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综]七十一变 > 第六十六章
最快更新[综]七十一变 !

    第六十六章钢铁之心

     计划这种东西,一般都是说起来容易,因为纸上谈兵嘛~脑洞开得突破天际都没关系,可是一旦真正执行下去就…会发生各种各样,匪夷所思的意料外状况。

     比如说我现在遇到的困难。

     呃~因为我不晓得怎么才算是一名合格的情人,为确保临时上司和老同学他们定下的计划能顺利进行,当务之急是先为我阐疑解惑。

     于是,我只能诚恳的问三位海军将领,他们想要的情人是什么款式,我不会怎么没关系,反正男人和女人之间相处模式千千万万,掐准男人的脉门投其所好嘛~

     毕竟是演戏,只要看戏的人相信就行,而要藏在幕后的观众们信以为真,自然我就必须象鬼蜘蛛心头所爱的类型。

     又为了不让临时上司恼羞成怒,我只好连老同学和鼯鼠中将一并问了。

     问过之后,三位海军将领保持了好一会沉默,简直象是碰到什么世纪难题一样,神色均是各有各的微妙。

     又等了许久,鼯鼠中将一脸深沉的率先回答道,“活的,女的。”

     “…………”我嘴角一抽,额头顿时迸出根青筋。

     紧接着,临时上司鬼蜘蛛言简意赅,“活的。”

     “…………”我只觉得额头上的青筋无限扩展。

     黄猿大将,波鲁萨利诺同学最后开口,“百岁。”

     顶着一脑门突突直跳的青筋,我阴森森的把目光落到老同学脸上。

     两人面面相觑,半晌,波鲁萨利诺举高双手作妥协状,顺便笑得非常无辜,“百岁你何必纠结这种问题,鬼蜘蛛那点喜好不重要。”

     声线拉得老长老长,他一边拿眼角斜觑鬼蜘蛛,眉宇间流淌着说不出的意味深长,“百岁的样子,已经足够任何一个男人忘记自己的口味。”

     想了想老同学的话,接着我又看了看另外两位中将,最后耸耸肩不再继续纠结,“男人都是视觉生物,我倒忘记了,多谢提醒。”

     波鲁萨利诺说得对,临时上司的喜好确实不重要,毕竟他不是重点,我只需要让旁观者相信,目的就达成了啊~

     是我想岔了,因为即使我表现得再糟糕,临时上司也一定会配合,而剩下的就让幕后观众们自己脑补去吧~

     想通之后,我非常愉快的咧开嘴角,“接下来请多关照啊~鬼蜘蛛大人。”

     鬼蜘蛛中将撩高眼皮,冷淡的哼了声作为回答。

     …………

     那晚之后,接下来足足一个星期,鬼蜘蛛中将先生非常认真的执行着计划,虽然回答的时候他态度很冷淡,但是…

     怎么说呢?应该是我很忧郁。

     鬼蜘蛛中将先生演戏天分十足啊~简直叫我深受困扰有没有?

     还有另外就是,马林弗德海军本部的八卦程度堪称凶残,(==)。

     说起来,实际上我也没有什么特别表现,就和往常一样每天无所事事,该陪着临时上司四处露脸的时候混在随行人员当中,不该我出现的场合乖乖呆在办公室。

     可是!这样看似普通到疏远的上下级关系,‘认真’起来的鬼蜘蛛中将偏偏就能让有眼睛的人都嗅出奸、情、味、道、是怎么回事?!

     波鲁萨利诺明明说过鬼蜘蛛情商低得令人发指,为什么一旦进入状态演戏,连我都险些要误会自己和临时上司,真的有点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啊喂!

     举例一:鬼蜘蛛中将总是挑着人多的地方‘深情’盯着我看,然后在我发现了回视的瞬间故作无意调开视线。

     举例二:每当有性别男的家伙靠近我三尺以内,不论对方是不是为了公事,鬼蜘蛛中将总能及时出现,背后灵似的站在角落静悄悄瞪。

     举例三:鬼蜘蛛中将很快变得走到哪都要拎着我随行,简直寸步不离,外加无论被谁问到都一副脸红心跳的纠结表情,说话吞吞吐吐让人不多想都困难。

     举例…没有举例四了,因为上面那些已经足够流言一夜间生根发芽,顺便飞快蔓延,堪比感冒病毒。

     …………

     因为鬼蜘蛛中将的表现,原本总喜欢游荡在我附近的人少了许多,也因为临时上司有意无意释放的信息,导致我沐浴在各种目光里。

     有暗中审视,有意味难明…忽然成为注意力聚焦点实在不是件叫人愉快的事,但也不是没有坏处,至少————

     临时上司出乎意料的行动力,叫我耳根子清净不少是真的,那些总喜欢半路偶遇外出邂逅的家伙消失,搭讪邀约行为更是从此杳无踪迹。

     可是!我很想很想告诉临时上司鬼蜘蛛先生:

     心心念念牵肠挂肚,辗转反侧求之不得,不是这样用的啊喂!

     另外,鬼蜘蛛中将先生你要是平常也如此机敏,哪里来的‘三天不到必定被甩’的苦逼失恋人生啊!

     没错!三天被甩!

     鬼蜘蛛中将先生让别人误会我和他很快会有一腿之后,某天我无意中听到墙角,窃窃私语的海兵们说的正是鼯鼠和黄猿都调侃过的,临时上司‘三天恋情’的经典。

     马林弗德海军本部或者是没什么消遣?八卦流言小道消息,除了这些,听壁角的我还顺便知道了一项,本来认为海军内部如此严肃的地方大概不会有的娱乐。

     传说自打人类出现文明就伴随而生的,源远流长历久弥新的娱乐方式,经过斯文点的辞藻修饰,它名唤‘小赌怡情’。

     闲得没事了八卦长官的士兵们,提到近些时日暗地里非常火/爆一个赌/局…

     …………

     听完八卦,回过头我就悄悄去找老同学,拿了些钱给鬼蜘蛛计划开始就不能大刺刺和我厮混的波鲁萨利诺,让他想办法往赌/局里下注,算是赚点零花钱。

     因为,我肯定赢的啊~

     海军本部里边近些天最热门的赌/局,赌的是鬼蜘蛛中将这次追求成功确定关系之后,会不会打破三天记录。

     海军本部里传说得罪不知什么,以至于中了‘三天恋人’诅咒的鬼蜘蛛中将,这次肯定会破纪录,还用说么?

     因为情人原本就是演戏,藏在幕后的观众现身之前,我肯定不会甩掉鬼蜘蛛中将哒~

     于是,胜券在握的情况下,不赚点小钱怎么对得起自己。

     我觉得波鲁萨利诺肯定知道,要不然他不会笑得那么开心,顺便还揉我的脑袋夸我反应快,对此我严重怀疑他其实早已经下过注。

     甚至还可能赌/局就是他挑起,一来推波助澜,二来顺便看场年度大戏。

     按照老同学和临时上司相互毒舌的程度来看…这一对儿损友估计没少让对方难过,波鲁萨利诺又怎么会错失如此好机会?

     也或许…他们三个知道内情的海军将领都参/赌了?

     不过算了,他们好基友一辈子相爱相杀,那种事跟我没关系,我只要赌赢了赚些金闪闪的贝利回来就好,这世界通用货币如此美丽,简直叫人爱不释手,╮(╯▽╰)╭。

     …………

     暗搓搓往赌局里下注过后,没几天我发现身边开始出现窥视。

     那些人隐在暗处没有接近,接着鬼蜘蛛麾下低级军官陆续被人试探,象是开玩笑一样,问题绕来绕去却都是鬼蜘蛛和我的关系。

     投石问路的讯号出现,或许不代表什么,也或许代表着什么。

     收到下属报告的异常情况,鬼蜘蛛倒还算沉得住气,没有立刻着人调查,大概是担心太过轻率叫人警觉吧?

     也可能是觉得计划终于有进展,所以决定加一把劲,鬼蜘蛛中将没知会我一声,忽然就把行为提升到亲密的凶残程度。

     猝不及防吓我一大跳,(==)。

     …………

     背脊顷刻间撞到一片冰凉坚硬触感,我差点没忍住一个撩阴腿…幸好又临时想起来自己目前正扮演的角色,以及堵在视野内这尊大神,他…

     是商定好同台演出麻痹别人的临时上司来着。

     趁着整个人被他魁梧的身躯完全遮挡,旁人根本看不到,我嘴角一边抽搐,一边抬高视线,默默盯着鬼蜘蛛中将。

     此时,是每隔数日高级将领例行会议之后的上午,此地,是海军本部大会议室所在地,ps.会议结束正下楼途中某处楼梯拐角。

     汇集本部高层将领的时间和地点,鬼蜘蛛中将默不吭声突然一掌推过来,我撞在楼梯角落墙壁上,随即又被堵住。

     还是用如此暧昧姿势把人困在双臂和墙壁之间…

     张了张嘴正想说点什么,忽然又看清楚俯低下来的临时上司表情仿佛有些儿不对?于是,我顿时安静下来。

     刚刚下楼前就比别人稍迟些,这时候楼梯间只有我和他两个人,看鬼蜘蛛中将的表情不象吃错药,那就应该有别的缘故。

     …………

     他一言不发缓缓地贴近,直到两人距离近得有些危险才停止,呼出的气喷在侧脖颈,使得我惊起一层细细鸡皮疙瘩。

     保持俯低姿态鬼蜘蛛中将就这样静止,相信此时看在别人眼里,楼梯间这里是发生着什么不可告人的事。

     不多时,沉稳脚步声纷沓而至,来人听声音有好几位,一行人边走边交谈,声音很快变得清晰,方向是楼上,想必是大会议室那边还没离开的人。

     电光火石间,鬼蜘蛛中将又飞快地探手过来,解开我衬衣最上边两个扣子…

     没等我眼睛暴突,来人的存在感已经逼近到我错失动手把人按进墙壁的良机。

     也不过顷刻间,低声浅笑蓦地消失,有谁诶了声,接着才说道,“鬼蜘蛛你这是…”

     我被完全挡住视线根本看不到来人,倒是背对着来人的临时上司微微一顿。

     若有似无的冷哼一声,做出惊悚举动的鬼蜘蛛中将反手掩着我的领口,直起身,装模作样地把我往身后藏。

     他如此欲盖弥彰的行为,哪里瞒得过站在楼梯口的一行人,也更是叫我一口老血险些吐出来,要不是投过来的视线过分诡谲…

     迅速埋下头,一手盖在鬼蜘蛛中将的手掌上,我一边故作羞恼,一边在心里默默狰狞。

     刚刚我没反应过来,现在还有什么不清楚的?

     鬼蜘蛛中将是故意要让人误会,他扯开我的扣子制造假象,让后来出现这些将领认为之前我和他是正亲热…

     混账!

     …………

     可能是光天化日之下目睹伤风败俗行为略心塞,站在楼梯上的人好半天没有谁开口。

     过了很久很久,才有人调侃意味十足的笑道,“诶~你身后那个就是那个吧?藏什么藏啊~这些天早已经听说了啊~”

     那人话音落下,随即跟他一起的人低低的笑,笑声里带着善意,和一些大概只有男人才会懂的意味深长。

     ‘那个就是那个’究竟是哪个你敢不敢说明白?我低着头装出一副羞愤模样,慢慢的对着地板翻出死鱼眼。

     有人开口打破沉寂,接着聚在一块的男人们没了顾忌似的开始八卦。

     他们继续往下走到鬼蜘蛛中将附近,一边笑一边拿语言挤兑一直没说话的临时上司。

     意味不明的感慨有之,“诶~是那位大美人呢~最近我麾下小伙子总喜欢往你驻区跑,没想到鬼蜘蛛你…”

     饶有兴致的调笑有之,“鬼蜘蛛你也太着急了吧?这边人来人往,你脸皮厚没关系怎么也不顾着你身后这位啊?”

     “等回你的办公室再亲热也不迟,被人看到…”说着说着这人忽然停下来,短暂的沉默过后笑得更大声,“你故意要人看到吧?想叫其他人死心不和你争吗?”

     我眉梢一抖,指尖猛地用力,下死力气掐了把还捂着我领口的手掌,然后抬起头,顶着刚刚故意憋气憋红的脸,剜了鬼蜘蛛一眼,又提脚剁在他鞋面上。

     最后,捂脸泪奔。

     三步并做两步跑下楼,经过下一层拐角,头顶上方留在原地的男人们讨论得更加热烈起来。

     并且透过传来的只言片语,他们说的恰好是我原本想误导他们的,比如说我恃宠而骄,比如说鬼蜘蛛中将没得手才会如此猴急,总之各种遐想。

     至于鬼蜘蛛中将…

     呵呵~那不是正中他下怀么?让他解释去吧~

     …………

     一路泪奔回鬼蜘蛛中将驻区,我顺便在几个人潮汹涌的地方逗留得时间稍微久了些,个人表示,既然误会,索性误会得彻底些。

     反正流言已经无法控制,索性就让它突破天际吧~

     衣衫不整,面色潮红…迎面撞上如此诡异状态的女人,是个人都要觉得不对,更别提这些日子因为各种理由,我这张脸还是很多人认得哒~因为和自己钱包挂钩嚒~

     等到杀回鬼蜘蛛中将驻区的中心办公楼,我相信留在身后的谣言已然呈光速扩散,相信鬼蜘蛛中将会很开心对不对?因为坐实了情人关系啊~

     至于临时上司的名声?那玩意他自己都不顾,我何必替他着急。

     进入驻区办公楼,慢吞吞往楼上走,随着楼梯一层层升高,鬼蜘蛛中将安排的警戒跟着一点点森严,而我也终于能够卸下伪装。

     到得外边,鬼蜘蛛中将总是表现出为情所困的样子,在他驻区内,他的心腹们却大多知道实情,只是临时上司本事不小,麾下看似散漫,实际上他旗下铁桶一样,几乎滴水不漏。

     于是,心情愉快起来的我,在心里哼着小曲,施施然踱进自己那间办公室。

     拧开门,脚还没踩进去,迎面就扑来一道暗影。

     我只来得及看清楚一团花不溜丢,顺便外加填满视野那团花色缝隙当中,斜依在窗前桌边的男人,闻声侧过头。

     深红西装,半掩在帽檐下不苟言笑的脸…他是…等在办公室里的人,是海军三大将之一的赤犬萨卡斯基吧?

     对上他的视线,我愣了下,毛绒绒的温软触感蓦地盖住整张脸。

     猫!猫!猫啊啊啊————

     救命嘤嘤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