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综]七十一变 > 第九十三章
最快更新[综]七十一变 !

    第九十三章永无乡

     “干嘛笑得这么奇怪?”

     “耶~哪里奇怪?”

     黄猿收敛心思,笑眯眯的反问正用一种非常诡异眼神盯着他看的千岁百岁。

     “象偷到小母鸡的黄鼠狼。”她眼角抽搐的回答,顿了顿,又相当诚恳的说道,“别这样笑,看起来和变/态/色/鬼没两样。”

     “…………”黄猿一时被哽了下,心里泪流满面的同时嘴角剧烈抽搐,“百岁你不要忽然进化成一个毒舌啊啊啊~萨卡斯基已经叫我很悲伤了啊!”

     “诶~~~”她笑得很愉快,明显被他娱乐到,眼睛都亮起来,“赤犬大将的用词习惯很令人惊悚么?”

     “不要用那么温和的词形容。”黄猿一脸悲剧的闷声磨牙,“那是叫人生吞炸药并且引爆在肚子里的痛苦。”

     看她似乎一副颇神往的样子,黄猿悄没声的抬手,趁人还没反应过来揽进怀里,然后开始又一次坑蒙拐骗。

     “萨卡斯基和我,加上百岁,我们那时候啊…”

     …………

     压低声线,慢慢的说着当年三个人的往事,说话时黄猿一直留心千岁百岁的反应,她听得很专注,连叫他牵着带到会议桌边坐下都没发现。

     将她安置在椅子里,随即挨着她坐好,黄猿笑眯眯的看着她,见她舒眉展眼,心里就说不出的高兴。

     她一直在遗忘,大概她也发现记忆存在断层,桃都见面开始,只要他细说往事,无论她如何生气都会放松下来。

     千岁百岁坦白告诉过他,她说她无法记起那些事,可是听着他的回忆,她有种隐约的熟悉,并且不知不觉变得愉快。

     为此,黄猿有些遗憾,只不过那些遗憾到底比不上喜悦。

     古代神话故事中,凤凰涅槃不正是如此吗?焚尽经年累月积淀的所有仇怨恨怒,以终结换取重新开始。

     不记得…至少她活着。

     他也不会让她再次投身地狱业火。

     她两次消失,起源都是阴谋伤害,他将用尽手段保护她。

     …………

     过了很久,黄猿停下叙说,拿手碰了碰名为千岁百岁的鼓得象包子的脸颊,坏心眼的笑道,“故事下半部分,等返航的时候我才说哦~”

     接着,抢在她不高兴之前,他凑近了哄骗,“航行期间没有故事会很无聊。”

     听得他这样说,她象是想了想,然后点点头。

     黄猿保持哄孩子的阴险微笑,内心第n次觉得不可思议,千岁百岁的脑子聪明起来的时候像个妖孽,可她某些时候又好骗得很。

     真是奇怪了啊~

     他的故事告一段落,她开始左顾右盼的时候,黄猿又重新开口,“来找我的时候,百岁原本看起来很高兴呢~”

     出现在会议室内,那一瞬间她半是愉悦半是愤怒的情绪,虽然转变极快却也没逃过黄猿的洞察力。

     他想,大概她原本有事要和他分享,结果不巧开启通道时听见部分当时那些人的话,所以变得愤怒。

     如若不然,始终冷眼旁观借以衡量海军诚意的千岁百岁,不会在那时现身。

     “啊~对了。”她微微睁大眼睛,一副总算想起原来目的的表情,然后————

     一只手抬高了探进她自己胸口…

     “…………”黄猿,…(⊙_⊙;)…。

     比起激动,他更惊悚,因为就算用膝盖想也知道,千岁百岁绝对不是暗示什么,然后,他很可能被即将惊觉自己行为不对,进而恼羞成怒的母夜叉殴打。

     说起来真是闻者伤心的事,他身为海军大将,居然每次都叫她名为‘体技切磋’,实则单方殴打,更令人落泪的是,他…舍不得(不敢)还手。

     …………

     惊悚纠结归惊悚纠结,黄猿还是管不住眼睛,直勾勾盯着那片若隐若现的白花花看。

     也不过几秒钟时间,美妙风景如海市蜃楼消失,千岁百岁抽/出手,然后喜孜孜的递过来,“你看~”

     她脸庞映着灯光,半眯着眼,眉开眼笑。

     呆滞两秒钟,黄猿的视线一路往下攀沿,滑过精致锁骨,圆润肩膀,纤细手臂,小小的手腕,最后慢慢停在她掌心托着的东西上。

     一颗…圆滚滚,白嫩嫩的…馒头?丸子?

     呃~不对。

     打量了一会儿千岁百岁掌心的这玩意,黄猿的眼角狠狠一颤,霎时间被忽然的领悟吓得话都说不利索,“百岁,百岁这不会是…”

     “蛋?”

     你生的…后半句生生卡在喉咙口,黄猿看见端在眼皮子下边的手飞快缩回去,千岁百岁笑得眼睛眯成月芽,“鹦鹉五子拜托我帮忙照顾哒~很快要出生啦~”

     幸好幸好!黄猿大将眼疾手快抢回自己差点离家出走的三魂七魄,吓得后背沁出冷汗。

     刚刚一点点时间,可是比他旧日遇到的任何一次生死关头还叫人心惊胆战啊!

     默默深呼吸无数次,顺便拨冗摆正打翻的醋坛子,黄猿故作镇定微笑,“快出生了?怎么不在父母身边呆着啊?”

     隐晦的盯了眼好命能藏在她胸口的那颗丸子,黄猿大将觉得自己今天晚上开始,很长一段时间里会极喜欢吃煎蛋。

     早中晚三餐,简直不能没有煎蛋啊!除了自己吃,他还要责令所有海军食堂菜谱里加上煎蛋这一菜式!

     混账!居然躺在她胸口,那(将来总有一天)是他的!

     …………

     黄猿一时没忍住各种黑暗思想各种迁怒,千岁百岁没发现他的扭曲表情,端着那颗蛋左看右看,喜欢得不得了,“父母照顾不过来。”

     “五子家添了三个新生儿,它是唯一还没有孵化的。”她柔柔的触摸那颗瓷白的蛋,乐滋滋的笑,“五子请我帮忙带着,这孩子天生比较弱。”

     皱了皱眉,黄猿垂眼看了看她的掌心,随即放开见闻色,悄悄覆盖,随即飞速收敛,“确实有些弱。”

     那颗蛋的生命波动已经很明显,显然是雏鸟即将出生,只不过它很弱,还攒不足挣开壳出生的力量。

     只差一点点,只需要再多一点点。

     “它出生缺少的这部分力量,是从百岁身上汲取吗?”

     闻言,她偏过脸,静静看了他片刻,触摸那颗蛋的手转而抬高几分,轻轻点在他嘴角,然后按着往上提了提。

     “嘴角会长皱纹。”她一脸正色打击他,沉默片刻才漫不经心笑道,“辅助新生儿降世,是里镇每位居民的义务。”

     “我觉得百岁在撒谎。”黄猿拿掉她的手指,顺便揭穿她的谎言,“虽然有些生气,不过…百岁不会伤害到自己,对吧?”

     她笑着不说话,眼睛里却带出点制止,见她这样,他也就没有第二次真正用杀意十足的目光盯着那颗蛋。

     …………

     “打扰一下。”有声音斜地里蓦地横插/进来。

     被打扰了和千岁百岁‘深情’凝望的黄猿大将,一脸不悦偏过头。

     不识趣的这位站在会议室门口,千娇百媚模样,手里拎着个垫着布垫的小篮子,目光环顾室内一圈,随后快步往里走。

     “这是我家孩子的窝,你给我乖乖放进去啊!”

     走到近前,这位看似美人,声音也象美人,实际上…胸口一贫如洗的家伙,从眼神到语调都表达出一股嫌弃意味,“长得丑也就算了,还没半点雌性的温柔。”

     “藏在胸口,你是打算我家孩子长大都不认识你么?”

     几句话信息量略大,一时听得黄猿有些莫名,扫了几眼根本没把注意力分给其他人的不速之客,又看看静悄悄出现在会议室门外的鬼蜘蛛…

     显然,这位并非经由正常渠道出现,鬼蜘蛛察觉后才会追踪而至。

     黄猿所有意图尚未实施就被千岁百岁的手不轻不重制止,“可是这样才会快快出生啊~毕竟明天开始要远行,旅途奔波。”

     “我宁可孩子迟一点出生。”被唤作五子的家伙翻出白眼,语气不好,神色倒是变得郑重,“请让我们留守,直到最后。”

     千岁百岁没有说什么,接过五子手中小篮子,将那颗蛋安放在软垫中央小小的凹陷处,接着连篮子一起放在会议桌上,最后才说道,“不可以,你们随着舰队启航。”

     …………

     “可是…”

     “没有可是。”

     鹦鹉五子的可是,叫千岁百岁蛮横的拒绝,“你会成为拖累,想做英雄等变成大妖怪再说吧少女括号伪。”

     还不是大妖怪的‘少女’站在原地好一会不吭声,一张脸白了红红了白,最后,头发直接竖起来,“嫁不出去的丑八怪!谁是少女啊!”

     “谁是丑八怪!你审美有问题啊!”千岁百岁果断炸毛,起身,一副母夜叉状开始扳手指,“现在决定了,离开前还是揍一顿再说。”

     …………

     现场很快从骂战升格为武斗,伪少女和母夜叉双双变身,一只毛绒绒墨黑团子,一只五彩斑斓非常漂亮的鹦鹉,上下飞舞的…掐架。

     黄猿坐在位置上,笑吟吟看着羽毛乱飞,顺便黑线和青筋爬满额头。

     居,居然又转移焦点,还成功了!千岁百岁这魂淡!

     隔了一会儿,眼瞅着乱斗现场还胜负未分,估计一时半会也不会结束,黄猿抬手揉了揉额角,沉沉的叹了口气。

     “明早能顺利启航吗?”开口之后顿了顿,黄猿又自顾自嗤笑一声,“城镇居民肯定不会再有异议了。”

     “不错,已经收到城镇居民递交的登船名单。”鬼蜘蛛回答道,悄没声走进会议室站到附近,嘴角掀了掀,“以每个家庭为单位,下半夜开始登船,凌晨第一批人员就可以驶离碎片岛。”

     黄猿同样忍不住哼笑,“没了依仗,果然自己的性命重要。”那些人的如意算盘,他怎么可能不知道呢?

     百般阻扰,不过是想最后赌一把里镇的态度,异类们肯继续保护城镇,各方觊觎势力自然要忌惮,无论是居民也好,藏匿的棋子也好,都能进一步提出要求。

     若是里镇避而不见,城镇居民就与海军谈判,进一步争取利益;因为海军必须保护平民,那些人以此凭借,试图道德绑架,倒是算计透彻。

     不过…想来是没料到千岁百岁会忽然出手吧?釜底抽薪,彻底毁掉他们的谋算。

     人心确实难测,黄猿不认为城镇居民完全不知道暗地里这些蠢蠢欲动的勾当,只是…到底不想追根究底。

     象千岁百岁这样,将责任推给隐匿那部分不安分子去承担就好。

     …………

     “我早说她是个妖孽。”鬼蜘蛛哼了声,片刻过后忽的又说道,“这是什么?”

     移开盯着两只打架生物看了好一会儿的视线,黄猿把目光投过去,见鬼蜘蛛探手捞过小篮子就回答道,“一颗蛋。”即将…孵化…呃?

     黄猿本想说‘你的小南瓜和球球变不回那么小,他们在百岁屋里。’,话还没说出口却发现篮子里那颗蛋有点动静。

     先是轻轻晃了晃,接着瓷白平整蛋壳隐约裂开细纹。

     …………

     这是要孵化了吧?这么快?

     又盯着篮子看了半晌,见瓷白蛋壳上裂痕越来越多越来越明显,并且有小小嫩嫩鸟喙从里边戳个洞,接着,鬼蜘蛛把篮子举高凑到眼皮子底下,目不转睛盯着看。

     黄猿愣了下,回过头想要告诉正嬉闹得忘乎所以的两只,不想眼神才错开,敏锐的听觉瞬间接收到一种细细的震裂的声音。

     “啊~”鬼蜘蛛小小声的惊叹。

     “唧?!”墨黑团子发出一记很是古怪的声音。

     原本飞来飞去已经打到会议室另一端的两只扑棱翅膀飞回来,速度很快,两道线影在撞上鬼蜘蛛前一秒险险刹车。

     紧接着,两只又双双/飞到会议桌对面空位上,重新幻化为人形。

     挑了挑眉梢,黄猿扫了眼鬼蜘蛛和他手里的小篮子,随即目光平移————千岁百岁和那鹦鹉五子都是一脸目瞪口呆。

     千岁百岁眼角嘴角都在颤动,半晌,露出一副强忍住笑的样子。

     而鹦鹉五子嘴巴张圆了,呆滞片刻,眼圈儿顿时通红,一副天崩地裂想死的表情。

     又过了好一会儿,鬼蜘蛛把手上篮子重新搁回桌上,可能是被对面两个弄得满头雾水,进而有些恼怒,“只是看看,而且你们把它放在桌上去打架,就不担心波及吗?”

     面对鬼蜘蛛(心虚先发制人)的责问,鹦鹉五子跺了跺脚,嘤咛一声,捂着脸泪奔,妖娆身影跑向会议室出口,并且一脚踏出去的瞬间融化消失。

     同样有点莫名的黄猿扭回脑袋,重新看向会议桌上的篮子,不太明白千岁百岁那一副快憋不住笑的模样,究竟是怎么回事。

     篮子里软垫上掉着几片壳,湿漉漉红彤彤一只肉团子蜷在那,一双豆子眼…嫩嫩鸟喙一下一下张着,象是讨吃的…

     看了半天仍是不得要领,黄猿撩高眼皮,“孩子饿了,还给它父母吧百岁。”

     …………

     “来不及了。”千岁百岁整张脸都扭曲,“五子要伤心死了,孩子变成别人的了。”

     “耶~”黄猿嘴角一抖,指着肉团,语气很惊讶,“该不会出生的不是鹦鹉?”抱错孩子了?呃不对,抱错蛋了?

     他开玩笑一样的问,叫她听得表情更是一阵诡异,“你们不知道吗?”

     她说着就用一种格外奇怪的眼神看向鬼蜘蛛,嘴角又是一阵抽搐,最后强忍住什么一样继续说道,“鸟类会把第一眼看见的生物当作妈妈。”

     “鬼蜘蛛中将,恭喜…”

     “噗~”千岁百岁终于忍不住捶桌大笑,“你就负责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