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综]七十一变 > 第四十七章
最快更新[综]七十一变 !

    第四十七章牡丹满园

     瞳孔攸然收缩,我有种尖叫的冲/动,下意识张开的嘴却被对方有机可乘,舌尖熟练的窜入游走,湿漉漉蛇一样搅动…

     怒气值攀升到最高点,大脑反而冷静下来…

     然后有句话怎么说来着?祸不单行?

     没等我装出顺服姿态误导对方,可能太激动,他的手一个施力不当…[咯]一声,玻璃碎裂一样的细响。

     那声音不大却也叫两个人同时顿住。

     顷刻间,剧烈疼痛沿着神经末梢传入大脑,我疼得冷汗直冒,顿时惊怒交加。

     一侧肩膀被捏碎…之前海军大将元素化后反击冻结它,接着是急速奔逃,我根本还来不及做什么,结果现在好了,整个肩膀都粉碎…

     发现自己失误的陌生人僵硬两秒钟,压在肩上的手挪开,按在旁边地上,之后借力慢慢地抬高身体。

     两人一时四目相对,并且相顾无言,我是疼得说不出话来,对方的眼神里似乎有些茫然。

     面面相觑几秒钟,他象是不敢相信自己居、然、硬生生捏碎我的肩膀,怔怔的盯着我看了一会儿又把目光移动几分,接着停滞不动。

     我眯紧眼睛,燎原怒火猛地烧毁理智。

     覆在身上的温度,把骨头捏碎的力气,咫尺间剧烈跳动的心率,毫不克制的喘音…所有因素叠加,在血液里催生出无比暴戾的化学反应。

     没有受伤的那只手五指箕张,指尖前端骨骼猛地扭曲生长,尖利钩爪瞬间伸出,狠狠地朝着压在身上这个人的头部抓过去。

     …………

     还是那句话,祸不单行。

     陌生人偏头险险避开攻击,幻化的钩爪尖利前端划破他的脸顺势插/进他的肩膀,坚韧皮肉温热血液,再深入些甚至触及骨骼。

     他发出一记短促的闷哼,音色里含着几丝痛意,人却一动不动,象是强行忍住条件反射的回击,任凭插/进血肉的钩爪把肩膀撕得撕烂。

     没等我再次攻击忽地传来连续不断的闷响,破破烂烂的建筑物伴随着哀鸣终于失去平衡,毫无预兆间轰然坍塌。

     人要倒霉起来,真是喝凉水都塞牙。

     无数碎石残垣雨点一样落下,黑压压的一片,密密麻麻,尘埃石雨打落的间隙,几线晴蓝天空一闪而过。

     瞪大眼睛,我愕然看着上方这个陌生人猛地覆下,精实的身躯如同一只张开翅膀的鸟,盖掉所有视野。

     …………

     近在咫尺,我看不到任何东西连呼吸都困难,压在脸上的触感是布料,隔着衣服,另一个人的心跳声充斥耳蜗,在几记重力撞击过后,或许还有他微不可察的僵硬。

     我试图省略掉沿着布料沁出的滚烫湿热感,然而目不视物的情况下,感官分外敏锐,根本无法忽视。

     铁锈一样的味道一点点变得浓腻起来,是血,大面积出血;它们不止是留在指尖那些,更多的来自后来塌方时…

     石块残垣掉落把我们埋起来,这个陌生人把我裹得密不透风,他自己毫无遮挡,想来这些血是他受伤的结果。

     为什么不躲开?面临危险的时候第一反应不该是自救吗?

     为什么不躲开?反而保护正在攻击他的敌人?

     也不知过了多久,等到所有震动砸落平息,蒙住头脸的障碍物移开几公分,昏暗狭隘的空间里,有一道呼吸摸索着凑近耳边。

     “百岁…”

     “百岁…”

     如同梦呓一般的声音在耳边轻轻唤着,一遍又一遍,低而暗哑的声线,象交错复杂钢线一层层黏附在皮肤上,丝丝缕缕细细切割,缓缓嵌入血肉。

     黑暗中,滚烫嘴唇找过来的时候,或许是错觉,仿佛有什么湿热水渍滴在皮肤上,我下意识发抖。

     纠缠之间充斥着血腥气,脑海中一片空白。

     应该反抗的,我想。

     我不喜欢他的亲吻,只是挣扎的念头在浮现同时就失去勇气,舌尖品尝的味道让人莫名害怕,那是一种…不知怎么形容的感觉。

     一触即发的欲/念,无法言说的痛苦。

     这个男人…或许我认得,只是重新孵化让我把往事忘得一干二净。

     …………

     好吧好吧~对不起是我忘记了所有。

     原谅你的无礼了,所以…不要哭…

     …………

     大脑失去思考能力很长一段时间,等到生锈一样的思维能力恢复运转功能,一切差不多已经尘埃落定。

     这里是马林弗德,海军本部,想当然军队的行动有效并且迅速。

     陷落在废墟里边的两个人等到救援,再别的更进一步的事发生之前,赶来救援的人挖开碎石瓦砾将埋在当中的人解救。

     意外接踵而至令人措手不及,我一点也不想回忆自己究竟怎么被埋进废墟,然后在伸手不见五指的情况下跟个男人亲吻,最后双双被救援队挖出来。

     太丢脸了简直,不管是塌方还是别的,总之我一、点、也、不、想、记、得!

     捂着一侧肩膀,我在一块临时清理出来的空地上休息,不远处那堆瓦砾碎石附近来来回回很多人,也不知做什么,行动有条不紊,内容暂时叫人莫名。

     而我的周围,每一个能够逃生的方向都守着人,一色军队制服,看似无所事事,实际上这些人全部在密切监视我的行动。

     此地中心是距离几米开外一处嗯~急救现场。

     那个男人正半褪衣衫接受包扎,明亮的天光里,他背上的血肉模糊一览无遗。

     后肩骨开始到腰侧好几块大面积挫伤,另外几个位置伤口又长又深,似乎是大块混凝土砸落时钢筋戳进去,还有砂砾碎石嵌在肉里。

     从医生小心翼翼检查的样子来看,似乎头部也有创伤,最严重的是一边肩膀,肩骨都塌陷,好吧~那个不是落石砸伤而是我动的手。

     啧了声,我调开视线,把注意力移到别的地方。

     刚被从废墟里挖出来的时候,那男人命令医生先为我救治,不过被我恶狠狠拒绝,可能是觉得自己好心被雷劈,他的脸色阴沉得可以磨墨。

     当然,那个男人心情好不好和我半毛钱关系也没有,原谅他失礼是一回事,剩下的可就什么也没有,毕竟关于彼此过去的记忆,对我来说是一片空白。

     而且…要不是看在他受伤颇重,我一定不会善罢罢休。

     从废墟里出来,在光线亮的地方我看清楚男人的样子,随后想起这个人…不就是之前闯进梦境莫名其妙亲我的那个混蛋吗?!

     目测叔字辈,居然每回都一见面啃上来,简直…混账东西!

     …………

     想起来之后我的脸色阴森得比对方更难看,过去是一回事现在是另外一回事,在我不存在任何印象的情况下,谁也没权利要求我对往事负责,对不对?

     更何况两个人以前究竟什么关系还不得而知。

     可能是我的表情叫对方更加不愉快,他铁青着一张脸,默不吭声地去接受治疗。

     他的态度造成此刻其他人对我的态度,这些围在附近的士兵们,偶尔递来的眼神实在诡谲得叫人头疼。

     然后还有不是士兵的另外几个人…

     那几位身上披着雪白披风,明显是将领的男人这时候站在更远些地方,每一个都样貌古怪气势精悍。

     最醒目的还是首先和我发生冲突的海军大将,青雉库赞。

     高大的男人低声不知说着什么,间或有锐利而奇异的目光投射而来。

     我想…好吧~现在我什么都不愿意想。

     …………

     我放开捂着肩膀的手,抬高了手背揉揉眼睛,短时间里各种跌宕起伏叫人疲于应付,此刻猛一下放松就开始觉得困顿。

     揉完眼睛的手顺势虚掩嘴角,隐忍的打个哈欠,耳边忽的听见有人咦了一声。

     空气中无端端卷起一阵气流,眼前光线微微一黯,我顿了顿,垂下眼帘扫了眼地上投落的阴影,随后抬起视线,“现在开始审问吗?”

     黑色卷发,发型形状象棵花椰菜的男人上身微微前倾,视线停在我的脸上,“太太的肩膀好了呢~真是奇妙的恢复能力。”

     “没办法,谁让我总是遇见粗鲁的男人呢~”嘴角掀了掀,我皮笑肉不笑的开口说道,“一见面不是把人冻起来就是把人骨头捏碎。”

     瞬间恢复什么的根本不是体质异常,原因是我的存在半真半假,这种答案我理所当然不可能实话实说,底牌这种玩意可是保命用的啊~

     不想说实话又不能把气氛搞得太僵,毕竟呃~没必要给自己树太多敌人。

     于是————只好混淆视听。

     “我恢复能力好一点,不是很好吗?”

     说到这里刻意停顿几秒钟,我别有深意的盯着他,“等下觉得我撒谎,你们可以把我的骨头一根一根拆过一遍啊~”

     可能是被我的回答噎了下,这位海军大将,青雉库赞表情卡壳几秒钟,然后才懒洋洋地直起身,耸耸肩,“啊啦啦~太太你真爱说笑话。”

     “我这人从来不喜欢说笑话。”收起满脸的假笑,我撇了撇嘴角,没好气的冷哼,“你们究竟想问什么,麻烦动作快点。”

     “要抓我坐牢也可以,拖拖拉拉的等天黑吗?”

     “实际上现在不是我想问什么啊~”海军大将语气很无辜,边说边把视线挪到另一个方向,随后音调变得格外古怪,“不会放你走的人,是他哦~”

     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我抿了抿嘴角,想了想还是开口询问,“他是谁?看其他人和你的反应,他…”

     啧了声,在几米外那人撩高眼皮把目光对过来的时候,我转回脸,“海军大将之一,自然系的光…他是黄猿?”

     “太太你不认识他?”身前这海军大将挑高一边眉梢,神色显得很诧异,“可是刚才…你们的反应不像陌生人呢~”

     “能让海军大将舍弃自然系能力用身体护着你…元素化之后脱离险境轻而易举,但是那样你会被留在废墟里。”

     “他连霸气都没用,想必是情急之下忘记,这位太太,你们一定不是初次见面。”

     …………

     刚才…顺着对方的话语回想一下刚才…被挖出来的时候果然很多人看见了!

     想到这,我的脸默默一黑,深呼吸好几次忍了又忍,终于压下在血液里四处飞窜的各种恼羞成怒。

     “没什么,只是亲吻而已。”我面不改色的胡说八道,“男人和女人一时激情,很正常啊~”

     “是吗?”对方又挑了挑眉梢,象是想了想忽地重新靠近些,压低声音说道,“那么现在,太太你也有激情吗?”

     呆愣片刻,我花了一点时间才反应过来,‘现在有没有激情’,这位是在问…呵呵~

     明白对方话里的深意,我慢吞吞的上下打量他一眼,然后笑起来,“有的啊~想试一试吗?”激情到你就此长眠如何?

     话音刚落,对方还没来得及回答,斜地里蓦地射/出一道明黄的刺目冷光,无声穿过两人之间狭小空隙。

     破空之音撕裂平静,下一秒,光束落点方向传来短促的爆炸声。

     沉默片刻,我缓缓地把脸偏向一侧。

     发出攻击的人正朝此地迈开步伐,破烂衣衫不知去向,上身只裹着层层绷带,长裤甚至还带着几处褴褛,外表看似狼狈,周身气势却凝重又险恶。

     皮鞋鞋底不疾不徐碾过地上砂砾,不轻不重的声响竟叫守在附近的士兵们面色微变,而随着他慢腾腾逼近,那些士兵开始陆续撤离。

     几米开外的医疗队早已经收拾好器皿,甚至比士兵们更快些,正以一种逃命似的速度朝远处疾行。

     不多时,士兵们潮水般退去,随即重新聚拢在那几位将领身后,安安静静站立,象是等候进一步命令。

     这块位置方圆百米转瞬间清理得干干净净,只剩下三个人,我,青雉库赞,和正在接近中的另外一个海军大将。

     空气中徒然沉重,如同山雨欲来的天空,混沌压抑。

     来人走到和青雉库赞并肩的水平线上,并且有意无意地停在与他的同僚形成夹击之势的角度,最后沉声说道,“千岁百岁,别当着我的面勾引你的后辈。”

     说话的语气颇正常,甚至听上去还带着点开玩笑的熟稔,如果不是眉宇间蓄着隐忍的不悦,另外这位海军大将大概就真的心情平和。

     …………

     后辈…后辈…海军大将青雉库赞是后辈?口胡!

     我嘴角狠狠一抖,终于没能忍住铺天盖地的黑线,“后辈?你开玩笑!他——”

     抬手直直点向边上那棵黑色花椰菜,我阴森森的边磨牙边怪叫,“他的年纪可以当我爸爸了好么?”后辈你个大头鬼!

     还有!

     瞪了边上表情微微扭曲象是要出口反驳的那只好几下,我猛地转过脸,对着后来出现这只翻出死鱼眼,“你的年纪可以当我爷爷,别乱说话!我这样年轻美貌哪里老?!”

     后辈你妹夫!我这样年轻,而你们两只脸上的褶子连起来可以织毛衣了好么?

     简直不能忍,居然诽谤女人的年纪。

     …………

     呃~可能是被年纪刺激到,后来站到面前的这位黄猿大将整张脸都阴沉下来,“我二十六岁的时候你刚成年,现在敢说自己年轻?”

     “你今年贵庚?”我立刻反问,所有心思都被他说的时间吸引过去。

     这位看起来年纪已经不小了啊~如果他二十六岁的时候我们就认识…这当中的时间,想想就叫人满头黑线吧?

     当然,我不认为这位海军大将是说谎,因为没必要,而且…从种种迹象看来,我确实曾经在这个世界存在过,也确实和他认识。

     那么…呃…

     不知为什么,当我问了他确切年纪的问题之后,黄猿大将反而沉默下来,神色卡在半是阴郁半是恼怒的波段之间,好半天都不说话。

     半晌,青雉库赞象是没忍住终于轻笑出声,肩膀可疑地轻轻抖动,斜觑他同僚的目光,眼神依稀幸灾乐祸。

     又等了一会儿,可能是终于笑够了才开口,“波鲁萨利诺你今年几岁啊?”问完了也不等回答,视线偏移几度对上我的,他曼声说道,“嘛~只看外表我确实可以当爸爸了。”

     “不过这位太太——”他忽然把声线压得更低,语气里有种说不清的别样意味,“不可以凭借年纪判断一个男人。”

     “当然,女人也一样。”

     …………

     “可是我不记得。”我摊了摊手,算是很诚恳的说道,“就算黄猿大将不是认错人,我也只能很抱歉。”

     说到这个————想了想,我把目光重新转到黄猿大将那里,“你真的没有认错人?”

     “如果没有认错,当年我和你是什么关系?”

     “看来太太你很清楚自己的事。”率先开口的还是青雉,“时间跳跃性跨度大得超出想象,居然也不惊讶。”

     “要知道波鲁萨利诺二十六岁到如今,已经快三十年,接近一个人的半生。”

     我还没想好怎么回答,却是黄猿大将的话暂时解决麻烦,他说,“巨人族的一百年,相当于人类的三十年。”

     “千岁百岁你的时间,是一年相当于三十年?”

     “怪不得你能这样轻松的抛弃过往。”

     他一边说一边试探地靠近,墨黑眼瞳里掀起的惊涛骇浪,岌岌可危到令人戒备,“如果我说,我们是情人。”

     “你也只一句忘记就全部勾销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