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综]恋爱补丁 > 第二章 第一节游女
最快更新[综]恋爱补丁 !

    “井上先生太胡来了。”

     雪村千鹤看着因高烧昏迷不醒的阿离,忍不住低声说了井上宗次郎一句。

     “诶?为什么连小千鹤都要责备我,”怀抱太刀坐在角落烤火的宗次郎一脸的无辜,“我可是好好的把这孩子带回来了呦!”

     “可谁会在大冬天的往河里面跳啊?”依在门上的土方皱着眉头,顺着千鹤的话训了一句,“还在水里泡了那么久,你就不能再想个更好的办法么?”

     “土方先生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你也不看看我们身后跟了多少……阿嚏——”宗次郎刚想帮自己辩解一声,便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还吸了吸自己的鼻子。

     “井上先生还是回屋子休息吧,这里我来照顾就好了。”听到这声喷嚏,千鹤连忙转过了身望着宗次郎,“这么冷的天,要是你也惹上风寒就不好了。”

     “我哪有那么弱……咳咳——”宗次郎刚想辩解,却又忍不住咳嗽起来。

     “叫你去休息就去休息,哪来这么多话!”土方看着宗次郎,露出不耐烦的神色,也不等他说完,抓住了宗次郎的衣领就往外拖去,“正好天也要亮了,你还是回床上躺着比较好。”

     “土方先生还真是过分呢,明明自己白天都会出门的。”宗次郎并没有挣扎,嘴巴上却不愿饶人。

     “你要是好好吃药的话,也可以白天出门啊!”土方嚷嚷了一句,“我可不想你出门倒在哪里之后,我还得去把你捡回来。”

     “诶,就算真倒下了也不想让土方先生捡我回来呢……”

     两人的声音渐渐消失在长廊上,屋子里也安静下来。

     千鹤换掉了阿离额上的帕子,盯着她的脸瞧了一会,长长叹了口气。

     下个月吉原新的花魁就要选出来了,要是不出意外的话,躺在这里的女子原本应该是能当选的,这也是她被称作“小太夫”的缘故啊,她还真是选了最不恰当的时机出逃。

     虽然宗次郎才把她带回来一会,可刚回来的土方先生说了,这街上到处都是在找她的人,像是有赏一般,连浪人和警察都出动了。就算把她藏匿在这里,最近也是出不得门的。

     “要是真的能逃离就好了。”毕竟游廓少有这样胆大的女子了。

     千鹤弯下腰,帮阿离擦去了脸颊的细汗。

     阿离醒过来的时候,从廊上折射下的夕阳正照在她的脸上,虽然这已经是太阳今日最后一抹光彩,却还是刺伤了阿离的眼睛。她下意识的想用手背遮住自己的眼睛,往被褥里缩了缩,却因为过于温暖的感觉丧失了睡意。

     她这是在哪儿?被窝?她回家了?还是先前的一切不过是自己做的一场梦?!

     阿离猛地坐了起来,兴奋的表情还未在脸上展开,瞧着眼前铺满榻榻米的和屋,一下又低沉下了……

     “呼——”

     阿离叹了口气,扯起了嘴角,原来回家才是自己在做梦……

     “你还真能睡啊。”

     一个懒懒的声音从门口传了来,阿离侧倾过身子望去,瞧见的是坐在长廊上晒太阳的宗次郎。对方像是注意到了阿狸的视线,微微侧过头,望向阿离的目光并不算和善。

     “怎么?就算太阳下山了也不愿起床么?”宗次郎锐利的视线一下就捕捉到了在玩“躲猫猫”的阿离。

     阿离在看到宗次郎的那一瞬愣了住,在脑海浮现的是昨日对方抱着她跳河的画面,可害羞的红晕还没能浮现在脸颊上,阿离想到一件更恐怖的事情。

     对……跳河……他们跳河了……

     跳河!

     一想到这里,阿离就紧张起来,她掀开了被子起身,在这间小屋翻找了起来。

     “嗯?”阿离的动静不小,屋外的宗次郎也好奇的往里看了看,“喂,你在找什么?你的身上并没有值钱的东西啊。”

     说起来也奇怪,这孩子明明是出逃来着,可不管是衣着还是行李都没有准备,就连钱和干粮也没有发现,就这模样,就算她能顺利逃走,怕是过不了多久也要饿死的。

     传言游廓有一些从小就当做花魁训养的孩子,她们从小就呆在花街,却学习着书法、茶道、花道、俳句等高雅的事物,对外界事物所知甚少,活着的目的不过是坐上花街最高的位置。可就算如此也还是游女啊,最多待遇从客人挑她,变成她挑客人而已。

     这孩子在花街也是这样的存在吧?所以,看起来才会这么缺少常识,虽然不知道要带钱出来似乎该算在智商的范畴里……

     宗次郎在心里笑叹着。

     “那个,我放在怀里,有这么大,粉色的东西在哪儿?”屋子里并没有多少地方可以给阿离翻,寻找未果之后,阿离急忙跑到了屋外,跪在了宗次郎的面前,伸出双手比划着自己丢失的掌机,大概是过于焦急的关系,表述的并不清楚,“差不多这么厚,中间还有一块是黑色的……”

     看着自己越形容,模样越迷糊的宗次郎,阿离最终放弃用这样的方式询问。

     “那我之前的衣服呢?”

     “应该还没干吧。”衣服是千鹤帮阿离换的,宗次郎并不清楚。

     “嗯~~嗯嗯~~”

     阿离把自己的双手捏成了拳头,咬着牙闷哼着。

     这狰狞的模样倒是逗乐了宗次郎,他撇过了头,强忍住了笑意,尽量不让自己再去注视阿离此刻的表情。

     只可惜……

     “咕~~”

     阿离已有两天没有吃过东西的小腹传来一阵空鸣声,宗次郎也终于忍不住笑出了声。

     “噗——哇哈哈哈……”

     这孩子真是有趣。

     “……”

     从未这么窘迫的阿离捂住了自己的肚子,整张脸都涨红了。

     好糗……

     明明肚子会饿是一件在正常不过的事情,可阿离看着在自己面前笑得如此爽朗的男子,一下还是觉得浑身不自在。

     说起来阿离也是这时候才注意到自己不过穿了一件单衣,头发也像是没梳的模样披散在肩,在宗次郎的眼里怕是和“疯婆子”差不多啊……

     “去吃饭吧。”宗次郎像是笑够了,伸手抹去眼角笑出的泪水,望着阿离。

     “诶?”

     “你不吃么?”

     “我……”

     “咕~~”

     阿离还没来得及回答,她空空的肚子先出了声,让阿离的处境变得更加的窘迫。

     “帮你换衣裳的小姐也在饭厅,有什么要找的可以问她。”这一次宗次郎倒是没有再嘲笑阿离,只微微侧过了头,劝说道:“反正你肚子也饿了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