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傲世劫 > 第二百九十章 一触即发
最快更新傲世劫 !

    “为何水神之子对魂殿会有这般吸引力,竟要用如此复杂的手段引诱别人的视线!”远处同样凝望这一切生的药前辈,这一刻一样明白了其中种种条理,只是他万万想不通的是着水神之子怎会对魂殿这般重要。

     整个事情全然就像是魂殿之人策划的一个规格庞大的计划,且还达到了他们预想的效果。

     计划开始之时,文相如一人出现与荒野之地,让谁都觉得他只是出来历练的宗门弟子,恰巧慕凡却成了文相如这种身份的见证者,率先知道是名正言顺的宗门弟子,只是名声坏一些罢了。

     到之后文相如不断寻找炼药能力比较高明的药师,并想尽办法与之成为搭档,这样才能有更多机会得到第一的成绩,成功拿到水神之子。

     从这点看来,被她丝毫不顾及舍弃的漫舒只是他看不上眼的一件废品而已。

     再到后来出现的魂蝉、魂蟋,虽身穿斗篷眼露红光,但正是因为将这魂殿最为代表的特征丝毫不顾及,很快将身份暴露于众人,这无非也是在为文相如做着掩护,让人不会察觉后者才是魂殿真正的力量。

     就连魂蝉、魂蟋在暗杀慕凡之时,依旧用特殊的表达方式暗示文相如也是他们针对的目标,这样一来更使得众人放低了对于文相如的注视。

     无可厚非的是,魂殿这样的所做所为终究还是起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也从来没有人怀疑过那个杀人如麻的少年。

     现在想想,对方的嗜杀丝毫不是什么正常的杀伐,而是对于正常人类的愤恨。

     如果不是最后生的炸炉意外,或许到现在为之文相如的身份依旧只是一个参赛者,魂殿高手依旧不会出现。这样说来翟茜成了整个事情的关键转折点,魂殿不知道筹划了多久的计划在这一瞬间彻底崩溃。

     不得不说那文相如隐藏的的确深沉。

     “既然用正常的方式不能得到水神之子,那大家就放手一搏吧!”事情见光,位于战斗最前方哪一黑袍之人也不再做演示,对着后方招了招手,眼眸相当自信。

     同一时间,他也是伸出那干枯的有害害怕的手掌将头顶上遮盖着的兜帽缓缓向脑后掀去,那般模样显然是连自己的容貌都是将不再掩饰。

     “唰唰唰......”

     就在他做着动作的时候,后方场地中一道道身影冲天而起,衣袂飘飘御空降落在他身后。或者是直接从建筑顶端降落下来。

     这些人统统站立在一起,姿势严谨,而每一个人无不是脸上遮盖着兜帽、眼露红光。

     他们的出现无疑又是带着一阵极为血腥的味道,并不是一种感觉而是真正存在的血腥味,那是他们所修炼功法所导致。

     人影一道道出现,洪强那没有表情的木头脸开始变得冰冷,目光中凌厉之色更是伴随着几分阴沉。作为公会的会长,他必须捍卫自己公会阻止的比赛,就算最后一场比赛已经结束,但是这并不代表整个比赛的结束,毕竟第三场的结果还没有出现。

     洪强身后,虽说是有五十多人,且各个境界不凡,但真正脸上怒目而视的盯着眼前那些人看的已没有多少,更多的则是左看看又看看寻找着逃脱的机会,只要有一人离开他们就会跟随,不想趟这一趟洪水。

     不过总是有一些心怀百姓之人,直挺挺的站立于洪强身后,像是时刻等待受命的士兵、将军。

     药前辈脸上和蔼之气竟然没有丝毫减弱,如同平时一样的淡定。

     想来只有这样的人坐镇对方才会有所害怕,给他们真正的心里上的压迫。

     短短时间中,场中很多人已经躲开,换上了密密麻麻的黑袍人影,虽然境界属于至尊三境的人并不多,但就算他们不是高手,而秩序依旧很好,井然有序、森森矗立,前后左右的距离几乎完全一致,无论从哪个方向看过去,他们与后方之人永远形成一条黑色的直线。

     而这样的人加上前方二十多位领导者,人数足足有千数之多,且都是身穿黑色斗篷,看过去时全然是一片黑色。

     看到对方这般架势,场中其让人已是心生畏惧纷纷逃窜。

     “快走,还等什么结果,再等连小命都是没有了!”

     “我家少主还在下面,怎么办?快帮我想想办法啊,不然回去会被家主剥皮的!”

     “快跑啊,他们可是杀人不长眼的恶魔!”

     “......”

     顿时,除了那井然有序的黑色军团之外,喊叫声、东西摔碎的声音络绎不决,甚至还伴随着一些人被踩在脚下的撕心裂肺的嚎叫。

     无论场地中状况如何变化,那些所谓的杀人不眨眼的恶魔却整齐站立着,仿佛没有上级命令他们不会有任何动作。

     而在这样明显的烘托下反而是上面那些所谓的强者大能逊色一些,失去了应该有的稳重。

     慕凡早已回到莫知心身旁,拉着对方向后方退出去一些,远远避开这些很威严的“军队”。

     只是现在的慕凡,注意力全然没有放在这些人的身上,一双诧异的目光无比震惊的盯着前方掀去斗篷的那人,心中也早已经在波涛汹涌了。

     只见那人脸上依旧有着一条条如同泥鳅一样的黑色血管,尽管他的整个脸被那黑色的血管遮住了打扮,但是轮廓依旧清晰,而这轮廓对于慕凡而言已再熟悉不过了,几分清瘦中伴随几分狡诈之气。

     “南宫慎!”慕凡心痛狠狠颤栗一下,震惊、震撼如雨后春笋瞬间生长,同时又有着无比的痛恨情绪。

     他清楚的记得南宫慎在南宫世家的所作所为,还有当时在最后一战中所受的严重伤势,原本是非死即残的想不到他还活着,且看上去就连实力也都有所提升。

     慕凡当然记得南宫慎在南宫世家时只不过一小小的地玄境,现在都已经是到了他丝毫看不透的地步,并且还是与洪强身上气息有几分相似。

     这也是让慕凡最为震惊的地方,两人分开不过一年多时间对方却能够提高境界到这般地步,说也是说不过去的。

     对于境界的提升,越是到高的等级便是越难提升,甚至有可能在某个境界停留好几年,对方却是越修炼境界提升的越快,这种反常的现象之中必然有着比正当的手段。

     而就在慕凡看着南宫慎的时候对方竟也是看了过来。

     这时慕凡更加看得清楚:对方早看过来时嘴角微微向着上方翘起,并且很是恶心的眨了眨眼睛,使得那原本有着创伤的脸上升起无比狰狞的笑容,其中情绪相当复杂。

     四目相对,慕凡不由的一个冷颤,对方眼神之中隐藏的东西太多,让慕凡害怕。

     这样的场景并没有维持多久南宫慎便不再看他。

     而正是这样有着几分恨意的眼神让慕凡知道,对方并不是没有生命的傀儡,而是真正的有着生命的人,慕凡一阵担忧不由将握着莫知心手掌的手掌微微用力。

     “凡哥,好痛啊!”

     直到莫知心痛的说出来慕凡才从之前的震撼之中清醒。便是听见莫知心问道:“凡哥,你是不是和那人认识?”

     “见过而已!”慕凡笑着回答一声。

     何止是认识,还有这深仇大恨呢!

     随着身后人影分离南宫慎满意的笑了笑,向着上方笑道:“洪强会长,是你自觉将我想要的东西交出来呢还是我们自己动手?”说着话诡异一笑道:“提醒你一句,要是我们自己动手的话代价你可是付不起的!”

     他也是没有丝毫拖拉,一开口便直接进入主题,虽然没有说出他们想要的东西是什么,但此时已经没有人不明白了。

     “那我想问一下,你们要水神之子所为何用?如果用于正途我公会自当双手奉上,只是用于歧途的话我们只能尝试着去承受这样的后果!”洪庆说的很是隐晦,不过也是能够听得出来他言语之中的谨慎。

     慕凡看不清南宫慎此时的境界是因为实力限制,而洪强怎么能看不出来对方同属天至尊。对于严谨并不是他看到天至尊就会怕,只是因在这人身后像这样的天至尊还有两位。

     地至尊的数量同样有好几人,加上尊主境界,这样的阵容已很出众了,不过这样的出众不对比是看不出来的。

     仔细看去,公会这边的天至尊只有洪强一位,对方却又三位。好在公会这边还有一个下位皇境界的药前辈,能够拖住两位天至尊还算可以。

     只是在地至尊层次以及尊主境界的数量上显然落入了下风,洪强哪能不谨慎。

     虽然还有隐藏在暗处没有出动的一部分士兵,那只是很低级的层次了,参与不了大能的战斗。

     而像这样士兵人数基本持平,高境界强实力便是成了战斗获胜的重要因素,显然对方在这一点上要强一些。

     南宫慎对于洪强的问话充耳不闻,同样只是淡淡一笑,道:“那就让你尝试一下吧!”说着话,他便高高抬起手掌准备着号施令。

     “准备!”

     这是,洪强同样一摆手身后隐藏的士兵纷纷出现,同样有着千数之人。相比于那些准备着逃跑的大能人物来说,这些士兵要好上许多,整齐的排列着,丝毫不畏惧强大的对手。

     顿时间,两大势力就这样虎视眈眈的看着自己的对手,战斗几乎是处在一触即的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