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傲世劫 > 第二百七十章 幽冥丹
最快更新傲世劫 !

    赛事正式开始,漫舒却是离场,要强的她终究使自己没有哭出来。

     “师尊,弟子知道错了!”来到药前辈面前,漫舒推开扶着自己的漫欣,双膝一屈,直直跪在了药前辈面前,竟也是一声闷响。

     在她脸上满是后悔之意,她本应该相信师尊的判断、听师尊话的。以药前辈老人家的资历,察言观色怎么会有太大偏差。

     而她当初被表象迷惑昏了头脑,才会将慕凡的提醒放在一边不管不问,去相信一个衣冠禽兽。

     “起来吧,先看比赛!”

     药前辈神色和蔼,有着他本有的笃定,而漫舒无论做错什么,都还是他的弟子,他不能置之不理。

     漫欣搀扶着漫舒在空位之上坐了下来,开始注释下方真正的比赛,裴宏宇默默坐在漫欣旁边。而漫舒的目光不由的落在了慕凡身上,同时有着些许歉意。

     场中,几千参赛者都是年轻才俊,或者是如花似玉的美女佳人,个个年纪不过二十岁,风华正茂。

     这样的年纪正是他们意气风之时,炼起药来也很是认真,一丝不苟的样子使得高位之上那些衣冠华贵之人看的连连点头,恨不得现在就能将这些出众少年少女收做门下弟子。

     但是,比赛终究是比赛,终究存在着优胜劣汰,注定进入前一百之人才能够得到这些人的重视,甚至只有前十名才会被众人所知晓,人人传颂。

     而最后,仅仅只有前三名才有着地位的提升,三甲头衔受万人敬仰,能有自己的地位权势。

     “呼呼呼......”

     在安静赛场之中,除了器皿碰撞的声音之外,还有一种比较奇特呼呼之声,正是不同的火焰燃烧出的声音,就像是不同节奏之下跳跃的乐章,高低不同却又层次分明。

     细细看去便是会现,无一例外的,每张桌子旁边都摆放着小小的丹炉,形状也是不同,里面各式各样的火焰还在熊熊燃烧。

     有的很是华丽,有的却稀疏平常,而莫知心的丹炉,就属于很平常的宗兵,且是下品,还有火焰,更是没有多少特殊。

     “知心,你这火焰看起来很平常的样子!”慕凡一边看着莫知心身旁摇曳着的红色火焰,一边利用精气提炼铁木荆棘的药元。

     而这一丹丹炉几乎是很常见的那种,两尺左右的高度,其中的火焰更像是平时烧火做饭的那种,没有任何稀奇。

     闻言,莫知心升起白皙手指将额头之上散开的一缕青丝轻轻扶起,神色平静的说道:“这就是很普通的火焰啊!”

     “平常的火焰?那好像有点吃亏啊。”

     “是有点!”没有回头,莫知心平淡说道:“像我们莫家医馆所在的地方,不可能出现其它不同火焰的,就连整个揠雪城都是没有多少特殊火焰,并且大部分还在阳庆宗,我们身份不够是没有机会得到的!”

     说着话之时还摇了摇头,接着用小秤称着慕凡提炼出来的各种药元,并且用自己多年日积月累知识,将它们按照合适的比例调和在一起。同时加上一些比较特殊的不需要提炼药元的药材交织在在一起。

     莫知心井井有条的忙活着,样子极为认真,就连两腮之上都是渗出些许香汗,在她白皙的脸上映衬的极为晶莹剔透。

     “那我怎么感觉你对这火焰很是看重呢?”望着莫知心的样子,慕凡莞尔一笑,接着低下脑袋说道,继续手中的动作。

     “当然要重视一些啦,这虽然是普通火焰,但是火种的年代已经很久远了,是爷爷的师傅留给爷爷的呢!”莫知心说着有点自豪起来。

     “这样啊!”慕凡若有所思,沉默子一阵之后,笑着自言道:“有机会帮你找更好的回来!”。

     慕凡声音很小,但莫知心还是听的清楚,脉脉看了慕凡一眼,好看的笑眼向下弯曲,形态很是动人心魄。

     在两人交谈之时,周围很多人已经将准备工作做完,很是迅。

     像这样的炼药,对于慕凡一样的武修来说还是比较枯燥的,毕竟琐碎的事情太多,准备药材、提炼药元、调和比例、物化混合什么的,都是需要非常仔细用心,并且没有跌宕起伏的地方很少,所以对武修来说有些平静。

     并且还需要很重要的耐心,在最后一步炼制之时,也是最关键之时,作为炼药师必须守护在自己丹炉旁边,一刻都不能疏忽,还要做好丹药不能成功的准备,一旦失败还需要能够承受的住。

     其中种种,对于武修都不好适应。

     就前面这样琐碎的一阵子忙碌,点在高位显眼位置的那一支玫瑰红色古香已经燃尽一半。

     再看看翟茜那边,一种不知道什么材料打造的炼丹炉,其中燃烧着紫色火焰,火焰在微风之中竟然不动如冰,能看到的摇却只是那被它烧成灰烬的空气。

     丝毫不为外界环境动容的火焰翟茜手指指引下,如同凶猛的猛兽,将放在它身体之中的丹炉内胆包裹烧灼。

     “还没有好啊,你怎么这么慢!”翟茜指挥者火焰纷纷燃烧,同时又对着旁边文相如一声呵斥,还狠狠瞪了对方一眼。

     认真起来的她暴露了本来性格,刁蛮小辣椒的样子已经彰显。

     旁边文相如心中自然是有些不服气,但是却不能爆出来,只能在看了对方一眼之后加快手中动作,心中暗骂:“等老子娶了你,看你还这样刁蛮无理!”

     殊不知,就算是他能娶了这小辣椒,他也不能将对方怎么样,毕竟之前她老子都是吃了她的瘪。

     场中裴红菱等人,同样认真忙着手下动作,一道道绚丽灿烂的精气释放各异的色彩,将整个赛场映的五颜六色,加上各种火焰的斑斓,赛场之中很是漂亮了一些。

     坐在旁边观赏的众人,在看之时情绪也是跟随起伏,在谈论哪个少年手法熟练哪个少女控火自如时还用手比划比划。

     还有人望着自家弟子的操作,暗自叹息哪个药材成分多了哪个药材成分少了。

     一转眼时间,那烧了一半的古香又是燃去三分之二,场中竟有人着急起来。

     慕凡他们这边,莫知心已经将所有需要的材料精细的搭配在一起,放进丹炉里面炼了有一些时间了。

     此时的炼药都是莫知心的事情,慕凡显得有点的无聊,望着被炉子中间红色火焰映着脸颊的莫知心说道:“时间马上到了,丹药怎么样了?”

     “快了,时间足够!”莫知心神色认真的盯着炉子中间,手掌催促着火焰阵阵移动摇曳。

     也是在这时,场中渐渐热闹,出“呼呼呼...”的声音。

     “成功了,能够出炉了!”

     “希望不要在这节骨眼上出什么问题。”

     一道道开炉的声音在场中响起,同时伴随着一阵阵不同于精气的炉火光芒。

     而慕凡这边,就在莫知心说完话没过多久时间,丹炉内胆之中映出淡淡的金色光芒,虽然很淡,但是莫知心脸上依旧是升起了欣喜的笑容,道:“成功了!”

     “我来开炉!”前者话音一落,慕凡急忙将有些滚烫的炉子小门打开,取出里面盛丹的小盘子。

     小心翼翼的将小盘子在放在桌面之上,两双眼睛有些期待将目光投向盘子中间。

     只见盘子中央,一颗金色的丹药静静的躺在哪里,通体金色,在其表满还悬浮着一层淡金色的光晕,很是绚丽。

     “怎么样?什么等级?”慕凡有些着急的问道,一双眼睛期待的盯着莫知心。

     “还不错,四级高等,看来我近期会成为药师灵师呢!”莫知心说话之时满意的笑了笑,很是释怀的笑容,慕凡已经很久没有见过了。

     不过就在莫知心回答问题之时,慕凡特意留意了一下其他人的丹药,脸上渐渐升起一阵狐疑。

     只见场中其他人,无论是谁拿出的丹药都是呈现暗红色,或者释放红色光辉。而就算他们的有区别,那也是色泽上微小的差异,不会脱离暗红色质。但是与自己家这金色丹药相比起来着实有点异类。

     慕凡心中诧异,不会在第一轮比赛就失误吧。

     大家所用皆为相同草药,炼制出来一样丹药的可能性肯定正常,但是再看看莫知心脸上满意的神采,又不能说有什么不对。

     慕凡有些疑惑的望着盘中金色丹药,很是不解的问道:“知心,我们家的丹药怎么与别人家的不太一样呢?”

     “呵呵......”望着慕凡的傻样,莫知心一阵开心的笑,同时又因为一个‘我们家’,脸上洋溢着阵阵幸福,道:“连你都这样吃惊,看来上面那些前辈们也会注意到我们的丹药了!”

     “什么?练成这样就是为了脱颖而出啊?”慕凡一阵无语,如果是这样,那也太能赌了吧。

     “公会给的相同药材,怎么可能让你使用其它草药呢,并且还特意强调了不能用其它草药。”莫知心解释道:“我只是改变了这些草药的添加分量而已。”

     “什么意思?”

     “公会所给的草药里面有铁木荆棘、幽冥草、九叶草,显然是想让我们炼制‘螟肤丹’的,这也是看到这些药材第一时间想到的丹药。它是一种吃完之后让肌肤坚硬如同铠甲的辅助防御丹药,而我在添加药量之时特意放少了铁木荆棘的分量,加大幽冥草的用量,也就是说我们家的主药份是幽冥草而不是铁木荆棘!”

     莫知心说到最后,神色竟有点小小兴奋,还特意将“我们家”三个字说的很重,能看出来炼制成功这颗丹药对于她真有着不小鼓励。

     不过慕凡倒是越听越恍惚,这样的方法莫知心能够想到为什么别人就想不到呢?

     大概在“我们家”三个字之后没有得到慕凡应有的反应,莫知心目光在慕凡脸上扫过,看出慕凡的疑惑,道:“你知道这丹药叫什么名字吗?”

     “这个我真不知道,毕竟我认识的丹药还没有认识的人多!”

     “幽冥丹!听过没有?”

     “没有!”

     “咯咯...”莫知心又是一阵开心的笑,道:“因为这名字是我自己起的!”

     “自己起的?”

     “是啊,这螟肤丹我之前不知道炼制过多少次,太过熟练了,只是有一次幽冥草的分量放的有点多,炼出了幽冥丹,直到确定了这丹药没有问题之后我才开始炼制、探索最合适份量的,所以说不是改变丹药的份量就能炼制出好的丹药。”

     莫知心解释之后,还不忘说一句:“这幽冥丹还是我创造出来的呢!”同时骄傲的抬起头,像是一头骄傲的小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