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综]七十一变 > 第二十四章
最快更新[综]七十一变 !

    第二十四章新月之笛

     波鲁萨利诺同学毫无预兆忽然王霸之气发作。

     面对这种情况,先翻出个死鱼眼,想了想,我阴森森的哼笑,“好啊~你想要什么补偿?”

     咫尺间这堵肉墙微不可察动了动,似乎想拉开彼此距离。

     抢在人退开前,抬手毫不客气攥住他的肩膀,脑袋仰高几分,压低声线,我用只有两个人能够听见的音量,皮笑肉不笑说道,“我们共度良宵?”

     “那会是极美妙的夜晚呢~”

     故意拉长了语调,另外一只手也攀上去,双手环抱他的脖颈,踮起身贴得更近,在他看不见的角度,我笑得一脸狞恶,“美妙到你再也醒不过来,如何?”

     ………

     隔了一会儿,波鲁萨利诺闷闷的开口,“百岁,你缠上来的手,快绞断我的脖子了…”

     闻言,我手下力道加重几分,狠狠地收了收,顷刻间又松开。

     一把将他推远些,我瞪着捂住脖颈一脸惊魂未定这人,凉凉的龇牙,“下次再这样,就不是‘快’,而是已经绞断。”

     他眼角一抽,手上动作僵了僵,随即很无奈的唉声叹气,又摸了半天脖子,似乎是确认自己有没有大碍,最后放开手,眼神变得幽怨哀愁,只是没说话。

     啧了声,我把脑袋撇到另一边,不想继续目睹,他那张脸上越发叫人不顺眼的表情。

     良久,眼角余光里,波鲁萨利诺总算收起那副被抛弃的苦逼模样,神色变得稍微正经一些,象是想了想才说道,“百岁——”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不过,对我来说那不是重点。”回过脸,我摆了摆手,抢先一步开口,“那孩子是谁的有关系吗?”

     “应该受到指责的是悖德私/通的男女,而非尚未出世的婴孩。”

     “巴古阿死了,阿塔沙塔恐怕也没有活着,这样的情况下,我何必揭穿?”

     “更何况,男人和女人之间的事,旁人原本就不好说什么。”

     抿了抿嘴角,我冷笑一声,接着说道,“你说过,阿塔沙塔后宫姬妾成群,诗蔻蒂有情人又怎么样?”

     “她又不是都姆兹王后。”

     阿塔沙塔做了初一,诗蔻蒂做十五,正好什么锅配什么盖。

     ………

     许是被我一番言论惊得愣住,波鲁萨利诺半晌都眼神呆滞,等了好久才回过神似的,嘴角重重一颤,“百岁你的说法可真是——”

     “啰嗦!你管得宽,诗蔻蒂是你老婆吗?”我狠狠白一眼过去,“纠结别的女人肚子里怀的谁的孩子,你吃撑了?”

     “好吧好吧~听百岁的。”他立刻抬手作投降状,脾气好得不得了的样子,“我们不继续这个话题。”

     说着说着人又凑近过来,唇边笑意更深,放缓音调,“百岁喜欢那个婴儿,等出生了要不要试着养在身边?”

     因为靠得近了,我和他两人面面相觑,紧接着我看到,波鲁萨利诺墨黑的眼睛里,眼神居然很…认真?

     这一发现令得我异常无语,险些就想抬手去摸一摸他的脑门,试试温度,看看有没发烧。

     半晌,见他依然很期待或许还有点无辜,我只能有气无力地拿原本想试温度的手,扶住自己的额头,“那是个孩子,你以为养猫吗?”

     “耶~不可以吗?”这人的口气象在便利店买东西发现不能打折于是很错愕。

     废话!我放下手,懒得搭理这位没常识到能把脑洞开进外层空间的波同学,想了想,开口言归正传,“加冕仪式失败,后续呢?”

     “耶~不知道呢~”他用一脸无比惋惜的表情回答,顿了顿,又说道,“萨卡斯基留在那里,百岁想知道就去问他。”

     萨卡斯基吗?于是————我刚睡醒那时候,有看见萨卡斯基在附近,似乎是在堆放货物木箱的角落。

     我一掌把山岳一样魁梧的波鲁萨利诺同学推开些,目光环顾周遭一圈,嘴里小声嘀咕,“刚刚还看见呢怎么不见了?”

     “带球球回去了吧?”反手握住我搭上去的手,他流里流气的笑道,“萨卡斯基是个善解人意的家伙呢~知道我想和百岁单独相处。”

     “球球?!”我倏然一惊,猛地扭回脸,“在哪里?”

     几秒钟后,波鲁萨利诺慢慢露出(≧w≦)的表情。

     眼角狠狠一颤,忍了好几忍,最后我顶着后脊背骤起的鸡皮疙瘩,忍不住攥紧他的衣领,猛一用力把人抡出去。

     ………

     脱手而去的人毫无抵抗的化作一道流星,几秒钟后,碰一声和后甲板晒得满满当当的被单森林滚做一团。

     我叹了口气,抓起边上的枕头,站起来,一脸忧伤的往住舱走。

     目不斜视经过躺在一堆布料里的波鲁萨利诺同学,继续往前走出一段距离,落在后边的人就追了过来。

     “耶~百岁好无情啊~”他一边嘀嘀咕咕,一边拿手捂着自己的腰,眼角乜斜,语气像个命不久矣的老头子,“我的腰闪到了好疼——”

     还没来得及抬脚侧踢,让这人的腰直接断两截,脑后忽的传来一记陌生的大吼。

     “谁把这弄得乱七八糟!”

     “哪个混账!”

     紧接着是一阵急促的奔跑声,方向出自和我们相反的通向后甲板的另一出口。

     “喂!那边的站住!”

     囧————是锡兰号的士兵来收晾晒的衣物了!我眼疾手快一把拉过身边的波鲁萨利诺,两人猫着腰迅速逃离现场,丢下后边阵阵怒骂,和混乱。

     ………

     因为确实很好奇失败的加冕仪式后续,所以啊~即使明知道萨卡斯基喜欢和球球呆在一块,我也只能硬着头皮去拜访,当然,是在拖着波鲁萨利诺的情况下。

     站在两位同窗住舱的门前,我使劲地揪着波鲁萨利诺,拿他当挡箭牌,在他摸出钥匙开门的时候,一边偷偷探出半个脑袋,一边小小声说道,“说好了你会看着球球不让它扑过来,等下食言你就死定了!”

     刚刚来的路上,波鲁萨利诺拍胸脯保证过,他说会看着球球,也会看着萨卡斯基,不让他室友拿球球放我头上。

     虽然…呃这人时常说话不算话,但是我偶尔还是想相信他一次。

     这次他要是说谎,就没有下回了,我发誓一定直接把他团一团,塞抽水马桶冲进海里。

     “我保证,百岁你别掐我的腰,很疼啊~”波鲁萨利诺嘴里漫不经心回答,背对着我把钥匙插/进舱门锁眼,手腕轻轻转动,门锁发出细微声响。

     舱门尚未开启,身后忽的又传来脚步声。

     我回过头,没等看清楚来人的身份,眼前猛地划过一道花不溜丢暗影,下一秒,一团毛茸茸触感迎面扑到脸上。

     一瞬间呼吸有点困难,我双手扑棱几下,只觉得喉咙有点痒,似乎是猝不及防鼻子吸进毛毛?然而,想要咳嗽的欲/望,又被倏然升起的惊悚压了下去。

     盖在脸上的温热,和四只收起爪子的肉垫挠抓,这感觉…是…是…

     含在喉咙里的咳嗽顿时变成蓄势待发的惨叫。

     猫…猫…猫啊啊啊————

     翻白眼站着晕过去前一秒,捂着脸的毛绒被揭开,波鲁萨利诺略显惊讶的声音忽远忽近,“萨卡斯基…诶!百岁你可别昏过去啊!”

     摇摇晃晃,昏昏沉沉,恍恍惚惚的视野里,我依稀仿佛看到波鲁萨利诺一脸担忧,似乎还有萨卡斯基…然后…这两人一个牵着我,一个拎着毛团…往哪里走呢?

     我已经没办法思考了…好可怕…嘤嘤嘤~

     ………

     飞出去的三魂七魄好不容易归位,等缓过神来,我惊魂未定的眨巴着眼睛,目光环顾周遭一圈,发现自己坐在锡兰号会议室里,手里捂着一杯热水,背脊有人不轻不重拍抚。

     吸了吸鼻子,我眼含热泪,“泽法老师嘤嘤嘤~”

     上次在这里还是被带来旁听关于诗蔻蒂加冕一事,如今旧地重游,与会者也还是当日几位,连各自坐的位置都差不多。

     会议桌上方,为首的是泽法老师与特里顿准将。

     萨卡斯基坐在斜对面,波鲁萨利诺…呃~他倒是没象那天一样坐在萨卡斯基边上,而是站在我座位旁,慢吞吞给我挠背。

     波鲁萨利诺同学的体贴很令人感动,可我还是惊悚,因为会议桌桌面上,球球那毛团在萨卡斯基手边,母鸡蹲,目光炯炯。

     往后缩了缩,又往后缩了缩,然后,在我四肢并用蹲到椅子上的前一秒,动作被制止。

     “百岁,跟你说球球不会咬你,你怎么就是不信呢?”波鲁萨利诺的声音很是无奈,挠背的手往上攀到肩膀,加重力道把我按住,“别躲了,还有,也不许蹲我头上。”

     说完停顿几秒钟,他又用一种长期忍受痛苦折磨的隐忍口吻,沉声说道,“萨卡斯基,等下需要她保持清醒,所以——”

     隔着会议桌,萨卡斯基的目光瞥向我所在位置,之后,慢条斯理勾了勾嘴角,“球球在,她才不会继续隐瞒。”

     一边说着一边抬手摸毛团,目光错也不错对上我的,眼睛里威胁意味十足。

     短暂的静默过后,波鲁萨利诺恍然大悟一样说道,“耶~似乎你说的很有道理。”

     对你妹夫!我杀气腾腾地扭过脸。

     与站在身后这人视线一碰,他随即拿足尖勾起一张椅子,挨着边上坐下,一手搭在我的椅背上,一手横出去搁在会议桌上,笑得更加邪佞。

     ………

     片刻过后,我顶着一脑袋黑线转开头。

     也是直到此刻,会议桌上首看戏一样的特里顿才探手敲敲桌面,示意众人目光集中过去,沉声说道,“明天是新月之夜——”

     说话时特里顿准将的眼睛看向我,神色隐约透出几丝微妙,“诗蔻蒂…”

     强行压下对猫科动物与生俱来的畏惧感,我眯起眼睛,静静听着特里顿准将口中,关于加冕与新月召唤的发言。

     包括波鲁萨利诺都来不及知道的后续发展,特里顿准将一番言语整理过后,内容如下:

     诗蔻蒂被中枢羁押,罪名是冒充贵族试图窃取王位。

     之后,中枢官员宣布将另外找一位拥有都姆兹皇廷血统的贵族,由那人继承王位,加冕后主持新月召唤。

     后备人选实际上中枢早有安排,据说加冕仪式失败,就已经在赶赴途中,今夜凌晨必定能够抵达,至于…是乘坐军舰还是通过别的途径,海军方面无从得知。

     明日太阳落山前,都姆兹新任国王继位,而罪人诗蔻蒂会成为诱饵之一,与中枢带来的女奴一同献祭。

     听到这里,我忍不住拍案而起,“她是孕妇!”

     参加新月召唤?不用闹不好,这肯定是一尸两命,中枢那些人居然想得出来?这是怎样一种神经病?!

     ………

     看了看在场几个人,最后我把视线落到始终沉默的泽法老师身上,“泽法老师,倘若…”

     闭了闭眼睛,飞快的把原本零零碎碎的几处疑点回忆一遍,睁开眼睛,我力求自己表现得胸有成竹,“吹响新月之笛,并不是血脉原因。”

     长桌尽头,那双灰蓝眼睛微不可察睁大,嘴角抿了抿,才哑声开口,“倘若?”

     “大概有七成把握。”我垂下眼帘,放置在桌面下的双手慢慢握紧,随即又抬高目光,“倘若我的猜测正确,本部可以不必理会中枢的命令。”

     “中枢找来继承王位的都姆兹贵族,相信,也一样无法新月之笛。”

     “而海军却可以,我们杀死海妖王,将整个族群灭绝。”

     “千百年来死去那么多无辜女人,是都姆兹故弄玄虚造成,只要没有‘能够召唤海妖王’的特殊之处,从今往后,将不再有任何无谓牺牲。”

     只要撕开谜团让藏在背后的事实水落石出,那些神经病故作神秘的血脉传承和处/女献祭,不过是一种恶心的罪恶行径。

     这同样是个交易。

     与诗蔻蒂向中枢索取王位的行为相同,我此刻一样是在向海军本部索取。

     我想要海军与中枢对抗,我想让本部出面保住未出世的婴孩。

     随便哪个人都能吹响新月之笛,事件控制权就在海军手上。

     当然,我也知道这是一种冒险,海军本部也需要出于政治方面的考虑,可我相信,会议室之内的这几人…

     ………

     静默中,我把视线从泽法老师身上移开,看了他边上若有所思的特里顿准将一眼,目光又一次移动,落到斜对面的萨卡斯基那里。

     那位同窗面色平静,一双黑亮的瞳子,眼里却锋芒毕现。

     两人目光对视,随后我飞快收起视线,略略偏首,看向最后一个人。

     波鲁萨利诺嘴角带着惯常的笑容,歪歪斜斜安坐的姿态也显得怠惰,只是他的眼睛,眸光深处仿佛瞬间沸腾起来,有异样危险的东西鼓噪着翻卷不休。

     也不过转瞬间,他眼底诡谲神色流转光芒后淡去,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嘴角划出一道细微弧度,“百岁你的意思,是贵族血脉并没有任何特殊之处?”

     稀疏平淡口吻,简短一句话,配上他毫无波动的神情,反而显出一种奇怪的愤怒感。

     “我只听说秃头会遗传。”耸耸肩,我两手一摊,视线抬高了瞥向波同学那一脑袋浓密的卷卷黑发,“贵族的特殊之处,当然也还是有的啊~”

     目光下调,我看着波鲁萨利诺的眼睛,慢吞吞勾起嘴角,不无讽刺的笑道,“纯血什么的,最容易出疯子和白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