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综]恋爱补丁 > 第五章 第三节动心
最快更新[综]恋爱补丁 !

    “伏见君……”在伏见从房间走出来后,青部的部员就用欲言又止的模样看着他,走到半路的时候终于忍不住开了口。

     “怎么了?”伏见显然不喜欢这样的眼神与语气,说话的声音也特别的不耐烦。

     “你的肩膀上……要去换下衣服么?”青部的部员指了指伏见的肩膀,像是在顾虑什么,“会议室里现在好几个人呢……”

     伏见侧过了头,这才看见自己的肩膀上有一滩水印,因为他今天穿着浅色的私服,这未干的水印也就特别的显眼。

     会有这摊水印的原因没有其他,是头发未干的舒离刚刚磕在他肩膀睡着的时候留下的。

     “不用了,很快就干了。”

     因为昨日刚下过暴雨,天气阴沉沉的,空气也过分的潮湿,伏见衣服上的水印并不会向他口中说的那样很快就干了。事实也证明,伏见在外面走了这么一会,衣服也没有要干的意思。

     “是么……我多事了……”青部的部员原以为按照伏见的性格会非常在意,才出于好心提醒的,原来是自己多管闲事了么?

     伏见往前走了几步,突然又停下了脚步,“我还是回去一趟吧。”

     “……”见突然又反悔的伏见,青部的部员一下不知道说什么才好,讪讪地笑着,“那我们赶紧走吧,其他部的留守人员应该都要到了。”

     “我一个人回去就好了,”伏见伸手制止了想要和自己同行的部员,“你先过去吧,我很快就回来。”

     “好,我明白了。”

     忘记关窗户了,走的时候也没给舒离盖条毯子什么的,而且她的头发还湿着就睡着了,要不是刚刚青部部员提醒伏见他衣服上有水渍,伏见根本想不起这些。

     要是她感冒就不好了。伏见原本并不是会因为这样的原因就折回来的人,可一想到舒离一脸难受的模样,他还是没忍住迈出了往回走的步伐。

     其实伏见自己也发现了,他对舒离似乎有些关心过头,不管怎么说,他都介入的太深了,明明一而再再而三的说出不会再去管她的话语,可一遇上和她有关的事情,他却总是主动过了头,像是恨不能什么都帮她解决掉一样。

     最开始的时候,伏见只把这种行为当做不想招惹更多的麻烦,早早解决舒离的事情,好早早的回归到正常的生活中去。可现在再去看,似乎完全不是这样的……

     “哗啦啦——”

     耳边纸张被风吹响的声音,吵醒了睡的并不熟的舒离,她迷糊的睁开了眼,发现屋子里空空荡荡的,原本坐在身侧的伏见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就连窗外的天色也有些暗了。

     “哗啦啦——”

     舒离清醒的这一瞬,窗外又吹过一阵风,压着资料的笔被风吹跑了,纸张也跟着飞了起来,虽然舒离很快就伸手压住了它们,可还是被风吹走了不少。她看着散在地上的文件资料,叹了口气,找了个重物压住了桌上剩余的资料,蹲在了地上开始捡散落的纸张。

     就算不是她弄乱的,这样的场面被伏见看到的话,她一定要挨骂的,还是在他回来之前,把它们恢复原样比较好。

     “啪——啪——”

     舒离才捡了两张,有些粗暴的声响从屋外传来,而舒离垂下的长发刚好遮住她的视线,并未让她在第一时间看清楚来人。

     她伸手把头发别到耳后,原本疑惑的眸子一下惊了住,像是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场景一样,眼眶一下浸满了泪水,嘴唇微微颤着,从口中发出的呢喃也是颤不可闻的。

     “为……为什么……为什么会在这里,总……”

     窗外的人对舒离招了招手,被遮在宽大兜帽下的嘴角勾起,能瞧见的只有一个耐人寻味的笑容。

     舒离眼眶的泪水顺着脸颊滴落在她刚捡起的纸张上,那双好看的眸眼里也是百感交集,只是没等她说完一句话,屋外的人便开始往后退,一步一步拉开与舒离之间的距离。

     “等一下!”舒离急忙起身,扑到了窗前,“不要走!”

     她大声嚷嚷着,对方却像是听不见一样,甚至直接背过了身,迈出的步伐也比之前大了。

     见对方就要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心急的舒离更是打开了窗户打算直接跳出去,只是她刚攀上窗沿,手腕便被人擒了住,她扭过了头,对上的是一双带了些怒意的冰冷眸子。

     “你要去哪儿?!”伏见提起舒离支撑用的手臂,把她从窗沿上拉了下来、拉到了自己的身边。

     “伏见同学……”看着突然出现在眼前的伏见猿比古,舒离有些愣住了,呆呆的用含着泪花却无神的眸子看向了他,如同一个没有灵魂的人偶娃娃一般。

     “啧,”看着这样的舒离,伏见蹙起了眉,低下了头,再一次拉进了与舒离之间的距离,说话的声音也压低了不少,“回答我,你要去哪里?要去追谁?”

     “啊!”被伏见这么一提醒,舒离一下晃过了神,急忙的转过了头,同时也想挣脱掉伏见的束缚,“放开我!我得追上去!你放开我!”

     “不行!”伏见回答的干脆,看着不安定的舒离,更是直接用自己左手臂从背后揽住了舒离的腰,困住了她的行动。

     “放开!放开我!”

     “冷静一点!”伏见左臂上的伤一直没养好,此刻又握着刀,禁不起舒离这么折腾,也就干脆用双臂把吵闹的舒离圈在了自己的怀中,用下巴抵住了她的脑袋,大声叫着她的名字,“舒离!”

     “……”舒离的身子抖了一下,不再继续挣扎了,可眼中的泪水却怎么也不肯停下来,她没有去责怪拦住她的伏见,只垂下了脑袋小声的哭泣着,“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为什么又要跑掉……是我的幻觉么……明明……明明已经……”

     “……”伏见听着舒离小声的抽泣,并没有回答她什么,只是怀中这个冰冰冷的身体让他不自觉的再一次收紧了自己的手臂。

     也许是放松下来的缘故,舒离的身体一下瘫软了,要是伏见没搂住他,她怕是已经瘫坐到了地上。

     伏见垂下了眼帘,像是有些不忍看此刻的舒离,便抬起了头,眯起了眼睛眺望着远方,任由冷风吹拂在脸上。

     “冷静下来了么?”

     伏见把刚泡好的热茶递到了披着她的外套呆坐的舒离面前,她却像是没看到一般,视线穿过了杯子,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看着这样的舒离,伏见叹了口气,直接把杯子靠在了舒离的脸颊上。

     “好烫!”下意识捂住脸颊叫嚷起来的舒离往后缩了缩,这才看见了不知在自己面前摆了多久的热茶,她双手接过,用有些沙哑的声音致谢。

     “你冷静下来了么?”伏见搬了张椅子坐到了舒离的对面,耐着性子把之前的话又重复了一遍。

     “诶?”舒离愣了一下,看着伏见认真的眸眼,又低下了脑袋,“抱歉,刚刚睡迷糊了,出现幻觉了……”

     “是么?”虽嘴上这样说,伏见却没有一点想要相信舒离的意思。

     刚刚发生的事情并不是舒离的幻觉,虽然只有短短的一瞬,可伏见看的清楚,的确有人从这个窗口逃走了。而且从舒离刚刚的呢喃来看,她觉得自己再也见不到那个人了。

     可什么样的人,会让活着的人觉得再也见不到了呢……

     “我是不是吓到你了,”舒离仰起了头,露出的笑脸却十分牵强,“已经没事了。”

     “你看见谁了?”伏见看着舒离面色不改,像是不打算放弃这个问题。

     “都说了是幻觉啦……”舒离讪笑着打马虎眼。

     “那在你的幻觉中,你看见谁了?”伏见直勾勾的望向舒离,板起了脸孔。

     “……”舒离看着伏见,抿起了嘴巴。

     伏见的问题她没有办法回答,也不能回答,毕竟这个问题的答案连她自己都不能确定。

     “那个……伏见……”踟蹰了很久,舒离再一次抬起了头,也再一次笑嘻嘻的看向了伏见,想要转移开话题,可在看见伏见一直未变的表情后,笑容又一次僵在了舒离脸上。

     “怎么?”

     “那个……”嘴角几度上扬,舒离才察觉自己无法在伏见的注视下说谎,未说完的话也就僵在了空气中,让眼下的气氛变得更加尴尬。

     可这尴尬的感觉伏见像是并未感觉到,既不催促舒离说下去,也不重开话题,就这么静静的坐着、等着,一副可以为听舒离说出答案奉陪到底的模样。

     “一个……一个我很……很想念、也想见的人。”许久,舒离咬着自己的下唇,避开了伏见的目光,结结巴巴的开了口,可这句话后,伏见并没有要接口的意思,短暂的停顿之后,舒离只好继续说了下去,言语里带着一抹抹不去的哀伤,“可是,他什么……什么都没和我说就跑走了……”

     “那个人……”伏见看着舒离,顿了顿,像是在斟酌着自己的用词,“想见你么?”

     “诶?”舒离原以为伏见会追问她对方是谁,或是和她是怎样的关系,可伏见说出口的问题她却从未思考过,也就一下呆了住。

     “那个人会在见到你后,一句话也不说就跑走么?”伏见注意着舒离的反应,显得特别的冷静,“如果真是那个人,会做出这样的事情么?”

     “对哦,”伏见的话像打开了舒离的心结一般,静下心来想通的舒离不由松了口气,露出了有些惨淡的笑容,“要是他的话,一定不会丢下我不管的……果真……还是我看错了。”

     “……”可是,只要同他有关的事情,会让你一而再再而三的失去理智,甚至能让你弃自己的生死不顾。

     一边的伏见沉默着,并未把心里这句话说出来。

     气氛又变得尴尬了。

     舒离望向地面的眼睛不住的转悠着,连头都不敢抬起来。

     她和伏见相处也有一段时间了,多少了解他一些,像眼前这般沉默的不说话,一定在用带着失望的冷眸看着她,脸上的表情说不定还有些生气。

     在舒离的眼中,伏见这个人看起来对周遭的事物都漠不关心的,其实把很多事情都看在眼里,若非迫不得已一般不会给自己找麻烦,无论周遭变成什么样,他的态度也不会改变多少,依旧我行我素按部就班的做好自己该做的事情。

     可这样性格的人一旦生起气来,就不是舒离能招架的了。

     这说来也怪,你说着总是不温不火的人,怎么三天两头就对着她发火呢?

     正当舒离思索着怎样才能打破眼前这僵局,坐在她面前的人轻轻叹了口气,猝不及防的就抓住了她的手腕,“走了。”

     “去哪?”舒离有些反应不过来,却还是跟着伏见的步伐往屋外走去。

     “会议室,有个临时会议要开。”

     “我也需要参加么?”明明昨晚和上午的时候,有事情伏见都不让舒离知道,怎么这会连留守人员的会议也让她参加了?

     听到这个问题,伏见的脚步停了住,他扭过头看了舒离一眼,“你需要在我的身边。”

     舒离眨了眨眼睛,只是没等她有所反应,伏见的脚步又迈开,一边往会议室的方向赶,一边补了一句。

     “从现在开始,我会保证你的安全。”

     会议室门口。

     “那个……”

     站在会议室门口焦急等待伏见出现的青部部员,在看到伏见出现在自己的面前之后,脸上的表情一下僵了住,他的目光在伏见与舒离相握的手上停留了很久,又往上移了移看了站在伏见侧后方的舒离,最后停在了面无表情的伏见身上。

     要是他没记错的话,伏见猿比古刚刚会折回去是因为外套上有一滩明显的水渍,需要回去更换……在伏见出现之前,他一直在郁闷为什么一件衣裳能换这么长的时间,可看着直接连外套都没穿的伏见和他身侧穿着那件外套的舒离,他有些不明白伏见刚刚折回去是做什么去的了……

     “抱歉,有事耽搁了。”伏见忽视掉了青部部员好奇的目光。

     “那个……”青部部员看着伏见这就打算进去,连忙伸手拦住了他,把刚刚在想的问题丢在了一边,换上了一副严肃的表情。

     “怎么?”

     “要带着舒同学一起进去么?”他的眉头微微蹙起,似是在顾虑着什么,“那个……发生了一些很糟糕的事情。”

     “哦?”伏见转过了头,“和舒离有关么?”

     “嗯……”青部部员点了点头,眼睛瞄了舒离两眼,并未再做说明。

     “那我就在外面等着好了。”虽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可就眼前的情况来看,舒离情愿在外面等着。

     只可惜舒离的话音刚落,提议就被伏见否决了,“不行,才说过我要保证你的安全。”

     “那我也在外面陪着舒同学好了,”青部部员连忙建议道:“事情真的很糟糕,伏见你还是快点进去的好。”

     “伏见别……”看着拉着舒离的伏见无视掉了他们的建议,直接推开了会议室的门,青部的部员显得有些慌张,急忙伸出了手,想要拦住他,终是晚了一步,大门被打开以后,他们全都暴露在屋内人的眼底。

     这间屋子里很暗,像是没有开灯一般,黑压压的,舒离的视线被伏见挡掉了一半,并不能看清里面坐了多少人,只觉得这里的感觉让人太过压抑,坐在里面的人还都板起了脸孔把视线投到了他们的身上,似是在做着什么严肃的审判一般。

     “伏见同学是不是太慢了一点,我们都讨论完了,”屋子里有个人站了起来,勾起了并不和善的笑容看向了他们,“连投票结果都已经出来了。”

     “什么投票结果?”伏见蹙起了眉头。

     “是否用舒离进行交换,”他拿起了自己面前的纸张,走到了伏见的面前递给了他,“这是结果。”

     “三轮一言大人失踪了,岛内的通讯也被人掐断了,”坐在众人当众的夜刀神狗朗也站起了身,用担忧的眼神扫过了舒离,用简洁的话语给伏见做起了解释,“犯人提出了交换条件,交出舒离,他便会恢复岛内的电力和通讯,还会拆除所有藏在校园的定时|炸弹,并且离开这里再也不会踏入。”

     “……”伏见静静的听着,虽没说话,脸色却阴沉了下来,拉住舒离的手也不自觉的用力。

     “现在岛内所有的人都在这里,留守人员和治安人员都在,”夜刀神狗朗低下了头,闭上了眼睛,“我制止过了……可是,三轮一言大人失踪前让我……”

     “三轮一言校长说不定也在对方的手上不是么?而且我们这也是公平的匿名投票,是大多数人的想法。”站在伏见面前的人抖了抖在自己手中的纸张,不知为何显得有些得意,“也是最安全的办法。”

     “投票结果?”伏见接过了他手中的纸,瞄了一眼一边倾的正字,勾起唇角,“完全没有听说过呢。”

     “喂!伏见猿比古你!”看着伏见把手中的纸张对折后撕毁,伏见眼前的人没忍住大叫了起来,可就算大吼亦没能阻止伏见手上的动作,他只能咬着牙,放了一句狠话,“就算你知道了,加上你的反对票,结果也不会发生改变的,我们这里是压倒性的胜利,所以舒离必须……”

     伏见把撕碎的纸片往空中一抛,打断了对方的话,“舒离只是暂时呆在学园岛,很快就有人来把她带去安全的地方,这是今天上午就决定好的事情。”

     “伏见猿比古你知不知道!这里真的成孤岛了?!中午后便在没有消息传将来,我们的消息也发不出去!现在所有人都很危险!都能算是犯人的人质,”像是不满伏见此刻的态度,又有一人拍案而起,“既然对方提出条件,愿意放过我们也放过学园岛,我们为什么不去考虑!更何况大家都是匿名公平投票的,你应该尊重大家的意见!这样对你!对我们!对学园岛都好!”

     听到这样的话,被伏见挡在身后的舒离紧张的连呼吸都不敢了,她全身微微颤着,脑子里也乱成了一团。虽不清楚具体的情况,却听明白了事情的严重性,也明白了这个犯人只针对她一个人。

     也不知道是不是感觉到她一直在发颤,伏见原本一直拉着她手腕的手往下滑,改为握住了她的手,与舒离冰冰凉的小手相比,伏见的手掌很大很温暖,在她成为众矢之的的此刻,伏见的手如同有魔法一般,给她带去了力量,让她不再这般的害怕。

     “伏……”

     舒离看着伏见的背影,没忍住小声的唤了他一声,可没能把名字叫完,她又闭上了嘴巴,低下了自己的脑袋。

     不可以……不可以太过依赖伏见……

     这一次的事情本就是因她而起的,这一点她是最明白的……

     “危险?”伏见并未听到舒离的呼喊,虽温柔的握住舒离的手,此刻的眸子里却泛着寒光,说话的语气也不像之前那般懒散,字眼里亦带着一丝嘲讽:“就在被选作为留守人员的时候,你们的部长应该都解释清楚了吧,你们也是在知道这是具有一定危险性工作的情况下,自愿留下来的不是么?这个时候再来说危险?”

     “现在的情况不一样!你到底明不明白!”座位中又有人叫嚷了起来,“要是对方愿意的话随时可以炸掉整个学园!”

     “没有什么不一样!”伏见跟着提高了嗓门,仰起头扫视过众人,“留守人员指挥是我,你们需要做的只是听从我的安排,要是害怕的话,可以之后跟着来接舒离的船一起离岛。”

     “船?”有人笑了起来,“都说岛内的通讯被人掐断了,无法与外界取得联系,学园岛又彻底封闭了,哪里来的船逃走?”

     “如果我们无法联系外界,那么对岛外的人来说也是一样的,这里一段时间没有消息的话,外面的人一定会派冷回来查看的,”伏见面向了众人解释道:“而且警卫队明天下午就会到,说明情况的话,他们可以把想离开的人先送出去。”

     也许是乍一听犯人告知的消息,心里紧张过了头,他们就把所有的事情都往最坏的方面去想,看到的也全是充满绝望的画面,现在听伏见冷静的解释了这些,屋子里不少人才意识到他们的处境并不像想象中那么危险。

     众人松了口气之后,倒是不知道再说些什么了。

     伏见也在此时侧过了头,瞄了一眼舒离的情况,因并未看到低下头舒离的表情,眸眼里不由闪过一丝担忧。

     “可……那样的话,学园岛会怎么样……”正当众人沉默之际,一个小小的声音从人堆里传了过来,“我们留下不是为了抓到犯人,让学园岛可以继续经营下去么?要是不把舒离交出去,犯人又把学园岛炸了的话,我们……该怎么办呢?”

     随着这声很小很小的提问,屋子里的人不由又讨论了起来。

     “对啊……要是犯人把学园岛炸了的话……学园一定办不下去了啊……”

     “而且岛外的人真的能进来么?对方要是提出这样的条件,一定……”

     “我听说和岛外每日只需汇报一次情况就好了,今天因为舒离的事情在上午已经联系过了吧,最坏的情况是他们明天晚上才知道这里的事情啊……”

     “这么长的时间呢……”

     “其实把是舒离交出去是最安全的办法吧,而且这些事情本就是从她来之后才发生的……”

     “……”

     “都闭嘴!”当空气又开始不安定的时候,伏见大声喝住了所有的人,“会发生这些事情应该是在意料之中的,都说了害怕的人明天可以跟着船离开。”

     “可我们就是在说船要是不来怎么办啊!你就那么确定船会来么?”

     “船一定会来。”面对他人的质疑,伏见坚持。

     “好!要是明天船不来的话,是不是可以用舒离去交换?!”

     “……”伏见扫过了与自己对峙的众人,闭上了自己的眼睛,语气不改,“那就等真的发生以后再讨论。”

     临时宿舍,舒离屋内。

     “……”伏见跟在舒离身后,看着她从抽屉里拿出一个粉色的掌机,皱起了眉头,“这就是你说的重要的东西?”

     “不是说收拾行李统一在体育馆集合么?”舒离巧妙的遮住了掌机屏幕破碎的地方,笑着道:“这应该是我唯一能用上的行李了。”

     “……”虽伏见不觉得舒离会在这个时候打游戏,可对方既然不愿说,他也就没追问下去,“那就走吧,天要黑透了。”

     “等等!”舒离看着伏见转身就打算走,连忙开口叫住了他。

     “怎么?”

     “那个……”舒离脸上的笑容讪讪的,“有些话想和你说。”

     “一定要现在说么?”伏见转过了身。

     “嗯。”舒离点了点头,看上去有些不好意思,“等等人就多了……”

     “那么……”因为舒离的模样有些奇怪,伏见也没去训斥她什么,只垂眸看着她,“你要说什么?”

     “那个……”舒离的手指拨弄着手中的掌机,低下了自己的头,“好像一直没有好好的和你道过谢,宿舍崩塌的时候也好,之后把我送去医务室也好,刚刚在会议室的事情也好,你都帮了我很多很多,真的非常非常的谢谢你。”

     “要说的就是这个?”伏见微微眯起了眼睛。

     “嗯,就是这样。”舒离抬起了头,扬起了笑脸,“伏见明明是最怕麻烦的人,却帮了我这么多次,要是不好好说声谢谢的话,我会过意不去的。”

     窗外夕阳的最后一道橙光正巧照在了舒离的脸上,融了她的脸部的线条,让她的这个笑容变得亮晶晶的。

     “……”伏见静静看了一会,扭过了自己的头,“没什么,而且真要说谢谢,等你确定自己安全了再说也不迟。”

     “呵呵……”可那个时候,舒离担心自己就不在这里了,所以才会在这时候说出来,“也许,我该选择伏见同学的……”

     “什么?”

     “没没没……”舒离一个不小心把心中所想的话语说了出来,连忙摆了摆自己的手,“我是说伏见同学真可靠。”

     伏见看着表情变化过大的舒离叹了口气,“好了,走吧,这个晚上不一定会太平。”

     “嗯。”

     “舒离。”

     “嗯?”

     “你不用想太多,只要听我的话就可以了。”

     “……伏见还真是……特别可靠呢。”

     “所以,不要去想危险的事情。”

     “……”

     “回答呢?”

     “好的……”

     抱歉伏见,这应该是最后一次和你说谎了……

     舒离的手掌覆在掌机背面,盘弄了好一会,才踱步走到了夜刀神狗朗的身侧,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过的模样,轻巧的和他打招呼。

     “舒离啊……”夜刀神狗朗看着舒离,脸上带了一丝内疚,“刚才的事情抱歉,没能制止,吓到你了吧。”

     “没关系,要是站在他们的位置上,我也会觉得把自己交出去是最好的,”舒离不在意的笑了笑,“倒是小黑你没事吧?听说三轮一言校长失踪了。”

     “也还不能确定是失踪,可能只是通讯被掐断联系不上了而已。”夜刀神狗朗的目光垂下,看了一眼手中的武士|刀,又抬起了头往自己的周围看了看,“你不待在伏见同学的身边可以么,这里可都是对你有意见的人啊。”

     “伏见的话就在那里啊,”舒离回过了头,看了一眼远处在和别人说着什么的伏见,暗暗把手捏成了拳,“而且我有事想问小黑。”

     “问我?”夜刀神狗朗的表情有些疑惑,“什么事?”

     “就是今天下午的事情。”

     “今天下午?”

     “对,”舒离点了点头,“因为小黑一直呆在那里,我就想你知道的会不会详细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