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综]恋爱补丁 > 第二章 第三节姓名
最快更新[综]恋爱补丁 !

    阿离为什么会说出“我喜欢冲田总司很久了”这样的话语来呢?

     阿离在这一次“事故”后,分析了很久,得出了以下两个结论:

     第一、她好歹也是接触过数款乙女恋爱游戏的人(最多全员be了而已),每当故事里的男主把女主逼到角落的时候,都会跳出一个选项框来,询问她要怎么回答“心动男生”的提问。在给出的选项中,一般都会有一个娇羞的回答,会包含“喜欢”啊、“在意”啊等等内容,这样的选项一般都会增加对方的好感度(大概?)。

     第二、虽然这是一款叙述幕末时期最后一批武士与时代抗衡的故事,可阿离对于新选组的认知大部分还停留在历史上,那个早早被病魔夺去生命的冲田总司是新选组里最让她动容的人,这个想以身为剑的少年,最终连佩剑都握不住,还孤零零的死在了江户,带着遗憾离开了人世。这在阿离的眼中,一直是最刺心最残忍的部分。

     所以就算只是游戏,他能够活下来真是太好了,自己能在他的身边相伴,真是太好了……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此时站在院中的阿离并不能理解,自己为什么会突然蹦出这样的话语……

     “还真是……大胆的发言呢。”宗次郎回过了神,讪讪的笑容似是带了一丝遗憾,“不过抱歉,就算这样我也不是冲田总司啊。”

     真的不是冲田总司么?阿离红着脸硬着头皮和宗次郎对视,只是才触到,她的目光就被屋内的事物吸引去了。

     宗次郎说没说谎阿离并不知道,也看不出来,不过屋内的雪村千鹤却是吃惊的弄撒了正在摆盘的小菜,她望着阿离的眸眼里还带着惶恐。对上了阿离的视线后,更是有些惊慌失措,低着头像是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千鹤的反应倒是让阿离想起了那晚在小巷子的土方先生,在得知她把宗次郎当做冲田总司后,土方也是立马换了一张面孔,似是她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语,还把她逼至墙角,质问她为什么会把宗次郎当做冲田总司……

     阿离这么想着,抬头又看了宗次郎一眼,在这短短的几秒钟,倒是把刚刚的窘迫全部丢掉了,她的眼眸里带着狐疑,像是在审视宗次郎一般。

     “怎么?”宗次郎并不畏惧这样的视线,挑了挑眉问道。

     “我还想问怎么了呢?!”

     有些暴躁的声音从阿离的身后传来,因为这声音出现的过于突然,原本就半只脚踩在外面的阿离,受到了惊吓,她的整个身子往后倾去,眼看就要从将近两尺高的横廊摔下去。

     “呀啊——”

     “危险!”

     略显低沉的声音,从阿离的后方传了来,话音落地的时候,声音的主人也稳稳的接住了阿离。

     “谢……谢谢……”

     虽然这横廊并不高,可是阿离以这个后仰的姿势摔下来,怕是要狠狠撞到头了。所以在被人接住后,阿离便好好的道了声谢。只是在阿离睁开眼睛之后,瞧清扶住自己的人,嘴巴微张,模样比起刚刚更加震惊了。

     这……这不是……

     “还好吧?”就在阿离诧异的时候,站在长廊上的宗次郎已经对她伸出了手,笑着道:“过来吧。”

     说起来阿离此刻的造型很奇怪呢,她的双脚还踩在长廊上,上半身却被人抱了住,整个身子都横了过来,疑似电影了男主搂住女主的那种经典镜头,着实让人觉得窘迫……

     所以,根本没有思考,阿离便拉住了宗次郎的手,在他的帮助下重新站回到了长廊上。

     “五郎怎么会有空过来,今天没有工作么?”拉起了阿离之后,宗次郎不由和眼疾手快抱住阿离的男子说起话来,眼睛还往站在不远处的土方身上瞄了瞄,“不会是被什么坏心眼的家伙硬拉过来的吧?”

     “什么叫坏心眼的家伙?”土方原本不想理会宗次郎的,可看他是盯着自己在说这句话后,土方还是忍不住回了一句,“这里还有比你更坏心眼的家伙么?”

     “诶?”总司装作诧异的模样,伸手指了指被他拉到身后的阿离,“要不是土方先生出口“恐吓”,这孩子会摔下去,差点受伤么?”

     “啧——恐吓?”土方皱眉,他只是普通的询问而已,怎么就变成恐吓了?

     “不是土方先生硬拉我来的,只是昨晚在后小巷的事情,有些事需要告知你们一下。”被叫做五郎的男子一本正经的说道,脸上也没有露出过多的表情。

     阿离躲在宗次郎的身后偷偷瞄了一眼,眉头又微微蹙起。

     斋藤一也不叫做斋藤一了么?又是这样……他们是约定好一起改名了么?

     不过,后小巷?说的不会是昨天晚上的那条巷子吧?说起来,宗次郎昨晚可是斩杀了两个人呢,虽然都是坏人来着……而且宗次郎是为了帮她才下手的,不会受什么惩罚吧?阿离的心里莫名有些担忧,似乎是把自己差点被一块砍了的事情忘记了。

     “藤田先生应该还没吃晚饭吧,要不和我们一起吃吧?”一直呆在屋子里的雪村千鹤也在这个时候走了出来,笑吟吟的望着藤田五郎,“倒是好久没见你过来了呢。”

     藤田五郎听着千鹤这么说,脸颊飘过一阵绯红,“那就有劳千鹤姑娘了。”

     “不用和我这么客气。”

     “嗯~都是谁和谁啊,用不着这么客气,”宗次郎在一边叫嚷了一句,眼角带着笑意,他看着还站在院子中央的土方,拉着阿离回到了屋子里,“吃饭吃饭,都要饿死了。”

     “我还要准备一份……”

     “没关系没关系,把土方先生的那份给五郎不就好了?”

     “啧,”土方砸了下嘴,“宗次郎,你就一定要对我有这么大的意见么?”

     “哪有?明明是土方先生的脸色不好看,像是不想吃饭的样子,”宗次郎无辜的摊手,扭头看着被他拉住的阿离,“对吧,小阿离?”

     “诶?”突然被宗次郎点名的阿离一脸的诧异。

     为什么这个问题要问她呀,她明明没有打算跟宗次郎一起惹怒土方……

     阿离刚来这里的时候,每餐每饭都有专人端到她的房间去,像这样一群人坐在一起吃饭倒是头一回,虽然每个人都有独立的小餐桌,阿离却不知道自己该坐哪里。

     宗次郎站在一边看着阿离踟蹰的模样好一会,才笑着把她拉到了自己身侧的位子。

     虽然大家都已经就坐了,可并未有人动筷,阿离也只能捂着自己早已空空如也的小腹,望着眼前的餐点,咬牙忍着。

     “那个……阿离姑娘。”坐在阿离对面的雪村千鹤看着她,“请把这里当做自己的家好了,不用这么拘束的。”

     阿离讪笑着点头,却还是低着脑袋硬邦邦的正坐着。

     “五郎是不会把你带回去的,不用这么害怕。”宗次郎撑着自己的脑袋,看了阿离一眼,坏心眼地说道:“虽然他姑且也算警察来着。”

     阿离在看见藤田五郎后,只敢躲在自己的背后偷偷瞄着他,宗次郎只当做她在畏惧五郎警察的身份,便提醒了一句。

     “虽然有收到“小太夫”出逃的消息,可就立场上,花街的事情我们不能过多询问,”五郎顺着宗次郎的话补了一句,“所以,只要不是在执勤的时候遇见,我都会当做没看到。”

     “呐~他是这么说的。”宗次郎侧头看着阿离,似是在安慰她一般,“所以不用这么紧张。”

     “话是这么说,可街上在找她的人不少吧?”土方在一边提醒了一句,“说是被带刀浪士掳走了,今天有不少人被询问了。”

     “土方先生又不带刀出门,似乎没什么好担心的吧。”“带刀浪士”勾笑望着土方,“就算有麻烦的事情也不会找上你啦。嗯?难道是因为这个原因你才不带刀出门的么?不过不带刀还能被叫做武士么?”

     “啰嗦。”土方低啐了一句。

     “那个……我觉得阿离姑娘紧张,应该不光是这个原因吧……”一直在打量阿离的千鹤小声开了口,“大家都围着她说话,却都不做自我介绍,就从阿离姑娘的角度来看,会紧张也是难免的。”

     千鹤……虽然并非主要的原因,可是你的回答却是最贴近答案的!听到千鹤的话,阿离的心里一把热泪,现在的她的确对他们的名字和身份很在意。

     “自我介绍的话我早就做过了啦,虽然这孩子总是不相信……”宗次郎摊了摊手,望向了土方和藤田五郎,似乎要把这错误丢给他们,“没有做自我介绍的人是你们两个吧?”

     “抱歉,这一点倒是没有注意到,”藤田五郎最先出声,“不过听刚刚的对话,你应该也知道了吧,我叫做藤田五郎,是一名警员。”

     “队长级来着,”宗次郎笑着补充,又伸手指了指土方,“这位是土方丰玉,嗯……是一个很危险的角色哦,要小心相处就对了。”

     “为什么要你来帮我介绍?”被人抢了话语权,土方的模样有些不爽,“而且我一点也不危险好么?”

     “因为土方先生看起来并不想做自我介绍啊……”宗次郎一脸的无辜。

     果真是这样……除去雪村千鹤之外,所有人的姓名都不一样了……

     他们是一起改名了?还是在这里真的叫做这个名字?那么……这个故事还是她知道的那个故事么……

     跪坐在榻榻米上的阿离锁起了眉头,突然有些不知所措,完全没能听进剩下的对话。

     宗次郎扭头看见阿离的模样,也隐去了脸上的笑容,他侧头看了一会,陷入沉思的阿离却并未注意到他的视线。

     “唉……”轻轻叹了口气,宗次郎看向了雪村千鹤,“小千鹤,问你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