠的抛夫弃子,但是绝不会做了事情不承认,所以这件事情她应该没有做的可能,不过让她去阮家调查一番却是最好的办法,这样一来,不用打草惊蛇!

     于是,众人决定就由阮清荷借着回家探亲的名义,趁机打探阮家的虚实,阮家若是有什么阴谋,阮清荷立刻就能察觉出来!

     这时候天气已经变得比较冷了,小小搓了搓冰凉的小手,看着外面脱落了叶子的树干,不禁有些感叹时间过得真快,马上,就又要过年了吧,不知道在过年之前,所有的事情能不能解决完!

     “小小,天气冷,别站在窗口,小心着凉!”婆婆从外面走了进来。

     “婆婆,你说,紫极到底去了哪里,这么久了,一点音信都没有!”小小知道婆婆不可能知道紫极的下落,她就是想找个人说说话,而且婆婆也是紫极的干娘,同样担心他的安危,所以才这样问道。

     “那个孩子,一向都是机灵的很,一定会吉人自有天相的!”婆婆说到。

     “是啊,他那么机灵,怎么就不知道往家里送信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