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传奇猎魔人 > 第二十四章 交锋(二)
最快更新传奇猎魔人 !

    女牧师尝试着站起来,但是脚跟处的伤口显然比她预计的腰严重得多。≧

     她心里出一声暗骂,接着出柔和光芒的左手贴到了自己还在流血的脚上。

     伊文的治疗神术已经用去了两个,现在只剩下唯一的一个快治疗。

     随后她踉踉跄跄地站了起来,却并没有贸然朝着对面的半精灵冲过去。

     兰斯特双手持剑保持着戒备的架势,努力地调整着自己凌乱的呼吸。如果没猜错的话,刚才那道犹如瀑布般的光照正是牧师的得意技:光瀑。它不仅本身可以造成大量的伤害,还可以让施法者每一次攻击时对你造成更多的伤害。

     他已经有些麻的手指紧紧地扣住了剑柄,刚刚女牧师的光瀑神术几乎将兰斯特的体力耗尽。

     他站在那里不动声色地恢复着体力,时刻提防着伊文有可能起的突然袭击。

     “是时候结束了。”女牧师沙哑着声音说道,迈开步子朝着兰斯特走了过来。

     她的度越来越快,等来到猎魔人身前的时候已经变成了跑。

     兰斯特的长剑上再次亮起绿色的火焰,他双手握紧武器,已经完全放弃了防御。

     电闪雷鸣的战槌扑面而至,兰斯特低头躲过去的同时双手挥剑朝着伊文的腰间扫去。

     精钢盾“哐”的一声挡住了兰斯特的长剑,女牧师力顶起盾牌,将他推了一个趔趄。

     伊文当然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她手中的钉头槌重重地撞击在兰斯特的皮甲胸前,在他向后倒地的同时用精钢盾削去了他的长剑。

     魔法长剑掉在地上出清脆的声响,接着摩擦着地面滑行出好远。

     兰斯特躺在地上,胸口剧烈地起伏着,已经接近脱力的状态。

     女牧师的钉头槌顶在他的鼻尖,他甚至可以闻到上面还残留着血腥味。

     “结束了。”伊文喘着粗气,就这么居高临下地宣判道,“准备受死吧。”

     “如果我说不呢?”兰斯特咧了咧嘴角,他现在连笑的力气都没有了。

     女牧师出一声冷哼,手中的战槌已经呼啸着朝着他的脑袋砸了下去。

     兰斯特丝毫没有畏惧那柄夹杂着风声而来的钉头槌,他的左手猛地抬起,堪堪摸到了伊文的小腹。

     他再一次咧了咧嘴叫,因为他从女牧师望向自己的眼神里看到了恐惧。

     “naur!”

     随着咒语的念出,一股强大的火焰随着咒印的施展从兰斯特的左手中汹涌而出,几乎就是在一瞬间,伊文整个人直接被火焰所包裹,出凄厉至极的惨叫。

     火焰整整持续了十数秒钟。

     随着冲击波的消散,女牧师“整个”身体重重地摔在地板上,浑身散着焦臭的气味。

     她的上半身还算保持着原来的模样,只有裸露在外的皮肤和脸部被烧成了焦炭。

     至于她的下半身……除了腰间破烂的鳞甲之外,已经什么也没有了。

     兰斯特的火焰咒印烧掉了她整个下半身,从腹部往下只剩下一截焦黑的脊椎连着几根腿骨。

     做完这一切的兰斯特彻底瘫软在地,他现在连一根指头都动不了,奥术能量透支的后遗症慢慢开始作,即使以猎魔人身体对疼痛的忍耐程度来讲,他也能感觉到周身向大脑清晰传递而来的痛楚。

     他躺在地上手脚抽搐着,强忍着奥术榨干身体而产生的强烈痛楚。直到十几分钟之后,兰斯特才解脱似的捱过了这段后遗症,稍稍恢复了些许气力。

     他稍一摆手,远处的长剑在契约召唤之下飞回了主人的手里。兰斯特忍住身体的酸痛坐了起来,随后他把剑插在地板上当做支撑,这才费力地站了起来。

     “还不到休息的时候呢。”兰斯特自言自语着,向女牧师的尸体走去。

     他走到伊文的尸体旁,用长剑挑起了掉落在一边的一个棕色小布袋。

     肯定是冲击波将它从女牧师的腰间震落在地,才躲过了被火焰烧成灰烬的下场。

     兰斯特接住挑起的布袋,不出他的所料,这个看起来普普通通的棕布袋是一个次元袋。

     这个次元袋可以最多容纳二百磅重量或二十立方英尺的物品,而它的重量却永远保持在一磅。

     兰斯特打开袋子的封口,里面的东西也逐一呈现在他的眼前。

     袋子里的玩意儿并不多,光是施法材料就占了将近四分之三的空间。兰斯特没有去动那些东西,而是把其他用得着的一一掏了出来。

     几瓶医疗药剂和一本仪式书。

     他打开一瓶医疗药剂灌了下去,感觉自己的生命力在一点点地回升。接着他毫不吝惜地接连喝下剩下的药剂,感觉被伊文攻击过的地方正在一点一点的复原,自己的身体也在逐渐恢复到最佳状态。

     随便翻看了几眼仪式书的内容,并没有现什么有趣内容的兰斯特又将它放回了次元袋,随后将袋子挂在了腰间。

     随后他来到渡鸦艾德破碎的尸体前,用手将它们拢到了一起。

     一个小型的召唤法阵在艾德的尸体碎片下慢慢浮现,它的尸体开始变得透明,很快一只全新的、活生生的渡鸦艾德再次出现在法阵之中。

     随着召唤法阵光芒的消散,新生的艾德飞到半空盘旋了好几圈才降落到兰斯特的肩膀上。

     “我还以为自己不会再活过来了呢。”艾德人性化地感叹着。

     “对你的主人要有信心。”兰斯特拍了拍它的脑袋,朝着佣兵们来时的方向走去。

     ……

     戴兹克坐在破败大厅的一处石阶上,身边站着他最后的几个弟兄。他回头望了一眼马背上的女法师,才感到心下稍安。

     一种不好的预感始终充斥着他的内心。自己的人已经下去足够久了,却没有一点消息传上来。

     他想亲自下去查看一下到底生了什么,却又对隐藏在女法师身边的“灰鼠”不太放心。

     如果不是那位大人特别要求自己带着那个半精灵的脑袋去见他的话,这个女法师早就到了她应该去的地方,自己也早就拿到应得的报酬,离开赫德尔地区远走高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