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综]恋爱补丁 > 第三章 第二节鬼剑
最快更新[综]恋爱补丁 !

    不可以坐以待毙啊!就算掌机没有给她任何的提示,她也必须要拿下冲田总司,不然没有办法回到自己原本的世界呀!

     那一晚,阿离思索了许久。决定就按照掌机上给出的讯息,开始专攻冲田总司一人,早些达成它所提出的要求,早早脱离游女的身份,离开这个动荡的时代,回到自己的世界去。

     可这样的事情,终究还是和她想要劝说总司回屋休息,不要过度吹风一样,只能想想而已……

     阿离没有恋爱体质,不知道什么样的感觉算是心动,也不知道什么样的感觉算是喜欢,更加不会知道要怎样让一个男孩为自己心动,并喜欢上自己。

     所以,从确定自己的攻略对象是冲田总司之后,阿离所做的便是尽可能的,呆在他视线所及之处,想要通过那个叫做“日久生情”的成语,来提高总司的好感度。

     虽然……这效果并不显著……

     对方似是还觉得她有些烦……

     “因为我和冲田总司很像,所以你才想呆在我的身边么?”宗次郎见阿离不说话,有些哀怨的问出了口,却并不让阿离回答这个问题,“这样被当做别人的感觉并不好呢。”

     总司脸上的表情有些失落,看向阿离的眼神里也有些带伤,似是只她不小心踩到尾巴的小狐狸,抬起了满是委屈又泪眼汪汪的小脑袋看着她。

     阿离心里一颤,瞧着总司这可怜兮兮的模样倒也有些心疼,想要开口安慰,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她又想抽自己的嘴巴了……

     不管是初次遇见那日硬是要确认总司的身份,还是来到医馆第一日大喊自己最喜欢冲田总司……阿离总觉得这根本就是自己在给自己挖坑,这误会就算到了这正主的面前也说不清楚……

     就眼下的这个场景来说,阿离是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她总不至于告诉他,你就是冲田总司,所以我说喜欢的那个人就是你吧……

     “哈哈……”总司看着一脸窘迫的阿离突然笑了起来。

     这爽朗的笑声听得正在腹中梳理语句的阿离一愣一愣的,许久才意识到自己又被总司耍了。

     有意思么?

     阿离皱起了眉头,瞪着总司。就算没出声,这四个大字也好好的写在她的脸上。

     “抱歉,总觉得小阿离困扰的模样特别的可爱呢,”总司用手捂住了自己小腹,似在憋笑一般,“总是让人忍不住想要耍一耍,所以……咳咳——”

     似乎笑得有些过分了,总司的话没能说完,就开始剧烈咳嗽起来。

     “没事吧?”

     原本气鼓鼓的阿离,瞧着总司咳嗽的模样,脸上的表情一下变了,连忙跑到了总司身边,伸手帮他顺着后背。

     也许是世人对于总司的病过度描述的关系,阿离倒是见不得他咳嗽的模样。就算她眼前的总司似乎并未染过那种在这个时代治不好的顽疾。

     “咳咳——呛到了而已,”总司摆了摆手,扭头望向了一脸担忧的阿离,“这份关心也是因为冲田总司么?”

     “再开玩笑我真要生气了。”阿离手上的动作停了下来,因为先前的教训皱起了自己的眉头,似在威胁总司一般。

     “抱歉抱歉,今天不会再拿小阿离开玩笑了。”总司连忙开口保证,把未被阿离发现的小小妒忌与心伤藏起。

     “说起来,小阿离为什么会喜欢冲田总司呢?”明知道此时时机不适合再提这样的话题,总司却还是忍不住问出了声。

     “因为……他是新选组第一剑客?”

     “嗯?只是这样?”阿离思索的答案并不能让总司满意。

     “因为被叫做第一剑客的话挥刀的姿势很帅气……”

     阿离举起了自己的双手,模仿着先前的总司,做出了挥刀的动作,想要帮自己圆谎,可对上总司狐疑的目光之后,只低下了自己的小脑袋,重新思索起来,却怎样也找不出别的理由了。

     “听土方先生说,女人总是会无理由的喜欢上一个人。”总司看着阿离,挑眉道,“现在的话,我大概能明白这句话的意思了。”

     嗯?这是什么意思?她怎么一点也没听明白?阿离眨了眨眼睛,总司却不继续说下去了。

     “要一起挥刀么?”总司重新举起了手中的刀,丢开了之前的那些话题,笑着扭头望着阿离问了一句。

     “可以么?”

     这本是总司说的一句玩笑话,他是想用这样的方式把阿离赶回屋子里休息,谁知道阿离竟然露出了期待的眼神,他想到自己刚刚说过今天不会再开玩笑,有些尴尬的笑了笑,再度放下了手中的刀。

     “可以啊,这总比你一直坐在一边吹凉风要好。”

     “可是……我不会,”阿离抬眸看着总司,“也没有刀。”

     这妮子,是在知道这些的前提下接受他的邀请么?总司在心里苦笑,瞧着阿离纯粹期待的目光,只觉得自己给自己挖了坑。

     “我教你,刀也可以借你,但也就这么一会而已。”

     虽说是从玩笑话开始,总司教阿离的时候倒是没有半点的马虎,并未因阿离是病中的弱女子,就把对动作的要求放下丝毫。所以等雪村千鹤忙完,来找两人吃饭的时候,阿离在这冬日的傍晚,出了一身的热汗。

     在雪村千鹤的眼里,面前这两个都是染上风寒的病人,最多一个好的快些而已,这样的举动,多少是要惹千鹤生气的。按照以往,千鹤一定会忍不住低声训斥一句,今天也不知道怎么的,只是蹙起眉头把他们赶去了饭厅,似是有什么心事一般。

     到了饭厅之后,阿离才发现这模样奇怪的不止千鹤一人,就连土方的表情也有些怪异。

     阿离不过是在这住了三五天的客人,虽然心里觉得别扭,却没有开口问的勇气。可总司不一样,他推开了饭桌,挑眉望着他们,“我说,要是有事的话,要么就瞒好一点,要么讲出来好么?”

     千鹤和土方面面相觑,土方叹了口气,“有“鬼剑客”被警视厅捉住了,不知道会供出多少事情……”

     说是“鬼剑客”,不如说是喝下变若水的“罗刹”。

     当年,为了增强新选组的实力,幕府让千鹤的父亲雪村纲道研究“变若水”这从西洋传来的玩意儿,它能引发人类的身体数倍的能力和治愈力,却也有着一些致命的缺陷,像是不能自由在白日活动,闻到血的味道可能会迷失自我等。

     从那夜和土方岁三、斋藤一的对话中,阿离知道了除去土方和总司之外,在这江户城里还有少数曾经服用过变若水的人在,他们大部分都是当年新选组的一员。他们为信仰化身为鬼,时代却抛弃了他们,他们能做的也就只剩在夜幕下斩杀恶人,用这样的方式抑制住自己随时可能发狂的身体。

     只是在这个时代,并没有那么多恶人存在,他们的目标也从斩杀恶人变成了残杀普通人,加上服下变若水的人变成“罗刹”的时候,都是银发红眸的模样,看起来十分渗人,伤口又总是好的特别快,下手的方式也总是特别的残忍,让江户百姓给予他们“鬼剑客”这样的称呼。

     这毕竟是新选组留下的祸端,土方和总司也就背起了责任,夜幕下时一面做着“鬼剑客”一边斩杀“鬼剑客”。而已经可以在白日随意行走的土方,更是重做起了药郎,背着千鹤研制的可以减缓罗刹之力的药物,四处寻找他们曾经的队士,比起在夜幕下斩杀掉他们,土方更想救治他们。

     阿离遇见总司那日,他便是要去和外出送药的土方会和,一起寻找近日在花街撒野的“鬼剑客”。

     可因为和“小太夫”出逃的事情扯上了关系,加上斋藤一的告诫,这几日土方和总司都并未深夜外出寻找那发狂的“鬼剑客”,倒是让警视厅钻到了空子,捉了一个活的回去研究。

     “那个人曾经接受过井上先生送去的药,”像是担忧阿离不能理解,千鹤小声的给阿离作了解释,“知道井上先生的面容。”

     说起来,这还是唯一一个总司去送过药物的人呢,那时候土方应该是出了远门,考虑他的药是要吃完了,才让总司送去的,毕竟那个人是后期才加入新选组,那个时候的总司已经在江户疗养了,所以他并不知道这个来给他送药的井上宗次郎就是冲田总司。

     “他原本会好好吃药,也不知最近怎么的,失去了控制,不再服药,开始享受杀伐的快感,彻底堕入罗刹道了……”千鹤叹息了一声。

     “这还真是麻烦呢。”明明是很严重的事情,总司的语气却依旧轻松,“那要怎么办?杀到警视厅么?”

     总司这话语中的意思并非是要将那惹事的“鬼剑客”救回来,而是就算彻底惹怒新政府的警察,也要把那“鬼剑客”斩杀。

     “五郎让我们不要轻举妄动,”土方伸手制止了总司,“警视厅那里他会尽量想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