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傲世劫 > 第五十八章 南宫谨的托付
最快更新傲世劫 !

    第五十八章 南宫谨的托付

     慕凡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阳光大盛,另一片光景,繁华的房间让他目不暇接。

     当他第一眼看见周围的一切都不是自己的东西时很是惊奇,随即带着好奇爬起来,而他走出屋外的那一刻便看见坐在外屋桌前的南宫瑾。

     南宫谨眸子清澈如水,脸上却是愁容依旧,保持着一个思考的动作一动不动。

     慕凡有点虚弱的撑着身子走了过去,说道:“谨叔!我这是在你...家?”慕凡是肖舜的朋友,自然是随着肖舜那一辈的称呼。

     之前也没有与南宫瑾交往太多,南宫谨突然出现,慕凡自然能够猜到这不一样的屋子就是南宫瑾的房间。

     南宫谨也是抬起头来看向慕凡道:“你醒啦!”说话的同时依然平静,忧愁却没有消失。他每天的愁不知道在愁些什么!

     “谨叔,我记得我是在逃避南宫慎的追杀的?”慕凡只是记得自己在墙角躲避追查,之后生了什么他有些不太清楚。

     “你居然会使用阵法!”南宫谨只是淡淡的提了一句,之后就再也没有提及慕凡会阵法的事情,好像是他没有时间理会这些。慕凡也是没有去说,这是他的秘密,没有人提及会更好!

     随后对慕凡讲了一些他昨晚见到的事情,慕凡听后再加了一些自己的记忆,也终于是弄清楚了是怎么回事。

     原来在火把靠近的那一刻,他也是完成了自己阵法的刻画,并且激。这一道阵法并不是囚阵,是一道幻阵,也是极为低级又很容易刻画的。

     在《阵法奇录》里面幻阵部分的个,慕凡在翻书的时候可以的看了看,好在在危机时刻用到了。

     这种幻阵,是根据不同的地方地质特征,可以刻画相应的幻阵出来。而昨晚慕凡是在石墙的角落,而这石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见到,即使在黑暗中,他也知道石墙的表面是什么样子。

     利用阵法画出石墙的一部分,整个阵法就会呈现出周围一样的事物,在激阵法,慕凡躲在后面。犹如镜子的反射一样,刻画的事物都在阵法上表现了出来,与原来事物重叠连接,形成视觉上的错觉。

     这样在外面的人看来,墙角并没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而里面可以看到外面生的一切。而缺点就是不能够隔绝声音和实质的东西,也就是说任何的声音都会透过这种幻阵传近传出,而且连手指羽毛这样的东西都能够透过去。

     当时慕凡看到南宫慎拿着火把走了过来,立刻摒住呼吸,强制自己一动不动,尽管身上的剧痛撕心裂肺,他还是保持着一个姿势,依偎在墙角。

     南宫慎左看看右看看之后,没有现慕凡时南宫瑾走了进来,使得南宫慎更加没有面子,一怒之下没扔掉火把离开了。

     而南宫谨并没有急着离开,将众人支开后自己才仔细寻找,奈何他也没有现什么值得关注的地方,正当他要走的时候。慕凡终于支撑不住,晕了过去,从阵法中掉了出来。

     南宫慎是见过慕凡的,当时和肖舜在一起。而对于慕凡肖舜的死这一消息他也是知道,而此时慕凡神奇的出现,使得他更加不能掉以轻心,随即偷偷将慕凡带到了自己的住处。

     事情弄懂后,慕凡也是为自己的侥幸一阵的惊叹。

     惊叹之余,他也是想起来他之前所想的事,也就是南宫慎追杀自己的可能性的东西!现在在南宫瑾这里,他也想向南宫谨请教一下,于是开口道:“谨…”

     慕凡正要说话就被南宫谨打断,只听南宫谨道:“你可知道肖舜怎么样了?”

     慕凡先是一愣,而后就如实的说了自己和肖舜的遭遇,南宫谨只是叹了口气,道:“希望他没事吧!可怜千羽一直惦记着他!”

     当南宫谨提到南宫千羽时慕凡一惊,现在才想起来玲珑兽还在他的房间里面的床上,昨晚走的太急倒是给忘记了,现在想起来全是无尽的可惜。

     有些不好意思和羞愧的道:“谨叔,其实我着急跑回来就是因为抓到了玲珑兽,不过昨晚落在了床上!”

     南宫谨听后,眼中闪过一缕希望之色,但很快的又消失不见,平静的道:“既然没有带出来,可能已经被南宫慎抓走了!我再想办法吧!不过既然是你抓回来的,我也会给你那部身法的,只是还在我亲哪里!”

     慕凡也是没有直接的推辞,他确实也是很需要那部功法的。随即话题一转道:“谨叔可现二老爷有什么不正常的地方?”

     南宫谨怎么说也是南宫慎的哥哥,慕凡不能当面叫人家名字,也不愿去叫什么叔叔,之后称之为二老爷。

     南宫谨听了并没有什么异常的神色,仿佛他一早就知道什么一般,带着一份好奇,道:“你现了什么吗?”

     慕凡被他平静的神色搞的一时诧异,答道:“在我们遇到那些强盗的时候二老爷并没有尽全力,我和肖舜以为是因为他要将我和肖舜出卖给那些强盗,但是最后被打的很惨,好像并不是因为我们两个,更像是做给谁看的……”

     “南宫翎!”还不带慕凡讲话说完,南宫谨直接说了出来,仿佛在自言,又像是在提醒慕凡,随即又补充道:“他是演给南宫翎看的,这样就可以借南宫翎之口告诉我父亲,他对南宫家的责任心有多强!”

     慕凡恍惚,一种一语惊醒梦中人的感觉,他终于明白之前那些也他的关系并不大!

     慕凡同时也震惊南宫谨的淡定以及心思的慎密,随即又说出了自己第二个想法,道:“从我和肖舜被抓到被留下,最后要被直接杀掉,仿佛这些强盗很听他的话一般!”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慕凡刚说完,南宫谨就直接来了一句使得慕凡哭笑不得的话,显然这南宫谨已经是知道南宫慎的很多事情。

     而南宫谨接着道:“我很早就已经知道他和那些强盗来往了,但是就是查不到他们的目的!”

     “那……难道任由他这么做吗?如果他再拿到继承之位,岂不是以后的南宫家都由他了!”慕凡有些激动,虽然他只是个外人,但是这与南宫慎有关,他就是看不过去。

     “没什么,南宫家很大部分人已经走到他那边,我也没有打算和他争夺什么,只希望他将玲珑**给我,然后我就带着千羽和我父亲一起离开。”

     一阵沉默后,慕凡不知道自己要怎么样去劝什么,人家的家事自己都已经放弃,他多说无益。

     似乎看出了慕凡的疑惑,南宫谨接着道:“千羽是个苦命的孩子,很小没有了母亲。而后天赋显现的时候却遇大病。我只希望她能够好好的过完后半生,不要再卷入这家族的争斗中!”

     南宫谨说话的时候,慕凡看到那坚毅的眼神中闪动着浓浓的父爱,也为南宫千羽能有这样的父亲感到欣喜,而他感叹自己的父亲不知道现在在什么地方。

     “谨叔,我会想办法将玲珑兽抢回来的。”不知不觉,慕凡看到此时的南宫谨便有一股想帮忙的冲动,想让南宫千羽好起来的冲动,大概是被这种父爱所感染吧。

     南宫谨也是感激的望了一眼慕凡,道:“不用了。我倒是有一件事情需要你帮忙!”

     慕凡先是一愣,而后忙道:“谨叔请讲,只要我能够办到,一定帮忙!”

     “帮我照顾千羽,直到找到肖舜。”南宫谨虽然没有很认真的强调,但是慕凡还是感觉到那并不是在开玩笑。因为南宫谨没有开过玩笑。

     慕凡心头一震,堂堂一个南宫家的千金,到头了要他一个外人照顾,真的是一种难以言表的境地,慕凡强忍着心中的震撼还是点了点头。

     “谢谢!”南宫谨愁苦的脸上终于表露出一丝感激的微笑,只是瞬间消失,对慕凡解释道:“其实南宫家族早已经不是表面这个样子,我能够感觉的到将会有大事生,所以需要你乘早将千羽带出南宫家。”

     慕凡脸色凝重,万般无奈,道:“那谨叔你……”

     慕凡没有说完话,南宫谨像是知道慕凡会问什么一般,直接接着慕凡的活,道:“我是南宫家的人,不可能放弃南宫家的家业放手不管,就算没有任何的机会我也要去争取一下,不能什么事都不做直接拱手让人,就算身死,也不足惜!”

     南宫谨句句铿锵有力,每一个字都在震颤着慕凡的心,这一刻,慕凡终于感觉都那种责任心,他有些冲动,内心之中狠狠的告许自己“一定要将南宫千羽完完整整的交给肖舜!”

     房间中,两人如交心好友一般,畅谈不止。同时也犹如师生般,慕凡认真聆听着南宫谨的过往,每一个人的经历。对于这些不同人的不同经历,那也是一笔不小的财富,甚至有人因为一个人的一些经历曾破开百年枯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