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综]七十一变 > 第二十八章
最快更新[综]七十一变 !

    第二十八章新月之笛

     隔了一会儿,波鲁萨利诺才听见背上的人小小声嘟囔,“才没有哭。”

     声音细细的,听上去有点儿不高兴,又因为整个人扒在他背上,她一开口绵绵软软的呼吸就喷在他耳朵上。

     这一刻两人靠得太近,托着她的手,掌心偎贴温软,热度顺着碰触的位置钻进皮肤,往血脉深处舒展蔓延。

     更奇怪的是她的气息带着一种说不出的香味,若有似无,拂过鼻端竟叫人心旌摇荡。

     刹那间,波鲁萨利诺觉得自己身体里的血液沸腾起来似的,似乎有什么要发生,心脏跳动频率乱得不像话,甚至连呼吸都变调。

     脚下不自觉停顿,他微微收紧双手,又在转瞬间松开,强自干笑两声,哑着嗓子哄她,“好啦是我弄错了,诶~百岁你乖乖的别动啊~”

     “嗯——”

     她含含糊糊应了声,随后覆在背脊的温热变得更加松软,似乎是松懈下来,也不再紧攥住他的衬衣领子,脑袋轻轻搁在他的颈窝,蹭了蹭,最后安静蜷伏。

     也不过一分钟不到的时间,波鲁萨利诺却觉得象是打了一场极艰苦的战斗,他险些无力控制自己,只是闻着她的味道而已,真是糟糕呀~

     先是自嘲的笑了笑,之后忽的警醒。

     波鲁萨利诺皱了皱眉,脚下不疾不徐前行,一边略略侧首,拿眼角余光悄悄打量背在身上的千岁百岁。

     这一看又是一愣,贴附在颈窝的人舒眉展眼,看样子居然已经睡着了?

     半分钟前她还跟他说话,一眨眼就呼噜噜,入睡速度比小孩子还快啊!

     想了想,他打消弄醒她的意图,双手往上托了托,免得她滑落,随后又听见萨卡斯基低声开口,“波鲁萨利诺,她的味道不对。”

     ………

     说话的同时,落在后边的萨卡斯基几步赶上前,走到与波鲁萨利诺并肩的位置,视线停在千岁百岁身上,打量一会儿,眼神露出几丝诡异。

     “你闻不出来吗?她——”

     “耶~已经发现了。”波鲁萨利诺压低声线,轻轻的回答道,“很奇怪的香味。”

     他们三个人此时走在军舰内部长廊上,空间半封闭状态下,异样更是明显,原本枯燥沉郁的空气,不知不觉流淌着罂/粟般的禁忌味道。

     与任何一种香料都不一样,更不是花朵,而是一种甜蜜的芬芳,浓烈肆意,深厚绵长。

     这种会叫人血脉贲张的气息,不必细细深究也能找到来源。

     出自千岁百岁。

     并且是随着他们三个离开巴古阿住舱,前往食堂这一路上才渐渐产生,象是因为情绪起伏不定而衍生,直到她入睡,香味氤氲漂浮。

     之前波鲁萨利诺就觉得她不太对劲,到现在担忧更是加深许多。

     千岁百岁的情况真的很古怪。

     如果一开始她只是变得敏感,嗅觉比往常好,情绪起伏也格外明显,那么到现在…她整个人都不对了啊!

     比起她说他身上带了龙涎香的味道,她自己反倒更诡异。

     整个人象一颗熟透的果子是怎么回事?

     饱含蜜汁,香甜得很,简直要引人扑上去咬一口。

     这种情况之前没出现过,至少她和他们相处这段期间,波鲁萨利诺没发现千岁百岁能自带招蜂引蝶功效。

     看萨卡斯基满脸诧异,想来这位同窗也是第一次发现异常。

     ………

     “耶~真是奇怪啊~”波鲁萨利诺好笑的瞥了下,枕在他颈窝里睡得天昏地暗的这张脸,随后又转开视线,“看来没办法带她去食堂。”

     说完摇了摇头,重新返过身迈开步伐,这一次的目的地却是他们的住舱,“这种情况,连放她自己一个人都不安全。”

     波鲁萨利诺只觉得头疼,跟着前行速度也加快许多。

     放她独自睡在舱室,一个弄不好她就真的要出事,海军内部女人数量本来就少得可怜,军舰上更是凤毛麟角,如今又航行在海上…

     虽然特里顿准将治军素来严谨,可千岁百岁如今情况这般诡异,谁也不能保证,哪个自制力不够的家伙,会抵不住诱惑干出什么不好的事。

     ………

     波鲁萨利诺和萨卡斯基两人并肩而行,继续朝前走出一会儿,走廊里飘浮的味道变得越发明显起来,仿佛暮春初夏漫山遍野繁花绽放,甜腻柔软香味氤氲蒸腾,熏人欲醉。

     “球球有点躁动。”萨卡斯基一边说一边从口袋里摸出团成一团的毛球,拎着它后颈皮提高了抖一抖,“这样下去不行,想办法弄醒她。”

     瞥一眼过去,波鲁萨利诺随后发现萨卡斯基没有危言耸听,悬在半空的毛团耳朵支楞着。眼睛瞪得圆滚滚,瞳孔缩得堪比针尖。

     啧了声,波鲁萨利诺把目光错开少许,飞速环顾附近一圈,脚下速度又一次加快,“先回住舱,免得等下迎面撞上什么人。”

     他们现在身处方位是锡兰号专门划给都姆兹一行人的住区,虽然不比别的区域人来人往,可也是有定时巡逻的人员,万一等下双方狭路相逢…

     还是先回住舱再做打算。

     闻言,萨卡斯基沉默几秒钟随即点点头,也不答话,只拎着球球又一次加快步伐,很快超过波鲁萨利诺,抢先走到前边。

     ………

     一前一后行色匆匆,又花了点时间抵达两人住舱。

     萨卡斯基拿钥匙开了门,人就站在舱门外等着,波鲁萨利诺三步并作两步赶上前,闪身入内,等在外边的萨卡斯基紧随其后,接着阖上门。

     直到安全抵达,波鲁萨利诺才猛地呼出一口气,顿了顿,一边暗暗侥幸一边拖着沉重步伐走到床边,反手把背上的家伙当行李一样卸下来。

     抬手扯过被褥把千岁百岁包进去只剩个脑袋在外边,又给她压好被子,之后,波鲁萨利诺直起身开始摇头叹气,“简直是要命。”

     “这家伙究竟怎么回事?”

     一路过来,别说球球躁动,连他们两个都气血翻涌。

     千岁百岁倒好,一路上睡得无知无觉,此刻在被子里还无意识蜷缩,蹭着枕头,配上她略有些酡红的脸色,模样真真是危险。

     又盯着这只睡着了反而更诱人的家伙好一会儿,波鲁萨利诺抬手重重地揉搓额角,一边拿眼角余光斜觑往这边走过来的萨卡斯基。

     刚刚进入住舱,萨卡斯基就一声不吭直直奔向窗户,以最快速度旋开圆型玻璃窗,让室内空气流通。

     此时外边的海风吹入,冷冽风息盘旋,这才微微减轻满室浓郁香味,也让被随手搁在窗户边柜子上的球球稍稍平静下来,不再浑身炸毛,又是警戒又是亢奋。

     ………

     他们两个一并站在床边,目光不约而同落在被窝里的人脸上,良久,萨卡斯基倾身,探出手,悄悄地捏上去…

     十秒钟,三十秒钟,一分钟…

     鼻子被捏住了没办法呼吸的千岁百岁睡梦里皱起眉头,小小声嘟囔一会儿,又伸出手开始扒拉,结果萨卡斯基不为所动,继续掐着她的鼻子。

     片刻过后,结果被骚/扰得不行的家伙迷迷糊糊睁开眼睛,目光毫无焦距,黑白分明的瞳子泛起浅浅水汽,可她不说话,只扁着嘴要哭不哭的哼哼。

     奇怪的是,当她睁开眼睛,那种香味就淡去许多,等她眼底雾气渐渐散开,满室会得令人鼓噪的软香就悄无痕迹的泯然无踪。

     果然是睡着的缘故。

     波鲁萨利诺与萨卡斯基两人飞快的对视一眼,彼此都从对方眼睛里看到答案。

     想了想,在萨卡斯基松手直起身退开之后,波鲁萨利诺接着补上空位,俯低些,靠近明显还处于混沌状态的人,放缓声线,诱哄一样询问,“百岁,你知道自己怎么了吗?”

     她眨了眨眼睛,眼底神采仍有些迟钝,仿佛是想了半天才闷闷的开口,“我不知道…”

     说完之后,也不知怎么,整张脸忽然皱成一团,裹在被子里的身体开始慢慢地挪动,象是硌到什么一样,“好疼…”

     “诶?”波鲁萨利诺愣了下,“哪里疼?”

     “背后——好疼…很烫…”她一边说一边毛毛虫似的一蠕一蠕地,很艰难地翻个身,面朝下把脸埋进枕头,“好疼嘤嘤嘤~”

     哭了一会儿,她又侧过头,挣扎着反手去够自己的衬衣衣领,半边脸脸颊已然失去原本的血色,呈现出一种苍白。

     ………

     背后…疼?

     呆愣几秒钟,波鲁萨利诺才醒过神,赶忙伸手把她的衣领拉低几公分,定睛一看,又微微倒吸一口气。

     她的背后,脖颈下方与肩胛骨之间浮出一片绯红痕迹,象是被烫伤,刺目嫣红衬着周围雪白无暇肌肤,反而显出一种狰狞。

     而这片突如其来的痕迹实在无迹可寻,她既没有受过伤,之前他也见过她的背脊,根本没有任何陈年旧伤。

     并且…指尖轻轻抚上去,随后,波鲁萨利诺被高温烫得一颤,她背后这片位置已经接近沸点,怪不得她难受。

     “好疼啊~”她在他不留神碰到的时候哭叫起来,“骨头好疼啊~”

     “好疼啊~”

     诶诶诶!波鲁萨利诺赶忙收回手,想了想又重新探过去攥住她的手,不让她死命抓挠,“百岁百岁你乖,我们马上去喊医生啊~”

     “别哭别哭啊!”

     许是因为疼痛无法忍耐,千岁百岁一边哭一边开始挣扎,波鲁萨利诺一时手忙脚乱,按着她不让她抓挠,她就开始蹬被子,哭得凄凄惨惨,嘤嘤嘤像个受尽委屈的孩子。

     ………

     “去找船医——”波鲁萨利诺百忙中拨冗递了个眼神给一旁的萨卡斯基,视线转向同窗却发现对方的注意力放在千岁百岁身上,根本没听见的样子。

     下一秒,象是看到什么不可思议的景象,萨卡斯基的眼睛微微睁大,“她背后…”

     闻言波鲁萨利诺立刻转回目光,紧接着同样愣住。

     千岁百岁的背脊,那片绯红正在淡去…不,或者该说,膨胀到极限反而收缩,氤氲开的绯色收敛成一道细线,如同活物一般蜿蜒勾缠,渐渐的刻出一种图案。

     片刻之后,绯色红线的纠缠盘绕静止下来,原本模模糊糊的图案最终定型;与此同时千岁百岁耗尽力气似的,整个人徒然松弛,闭上眼睛,就这样不知是睡着亦或者昏迷。

     萦绕在耳边的嘤嘤嘤哭声消失,室内重新陷入寂静。

     过了好一会儿,瞪目结舌的波鲁萨利诺才回过神,眉心攒得死紧,定定看着千岁百岁的背脊,脑海里飞速开始搜索。

     她背上的图案象是一种纹章,分作上下两部分,上部是一只振翼飞翔的雀鸟,下端却缀着一颗圆形。

     古里古怪的圆印,波鲁萨利诺曾经在某篇古籍上看过类似图像,早已经失传的文明称它为[阴阳鱼图],当今没有任何一个族群使用。

     千岁百岁…背后的印记是族徽?或者纹章?又是为了什么才出现?她和他们近段时间几乎形影不离,当中并没有任何特殊情况,为什么会无缘无故产生徽印?

     ………

     波鲁萨利诺想了半天仍是不得其解,没奈何只好暂时按下疑惑,把她的衬衣拉回原位,随后起身,递了个眼神给萨卡斯基。

     两人复又离开双层床走到窗户边。

     站定之后,波鲁萨利诺从口袋里摸出烟包,想给自己点燃一颗,又把手往边上平伸出去,等萨卡斯基同样拿出一支夹在指间点燃,两个人就站在通风口静静吸烟。

     接着是很长一段时间的彼此相顾无言,烟包里的烟支也被他们一支接一支很快消灭干净。

     直到把指间夹的烟支吸得只剩一颗烟蒂,波鲁萨利诺随手把它掐灭了从窗户弹出去,然后又把烟包壳子揉成团往外一丢,最后仰高了脸,对着天花板苦笑。

     半晌,萨卡斯基哑着声线开口道,“她的状况…是一种标志吧?”

     “耶~我想你猜对了,萨卡斯基。”声线放得很低很低,波鲁萨利诺几乎算是自言自语一样说道,“睡在床上那丫头今天才成年。”

     变得敏感,情绪波动明显,突然散发出魅香,背脊浮现纹印…这些种种迹象,恐怕是征兆,即使哭笑不得,波鲁萨利诺也只能承认,千岁百岁那母夜叉,之前一直是个孩子。

     真是奇怪啊~

     究竟哪个族群会是她这样,丰腴又明艳的外貌,内里却生涩幼稚?又是为了什么令得她忽然步入成年期?

     ………

     “幸好没有草率的对她出手啊~”波鲁萨利诺耸了耸肩,半是自嘲半是庆幸,“我的预感果然比较正确,果子还是熟了才可口。”

     笑完了垂下眼帘,目光与静静盯着他看的萨卡斯基碰个正着,而后,就见边上始终沉稳严肃的同窗露出难得一见的表情,诡异中带着些如鲠在喉。

     又等了等,面无表情的萨卡斯基眼角微微抽搐,噎住似的闷声说道,“我是想说,她不是人类吧?或者不全是?”

     “谁知道呢~”波鲁萨利诺摊了摊手,漫不经心的勾起嘴角,“她是不是纯粹的人类,那种事重要吗?你会在乎这个?”

     短暂的静默过后,萨卡斯基偏过脸看向舱室彼端睡着的人,眼底眸光放缓下来,嘴角扬起的笑容真真实实。

     “等她醒了再问问,找出关键以后看紧她,免得气息给她带来麻烦。”说话的语气和往常一样冷硬,眉宇间却不再是疏离又冷淡,反而隐约透出些无奈的宠溺。

     “耶~还是找机会让她检查身体比较快。”波鲁萨利诺笑吟吟接口,“等我安排个口风紧的医生,那家伙没自觉得很,问她一定也不知道。”

     千岁百岁的异常,萨卡斯基能从中猜出什么,波鲁萨利诺一点也不奇怪,更不担心。

     他这个同窗虽然相识不久,波鲁萨利诺却很清楚,萨卡斯基不是会在意血统出身的家伙,他和他两个人看中的是品性。

     别看萨卡斯基总是面无表情欺负千岁百岁,实际上那是一种承认的态度。

     就好比波鲁萨利诺自己,要是看不上的家伙,他可是连眼角都懒得施舍,更别提没脸没皮凑近了撩拨。

     千岁百岁是他们的同伴,三个人从今往后会得共处漫长岁月,将来能够背后相托的交情,彼此又哪里会在意对方是什么出身。

     她是人类也好,不是人类也好,只要她是千岁百岁,就没什么好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