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综]七十一变 > 第六章
最快更新[综]七十一变 !

    第六章同窗的你

     千岁百岁,这个名字在她第一次被领到训练场之前,波鲁萨利诺就已经知道,他有自己特别的情报来源,能够比同期其他学员更早得知一些消息。

     比如说,同窗们风闻本期军校即将出现一位插班生的时候,波鲁萨利诺已经知道,来人并非他们猜测的什么贵族或者天才,而只是个女人。

     再比如说,同窗们议论纷纷,跑进军营那年轻姑娘样貌性格的时候,波鲁萨利诺已经知道,他们这期军校训练营,会有一位如花似玉的美人‘同伴’。

     当然,她究竟会不会成为他们真正的同伴,波鲁萨利诺认为现在说什么都为时过早。

     后来她被教官领到训练场,第一眼看见那姑娘,波鲁萨利诺相信,当时在场包括他自己,所有人的想法都一样。

     那样的美貌女子,放在军营里简直暴殄天物。

     彼时朝阳初生,她轻轻巧巧地往那一站,一瞬间仿佛所有日光都落到她身上,精致如画眉眼,浅浅粉色双唇,实在是撩人的美艳。

     更糟糕的是,天气炎热的缘故,她穿得不多,露在外边的手臂与双腿单薄匀称,雪白肌肤细腻如丝,海兵制式衬衣裹着一段水蛇腰,与呼之欲出的柔软。

     教官安排她站在队伍最末端,侧目斜觑,从他的角度看过去,美妙风景令人心猿意马,波鲁萨利诺敢发誓,那天白日里,和他一样不时走神的大有人在,训练场上二十几号人也不知暗地里偷偷看她多少回。

     毕竟是难得一见的美人儿嚒~不趁着她还站在这里的时候多看看,过些天怕是没机会了。

     千岁百岁这样的美貌姑娘,在波鲁萨利诺看来,进入军队也一定在军校呆不了多久,或许没两天她就会被调往文职位置,随即‘邂逅’某位将领…

     那天夜里他们就打过赌,而不管赌约内容如何千奇百怪,其中没有任何一人觉得那姑娘会成为他们的同窗。

     她太美丽,并且娇弱。

     站在太阳下不到半小时衣衫就湿透,双颊生生叫热度逼出红晕,束成马尾的发梢偷偷分几缕被汗水黏附在后脖颈,薄薄一层粉色肌肤在烈日里晕出浅浅的光。

     弱不禁风,娇生惯养,目光也太清澈。

     白日里偶尔对上她的视线,她那双墨黑瞳子里,波鲁萨利诺看不到一丝一毫的,与海军军队相符合的特质。

     那姑娘眼神很柔软,明显是平和慈爱家庭里成长的孩子,看不出一星半点铁血刚毅或者果断决绝,先不论千岁百岁心性是否坚定,她…太过幸福。

     波鲁萨利诺认为,那姑娘不适合军队。

     他们是军人,海军军校里他们是同窗,战场上他们是彼此托付背后的同伴,觉悟不够之人将是拖累。

     没有[即使化身为鬼也必须守护]的决心,软弱又善良的家伙还是躲在安全角落比较好。

     ………

     不认同归不认同,波鲁萨利诺他们也还是私下里约定,关于千岁百岁,那种需要轻拿轻放玻璃似的漂亮姑娘,只远远看看就好,反正她也呆不了几天,没必要恫吓或刁难,万一把姑娘吓哭,那可怎么办?

     男人都是视觉生物,对漂亮姑娘,心里多少都会有点怜惜。

     ………

     本期海军军校训练营,学员不到三十,每一位都是大浪淘沙万里挑一的精英,只不过男人同样也是领地意识十足的生物,一旦聚集在一起,势必会分出高下,他们也不例外。

     这一期军校训练营将近三十位学员,分别以波鲁萨利诺、萨卡斯基,两人为首,波鲁萨利诺约束和他走得近的一部分人,很快,萨卡斯基那边传出相同的决定。

     第二天,难得意见统一的他们,除了偶尔会不自觉被那姑娘的美/色/引/诱,其余时间,基本上都对她视而不见,整天下来倒也平静渡过。

     说实话,千岁百岁能在训练场上坚持两个白天,对波鲁萨利诺来说是很意外的一件事,因为那娇怯怯的姑娘,实在看不出…耐力竟是那般…好。

     九月的马林弗德,暑气尤其强烈,站在他隔壁又隔壁位置的姑娘,顶着将近三十五度烈日身形居然纹丝不动,倒是令得波鲁萨利诺和其他人颇惊讶。

     那样一个娇滴滴姑娘,没有因为体力不支晕倒,更没有抱怨,着实令人刮目相看。

     而那份讶然在剑道对战课变故徒生之后,终于上升到感兴趣的程度。

     波鲁萨利诺相信,一开始真的是意外。

     剑道教官特里顿的课程简单又直白,从来都是两人对战。

     没有招式没有理念,无论你开始会不会拿剑,特里顿用行动告诉他的学生,只要握着武器站在对手面前,过不了多久,你自然而然就学会用剑。

     好比站在战场上,你不前进,结局就是死亡。

     ………

     开战没多久,波鲁萨利诺已经把对手全方位压制,期间尚能拨冗留意萨卡斯基的战况,眼角余光里他瞥见乔纳森果然节节败退。

     意外发生在乔纳森奋起的最后一次反击上,重重劈下的竹剑蓦然断裂,反弹的一截断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飞出。

     落点是不巧附近被刻意清出一块空位的千岁百岁。

     心念飞转间,波鲁萨利诺已然抬起手腕,手中握着的竹剑对准半空,力道蓄势待发,只需发力掷出,竹剑就能击落乔纳森失手折断了,会叫那姑娘受伤的意外。

     也正是看到他试图救助的举动,萨卡斯基和乔纳森才会停在原位毫无反应。

     然而下一秒,波鲁萨利诺却愣住。

     那姑娘一个就地转身一脚飞旋而起,又高又快地在空中划了个半圈,踢落来袭之物,干净利落又迅速凶猛。

     于是他收起动作,静静看了背对他面朝萨卡斯基那边,气势徒然凌厉的女孩子几秒钟,又把视线下落,目光停在她一双腿上。

     那双腿线条笔直匀称,站立的时候合拢的双腿甚至看不到缝隙,后来特里顿命令上前与她实战练习,波鲁萨利诺的注意力也一直停在她的双腿上。

     很漂亮的一双腿,细细足踝恰好能够被他握住,绕环形跑道奔跑,她的腿曲线流畅优美。

     可若不是当时他横臂挡了下,根本无法察觉那双看似不小心用力就可以折断的腿,竟藏着不容小觑的爆发力。

     反应敏锐,力量惊人…

     ………

     天色早已经暗下来,波鲁萨利诺和同期同窗们仍旧安静地站在训练场中央。

     千岁百岁前后两次被命令完成五十圈绕场跑步,而他们没有得到解散的指令,自然必须站在原地,等候她的任务完成。

     至于…波鲁萨利诺微不可察的挑了挑眉梢,目光寻到又一次经过视野的那道身影,目光微微一跳。

     随着天幕渐渐昏暗,她的气息竟也一点点消失…如此古怪的情况…收回视线,目光瞟向站在队伍前方,显然没有分神给他们的几位将领,想了想,波鲁萨利诺勾了勾嘴角。

     她的异常相当明显,一定瞒不过在场其他人,他也就没必要多事。

     毕竟…轻轻松松摊开在众多视线里的秘密,也就称不上秘密。

     傍晚时,教官特里顿对千岁百岁的反应非常满意。

     虽然没有明确开口,波鲁萨利诺和其他人却都看得出来,无论是她对战时的敏捷,亦或者轻松完成五十圈长跑的耐力,对军校教官特里顿来说,临时塞进来的年轻女孩子,都不再只是风景画一样的定位。

     她…或许是一位值得培养的海军。

     等到战国大将和卡普中将,以及他们的总教官,泽法老师出现,对千岁百岁的去留,隐约已经有了答案。

     倘若能够完成泽法老师给的最后考验,她将会是他们的同窗,甚至,未来的同伴。

     望着不远处夜幕里奔跑的那道隐约身影,波鲁萨利诺压低声线,喃喃自语的音量,口吻带出几分自嘲,“耶~居然看走眼了呢~”

     他生平第一次犯了原本不该犯的错误,单凭表面轻率下判断。

     错以为枯燥无味的摆设,没想到竟是生机盎然的野蔷薇。

     ………

     她走向训练场中央,沐浴在浅金灯光里,年轻女孩子神态不谙世事又天真,令人心跳加速的美艳外表,气息却诡谲的飘忽不定。

     视线不着痕迹滑过几乎被泽法老师全部遮挡的那道身影,波鲁萨利诺微微眯起眼睛,无声无息说道:

     请多指教呢~

     千岁百岁同学。

     ………

     军队鲜少女性,海军本部马林弗德尤甚。

     波鲁萨利诺从不带任何偏见看待他人,在他的观念里,每个人的定位取决于自身,若想得到尊重,首先自己必须尊重自己。

     年轻漂亮姑娘大部分是消遣品,或许是生活所迫也或许有其它理由,可无论哪一种,依附与寄生是事实。

     而既然她们支付代价换取,也怪不得别人漫不经心对待。

     目前为止,唯一一次走眼,是错看千岁百岁。

     一来她的样貌太过具有迷惑性,二来,她的眼神也藏得很好。

     波鲁萨利诺没忘记,与他对战时她反击前一秒,抬高盯着他的视线里浸透了狂乱伤痛,也正是看清楚之后,他猝不及防间呆愣,才叫她占据上风。

     那不是寻常平和人家养育得出的孩子,反而更象经历重重困苦,她的眼睛看尽黑暗,最后终于学会伪装。

     这样一个人…

     是虎是猫,是狼是狗,就让他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