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穿越之秀才娘子遇上兵 > 【043】挨了一鞭
最快更新穿越之秀才娘子遇上兵 !

    “紫极,紫极你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到底是怎么回事?”小小知道这人是紫极之后就没有了丝毫的害怕,连忙拉着想要跑掉的紫极问到。

     “你认错人了,我不是什么紫极!”这个长毛的怪物说到,只是语气有些颤抖!

     “紫极,你是不是因为身体变成了这样,才不愿意回家的,你可知道,小晴因为你,已经卧床很久了,你快回去看看她吧,若是没有了你,她可是会活不下去的!”小小劝说道!

     “是啊,紫极,你不是怪娘当年抛弃了你吗。娘已经感觉到会后悔了,但是你可不能步娘的后尘啊,娘不希望你以后也会后悔!”阮清荷说到。

     “紫极,现在小晴不能照顾诺诺,要是你不能回去的话,诺诺可真是可怜啊!”小晴见紫极貌似有些松动,于是,又打了一张亲情牌!

     长毛的人好像停顿了很久,小小一直等着他开口,小小知道,他在选择做出决定!

     “小小,我,不能回去,帮我照顾小晴和诺诺!”这句话说出来之后,等于承认了他就是紫极。

     “紫极,你终于承认自己是紫极了,只是,你怎么会变成这样,而且,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小晴和诺诺都不会嫌弃你的,为什么要我帮你照顾她们,你自己回去才是最好的,小晴最想看到的就是你!”小小以为紫极是因为自己的外表才这样的!

     “不,我知道小晴她们不会嫌弃我的,但是我并不是因为自己的外表而留在这里的,你也看到了,里面的情况,其实,这些人都是阮家家主发现的中毒之人,但是这些人中的毒药并不是出自阮家,而且就算是我,也解不出这毒药,所以我才会对所有中毒的人进行解剖,希望能够找到解毒的方法,我身上的这些毛发,就是在解剖的过程中不知不觉长出来的,所以,在解开这毒药之前,我是不能回去的,否则,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受到伤害!”紫极说到。

     “原来,你是在研究毒药,只是,这毒药不是哪里都可以研究么,为什么要躲在阮家的后山?”小小问到。

     “只有阮家的后山,才不会被人发现,反正阮家本来就是制毒的,就算是有死人,也不会觉得奇怪!”紫极继续说道。

     “紫极,你到这里来,是不是因为娘的关系?”这时候,阮清荷的态度有些奇怪,看着紫极的目光,却是前所未有的慈爱!

     “确实有你的关系,当阮家主找到我的时候,我虽然对这种毒药有些好奇,但是并不像参与,但是他说若是我不参与,那么只有重新启用你了,我知道你最是关心容颜,所以才来到了这里!”紫极并没有隐瞒,他确实是因为这个才来的,不管阮清荷怎么对他,但是,紫极的心里,一直是有阮清荷这个母亲的!

     “谢谢你,紫极!”阮清荷哭了出来,没想到,这个当年她不闻不问,抛之后快的儿子现在居然会因为她做这样的牺牲,她真的很是愧疚,但是也很开心,有子如此,是她这一世的福分!

     “好了,哭什么!”紫极看着阮清荷的眼泪有些惊慌,这个他多年不曾亲近的母亲,到了他自己都做父亲的时候,确实等到了疼爱!

     阮清荷在紫极的目光中渐渐地止住了哭声,不过她不想让紫极代替自己留在这里,于是,她作出了一个决定,那就是和紫极一起研究这毒药的成分,毕竟,阮清荷算是一个很有经验的老制毒师,对于她的技术,就连阮家主也是认同的!

     既然知道了所有的事情,所以留在后山也没有什么,紫极每天都是在晚上进行解剖的,这是因为白天的时候来回走动的人多,就怕被人知道了这里在进行的事情被传到外面,这样就会前功尽弃,若是让下毒的人知道阮家正在制造解毒的药,而且还是第一神医在制作,一定会杀过来的!

     看着母子俩正在解剖的场景,小小的口吐感格外的强烈,这两个面对被破开肚子的死人,就像是在玩似的,而且,对于取出的身体部分,两人还能互相说着自己的管观点!

     小小坐在屋子里死人最少的地方,还是闻到了很浓重的血腥味,天哪,这母子俩是该有多大的心,才能完全忽视掉这么多的死人!

     天倒是亮了起来,不知不觉,竟然在这个屋子里待了一个晚上,看着不知疲倦仍在尸体肚子里掏着什么的母子俩,小小连吃早饭的欲望都没有了,又给阮家省了一餐,拍了拍屁股上的尘土,小小决定,还是先出去透透气,这里面实在是太刺激了!

     “额,老爷!”小小一出门就见到了阮家主,看来阮家主刚从四姨太的房中出来就过来了,看到走出屋子的小小,阮家主明显愣了一下,显然,他没有想到居然还有别人出现!

     “这是怎么回事?”阮家主看着里面忙碌的两人问到。

     “哦,大哥,我很好奇这后山到底藏了什么,导致你连四姨太的屋里都不去了,这不,今天就来看看,倒是让我看到了紫极!”阮清荷说到。

     “这?”阮家主有些不好意思,这件事情,确实是因为他的原因,才把紫极给拖进来的,只不过,作为阮家的家住,面对家里极有可能造成的危机,他必须要想到办法解决,而这个毒药,他作为毒药世家的老大,都没有办法弄明白里面的物质,只好请紫极这个神医过来了,没想到倒是让妹妹发现了。

     “你们不饿吗?”小小看着里面的几人,实在不想再进入屋子了,不然刚来了一些的食欲就全部没有了!

     “咳,清荷,不如先去吃了早饭,我在慢慢给你解释!”阮家主有些讨好的说到。

     “不用了,我还要再等一会儿,你还是自己去吃吧!”阮清荷手上的动作并没有停下来,而是继续着。

     看着阮清荷不为所动的样子,阮家主只能缩回了脑袋。

     小小早就知道这样的结果,他们懂医术的人真是无法理解,怎么对那些尸体就能够这么执着呢,连饭都不吃,还真是有些可怕的!

     “小小,你终于来了!”小小过去的时候大家都已经吃上饭了,看到小小过去,就有人打起了招呼!

     “额,看来我来晚了呢,不知道还有没有好东西?”小小这时候就好像和这帮丫头一模一样,眼睛盯着锅里看到。

     “算你运气好,来这么晚还有好吃的!”今天锅里确实有很多剩下的。

     小小看了一晚上的解剖,其实也没有什么胃口,只是象征性的吃了几口。

     这时候,丫头们有八卦了起来!

     “哎,今天四姨太可威风的样子,完全就无视大太太啊,我听说,她看到了大太太连行礼都没有行呢!”

     “是吗,可真是目中无人,也不知道大太太怎么这么好的脾气,明明是正方太太,却连一个姨太太都不敢教训!”

     “就是啊,大太太最是软弱了,连管家的权利都交给了二姨太,虽说她名义上是大太太,可是她既没有权利,有没有子嗣,我看啊,她就是一个空壳!”

     “哎,快别说了,你们看!”

     这时候,外面走进来一个人,明眸皓齿,宛如明月,虽说穿着丫头的衣服,但实在不像是个丫头,若是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是那家千金小姐呢!她就是大太太的大丫头,名字叫做弯月,平日里最是维护大太太,因为她的脾气泼辣,倒不像是大太太的丫鬟。

     此刻看着她满脸漆黑的样子,众人知道她一定是听到了不少。

     “说,刚才是谁在编排我家大太太,别以为我家太太好说话就连丫头都可以随意欺负了!”弯月是个会武功的,只见她将手上的鞭子往饭桌上一甩,接着,大家就听到了整张桌子应声破裂了!

     “啊,我的馒头!”小小才吃了一口的馒头,也随着桌子破裂掉在了地上!

     再没有人说话了,大家都被弯月使出的这一鞭子吓坏了,唯恐那鞭子甩到自己的身上!

     “没有人敢说话了,刚才不还说的起劲吗?”弯月看着周围的人说到。

     “那个,弯月妹妹,编排人确实不对,不过他们以后应该也不会再犯了,你就绕过她们一次吧!”小小开口说道,还没有吃饭呢,一会儿就到了禁止吃饭的时候了,若是再僵持下去,她岂不是要饿肚子,她额肚子没有关系,可是这一帮兄弟姐妹们都没有吃饱呢,让整个府里的人吃不饱饭就去干活,实在是太没有人性了!

     “谁是你妹妹,既然你想吃饭,就把刚才编排大太太的几个人都说出来,说完了就可以吃饭了!”弯月显然不想就这么放过了。

     小小顿时一个脑袋两个大,没想到弯月这么不依不饶,非要教训编排大太太的那几个人,看着那几个人向自己偷来求救的眼神,小小更加的头疼,她要是出卖了她们几个,以后的日子一定更不好过,自己可还是要在这个阮家住上几天的,该怎么办才好呢!

     “呵呵,弯月妹妹,我也才过来,并没有听到是谁说的呢!”小小讨好的笑道。

     “说了不是你妹妹,真是讨打!”接着,小小的背上就挨了一鞭,顿时,背上火辣辣的疼,这个弯月怎么这么冲动,话都没有说上几句就打了自己,小小摸了摸后背,衣服都破了呢,手上还摸到一些粘稠,将手拿到眼前一看,竟然流血了!

     “啊,血!”小小两眼一翻,顿时晕倒在地上了。

     “沫儿晕倒了!”

     “沫儿,沫儿,你醒醒啊!”

     周围一片混乱,小小被送到了房间。

     “沫儿真是好惨啊,明明都没有说什么,还要受到弯月的鞭子!”

     “那个弯月真是太可怕了,大太太怎么会有这样的丫鬟!”

     小小眯着眼睛,看见房间里的几个丫头帮自己收拾好了以后都出去了,看来是去做各自的活计去了。

     幸好刚才装晕逃过了一劫,在受到鞭打的时候,小小发现弯月的目光里竟然出现了嗜血的成分,若是自己那时候没有晕倒,也没有说出那几个丫头的名字,可能会被她打的不行啊!

     看了看手里的瓶子,小小有些奇怪,不过并没有打开,跟紫极接触的久了,她自然清楚药品可不是随便能够打开的,况且这里是制毒世家,这药瓶子里极有可能是毒药,一个不小心吸了进去,可是会丢掉小命的,不过,这弯月还真是有些奇怪啊,听说,弯月说话做事情从来都是这样的,就算在大太太的面前,也是一副唯我独尊的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是主子呢!

     这倒是奇怪了,大太太软弱无能,怎能培养出这样的丫头?

     小小将药瓶子收好,这药瓶子是趁着弯月不注意的时候从她身上顺手牵羊偷过来了,若是被她发现药瓶子没有了,一定会来自己这里找,可不能让她发现了!

     果然,小小刚藏好药瓶子,就听见外面有动静,连忙回床上躺好,一副仍在昏迷的样子!

     “真是没用,连血都会害怕的晕倒!”弯月冷冷的说到,然后,在房间里扫了一眼。

     “看来,东西一定不在这里,我一定是丢到其他地方了,大太太怎么会认为是这个没用的丫头拿了呢!”弯月说着就走出了房间。

     小小得到了两个信息,一个,就是这瓶子或许真的有些重要,不然,弯月不会亲自来找,第二,就是大太太或许没有大家所认为的这么软弱,至少,她好像看出了自己不同!

     弯月离开之后,小小就拖着伤口走到了后山!

     “小小,你怎么了,吃顿早饭怎么花了这么长的时间?”阮清荷问到,手上还在忙着解剖!

     看来,她已经完全走火入魔了!

     “小小,你受伤了?”紫极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什么,小小受伤了,怎么回事?”阮清荷这才注意到小小的不同!

     “哎,别提了,算我倒霉,吃顿饭都能被大太太的丫鬟弯月打上一鞭!”小小无语的说到,别说,这伤口可真是疼啊,这一激动,伤口便疼得一抽一抽的!

     “弯月打你,为什么?”阮清荷奇怪的问到。

     “算了,这件事情以后再说,快看看这个药瓶子里面究竟是什么东西?”小小将药瓶子递给了紫极!

     紫极将瓶子打开,然后皱起了眉头,接着又将瓶子里的东西给了阮清荷。

     “这个毒药,不是出自阮家?”阮清荷惊讶的说道。

     “是的,这个毒药,不是阮家的只要风格,但是,却和阮家的部分成分很是相像,若是一般人,一定会以为这就是阮家的毒药!”紫极补充到。

     “小小,这药是从哪里来的?”两人同时问到。

     小小看着两人的目光都有些担忧,看来,这一鞭打的还挺值的,这个药瓶子很可能就能解开困扰阮家已久的问题了!

     “就是从大太太的丫鬟弯月身上,而且,这个大太太也不简单哦,她竟然能够看出我的不同!”小小说到。

     “大太太,可是,她总是一副与世无争的样子,而且进府多年,并没有做出什么事情,况且她连掌家的权利都给了二姨太,怎么可能是她?”阮清荷说到。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但是,我知道,越是看上去平静的东西,或许动起来,会更致命哦!”

     “紫极,你觉得呢?”阮清荷征询紫极的意见。

     “看来,得调查一下这个大太太了!小小,多亏了你拿到这瓶毒药,一直困扰我们的问题看来马上就会解开了,或许,今天晚上我就不用再面对这些尸体了!”紫极说到。

     “呵呵,看来,我这一鞭子挨得还真是值得!不过,查人这样的事情秀才比较在行吧,而且,你现在的样子,也有些难以出门啊!”小小看着浑身是毛的紫极,有些嫌弃的摇摇头,这什么毒,竟然还能让人回到原始形态,还好紫极的智商没有消退,不然,还真是一件恐怖的事情啊!

     “秀才?他不是在京城吗?”紫极说到。

     “呵呵,现在他已经过来了,或许,马上就混进阮府了哦!”小小摇着手指说到,都已经这么多天了,秀才早就已经等不住了,他害怕自己又会像上次那样不见了,于是就过来了。

     “看来,他还是不放心啊!”紫极感叹道,随即有些难过,他又何尝不想回到小晴和诺诺的身边。

     为了防止大太太还会差人过来打探,小小还是回到了房间继续养伤,一来,可以迷惑大太太的眼睛,以为她只是多想了而已,二来,在见到秀才以前,一定要好好养着,若是让他看见自己受伤的样子,肯定是要心疼的,说不定,以后就不放自己出门了,想起怀着破晓的那段日子,小小可是再也不想那样了,整天被关在家里,人生还有什么意思!

     “沫儿,你快醒醒,大太太来看你了!”

     小小正好好的睡着了,这时候,身上被一阵大力给摇晃着,连带伤口也被摇的生疼,这个哪个杀千刀的,不知道老娘受伤了吗,还这么大力!

     小小总算是睁开了眼睛,看到眼前出现了一张看是去很是愧疚的脸庞。

     满脸的温婉,虽不是绝色美女,但是风韵犹存,不是大太太是谁!

     “大太太,奴婢失礼了!”小小连忙从床上起来,装作要下床的样子。

     “沫儿,你受着伤呢,别忙乎了!”大太太连忙阻止。

     “那个,都是弯月不好,一时冲动就打伤了你,真是不好意思,作为她的主子,我带着她过来谢罪,弯月,还不来向小小赔罪!”大太太立刻说道。

     “哼,不过是个贱丫头,凭什么要给她赔罪!”弯月显然不买账,这样子,倒不像是个丫头。

     “额,都是我这个做主子的没有管教好,你别生气,弯月,若是再不过来,我就不要你了!”大太太动了气。

     弯月这才不情不愿的过来道歉,只是语气很是敷衍!

     小小倒也没有和她计较,让小小好奇的是大太太一个正房夫人,而且是家主的正房夫人,竟然会过来跟一个小丫头道歉,这真是太不符合常理了,难道,她是知道自己的身份吗?

     “额,没什么的,不过是点小伤罢了,无须大太太这么挂心!”小小嘴上还是很客气,毕竟现在自己是个丫头,而人家到底是个主子!

     “这些,都是我准备的一些补药,你受了伤,该好好补补!”大太太说着让弯月将一些药材拿了出来。

     小小看着眼前的人参,燕窝,都是贵重的东西,而且看样子,这些东西的品质还是上等的,这就让小小更加的怀疑了,就算大太太真的要给一个小丫头赔不是,那也不用送上这么贵重的东西!

     “额,大太太,沫儿不过是个小丫头,用不着这么好的东西,您的心意沫儿领了,这些东西,您还是拿回去吧,用在沫儿身上反而上浪费了!”小小连忙推拒。

     “算你识相!”弯月说着就想收回东西,只是大太太还是将东西移到了小小的面前。

     “沫儿莫要在推拒,若是再推就是嫌我的东西不够好了!”

     小小知道这就推不掉了,心里想着一个小丫头得到主子这么大的赏赐,是不是要三扣六首感恩戴德的向主子谢恩呢?

     “谢谢大太太,沫儿这是天大的福气,能得到大太太的东西!”小小满脸的感激,看到这些东西好像恨不得马上就要吞掉它们似的,眼睛一直冒着绿光!

     “真是没见过世面的粗人!”弯月冷哼一声!

     小小可不管,还是全神贯注的看着那些补品,大太太看到小小这般模样有些失望,不过她很会掩饰,只有眼神稍微浮动了一下!

     送走了这两人,小小才松了口气,哼,想要试探本小姐,你们以为本小姐是吃素的,大太太,要说你没有什么,真是连鬼都不会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