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综]七十一变 > 第九十一章
最快更新[综]七十一变 !

    第九十一章永无乡

     霎时间仿佛沉入水中,又象是被透明无形之物包裹,千岁百岁的手指落下,关于她的声音就此隔绝在世界之外。

     夜晚城镇街道喧闹拥挤,熙熙攘攘人群发出笑闹声,庆典的鼓乐,所有一切依然不变,只是千岁百岁的声音被剔除。

     或者该说,她将她自己身边那小小一块区域精准的屏/蔽。

     和鬼蜘蛛彼此对视一眼,随后,黄猿调开视线,眼里眸光渐渐暗沉。

     虽然早知道千岁百岁本领非凡,瞬间失去她的声音,也还是叫黄猿波鲁萨利诺生出些怒气,他知道这是她不肯信任的表现。

     即使…这些天夜里他和她相处已经融洽,她还是没有给予他全部信任,她会懒得抗拒他的亲昵举动,会无可奈何回应,只是到底还保持某种程度的警惕。

     他知道,他装作一无所觉。

     黄猿知道千岁百岁的性子里有一部分是不计回报的温柔慈悲,却有另外一部分冷淡无情到不可思议。

     他愿意等,此生除了等待别无它法,如果不是千岁百岁,黄猿波鲁萨利诺有万般手段使得别人就范。

     无论是敌手亦或者别的什么。

     想要的东西从来都会到手,欲要达成的目的也从来没有失过手,海军大将黄猿波鲁萨利诺从来不是浪得虚名。

     可她是千岁百岁,面对她,他除了让她予取予求,根本束手无策。

     …………

     他静静站在原地,看着她笑容温婉返身走到小雀斑面前,背对他们,似乎与那年轻海贼说着些什么。

     因为角度的缘故,黄猿不知道此刻千岁百岁的样子,倒是白胡子海贼团二番队队长露出极度惊诧的表情。

     火拳波特卡斯.d.艾斯瞪大眼睛,神色陷入梦魇一般,死死盯着千岁百岁,黑亮眼睛浮出尖锐的狂乱与痛楚。

     …………

     “你说那小子听到了什么?”鬼蜘蛛淡声开口,语调用的是疑问形式,听上去却不是很特别在意,“看样子简直象听见世界末日一样啊~”

     “耶~谁知道呢~”黄猿眯起眼睛,“寿命之花,真是一份大礼。”几不可闻哼了声,想了想又略略侧首,低声发问,“里镇欠着白胡子人情吗?”

     “暂时没有这方面情报。”鬼蜘蛛同样拧紧眉心,答案却非常肯定,“四皇的行踪建有专门档案有迹可循,往年碎片岛盛典期间,没有哪一位曾接近过这里。”

     如果不是欠人情…那又是为什么?电光火石间,黄猿一时心念飞转,最后仍是百思不解的叹息,“耶~真是奇怪啊~”

     原因如果不是出自白胡子爱德华.纽盖特,那又是为什么?要知道,方才火拳收到的礼物,是许多人趋之若鹜的东西。

     千岁百岁说那是‘寿命之花’,她没必要撒谎。

     左思右想,最后,黄猿耸耸肩,微眯的眼睛藏进几丝别有深意,“看来传言是真的,确实有人从里镇换得延续生命的时间。”

     “只是不知道,这位波特卡斯将要付出什么代价。”

     “或许不用?毕竟是俊俏年轻人,让妖怪一见钟情送花也说不定。”鬼蜘蛛哼笑一声,带着点恶劣的玩味,“你也别嫉妒啊~”

     闻言,黄猿的脸色微不可察黑了黑,斜乜边上从来不会说话的老朋友一眼,顿了顿,语调变得鬼气森森,“我嫉妒了会迁怒哦~”

     “比如让你以后都摸不到球球。”眼角余光里发现鬼蜘蛛跟着沉下脸,黄猿掀了掀嘴角,笑得恶意满满,“或者告诉战国元帅,你对他的养子抱有特殊好感。”

     “喂!话可不能乱说啊波鲁萨利诺!”鬼蜘蛛猛地瞪大眼睛,表情无比惊悚,“会死人的好么!战国元帅肯定发动能力把我拍平了魂淡!”

     “耶~不喜欢小罗西吗?”黄猿好整以暇提了提手腕,把指尖拎的毛团举到鬼蜘蛛眼前,慢慢晃了晃,“我听到过你喊他‘小南瓜’哦~”

     黄猿的指尖悬着球球,原本他捞过差点让鬼蜘蛛顶在头上的嫩黄毛团,避免悲剧发生,接着球球就窜过来衔走罗西南迪,顺便叫黄猿拎住后颈皮。

     此时一只花不溜丢球球加上一颗嫩黄毛团,不出黄猿所料的让鬼蜘蛛看直眼睛。

     注意力瞬间转移的鬼蜘蛛慌慌张张伸手护住悬空的球球,明显是把先前的担忧抛诸脑后,黄猿心想,对他这朋友来说,比起心爱的毛绒绒,被战国元帅大佛掌拍平的威胁,真心算不上什么。

     …………

     “小南瓜?”千岁百岁的声音蓦地传来,“不要随便拿自己的审美,给别人儿子起古怪名字啊鬼蜘蛛中将。”

     指尖一松,掉落的球球立刻被鬼蜘蛛接走,收到老朋友一记略显埋怨的瞪视,之后,黄猿波鲁萨利诺飞快变幻表情,笑得若无其事,“谈话结束了?”

     千岁百岁点点头,神色很平静。

     细细看了看走到近前的人,确定她没事,黄猿这才拨冗看向谈话另一方那人。

     几米开外,火拳波特卡斯.d.艾斯站在那,仿佛是还未回过神,年轻海贼神色极是复杂,面色泛白,目光显得涣散。

     扫过一眼,黄猿飞快收回目光,随即探手揽过一脸不高兴的这人,嘴角翘了翘,“百岁你欺负他了?”

     她正打算从鬼蜘蛛那里接回两只毛团,不想抱着毛团的鬼蜘蛛一脸凶恶避开,于是两个人面面相觑僵持。

     收拢手臂让她靠到怀里,黄猿俯低下去,不轻不重咬她的耳垂,含含糊糊转移话题,“百岁该解释解释了,故事呢?”

     她轻轻嘶了声,抬手狠狠撞在他腰腹间,眼角斜觑,露出几丝恶狠狠的神采,“别逼我大庭广众下揍你,黄猿大将。”

     她压低声线威胁,只是在黄猿听来,他非常愉快的将之转换为两人间的打情骂俏,又磨了磨齿间,才恋恋不舍松开。

     他笑眯了眼睛,怎么也不放手,任凭她一脸阴郁顺便手肘力道不断加重。

     …………

     过了好一会儿,千岁百岁再次妥协,“说故事。”

     “耶~我们洗耳恭听啊~”把人揽在怀里,黄猿曼声回答,垂下的眼帘,眼睛里满满的都是快乐,“百岁不想说的那部分可以省略。”

     趁着她看不到他的表情,黄猿抬起眼睛,飞快环顾周遭,看向鬼蜘蛛和年轻海贼的眼神,分别带着点制止和警告。

     制止鬼蜘蛛的追根究底,身为海军中将,鬼蜘蛛一定要追问,而千岁百岁不愿意说的事,黄猿不想逼她。

     接着警告波特卡斯.d.艾斯,收下妖怪的花,又与千岁百岁一场谈话,此刻年轻海贼走到她附近,嘴角颤抖,一副有话要说的样子。

     谈话前隔绝声音,千岁百岁一定不愿意第三人知晓那些内容,黄猿暂时也不感兴趣,为防止年轻人太过惊愕失言,他自然要先警告对方。

     他很清楚怀里这个人的行事作风,逼得紧了或者一言不合,她绝对什么都不管。

     她喜欢使性子,她有时候不可理喻,可她是千岁百岁,再怎么不讲道理,对黄猿来说,护着她的蛮横也是件理所当然的事。

     …………

     千岁百岁沉默了很久,似乎不知该从哪里说起,黄猿料准她的性子,所以开口笑道,“寿命之花,亲眼目睹的我们很感兴趣啊~”

     听得他这般提示,她仰高脸,静静看进他的眼睛,笑意恬淡柔软,瞳膜里蒙着浅浅雾气,或者还有些…歉意。

     “那位庵主,命惠尼。”她的眼神很快从他这里移开,身体松了松,靠得他更近些,不知为什么,仿佛是接下来叙说的故事让她觉得冷。

     “碎片岛的里镇聚集万千异类,七八月月圆盛典之外,绝大多数陷入沉睡。”

     “庵主是苏醒的大妖怪之一。”

     黄猿想了想方才那位自始至终流露着友善的女子,怎么也没办法将对方和千岁百岁的叙说联系起来。

     大妖怪?虽说是异类,那位看起来…

     “百鬼夜行抄。”千岁百岁的言语有些莫名,“庵主拥有吸取人类寿命幻化为花的种子,那些白如月光的花朵,每一朵代表人类的一年寿命。”

     “这不过是个妖怪爱上人类的故事。”

     …………

     妖怪和人类相遇在花田里,隔着盛大花潮,妖怪静静看着人类,不知不觉爱上,可惜惧于爱情本身,妖怪沉默不语。

     最后,隔着错失的彼此相爱,人类意外死去,妖怪给予花种。

     只要集满八千朵,救赎与幸福会重新降临。

     人类的生命无比宝贵,摘取寿命花朵,庵主自认罪孽深重因此一直在修行,时时刻刻怀着痛苦与莫大敬畏,徘徊人间行善。

     …………

     她的故事很简短,细细品味却令人不知作何感想。

     待得她重新沉默下来,黄猿眉梢微不可察挑了挑,眼神偏移少许,落到在场另外两个人面上,细细一看,目光微微一跳。

     鬼蜘蛛与年轻海贼同样皱紧眉心,神色除却不赞同,眉宇间也染上几丝唏嘘。

     良久,鬼蜘蛛看向千岁百岁,哑声说道,“既然需要收集八千朵,那个妖怪为什么随手送出去?”

     说话时,鬼蜘蛛尖利的目光停在火拳波特卡斯身上,“曾经有人从里镇妖怪手上换得时间延续寿命,指的就是命惠尼吧?”

     “为什么是八千朵?”年轻海贼低低的开口,“那个庵主她想做什么?”

     “一朵花给予人类一年寿命,八千朵是献给死亡最虔诚的祭礼。”千岁百岁的音色仿若叹息,“祭奠死亡,换取死者复生。”

     黄猿和鬼蜘蛛彼此对视一眼,瞬间双双错开视线,黄猿把怀着这人转向自己,“她想让情人复活?那为什么…”

     “事实恰恰相反。”她仰高脸,笑意里有些悲伤,“花海下埋着庵主的尸骨,她是故事里妖怪爱上的人类。”

     …………

     她的答案出乎意料,使得在场众人一时沉默。

     良久,黄猿微微抬手,指尖轻轻滑过她眼角溢出的温热湿意,皱了皱眉,说道,“百岁说庵主的修行,指的是她将复活希望转赠他人。”

     “我一直很喜欢这个故事。”她柔柔的笑,被雨水淋湿一样的眼睛,眸光流转出浅浅的艳羡之意,“甜蜜到可怕,真叫人羡慕啊~”

     黄猿怔忡片刻,不知怎么心头忽然密密的疼,她的言语似曾相识…她的羡慕,是直到此时仍是无法爱上任何一个男人吗?

     只要她没有见到黑腕泽法,这世上就再没有她爱的男人。

     真令人嫉妒啊~泽法老师。

     缓缓地俯低下去,他用呼吸侵蚀她的唇稍,“百岁羡慕那个妖怪,还是那个人类?”

     闭起眼睛,他轻轻吻了吻她的嘴唇,哑声说道,“我希望,自己是那个人类。”无论是夺取性命的罪孽深重,亦或者无时无刻的痛苦自责,我怎么舍得你来承受呢?

     如果无法爱上,如果令你痛苦,如果没有泽法老师…

     那么继续平静下去也没关系,我的余生就这样等待也没关系,只要…你在身边。

     …………

     亲吻浅尝即止。

     黄猿很快直起身,随后就看到鬼蜘蛛一脸扭曲,而另外那位年轻海贼则涨红了脸,一副非常尴尬的样子。

     毫不留情丢了个恶意眼神过去,黄猿波鲁萨利诺冷笑,“耶~居然厚着脸皮不想走吗?白胡子海贼团二番队队长。”

     “碎片岛盛典即将结束了呢~”

     天穹之月已然开始偏移,不远处喧哗热闹夜景开始模糊,八月月光最盛之夜即将过去。

     “近期内登陆的海贼前些天已经陆续驶离。”

     看着年轻海贼的目光里不无险恶,黄猿考虑片刻,最终仅仅是下了逐客令,“趁着我没改变主意,带着你的同伴快滚啊~”

     …………

     黄猿挑衅意味十足的话,让火拳波特卡斯眸光暗沉。

     近年来声名鹊起的年轻海贼冷下脸,眉宇间霎时浮现凌厉之色,嘴唇动了动似乎想反击,下一刻目光瞥见千岁百岁,又沉默下来。

     抿紧嘴角,火拳似乎极力忍耐,良久方才浅浅鞠躬,只是也没说话,行礼过后直起身,蓦地转身大步离开。

     待得人走出一段距离,千岁百岁开口唤住他,“请不要辜负庵主一番善意,无论如何都请活着,波特卡斯.d.艾斯。”

     城镇街角灯火在地上投下阴影,分界线恰巧位于年轻海贼脚下,他闻声身形微顿,略略回首,整个人被光与暗一分为二,一半身处光明一半没入黑暗。

     “当然!”年轻人的声音清澈明亮,生机勃勃。

     飞快瞥了千岁百岁一眼,黄猿眉心皱得死紧,到此时方才有所领悟,无论出自何种原因,里镇妖魔有此一举,为的是…

     波特卡斯.d.艾斯,原本应该是即将死去的人…吗?

     …………

     啧了声,黄猿收敛心思,打消了下意识对四皇之一白胡子的戒备与计谋,想了想,曼声笑道,“百岁,罗西南迪是人类吧?”

     “唐吉诃德.罗西南迪,是人类。”他看进她的眼睛,冷静又残忍的指出,“球球偷给他的花消失,而你却碰触得到。”

     “八百万众神之首,百岁你在里镇有极高地位,妖怪们尊崇你,而你却对那位庵主行礼,原因是那些花延续罗西南迪的寿命。”

     “百岁,你和罗西南迪的实体在哪里?”

     “交给我吧~别让我误解你即将毁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