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傲世劫 > 第一百一十一章 让人意外的家伙
最快更新傲世劫 !

    石门已经在缓缓的闭合,阳光终于是从高空直射而下。≥ 照射在胳膊之上便是一阵火辣辣的痛。

     地上的慕凡一只手贴在胸前,双腿都是有点软。几粒丹药入口便是向着那道石门走去。

     对于灵者境的这一击,不得不说是有着出奇的力量,毕竟是另一个大境界的人物。

     金刚蜥蜴兽不快不慢的跟在慕凡的身后,它没有被慕凡送回去,现在时间已经是来不及,只能等考核结束了。

     石门之外

     炎炎烈日之下,吹过的风都是带着阳光的温度,失去了舒适的感觉。

     高温的光线射进厚厚的草丛时候,透过地上的阴影便是看见升腾的气体,抖动着像是燃烧的火焰,无规则的摇曳。

     在这犹如火焰温度的天空之下,有一处四面环山的山谷,山谷中是一片巨大平地。

     平台之上以及周围人影众多,欢声笑语不断,甚是热闹。

     平地的最上面有一高出其他地方的两三米的高台,高台三个边紧贴着崖壁。

     只有靠近下面的这一边是空旷的,台下的所有人便是通过这个方向观看上面的人的行事。

     面对平台,也就是从观众们的这个方向看去,前面的高台的左边,有一石门。

     此时已经是有人做出了推动的动作,像是要关闭的样子。

     在高台的右边仅靠墙壁的地方有着一排的桌椅,桌椅之后便是分别坐着六名老头两名老妪。

     从这些人所穿着的衣衫领口和袖口很容易分辨出来,这些人便是斗战宗的内门长老。

     在桌椅最里面,也就是最靠近墙壁的那一侧的第二位老者,满脸焦急的同时也是有一点的愤怒看着激将关闭的石门。

     老者面宽体阔,也就五十多岁的样子,只是现在愤怒的眼睛大大的瞪着,看着对面的石门。

     同时平地上的欢声笑语使得他有几分的烦躁。

     “都给我安静一点!”

     出于焦急,老者滋生一阵的怒气,狠狠的向着嘈杂的人群泄。

     还别说,老者的声音确实有着一些的效果,台下的热闹变成的小声议论。

     “一个内门的二长老而已,有什么可得瑟的!”

     “你不知道吧,这人叫做闫封落,闫无常的爷爷。今年闫无常也是参加考核的,不知道为什么现在还没有出来!”

     “那怪会这么大的脾气,作为长老,生气就能随便给人吗!”

     最后的一句,那弟子说的很大声,台上那老者神色一凝,随手的一挥。

     “啪”

     顿时,之前说的弟子脸上出现了一巴掌印,脸颊也是瞬间肿的老高,旁边两人纷纷吓得直哆嗦,不敢再说什么。

     而其他的人也是瞬间的住口,不敢再多说什么。

     整个场地之中,一时间变得出奇的安静,有些的不像是弟子的考核场地。

     闫封落旁边的几位长老也是神色凝重,倒是最里面的一位花白胡须的老者无奈的摇摇头。

     总的看起来,这几位的长老都是有些的害怕这闫封落。

     泄玩之后,闫封落紧紧握着的拳头支撑在身前桌子之上,站着身子急切的张望着。

     在他右手边,那位胡须花白,之前摇头的老者,同样的也是注视着石门,但是好像也是做着艰难的决定。

     站台中央的地方,有一排的少男少女。

     仔细数来,不多不少刚好十人,想想也能够知道这几人为什么站在这里。

     显然这些人便是这次所得助力草数目达到前十的十人,宫凌飞、兰欣雨、云菲菲、卢耀也是在其列。

     其他还有慕凡见过的没有见过的几人。

     此时的宫凌飞一身白袍,手握一把折扇,抬头望望无云的空中火辣辣的太阳。

     “再厉害还是连小小的考核都是通过不了!”

     宫凌飞有些俊逸的脸上爬上一缕笑意,同时骄傲的面对台下的众弟子,时不时表现出来无上的自豪。

     “我离开是因为我怕成为你的累赘,而你一个人还是没有成功逃脱吗!”

     相比于宫凌飞,兰欣雨冷艳的脸上闪过一丝的自责,回头望着身后的石门,神色以极其微小的动作变化着。

     云菲菲面带极其妩媚的笑容,不经意间扭动腰肢。

     卢耀如释重负,长长的呼出一口起来。

     其他几人各有各的想法。

     战台之下,几百之数的弟子站立,有欣喜的有失望的也有愤怒的。

     来时近千人,现在剩下几百人,真是不能不感叹考核的残酷。

     在靠外面的山坡之上,三个一群五个一伙。

     也是能够从这些人所穿的衣服判断出来,大多数都是内门弟子。

     不过也不排除一些的长老及核心弟子,欧阳凊沂便是也在其中。

     此时的欧阳凊沂穿着之前一样的杏黄短裙,露出一双极为诱惑的修长美腿。

     只是在她绝美的脸颊之上,没有因为弟子顺利通过而应有的喜悦,反而有一丝的愁容,柳叶细眉轻轻的皱着,有些期待的看着那道将要关闭的石门。

     红白分明的嘴唇微微动了动,道:

     “才破开枯槁这么短的时间,你不会连一次的考核都通不过吧!”

     所有的人群以及这些的弟子都是在等待着排名赛的开始,小小的抱怨声在极其安静的场地中便的清晰可闻。

     “既然前十都已出线,不要再等了,关闭石门吧!”

     终于,在长老席最里面那花白呼吸的老者,手掌向着石门旁边的两人缓缓的摆了摆。

     但是脸上那一丝艰难抉择是的表情倒是一丝未减,担心着什么。

     “我看谁敢关!”

     果然,而老者旁边的面宽体阔的闫封落以极为不客气的语气说道。

     听到这样的呼声,原本安静的场地之上就连呼吸也是能够听得见。

     门口的两人随即极其无奈的对望一眼,同时看向之前说话的老者,有一点的难以抉择。

     花白胡须的老者恢复一些平静,没有再对两人说什么,而是对着旁边的闫封落,道:

     “闫长老且要记得,这是考核,不是小孩子玩耍,时间已到,该进行排名赛了!”

     “不关门你们照样可以进行比赛,我只是等待我孙子出来而已,碍不了比赛的事情!”

     闫封落并没有多少的客气,好像是完全没有将考核的事放在心上。

     那胡白胡须的老者也是无奈的摇摇头,站起身来道:

     “排名赛现在......”

     “还有一人正在赶过来!”

     在老者没有说完话的时候,门后的一人以极其洪亮的声音喊道,倒像是为了给之前的那闫长老希望。

     果然便是看见那闫无常目不转睛的盯着那边,等待着他期望的人的出现,同时还在叫着:

     “肯定是常儿!肯定是常儿!”

     而这一句话传开,欧阳凊沂眼睛猛地一动,好像是在思考的她忙看向石门那边,有些期望。

     兰欣雨也是再次的回头,冰冷的脸上闪过一丝的希望。

     “闫无常,还真是不负众望!”

     宫凌飞感叹一句,同样的望了过去。

     其他的众人也是纷纷向着那便望去,好奇的看着。

     随着关闭了一半的大门再次打开,一道少年人的身影缓缓的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

     众人神色都是一变。

     此时的少年胸前一大片都是鲜红的血迹,脸上也是血痂凝结,衣衫有些的凌乱,都是惊叹:

     “不知道这少年人经历了什么。”

     少年俊逸的脸上一对清澈的眸子,炯炯有神的看着前方这一片陌生的场地陌生的人。

     在少年的右手之中还拖着一个人的尸体,在少年走过的地上画出一道长长的印记。

     随着少年的不断前进,身后庞大的金刚蜥蜴兽也是露出了岩石一般的强大的身影,碧绿的眼睛之中倒映着眼前有些单薄的少年。

     这少年人正是慕凡。

     在众人看清楚慕凡的脸时。

     皆都有所波动但是很快的平静,毕竟慕凡的身影在斗战宗中不经常的出现。

     而之前与游昇的生死战,使得慕凡扬名不少,但是传言通脉期的少年击败了换骨期的游昇,就连慕凡的名字都是很少有人知道。

     就算前几年见过慕凡的人现在又都不知道晋升到了什么地方。

     只是在看见慕凡身后的金刚蜥蜴兽的时候皆是嘴巴张成了一个大大的圆圈。

     毕竟这样的妖兽不是谁都可已拥有的,并且还极其的危险。一般人见到都是绕着走的。

     便是有人议论,道:

     “这人是谁啊,竟然连四级妖兽都能驯服,太厉害了!”

     “没有见过,这人极为的陌生,不过也就养丹境的样子,怎么可能驯服四级妖兽呢!况且还是四级妖兽中的佼佼者金刚蜥蜴兽!”

     “对,肯定是家族里面有什么强大的人物!”

     八位的内门长老中七位也都是神色一凝,好奇之色闪过。

     “不是常儿!常儿你到底是怎么了!”

     而闫长老脸上刚刚的升起的希望之光再次破没,有些松弛的脸重新变得阴冷,一屁股重重的坐在了身后的椅子上。

     “真是让人意外的家伙!”

     看见慕凡以及慕凡身后的金刚蜥蜴兽,欧阳凊沂绝美的脸上终于也是担忧落下,轻轻皱着的柳眉舒展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