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综]七十一变 > 第二十九章
最快更新[综]七十一变 !

    第二十九章新月之笛

     新月之夜前的这个白天,是极为混乱的一天。

     意料外的状况接踵而至,从加冕仪式失败引出传承骗局,紧接着揭露数百年前的政治阴谋。

     其错综复杂程度,波鲁萨利诺觉得,若想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根据少得可怜且零星的线索将全部事件串联起来,大概也只有千岁百岁能够办到。

     毕竟事发那日到今天,也就半个月左右,并且他们对都姆兹的了解都流于表面。

     千岁百岁透过结局反向推断过程,甚至衍生到最初开端,她的种种推测,即便可能存在某些细节偏差,绝大多数却肯定正确。

     说实话,波鲁萨利诺真的未曾遇见过她这样的人,简直聪明到妖异。

     他夸赞她在细节观察方面无人能敌,然而仅凭细节也还是不够,千岁百岁的反向推论法究竟从哪里学来的,真真令人好奇。

     ………

     不过再如何好奇,波鲁萨利诺也只能暂时按捺,因为目前不是深究的好时机,比起千岁百岁的老师,亦或者她背后徽印的来历,当务之急是明晚的新月仪式。

     按照千岁百岁的推论,找到那枚戒指,掌握主控权,那样一来,无论中枢接着可能采取什么行动,海军都可以置之不理。

     关键的那枚戒指还在寻找当中,也可以说是‘包装物’还未完全拆解。

     因为那尸体‘不是牛排’,需要先解冻才能下刀子,于是,一直到临近傍晚,他们还是没能收得到结果。

     当然,对波鲁萨利诺来说,比起担忧锡兰号随船军医的效率,他更关心千岁百岁的情况。

     脊背生出徽印,之后她睡了一个下午。

     睡着了还不许别人吵她。

     波鲁萨利诺和萨卡斯基两个用了好些方法,比如捏鼻子啦掐脸颊啦攥马尾啦,她中途几次睁开眼睛,迷迷糊糊不高兴哼哼,转眼又睡死过去。

     波鲁萨利诺给她算过时间,上午加冕仪式失败后他找过去,那时候她已经在后甲板睡得天昏地暗,加上下午,整个白天睡掉三分二时间。

     她这样无缘无故睡着就醒不来,实在叫人放心不下。

     可是又为着她背脊上的徽印不好让太多人发现,他们也不敢通知船医来给她检查。

     下午四五点钟,就在波鲁萨利诺和萨卡斯基两人犹豫,如果情况继续不对,是不是要冒险叫医生的时候,睡得天昏地暗的家伙总算苏醒。

     虽然…猛一下直挺挺坐起来的样子有点吓人。

     ………

     听到动静的时候,波鲁萨利诺和萨卡斯基正在窗户边吸烟,整个下午他们两人吸掉了行李里携带的所有存货,就算开着窗户通风,舱室里也还是烟气缭绕。

     不过没办法,他们两个只能用烟草的辛辣味道,来抵御睡死那家伙散发的芳香。

     虽然当她脊背上纹印成型后味道就淡去许多,可是她睡死了无意识还是会散发出那种叫人浑身发热的气息。

     要不然波鲁萨利诺和萨卡斯基也不会一下午总想把她弄醒,实在太糟糕了,简直象咫尺间摆着一份诱人食物,偏偏他们还‘饥肠辘辘’。

     首先察觉千岁百岁醒来的是球球,那毛团可能是被香烟熏得不行,早早就逃窜到萨卡斯基的床位去蹲着,也就是千岁百岁的上铺。

     千岁百岁还没醒来的前一刻,原本安安静静缩在床铺内侧的毛团忽然蹭到钢架床边缘,探出个脑袋,用很可能大头朝下栽倒的姿势观察下边。

     波鲁萨利诺叼着烟注视这一幕,眼看球球似乎想往下边扑,就拿手肘捅了捅边上的萨卡斯基,示意他制止球球的举动。

     结果没等做什么,球球又缩回脑袋,乖乖地蹲着不动。

     下一秒,睡死在被窝里的人猛地半坐起来,顶着一脑袋松散凌乱头发,无意识的环顾周遭一圈,眼皮都黏着睁不开的样子。

     片刻过后,一脸汹涌睡意的家伙紧了紧抱在手上的被子,目光迟钝的转向窗户,视线涣散神色恍惚盯着立在窗户边的两人。

     波鲁萨利诺拿掉嘴角的烟支,把指间的烟支掐灭在边上的烟灰缸里,哑着声线笑道,“耶~睡美人醒了呢~”

     她呆呆的眨了眨眼睛,小声说道,“我梦见了银色的海。”音量轻飘飘的,梦呓一般,“它们在月亮的光辉里狂欢…”

     “…它尝到她的味道…她取走它的血和心脏…”

     舱室里萦绕的浅浅烟气笼着她的脸庞,眼神迷蒙绮丽,随着樱唇轻启,低喃的言语,内容却光怪陆离,绵软音调挟带着绝望的黑暗情绪。

     “美妙的吟唱…她们的恸哭…”

     “…爱与死的生命之歌…”

     ………

     微微怔忡之后,波鲁萨利诺飞快的与萨卡斯基交换一个眼神,转瞬间又错开视线,波鲁萨利诺支起倚着舱壁的身体,慢慢地迈开步伐。

     站到床边,他朝前倾了倾身,静静看着她的眼睛,缓声询问,“它们和她们?”

     “嗯…”她呆呆的看着他,澄澈眸子里有他的倒影她的茫然,“她们死了,它们带走孕育后代的巢穴…”

     带走…?波鲁萨利诺皱了皱眉,在心里细细咀嚼一遍她方才断断续续的叙说,忽的又醒悟过来,“百岁你…”梦见了新月召唤吗?

     千岁百岁所说的,是新月之夜的情景…大概是她近些天研究太多都姆兹卷宗,才导致睡梦里编织了幻境吧?

     “别担心,不会有事的。”探出手,试探地拂过她鬓边,随即收回手,波鲁萨利诺故作无意的笑得很轻松,“我们不会让你有事。”

     她的脸颊边冰冷湿漉,想是噩梦侵蚀导致她出了一身冷汗…新月召唤,数百年来没有诱饵存活,那样可怕的遭遇,也难怪她会露出无助眼神呢~

     “不——原来是梦见。”她回了一句在他听来有些莫名的话,停顿几秒钟,眼睛里眸光渐渐凝聚,“有人来了。”

     “耶~百岁去洗个澡怎么样?”波鲁萨利诺无视了她那些叫人无法理解含意的言语,又一次伸手戳了戳她的脸,笑吟吟的建议,“你出了一身汗。”

     “快吃晚饭了啊~百岁你总不能这样出门吧?”

     ………

     等了一会儿,她乖乖的起身,又抱着他给她找来的衬衣,默不吭声进入浴室。

     浴室门阖上之后,趁着她神智尚未完全清醒把人骗去梳洗的波鲁萨利诺返身折回窗户边,嘴角噙着的笑意加深少许。

     全程围观的萨卡斯基先丢了个百分百鄙视的眼神,随即轻声打个唿哨,招呼蹲守在上铺的球球过来。

     毛团跃到地上,悄无声息窜到他们跟前,蹲下,仰高脑袋。

     波鲁萨利诺垂下眼帘,看了地上的球球一眼,嘴角的笑意蓦地凝结。

     “看来你没发现。”萨卡斯基凉声说道,“球球承认她是主人了,在她背后产生徽纹的时候。”

     “耶~这还真是…”波鲁萨利诺挑了挑眉梢,又细细看了看毛团,接着才把刚刚被哽住的后半句话说出口,“出乎意料呢~”

     球球这毛团身上的绒毛纹路加深许多,并且它的眼睛也变成纯然银色,这是进化标记。

     正如萨卡斯基之前说过,球球的族群是一种极狡诈的生物。

     只依附强者生存,在丛林里它们跟随森林之王,如果被人类逮住,强行驯化之后,豢养它们的女孩子会逐渐产生香味。

     然而,那些拥有它们的女孩子却一定不是它们的主人,它们的驯服是因为那些女人,通常自己也是被豢养。

     只不过另外有一种很有意思并且鲜为人知的情况,倘若逮着它们之后放养在身边不对它们强制做什么,最终它们会从附近的人当中选定一位强者。

     叫它们自然而然选定的人,条件是能够令它们进化的强大存在,即使目前尚且平平,未来也必定能站到巅峰。

     球球是王者之兽。

     它的族群,古早之前被用来选定继承者,甚至到现在,偶尔也有组织势力通过它们选拔资质优秀的人才。

     黑市对它们趋之若鹜的理由也因此而来。

     也正是因此,才造成它们数量逐年减少,几近灭绝。

     ………

     “哎呀~那丫头,真是看不出来呢~”惊讶过后,波鲁萨利诺一边拿手指搓下巴,一边饶有兴致的笑,“要是她知道自己被球球选中,表情一定很可爱。”

     患有严重惧猫症的千岁百岁,和外表跟猫差不多的球球…以后的日常相处,真是…稍微想象一下就叫人忍不住期待啊~

     收回盯着球球的视线,目光偏移几度,波鲁萨利诺一脸(≧w≦)求认同,“呐~你说对吧?萨卡斯基。”

     萨卡斯基(▼▼)o,“………”

     两个人面面相觑一会儿,萨卡斯基抬手撑着额头,一副头疼不已的样子,见状波鲁萨利诺笑得更无辜,“别这样,球球选了她也好,反正一开始就决定要送她的啊~”

     在兽之匣逮着球球的时候,波鲁萨利诺当即决定要把毛团送给千岁百岁,那也是萨卡斯基默认的,只不过谁都没想到,她怕猫怕得要死。

     后来,被拒绝了送不出去的球球就被他们两个放养在身边,这当中也有两人相互较劲的意思,当然,他们也想过球球会选择别人。

     特里顿或者泽法,或者军舰上其他什么人,只是…绕过一圈,最后还是千岁百岁。

     怪不得毛团总喜欢往她身边凑,被嫌弃了也不屈不饶,波鲁萨利诺想了想随即恍悟,早上在后甲板看到一人一只用一模一样的姿势盘着睡觉,原来不是巧合。

     那时候已经是球球在调整,偷偷的和她同步吧?

     ………

     “这么看来,对球球来说,我们两个都不如百岁。”笑过之后,波鲁萨利诺又有点忧郁,“真是叫人担心啊~”

     “担心什么?”萨卡斯基低声反问,顿了顿,放下手,眼角又是一抽,“你不会是在担心将来压不住她?波鲁萨利诺你的脑子…”

     真想撬开了看看里边装的都是什么鬼————虽然没有明确说出口,萨卡斯基的眼神却清清楚楚这般表露。

     “现在反悔已经来不及了,选择我们两个作为同伴。”波鲁萨利诺阴森森的睐一眼过去,恶意满满微笑,“以后还请多多指教啊~”

     沉默几秒钟,萨卡斯基的唇稍往上掀了半公分左右,“我是在同情我们未来的上司,遇到你们这样两位。”

     “只痴汉泽法老师的千岁百岁,加上只针对她的长腿大胸控波鲁萨利诺。”

     “哪天你们因为审美差异打起来,我一定不会劝架,让军部那些把我们捆在一起的老头子吐血去吧——”

     三无腹黑的毒舌一如既往犀利,一时间被吐槽的人,不管在不在场都膝盖中箭无数。

     波鲁萨利诺险些一口气没提上来,哽了半天才干巴巴的笑道,“耶~萨卡斯基你好冷淡。”

     “百岁那么可爱…”

     “她哪里可爱?你是m吗?”萨卡斯基速问。

     “她哪里都…”

     波鲁萨利诺口中的话说到中途忽的停顿,斗嘴斗到一半的两人不约而同神色一凛,复又双双转过头,目光同时落到舱室门的方向。

     ………

     没过一会儿,细不可闻的步伐停在舱门外,间隔几秒钟,轻轻的敲门声响起。

     待得他们两个人去应门,听完站在门外的锡兰号传令兵的消息,最后阖上门,双双返身回来开始着手准备。

     当天轮到扫除的萨卡斯基拎着垃圾桶去收拾满坑满谷烟蒂,波鲁萨利诺则走到浴室边,低声招呼里边的人,“百岁,过半个小时要开会哦~你宿舍的钥匙在哪?我给你拿外衣。”

     方才是特里顿准将身边的勤务兵,来的目的是传达命令,过半个小时,有一场会议即将召开,他们三个实习生必须出席。

     千岁百岁洗澡前拿的是他的衬衣,等下出门似乎不成体统,为了赶时间,波鲁萨利诺决定先跑一趟帮她拿干净的衣服来。

     话音落下,浴室里淅淅沥沥水声消失,里边那家伙闷闷的回答,“在门前的地毯下边,我没随身带着。”

     “耶~真是糟糕的习惯。”波鲁萨利诺摇了摇头,随后把音量提高几分,“拿回来以后我帮你收着,免得哪天你又发现多了什么在房间里。”

     自顾自说完掉头就走,顺便无视后边不知什么砸在浴室门上的闷响。

     出了他们的住舱,用最快的速度,赶到锡兰号安排给千岁百岁的新宿舍,最短时间里拿到衣衫然后回来。

     ps:口袋里还装回她的钥匙。

     ………

     拎着装衣服的袋子,波鲁萨利诺心情很好,连看到萨卡斯基和球球,一左一右守在门外边这种诡异情况都来不及先惊讶。

     重新敲开他们住舱的门,把衣服递给里边的千岁百岁,最后又一次阖起舱门。

     等到闲下来,波鲁萨利诺才有心思表示一下,“怎么跑到外边来了?”

     萨卡斯基顶着额角若隐若现的青筋,面无表情回答道,“球球扑她,我拦住不让她往天花板窜,然后就这样。”

     “哦~~~”波鲁萨利诺眯着眼睛,点头表示明白,于是一人一只外加垃圾桶一起扫地出门,怪不得舱室外满地烟头,千岁百岁果然炸毛了,╮(╯﹏╰)╭。

     可能是心情极度不好,萨卡斯基沉默片刻,忍无可忍似的咬牙,“真想知道那混账的家长究竟怎么教育她的,一抬脚就踹男人下/半/身,简直不可理喻!”

     之前好几次险些遇害的波鲁萨利诺,“………”

     ………

     接下来是很长一段时间的相顾无言,一直到千岁百岁穿好衣衫顶着一脑袋湿漉漉头发出门,他们三个人一并去往会议室,路上萨卡斯基始终板着脸,脸色黑得能拧出墨汁。

     千岁百岁倒是神色平静,半点没有差点废了同伴的心虚感,也因为临行前球球被丢回住舱不让跟,她偶尔还能用挑衅的眼神,回应恶狠狠盯她的萨卡斯基。

     夹在两只气势汹汹的家伙当中,波鲁萨利诺表示他什么都不知道,更不会好奇萨卡斯基究竟有没有被踹个正着。

     一只母夜叉和一只腹黑的对决,如此爱好和平的波鲁萨利诺表示他才不会插手呢~

     (╯﹏╰)b。

     ………

     抵达的时候会议室内已经坐着许多人,因为是卡着开会时间到场,三个人进门就收到许多道意味不明视线的洗礼。

     捡着会议桌最下方的三个席位落座,和萨卡斯基两人一左一右把千岁百岁护在中间位置,之后,波鲁萨利诺才抬高眼睛环顾周遭一圈。

     到场的人员除了泽法和特里顿,余下几位样貌陌生,将领披风肩章最低军衔也是上校,并且都一副气势粗豪凶悍精干的样子。

     准将军衔能指挥一艘护航舰,此时在场这些海军将领,麾下兵力加起来,足够轻而易举击溃一个中型国家。

     波鲁萨利诺特别留意了下这几位将领,随后发现几人都未曾在加冕仪式上见过,再联系特里顿与泽法对新月召唤的态度,心头微微一动。

     他们三人到场没多久,会议室的门就被外边的士兵阖上。

     随着门扉闭阖,室内原本隐约的交谈声蓦然消失,气氛变得安静,且肃穆。

     短暂的静默过后,坐在最上首的泽法沉声开口,“赶赴这片海域之前,你们就已经知道明晚的战斗,现在,先看完资料。”

     会议长桌每个座位前都摆着一份卷宗,听得这样的开端,波鲁萨利诺也和其他人一样,探手拿过放在自己面前的东西,扯开卷封,拿出来研究。

     ………

     室内很安静,只有呼吸声与纸张翻动的簌簌细响。

     慢慢地翻动手里的文件,盯着微微泛黄的卷宗上铅黑字迹,波鲁萨利诺越看越是诧异,同时也了然。

     这些文件零零散散,时间跨度长达数十年,除了文字记载,也有素描图案,和一些模糊照片,它们全部都是海妖的线索。

     其中有都姆兹国内情报,也有遭遇海妖袭击船舶幸存者的记录,更有一些遇害者留下的残骸照片。

     而这些叠加在一起,可以从中找出海妖的习性与攻击模式。

     看到这里,即使再笨也该明白,海军本部对消灭海妖已经势在必行,如若不然,花费这么多精力收集情报是为什么?

     为的不就是知己知彼。

     怪不得今晚参加会议的将领,没有主舰将官,海军本部派遣保护中枢官员的主舰,看来是被排除在明晚战斗之外。

     一艘主舰,一艘右翼护卫舰,足够压制拖延中枢官员,而会议室内的这些人,想必是本部另外派遣日夜兼程赶赴,彻底消灭海妖的主力。

     ………

     “看完资料,另外的是作战计划,你们各自预定的位置,以及任务。”

     闻言,波鲁萨利诺微微一怔,他手中翻开的已经是最后一页…作战计划?哦~对了,他们三个菜鸟实习生看来是没有任务,也不对,明晚千岁百岁要作为诱饵。

     慢慢地阖起指尖夹的纸页,波鲁萨利诺不动声色的瞥了眼身边的人,一看又是一愣。

     千岁百岁面前的桌子上摆满纸张,她把它们一张一张单独摊开了放在桌子上,此刻正聚精会神拿着两张对比。

     从他这边扫一眼过去,她手里拿的是两张照片,并且都是遇害者残骸的记录。

     “在看什么?”波鲁萨利诺略略侧身靠近,压低声线询问,“百岁你从上边看出什么?”

     “嗯——”她头也不抬,随即把手里的照片放到桌面上,和其它内容相仿的资料并排摆放,最后漫不经心回道,“它们或许长着口器。”

     “你看这里…还有这里…”

     “孔式创伤,分别在足底、腋下,或者闭合前的囟门位置。”

     她的指尖分别点了点几张照片上的残骸,语气平淡又冷静,“肢体也有其它啃噬痕迹,残骸变得枯槁,很可能除了獠牙,海妖长着隐蔽的口器。”

     “介于咀嚼式和虹吸式之间,先撕开皮肤汲取汁液…”

     “喂!”波鲁萨利诺被她直白又可怕的形容说得毛骨悚然,忙不迭开口打断,“百岁啊~我们还没吃晚餐,别这样。”

     她莫名其妙斜觑过来,他抬手摸了摸鼻子,连连苦笑,“快中午的时候我被你说得没胃口吃牛排,现在…呆会连水果都吃不下去了,很可怜啊~”

     努力摆出一副奄奄一息的样子,波鲁萨利诺试图从千岁百岁那里得到点同情心,“百岁你乖乖的啊~别再欺负我。”

     “大不了下次,我帮你揍萨卡斯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