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传奇猎魔人 > 第五章 北郡领主
最快更新传奇猎魔人 !

    领主府最外面的铁闸门紧紧地闭合着,城墙上也不时走过巡逻的守备军士兵。

     兰斯特两人骑马赶到门口,被两名守卫铁闸门的守卫拦在了那里。

     “你们来这做什么?”其中一名守卫的头盔下传来闷闷的声音询问道。

     “找达米恩大人领应得的悬赏。”兰斯特翻身下马,露出身后马背上挂着的三只狰狞的熊头。

     “难以置信……没想到真的有人能做到。”另一名守卫扶了扶头盔,似乎想让自己看得更清楚一点,“你真的把它们都干掉了?三只?”

     “全部三只,我们搜寻过那片森林,没有其他的野兽了。”兰斯特拍了拍熊头,“现在我们能进去了吗?”

     两名守卫转过头对视了一眼,最开始说话的那名守卫摇了摇头。

     “抱歉,现在领主大人不能见你们。”

     “为什么?我们完成了悬赏,为什么他不能见我们?”莫瑞娅一听守卫的回答,马上反问道。

     兰斯特看了一眼女法师,对她这么积极的原因心知肚明。能让莫瑞娅这么上心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恐惧之角的人可能会有“他”的信息。

     那个给她喝下奥库斯之血的人。

     “事实上我们除了要领取赏金之外,还有重要的事情和领主大人商量。”兰斯特也在尽力争取和这位达米恩领主会面的机会。

     守卫仍然坚决地拒绝了两人。

     “这是北郡领主达米恩·诺顿男爵,索恩·诺顿男爵之子的命令,我必须执行。”

     “抱歉,两位。”另一个守卫说道,“如果你们想要领取赏金的话,可以等明天一早。”

     女法师还想要继续说些什么,兰斯特拍了拍她的肩膀,示意离开这里。

     莫瑞娅咬了咬嘴唇,颇为不甘心地跟着兰斯特离开了领主府。

     ……

     “我们应该再争取一下,给他看你拿到的那枚戒指,他没有理由不见我们。”女法师还是对刚刚没能见到达米恩而耿耿于怀。

     “然后被他当邪教徒抓起来?”兰斯特看了看赌气的莫瑞娅,无奈地摇了摇头,“我们现在对北郡领主,对这里的恐惧之角没有一点了解,甚至不知道那些信徒们是不是已经渗透到了领主府内部,或者那位达米恩领主根本就和邪教徒是一丘之貉。”

     “我们不能冒这个险,懂吗?”兰斯特不得不将女法师考虑不到的事情统统讲出来,也算是给这个涉世未深的女孩上了一课。

     “小姑娘,你太天真了,早晚会害你没命。”艾德的话就显得直接多了,它可不在乎对方喜不喜欢听。

     兰斯特屈指弹了一下渡鸦的小脑袋,艾德吃痛“嗖”的一声钻回了主人的斗篷里。

     “抱歉……”莫瑞娅的嘴欲言又止地张了半天,最后只说出一句道歉。

     “我明白你的心情,要有耐心。”兰斯特开口安慰道。

     女法师点了点头,其实她并不是什么也不懂,只是暂时被仇恨战胜了理智。

     “现在怎么办?我们自己去找线索?”

     听着莫瑞娅的询问,兰斯特稍稍思索了一下。

     “你还记不记得,昨天在酒馆里,托德曾经这么形容过达米恩。”

     “被自己脑子里的鬼魂吓得屁滚尿流。”莫瑞娅马上就回忆起了酒馆老板说过的话。

     兰斯特对女法师赞许地点了点头,鼓励她继续说自己的想法。

     “看来我们有必要去再向托德打听一下关于男爵大人的消息了。”女法师终于算是放下了一脸的沉重表情。

     “女士先请。”兰斯特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打马跟在莫瑞娅的马后向酒馆的方向奔去。

     ……

     “你是不是对她太好了点?”艾德不知什么时候又从斗篷里钻了出来,站在了兰斯特的耳边。

     “我得让她尽快适应这种生活,毕竟我不能老是照顾她。”猎魔人解释道,“我要的是一个关键时刻能靠得住的队友,而不是一个还需要我时刻照顾的孩子。”

     “她学的挺快,是个有天赋的姑娘。”

     “但是还不够快。”兰斯特看着前面女法师的背影沉声说道,“如果要和那些不要命的邪教徒对抗的话,现在的她完全不是对手。”

     “就像你说的,她早晚会害得自己没命。”

     ……

     两匹战马一前一后回到了托德的酒馆,兰斯特推开半开着的木门,现里面除了托德以外还有一个身材壮实的中年男子。

     “回来的正好,我的朋友!”见到两人回来,托德立马热情地把他们招呼到自己的身边,向兰斯特介绍面前这个一脸愁容的男人。

     “铁匠莫斯,向您致敬。”一身朴素装扮的男子站起身,笨拙地朝兰斯特和女法师行了一个礼。

     “有什么能为你效劳的?”兰斯特回了一礼,接着摘下皮手套,接过托德递给他的杯子。

     “我的妻子和女儿……我已经两天没有看到她们了。”莫斯不断搓揉着长满老茧的双手,难以掩饰他内心的焦急。

     “所有人都说她们被怪物吃掉了,我知道你们刚刚杀死了那些怪物……”他面色纠结地抿紧了嘴唇,整张脸都憋成了红色,想问却又不敢开口。

     “还是我帮他问吧。”托德实在是看不下去这位磨磨蹭蹭的老兄了,张口替他问道,“他想问你们在怪物的巢穴里有没有现他的老婆和女儿。”

     “我妻子丽萨和女儿多拉娜,她们都是这里土生土长的北地人,高个子,棕头……”铁匠结结巴巴地问道,紧张地手都开始抖。

     兰斯特摇了摇头,那地方只有一地烂肉,哪能看出来哪一个是他老婆孩子。

     “你最后一次见到她们,有什么反常的举动吗?”他喝了一口杯子里的果子酒,问道。

     “没有……她们只是说去参加一场礼拜……”铁匠莫斯说着突然愤怒地锤了一下桌子,将上面的食物震得跳了起来。

     “一定是那个小混蛋!她们是和安迪那个小混混一起去的,我真不该让她们和他一起去……”

     兰斯特伸手保住了自己身边的果盘,将询问的目光转向托德。

     “安迪是个孤儿,无父无母的,虽然平时有点坏,但那孩子本性并不坏……”

     托德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铁匠打断了。

     “一定是他!他一直都想和我的女儿在一起,可他怎么配得上多拉娜!”铁匠莫斯呼呼地喘着粗气,两只眼睛也变得通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