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综]恋爱补丁 > 第六章 第一节背叛
最快更新[综]恋爱补丁 !

    “咔——”

     “咕咚——咕咚——”

     几乎是从体育馆跑出来的舒离,停在了教学区的自动售货机前,从口袋挖出了硬币,买了一罐果汁解渴,一口气就灌下了一半。

     她跑步的速度应该够快了吧,就算之后那位青部部员发现什么异样,也不能立马就找到她的所在。只是不知道伏见发现她这耍小聪明跑走,挂在脸上的会是怎样的表情。他一定会很生气吧,就算看不到舒离也能想象得到伏见皱着眉头,一脸不爽碎念她名字的模样。

     不过好在昨天好好的道过歉也道过谢了,虽然没有正经的告别,可在舒离看来是没有什么遗憾了。

     应该……

     是没有什么遗憾了吧……

     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舒离放下了一直捏在手中的饮料罐,拿出了有一半露在口袋外的掌机。

     因为之前被爆炸波及到的关系,掌机的屏幕上是细碎的裂纹,原本光滑的机身也布满了划痕,原本近乎全新的掌机变成眼前这幅模样,看着怪可惜的。

     “虽然破成这样了,你应该还是能把我送走的吧?”舒离的手指轻轻抚摸掌机破损的地方,喃喃地话语却不知道是在向谁询问。

     “嘀——”

     舒离的指尖不慎触到了掌机按键,漆黑的屏幕一下亮了起来,显示着模糊不清的信息。

     【恭喜□□进入□□□□个人线。】

     【第□□□所剩时□:4□天】

     【□□□玩家,祝你□□愉快。】

     虽是模糊不清的字迹,舒离多少还能辨认出一些,握着掌机的手也开始有些微微发颤。

     她试着去按其他的按键,掌机上的画面却并未发生变化,也没有任何移动光标供她去选择。

     说起来她会留在学园岛,也是它惹得祸,自动开启了什么自救系统,让她连选项都没看清楚的她,就被迫留在了学园岛上。不过这留学园岛上的可攻略对象,也就两个人吧?就这么短短两天天时间就能被认定进入个人线么?不过真要说个人线的话想来想去也就只有……

     只有……

     能被认定进入个人线的只有……

     “呼——”在奇怪的想法钻到她脑子里之前,舒离连忙摇了摇头,深吸了一口气,伸手拍了拍自己的脸颊,“舒离,你不是已经决定好了么。”

     不再给这个世界的任何人添满麻烦,自己惹出的事情自己解决。

     “太阳要出来了,还是快点走吧。”

     像是强迫自己忘记刚刚看见的内容一样,舒离把掌机重新塞回到了口袋中,故意扬起笑脸,大步朝着被封锁的教学楼走了去。

     “咚——”

     在舒离离开没多久,一个人影出现在了她刚刚呆过的地方,拿起了被她遗忘在一边的饮料罐,丢到了边上的垃圾桶中,看着舒离离去的方向不知在想些什么。

     天台。

     这是犯人曾把舒离和炸弹绑在一起的地方,也是周防尊不慎点燃炸弹毁了大半的地方。在爆炸放生之后这栋教学楼便被校方封锁了起来,在重建完毕之前不准学生入内。本就对此处有些畏惧的舒离也从未主动靠近,走上来的时候才发现通往天台的都变形,又被石块堵了住,费了半天劲的移出一小块地方钻出去的时候,外面的天已经全亮了。

     舒离仰起了头,用手背挡住了自己的眼睛。

     想不到这深秋的朝阳照在脸上,也挺晒人的。

     “喂——”站在废墟上的舒离扫视了一下周围,大声的叫嚷了起来,“你在这里对吧!我过来了!你人呢?!”

     虽然这破败的天台不大,可因爆炸的关系塌了一半,到处坑坑洼洼的,不少巨大的石板翘在地面上,也不知道有没有人躲在后面。

     “我是一个人来的!”舒离还把手放到了唇边,一边四处寻找着,一边继续叫嚷了起来,“要是你在的话,可以出来谈一谈么?”

     昨天晚上舒离最想向夜刀神狗朗询问不过是——犯人提出的交易地点在哪里?她本想在向夜刀神狗朗了解细节的时候,不经意的问出这个问题,可对方却提问的机会都不给;她后来也试探过伏见,不仅被小小训了一段,还像有些打草惊蛇了;舒离原本也想要去问其他的留守人,可照着昨天那样的情况,怕是在知道她打算自己去交换,那些人便会五花大绑的偷偷把她捆起来,然后抬着她去到交易的地点。

     虽然舒离决定试着用自己去交换了,却并没有打算被人绑起来,也没有打算让人其他人跟着,毕竟她有很多问题想要询问这三番四次出现在她面前的“犯人”。

     没有人告诉她具体的地点,她也只能自己去猜,想着昨天“犯人”从窗口跑离的方向,和最开始发生变故的地方,舒离总觉得对方回到这里来。

     当然,就算猜错了也没有关系,“犯人”只针对她一个人,她脱离队伍单独行动的话,总会再和他遇上的。

     “喂!你在哪里……”

     舒离这一声叫喊还没说完,眼前便没有任何预兆的冒出了一个黑影,吓得舒离把刚刚未说完的话咽回到了肚子里,有那么一瞬连呼吸都要忘记了。

     “你是……从……从哪里冒出的?”舒离的脸上挂起了讪讪的笑容,她看了看眼前穿着黑色斗篷的男子,又往他的上方看了看,似乎认定对方是从天上掉下来的一般。

     “……”斗篷男并没有回应舒离什么,如同一尊雕像一样站在原地。

     “那个……”舒离脸上笑容有些挂不住,真人一下出现了她到不知道该说什么,用什么样的话题开头,结结巴巴好一会,才勉强抛出了一个问题,“那个……我……我来的话,是不是可以放过其他人?”

     “……”斗篷男点了点头,虽然没说一个字,却给人一种莫名的压迫感。

     “那……你要我怎么做?”舒离的声音有些发颤,低下的脑袋直勾勾的看着斗篷男握在手中的武士|刀,她犹豫了一下,还是问出了口,“还有,你为什么要拿走我的东西。”

     “是……阻碍……”斗篷男侧过头,看了一眼握在手中的武士|刀,和之前一样,他依旧习惯说话,从嘴里说出的每一个字都异常的僵硬,“不能……还……给你……”

     斗篷男开口的时候,刚巧从天台吹过了一阵风,吹掉了他遮住他大半张脸的偌大的兜帽,舒离也正巧在此刻抬起了头……

     先映入是舒离的眼帘的是他被风吹起的黑色长发,飞散的发丝在阳光照耀下,流转着璀璨闪耀的光芒,而一直被都斗篷遮住的,是看着有些熟悉却又完全的陌生的面容。

     真的有些像总司呢,怪不得昨天会一眼把他认错,不过总司是不会露出这样的表情的,这一直板着脸没有任何太多表情的模样,现在想想倒是有些像伏见呢。不知道为什么,在舒离瞧清楚这张脸之后,原本在堆积在心底的恐惧基本消散了。

     “你叫什么?”也许对方一眼看上去并不是那么危险,舒离也就能心平气和他聊天。

     “叫……什么?”斗篷男歪了歪头,像是不明白舒离的意思。

     “名字,你名字。”

     “……”斗篷男看了看舒离,“没有……名字……”

     “那这些事情是谁让你做的?”舒离笑着看向他,似乎怕他不明白一样,给他举起了例子,“比如在在学园放定时|炸弹,拿走我的刀之类的?”

     “舒离。”听完舒离这句话,斗篷重新站直了身子,虽然脸上的表情没发生变化,给人感觉却和之前完全不一样,叫出舒离的名字的时候也流利了一些,“准备……走了……是么?”

     “走?”舒离眨了眨眼睛并不能明白他的意思。

     “离开……这里……”斗篷男往前逼近了一步,“准备……好了……你……才……来的……不是么?”

     说起来,这样的话对方并不是第一次对她说,她被迫留在岛上的时候,他也说过类似的话,什么让她离开之类的。可就算不是第一次听他说这些,舒离还是无法明白他的意思。

     “你要带我离开么?离开这个世界么?”虽然察觉到事情有些不对劲,舒离还是壮着胆子问出了口。

     斗篷男点了点头,却拔出了一直拿在手上的武士|刀,“我……送你……离开……”

     “欸?!”

     看着突然就朝自己劈开的刀,舒离完全了懵了,完全来不及躲闪的她,后退的时候脚下一滑,摔在地上的时候倒是避开了对方的攻击,可耳边的散发还是被锋利的刀刃削掉了一缕,散在空中,落在了她的手边,像是提醒着她,对方并不在开玩笑。

     “为……为什么……”舒离的声音发颤,突然起来的恐惧让她全身发软,无法站起来。

     明明刚刚还能好好的沟通,为什么转眼就兵刃相见?

     “没有……舒离……”斗篷男高举起了手中的刀,“世界……才会……恢复……正常……”

     “你在说什么,完全听不懂啊……”舒离呆呆的看着他,涌上心头的恐惧让她连哭泣都忘记了。

     “不要……留恋……不要……破坏……”斗篷男手中的刀已经举到了最高点,准备往下挥斩。

     “舒离——”

     正当舒离惧怕的闭上双眼,耳边突然传来了伏见的叫喊,她把头扭向了声音传来的方向,瞧见的却是朝着她丢来的刀。

     舒离下意识的伸手接住了它,斗篷男手中的刀刃也正巧挥下,她慌忙用刀鞘去抵抗,却因力气与对方相去甚远,费劲了全部的力气,那被阻挡的刀刃还是还是在一点一点向她逼近,让她能清楚看见距离眼睛越来越近的刀尖。

     “没有……舒离……世界……才会……恢复……正常……”斗篷男重复之前话语,“不会被……破坏……”

     斗篷男在口中重复的话语,让舒离灵光一闪,总算想起是在哪里见过类似的句。

     【你需要修补被你破坏的世界。】

     在她来到这个世界之前,掌机上出现过这样的话语——修补被她破坏的世界。可舒离并不知道她破坏了什么的,也不知道要怎么修补,此时斗篷男都提到这件事,让她觉得这说不定是什么重要的线索。

     “这个时候发什么呆!”

     因为舒离一时的分神,对方的刀刃几乎才触到她的额头,幸好从入口急忙赶来的伏见伸手帮她一起握住刀鞘,把斗篷的进攻挡了回去。

     “伏见……”舒离看着衣服上沾了不少灰尘的伏见,不难想象他是怎么从细小的通道里钻出来的。

     “为什么不照我说的去做,”伏见的眉头蹙起,严厉的训斥着舒离,“你不相信我么?”

     “不是……”

     “那为什么自己跑出来?”伏见单手扶起了舒离,不管是动作还是说话的语气都特别的粗暴。

     “我只是……”

     “啧,麻烦就是麻烦。”没等舒离说完,伏见就把她往边上一推,用刀鞘挡住了斗篷男觉挥向舒离的剑。

     “喂!你到底是谁?”伏见微微眯起了眼睛,满身危险的气息。

     “……”斗篷男面无表情的看着突然出现的伏见,又侧头看了看摔在一边的舒离,用力挥开来的伏见的阻拦,却连连往后退了几步。

     “别想跑!”伏见对方有想要逃跑,连忙追击上前的那一瞬,拔出了刀,迫使对方与其战斗。

     斗篷男像是并不习惯战斗,伏见的刀出鞘后,他只有防御和逃跑的份。

     “呐,回答我问题,你是谁?!到底有什么目的?!”

     伏见的攻击越来越猛,刀速也越来越快,防御不及斗篷男被割破了不少的地方,鲜血顺着他的手臂流下,滴落在地上,他脸上的表情却依旧未有丝毫的变化,亦没有去回答伏见的问题,像是没有疼痛、没有感情的一般。

     明明处于下风,斗篷男却突然立定,不在进行任何防御,伏见挥下的刀也猛地停在了他的脑袋前。

     “又要玩什么花样?”伏见微微扬起了头,眼中的未减。

     斗篷男并未去伏见,而是低头在自己的鲜血沾染的手中的武士|刀前把他收了起来,然手双手端着刀,看向舒离,做出了一个递的姿势,像是要把手中的刀还给舒离。

     “不许过来!”虽然伏见背对着舒离,却还是在她起身的那一瞬发出了警告了。

     “伏见……”舒离看着对峙的两人,停下了刚打算迈出的步伐。

     “我会帮你拿回来的!所以!呆在那里不准动,”伏见的声音很喘,大声的告诫里满是训斥,“舒离!你不许!再违背我了!”

     舒离从来没有见过这般生气的伏见,就算距离这么远,都能感受到从身上散发出的怒意,如同地狱的修罗一般令人畏惧。

     伏见一个反手,把手中的刀架在了对方的脖颈,伸出了另一只手,想要取回他手中的□□,对方却把手往后一缩。

     “还回来,这并不是你的东西吧!”伏见的声音有些咄咄逼人,“你是自己给我,还是我自己拿?”

     “……”斗篷男在听到伏见这一句话时候,终于把目光从舒离的身上转了过来,他看着伏见,单手慢慢地递上了前。

     “伏见!危险!”

     因为舒离站在他们的斜后方,所以能清楚的看见斗篷男在把刀的递给的伏见的同时,另外一只手移到了腰间,连忙大声提醒着伏见。可就算这样,等伏见握住刀注意到的时候还是晚了一步,斗篷男一下解开了一直穿在身上的斗篷,往伏见的身上罩去,抽出了别再腰间的短刀。

     “趴下!”

     舒离看着对方手中的到朝着伏见就要挥下,再一次出声提醒伏见,自己也在第一时间跑上前,想要在伏见挣脱开前拖住男子的阴险的攻击。

     可对方却像是算准了舒离会在此时冲上来,但是擒住了舒离的手腕,丢掉了手中的短刀,单手搂住了她的腰,把她束缚住了怀中。

     “咔嚓——”

     一个清脆的声响,男子把舒离的手和一个奇怪的小盒子扣在了一起。

     还没能舒离看清楚那是什么,男子便勾起了唇角,轻笑了起来,“走吧……舒离……该……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