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传奇猎魔人 > 第九章 真相(二)
最快更新传奇猎魔人 !

    “奥库斯。  ”当猎魔人的嘴里吐出这个单词的时候,他明显感觉到被禁锢住的魅魔呼吸瞬间一滞。虽然对方极力想要表现出一副平静的样子,但是紊乱的呼吸却是实打实地出卖了她。

     “奥库斯……”兰斯特又重复了一遍,这次塞拉没有表现出丝毫的异样。

     果然是阴险狡诈到了一定程度,即便是面临着可能会死在灵界的命运,这只魅魔还在试图欺骗自己。

     “看来我没有必要问下去了。”兰斯特抽出魔法长剑,直直地抵在了塞拉的喉咙上。

     “你根本就没打算说实话。”他轻轻送了送长剑,锋利的剑尖在魅魔的脖子上留下一道暗红色的印记。

     “事实上我什么也不用说。”塞拉的神情此时变得轻松起来,仿佛丝毫不介意微微刺入脖子的长剑。虽然已经遍体鳞伤,但是她满是鲜血的脸上甚至还带上了诡异的笑意。

     “因为没有必要了,他已经来了。”

     她的话音刚落,灵界的空间在魅魔的身边缓慢地扭曲起来。

     猎魔人的反应不可谓不快,他用最快地度拿出从塞拉身上搜出的那块符文碎片,塞进莫瑞娅手里的同时将她推到了石柱的旁边。

     “快点打开传送阵!快点!”他几乎是用喊得说出了这句话。

     下一个瞬间,兰斯特仿佛石头一般被定在了原地。从扭曲空间走出来的人松开了按在猎魔人肩膀上的干枯手掌,缓缓站定在他身边。

     “干得不错,塞拉。”斗篷下传出来的声音有如实质,给人一种毒蛇般冰冷滑腻的恶心感觉。

     魅魔身上的禁锢术也在此时消失不见,她臣服地匍匐在地,表达对面前这位死亡祭祀绝对的服从。

     “谢谢引导者大人。”塞拉有些受宠若惊地感谢道。

     死亡祭祀引导者缓缓地走近陷入绝望的女学徒,兜帽下暗红色的双眼仔细地端详着她的模样。

     “看来你已经忘记我了,莫瑞娅……”

     “也难怪,那时候你还只是个渴望魔力的五六岁小女孩,根本没有记住我的脸吧?”

     引导者对着女学徒一阵自说自话,而后伸出枯爪一般的手摘下了头上的兜帽。

     那是一张灰白黯淡仿佛死人一般的脸,两只暗红色的眼珠深深地凹陷在眼窝里,整个脸看起来就像是失去水分的干尸一样恐怖。

     莫瑞娅的记忆就像开闸的洪水一般涌向自己的脑海,遮盖在她记忆中那个人脸上的烟雾一下子全部烟消云散。

     “是你……”女学徒喃喃自语着,她记起了年幼时在钟楼阁楼见到的这张脸,和他那诡异至极的笑容。

     莫瑞娅毫无预兆地向前冲去,似乎想要直接将面前的仇人一下扑倒在地。

     死亡祭司引导者的手轻轻一挥,女学徒就被轻易地钉在了原地。

     兰斯特将一切看在眼里,身体却是连手指也无法移动半分。

     “请原谅我的无礼举动。”引导者让人浑身不舒服的声音再次响起。

     “叙旧时间到此为止了。”

     他从斗篷下再次伸出右手的时候,上面握着一只用尸骨制成的白骨硬头锤。他挥了挥手中的锤子,莫瑞娅的身体马上浮起地面,像一只待宰的羔羊一般毫无放抗之力。

     恶魔般的呢喃从引导者的口中缓缓而出,随着他用深渊语念出的咒语,一个强大而又充斥着邪恶之力的红色魔法阵从女学徒正下方的地面上缓缓浮现。

     莫瑞娅出痛苦的呼喊,她体内的血液在对方的咒语下就好像要沸腾一样破体而出,剧烈的撕扯感和体内破碎的感觉充斥着她的全身,大量的鲜血从她的眼睛和耳朵里缓缓流出。

     死亡祭司没有丝毫想要停止下来的意思,随着咒语的完成度越高,女学徒所承受的痛苦也越来越多。她的眼睛和嘴里出暗红色的光芒,惨叫声也开始变成了恶魔般的嚎叫。

     “鲜血领主之血,我主奥库斯的化身,醒来并完全占有这个灵魂吧!”

     随着他的高声呼喊,整个召唤法阵瞬间消失不见,法阵中莫瑞娅的惨叫声也戛然而止。

     女学徒像是失去了所有的支撑,重重地摔在了地上,紧紧地闭着眼睛陷入昏迷之中。

     引导者静静地站在那里,他在等待着奥库斯的化身完全地吞噬掉这个灵魂,然后就可以命令这个鲜血领主的化身以女学徒灵魂的形式回到她的身体里,进行他们下一步的计划。

     一股暗黑色的死亡灵气从昏迷中的女学徒身上慢慢扩散开来,迅覆盖了周围将近十码的范围。

     次级死亡灵气,奥库斯化身的护身灵气。这一幕的生也基本代表着这个灵魂已经属于无尽深渊之物了。

     死亡祭司引导者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十多年的计划和筹备,终于等来了成功的这一刻。

     “接下来就是其余的几个……”如果剩下的计划能够顺利完成,他几乎可以想象当********举行时,赫德尔城生灵涂炭的样子。

     但马上他的笑容就僵在了脸上,奥库斯化身散的死亡灵气正在不断地侵蚀自己的身体,而这应该是绝对不会生的事情。

     他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本来昏迷在地的莫瑞娅猛地睁开了眼睛,两只眼睛一黑一红简直诡异到了极点。

     兰斯特在一旁目睹了生的一切,他恍惚在莫瑞娅身上看到了一只拥有干枯山羊头的怪物幻影霎时出现,它出无声的怒吼,身后巨大的黑色翅膀扇起污秽的**云气,臃肿的手臂以极快的度朝着死亡祭祀的身体狠狠地砸了过来。

     虽然猎魔人没有在游戏中见过这位不死君主,甚至连他的化身也没有见到过,但是通过各种资料中的描述还是让他一眼就认出了这个幻影的真实身份。

     鲜血领主奥库斯的幻影。

     即便只是一个幻影,兰斯特还是能在它的身上感受到恶魔领主所特有的恐怖威慑力。

     引导者的身影瞬间变得模糊,堪堪躲过幻影的锤击,出现在十数码外的地方。

     他身后的魅魔塞拉可就没有这么幸运了,已经双目失明的她连一声惨叫都没来得及出来,直接被这致命的一击打成了齑粉。

     随着奥库斯幻影这一记攻击,他们所在的地面居然开始分崩离析。这片灵界的地区完全承受不住不死君主幻影的全力一击,马上就要面临崩塌的命运。

     随着兰斯特脚下的地面开裂,一处隐蔽的小型魔法阵在他的脚边被破坏,他现自己终于重新获得了自由。

     恢复行动能力的猎魔人直接朝着身边不远处的莫瑞娅狂奔而去,奥库斯的幻影在刚刚那一次惊天动地的攻击之后,正在慢慢地消失。

     看出幻影在消失的不仅是猎魔人,引导者甚至比兰斯特还要现的更早。

     但是身为奥库斯教派的最高级死亡祭祀,他如今却是无能为力。

     随着这块灵界区域的分崩离析,他现自己已经失去了所有的法术和类法术能力,在这里彻底被摧毁前逃脱已经是他能做到的极限了。

     飞奔中的兰斯特瞟了一眼逐渐消失在扭曲空间里的死亡祭祀,义无反顾地朝着昏迷在地的莫瑞娅跑去。

     地面不断地开裂,并且在剧烈的摇晃。兰斯特将女学徒一把抄起扛在肩上,掰开她的手指找出那块传送法阵的符石碎片,以最快的度冲向传送阵所在的方向。

     法阵所在的地面也在以肉眼可见的度慢慢下陷,石柱上符文的闪光也变得断断续续,仿佛随时都会彻底碎掉一样。

     “咻”的一声,符文碎片从猎魔人的手中飞出,准确地嵌在了石柱上它应该呆的地方,传送法阵出一阵“嗡嗡”的声音,开始履行起它的职责。

     也许是很久没有使用过的缘故,这座传送阵聚集能量的度实在是太慢了。如果照这样下去,即便是这里完全坍塌崩溃,这座传送门也聚集不到足够的能量来打开通往自然界的道路。

     兰斯特将手死死按在石柱上,体内的魔力源源不断地涌向法阵四周的符文。传送阵开启的度开始加快,却远远没有他体内魔力流失的度快。

     “这样可不是办法。”猎魔人咬着牙,几乎玩命地透支着体内的魔力,这是他穿越到泰伦瑞尔后第一次感到如此的绝望。

     但是他不想让第一次的绝望就这么成为最后一次。

     体内的魔力汹涌地流向传送符文,兰斯特的身体已经接近枯竭,意识也已经开始出现混乱,他的手几乎已经无法保持按在石柱上面的姿势,开始缓缓地滑落。

     就在他最后一根手指尖即将离开石柱之时,一只冰凉细腻的白皙小手盖住了他的手背,五指紧紧地交叉握住了他的手掌,用力地按在了石柱上。

     兰斯特意识模糊地侧过头,只看到女学徒那双宛若宝石般璀璨的双眸。

     “真是漂亮啊……”

     这就是兰斯特在彻底失去意识之前最后的一个念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