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综]恋爱补丁 > 第一章 第一节重置
最快更新[综]恋爱补丁 !

    【恭喜玩家□□第二世界。】

     【□□世界解锁。】

     【可攻略角色□□,上锁角色□人。】

     【□□条件:玩家需与任一角色达成□□□□。】

     【过关奖励:第四□□解锁。】

     【玩家□□:suri】

     【□□:18】

     【□□角色:□□□□□□□】

     【□□□□一:请玩家在完成任务后□□□□下一世界,以免过分增加□□□□。】

     【温馨提示二:因第一世界□□□□□□□,玩家拥有□□□□机会一次。】

     【□□□玩家,□□恋爱愉快。】

     **********

     东京,夜。

     “呼——”

     她站在天台上重重呼出了一口气,这团暖暖的气体形成一团缓缓上升的白色雾气,在这雪夜里格外的醒目。

     这里是全新的世界,存在着全新的攻略对象,不管她愿不愿意都被推着继续往前进呢。甚至来不及和过去说再见,也不被允许去怀念……

     “应该怎么办呢……”她叹息了一声仰起了头。

     这一夜没有明月也没有漫天的星辰,从空中悠悠飘落的雪花只映上了霓虹的色彩,原本的色彩不再澄澈,却又有着一种奇异的美感。只是街上的人都打着伞形色匆匆的,用这样的方式阻止雪花掉落在他们的身上,亦不像有欣赏这场夜雪的兴致,让这场大雪在这寒冷的冬夜变得格外孤寂。

     “呼——”她仰起了头,不再去注意街上的行人,而是往空中轻轻吹了一口气。

     说起来在她第一次见到这般鹅毛大雪的时候,也做出类似的举动,只是那时的她玩心还重,并未能注意到雪花会融化在她呼出去的那温暖气息之中,消失不见……

     “真无聊……”大概是模仿过去的行为却找不回先前的那种乐趣,她很快就停止了这无意义的举动,省得联想起什么令人难受的事情。她端起了放在身侧几乎要没有温度的奶茶,垂下的目光无法焦距也不知道看向了哪里。

     “要不,先回家吧?”她虽在口中这么说着,却没有挪动自己的位置,依旧坐在天台边上,无止境地发着呆。

     也是呢,就算回去也是一个人待着。既然都是一个人,比起那空旷旷的房间还是这里好一点,她既能观察这个世界,又能看到其他人,还不会被人打扰……

     孤单着,却又不是那么的孤单。

     “不要想不开啊——”

     当她的脑海里划过不会被人打扰的时候,耳边便传来一阵尖锐地嘶喊。坐在天台边上的她刚回过神,从她的身侧便窜过了一个身影,还没等她弄清楚发生了什么,在后背就感受到一股强大的推力,把她从这七层高的天台推了下去。

     这一切发生的太突然,她根本来不及做出任何的反应,不仅连反手抓住天台的边缘都做不到,就连把她推下去的凶手长什么样她都没能看到。

     只是身体急速的下坠感,让她大声尖叫了起来。

     “啊呀——”

     “危险——”

     把她推下去的人似是想要抓住她,可等他弯下腰去的时候,只触碰到了她的指尖,那个人眼睁睁地看着她消失在黑夜之中,似是要哭了一般,大声道着歉,“对不起!我并不是想……”

     男子的道歉模糊在了夜色之中她并未听清,也没有去倾听的时间,毕竟……她似乎连继续待在这个世界的时间都没有了……

     紧张感和恐惧感让她死死闭上了眼睛,咬紧了自己的牙关,准备迎接“粉身碎骨”的感觉……

     “啊——呀——哇——呀哈——”

     正当她以为自己就要这么被摔死的时候,跌到了天蓬上和衣架上,几番转折仰面摔在了雪地里,让她在这厚厚的积雪里印刻出了自己的轮廓。

     “痛痛痛——”

     虽然没能摔死,她却觉得全身像是要散架一般,根本没办法活动任何一处的关节,就连叫嚷的力气也没剩多少了,只能用气声不断龇牙咧嘴嚷嚷着。

     说起来,刚刚到底发生什么了?她好好坐在那里,怎么会有人来推自己一把?

     就算这次的世界情况有些特殊,可她来的时候掌机并未提示她会有危险,也好好给了她一个在这世界上生存的身份啊,怎么还会有人要杀她呢?难不成这个世界也出了什么变故么?

     “哇哈——呀——啊——唔——”

     正当她这么想着,有些熟悉的叫喊从她的正上方传了过来,她费力地抬头,看见的却是朝着自己砸来巨大黑影,她终于想起刚刚自己掉下来也是这么嚷嚷的,所以才会觉得这样的声音有些熟悉……

     她瞪大了眼睛看着距离自己越来越近的黑影,一脸焦急地张着嘴巴想要说些什么,似乎想让上面的人换个地方摔,可对方却连翻滚躲避的时间都不曾给她,就“啪唧——”一声重重砸在了她的身上。

     “哇——好痛——”砸在她身上的人叫嚷了一声,她却连痛呼的力气都没有,闷闷地呻|吟了一声,意识也开始模糊了。

     她原本以为自己能逃过一劫的,现在看来还是要死在这里啊……

     “喂?!你还好吧?还活着吧?”好在压在她身上的人很快就反应了过来,连忙爬了起来,拉起深陷在雪地里的她,一边想要叫醒她,一边想着解释刚刚的事情,口中的话语也就显得有点乱,“啊——我刚刚并不是要想推你,你醒醒啊!你没事吧?虽然是我不慎把你推下去的,可你为什么要跳楼啊?有什么想不开一定要跳下来?喂?!你还好么?!”

     她原本就要昏死过去,觉得可以暂时摆脱全身骨头折裂般疼痛,却硬生生被眼前的人给摇醒了,她听着对方口中渐渐变得清晰无比地解释,额上冒出了冷汗。

     她好好坐在那里哪里像要跳楼了?而且她会“跳下”来,完全拜他所赐好么?不要说的是她自己要跳下来一样啊!

     “啊——该怎么办?你还有意识吧?”对方显得很着急,身体也在不断的扭动着,似乎在自己的周围寻找着什么可以用来急救的东西,“这个时候应该先叫救护车?啊——还是先急救一下?可是应该怎么做……”

     她感觉到滴落在自己脸颊上温热的液体,费力地抬起了头,发现那粘稠温热的液体是从对方脸上滴落下的血珠的时候,她也看清了男子满脸鲜血十分狰狞的面容。

     “u……ukyo?!”她的表情惊了住,下意识的用气声念出了这名字。

     对方像是听到了,有些诧异地看着她,“诶?你认识我?”

     她睁大了恐惧的眼瞳,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还真的是ukyo。

     ukyo,是这个故事里绝对危险的角色,没有之一。

     在她察觉到自己来到一个怎样的世界后,便想要好远离眼前的这个男人。决定无论如何也不要和他扯上关系,不管何时都不可去相信他口中的话语。毕竟在之前了解这个世界的数次游戏过程中,她遇上的死亡be几乎全是她眼前的这个男人导致的。

     不过就算她感觉到了危险,“防备系统”也对ukyo亮起了红灯,想要逃离他的“魔爪”,可刚刚的坠落与碰撞让她的意识越来越远,眼皮也像是有千斤重一般,不受控制一点点地合上,她在努力睁着,眼前所见的一切也都映出几重影,ukyo在她耳边嚷嚷的话语也越来越远,像是从另外一个遥远的时空传来的一样,模糊的无法分辨……

     陷入昏迷之前她最后听见是ukyo口中低沉到令人毛骨悚然的询问……

     “喂?你是谁?为什么会认识我……”

     **********

     “你是谁?为什么会认识我?”

     黑暗中能看见的是渐渐逼近她的身影,在这片黑暗的环境中她唯一能看清的是对方在手中把玩的带血的蝴蝶|刀,从刀口泛出的泛着杀意的寒光。

     “要是你知道我的话,就不得不杀掉你了呢——”

     “不要——”看着对方的刀子挥向自己的脖颈,她歇斯底里的大叫了起来。可就算如此也没有阻止对方挥刀的动作……

     “不要!”她一下从床上弹坐起来,猛地睁开眼睛后,瞧见的是窗外被白雪映照到刺眼的光芒。

     “suri?”正当她不知所措之际,一只手搭上了她的肩膀,她下意识的躲开,瞧见的是一张不算太熟悉的脸,“没事吧?做恶梦了?”

     面对对方的询问,suri点了点头,开始打量起自己所在的陌生环境。

     “你受伤了,这里是医院,你还记得怎么回事么?”

     面对对方的提问suri先是摇了摇头,又很快点了点头,她蹙着眉头声音也不是很确定,“我好像……被人从天台推下去了……”

     “看来脑子没有摔坏呢。”

     “waka叔叔……”这样的说法suri听着并不是特别的舒服。

     “开个小小的玩笑而已。”waka坐到了病床边的椅子上,紧张的神色从他的眼里消失了,“你从楼上摔下来的时候是后脑着地,医生说可能会有后遗症,清醒过来的时候也许会产生记忆混乱,害我有些担心。不过还好,你没事,不然都不知道怎么向你的母亲交代。”

     “嗯……”suri点了点头。

     “那么,”waka顿了顿,换了一个话题,“你记得是谁把你推下去的么?”

     “!!!”只是说到这件事,suri的瞳孔一下收紧,露出了恐怖的神色,“是——”

     “我不是有意的——”suri的话还没说完,一声焦急万分的叫喊从门口的方向传来,来人一边说着一边快步走到了suri的床边,他弯下了腰,他的长发垂到了suri的病床上,“我……我不是想把你推下去,我只是……只是以为你想不开……想要跳楼,然后……然后我的脚上……打滑……所以……所以……所以……”

     suri看着突然闯进来的ukyo有些傻眼,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的她学着对方的语气,复述着他不停重复的词语,“所以?”

     “所以对于这一次的事情万分抱歉,害suri受了这么重的伤真的真的万分抱歉。”ukyo的额头已经要磕在床单上了,可他还是尽量的把腰往下弯。

     “要是真的这么有诚意道歉的话,那就切腹谢罪吧?”suri还不知道应该做出怎样的反应,只呆愣愣地看着ukyo,一边的waka却笑着眯起了眼睛这般建议道。

     “waka叔叔……”也处于惊吓中的suri明显看见ukyo的身体一僵,讪讪地笑着,开口打破了这诡异的安静,“这样的玩笑不好笑啊……”

     “并不是在开玩笑啊,”waka推了推眼睛,笑着道,“我是在很认真的建议,他不是说了‘万分抱歉’么?我只是想看看他是不是真的有这样的诚意。”

     “waka叔叔……”suri一脸无语的表情。

     “要是这样做suri小姐可以消气的话,我愿意接受。”虽然回应的有些迟,ukyo却用极其认真的口吻回答着。

     “ukyo先生请不要跟着一起添乱!”suri有些受不了的大叫了起来,甚至不顾正在输液的手,举起了自己的双臂,“切腹什么的到此为止了!”

     “你果真知道我的名字!”一直“卑躬屈膝”的ukyo突然站直了身子,用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目光看向suri,里面有困惑、有不解、也有止不住的欣喜,“你认识我么?!”

     “诶?”suri看着突然凑上前的ukyo下意识的往后挪了挪。

     说起来之前并没有人介绍过ukyo,她一时情急倒是又把他的名字叫了出来,不会因此惹上什么麻烦吧。suri想起了之前在梦中出现的场景,有些惧怕眼前的ukyo,她咽了咽口水,冷汗也从额角滑下。

     “你为什么知道我的名字?你认识我么?知道和我有关的事情么?”

     ukyo的眼睛里并没有恶意,可就算如此,面对他焦急地询问suri依旧无法给出回答,亦不敢去回答。

     “ukyo先生你靠得太近了,”也许是看出了suri的为难,一边的waka把ukyo拉开了,“之前不是和你说过了么,suri是不可能认识你的,就算认识也只是知道名字的程度,毕竟你经常去到我们店里不是么?”

     “可是……”

     ukyo看上去想要辩驳什么,waka却没有给他这样的机会,继续说了下去:“而且suri也是半月前才到东京来的,不可能与ukyo先生相识。”

     “可也许我之前……并不在东京呢?”ukyo小声念叨了一句,眼神也暗淡了不少。

     “ukyo先生?”waka并没听到那声喃喃地自言自语。

     “没什么……”ukyo连忙摆了摆自己的手,挂在脸上的笑容有些牵强,他深吸了一口气,重新看向了suri,说话的语气也严肃了起来,“那个……suri小姐我再冒昧的问一次,”ukyo垂在身侧的手被他捏成了拳头,像是这个询问是他鼓起了很大的勇气才问出来的,“你真的,真的不知道和我有关的事情么?”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suri看着如此正经的ukyo,终于察觉到有些奇怪。她所知道的ukyo似乎并不是她眼前这样的,为什么应该知晓一切的他,会在脸上露出这样迷茫且一无所知的表情呢?

     “suri小姐?”大概是suri长时间没有回答,ukyo不由开口提醒了她一声,亦像是怕她有什么心理负担又补充了一句,“没关系的,你只要实话实说就好。”

     “我……我不知道和你有关的事情。”suri低下了头。在说违心的话,她的眼眸里尽是破绽,才不敢抬头看向他人的眼睛。

     “果然也是这样么……”ukyo遗憾地叹息了一声,声音里满是失望,“抱歉……”

     “ukyo先生,你还好么?”waka收起了脸上的笑容。

     “没事没事,”ukyo仰起了头,重新露出了笑容,“反正已经习惯了!只是习惯性的想要询问一下,也许……也许下一个人就知道了……”

     “ukyo先生……”waka有些动容,似是想安慰他些什么,可ukyo并没有给他这样的机会,对着suri的方向重新鞠躬:“我是从病房里溜出来的,所以在护士小姐发现前还是乖乖回去比较好,这次的事情我会重新找时间郑重道歉的。”

     ukyo说得很急,也没有给人插嘴的空间,他在说完那一瞬便从病房里跑了出去。

     “waka叔叔,”suri看着ukyo之前站的地方,犹豫了一下还是问出了口,“ukyo先生他……他出什么事了么?”

     “具体的情况我也不是很清楚,”waka转过了身,重新面向了suri,“反正是个很可怜的人就对了。”

     “很可怜?”

     “嗯,除去自己的名字之外,他似乎什么都不记得了,”waka清了清喉咙,“简单的来说——他失忆了。”

     “呼——哈——”

     从suri病房里跑出来的ukyo并没有回到病房,而是一口气爬上了医院的天台。他双手撑住了自己的膝盖,弯下了腰重重地喘息着。

     “果然……还是……不行么?”

     他一屁股坐在了天台的雪堆里,因为重心不稳的关系仰面倒了下去,ukyo并没有试着站起来,就这么躺在雪地里大口大口地呼吸着。

     “就没有……没有一个人认识我么?我……到底……是谁……”

     像是想起了什么,ukyo从口袋里掏出了随身携带被大火烧的只剩下一角的照片,照片的正面残存的是春日才有的暮色,在樱花飞舞的画面上留有一束被风扬起的长发;照片的反面是他的字迹“ukyo20xx春拍摄于东京xx”。这是他去年拍下的照片,可他是在什么场景下拍的?拍的又是谁?他怎么也想不起来。

     “为什么一定要留在这个城市呢……明明不认识任何人……”ukyo闭上了眼睛,在口中喃喃地念叨着,“我是来这里找谁的……”

     “你到底是谁?和我是什么关系?”再睁开眼睛的ukyo看着照片上那一束秀发,明知道没有人会回答他的问题,可ukyo还是无比认真地询问着,“你现在……又在哪里?”

     “失……失忆?”suri眨巴着眼睛,一脸震惊地望向了waka,向他确认道,“你是说刚刚那个ukyo先生,失忆了?”

     “嗯,也不算特别罕见的事情吧,”waka坐到了suri的床边和她解释着,“大脑经过撞击,或是遇上什么无法接受的事情,也会封闭一些特定的记忆,你刚醒的时候我还担心你会失忆呢,毕竟医生说你的脑袋也受到了严重地撞击。”

     “嘿嘿——”说到这个话题,suri脸上的笑容又变得虚了,没有接着waka的话题继续说下去。

     这里是失忆症的世界,故事也是从女主人公失忆开始的,可suri现在所待着世界原本女主角并不存在,若是因为suri的存在代替了她的话,这一开始就失忆倒也算正常的剧情走向来着。所以waka担心她会失忆的时候,suri也在暗暗庆幸。毕竟要是按照原本的故事线走,一定要她也失忆的话,这个世界根本无法跨过去啊……

     不过怎么会变成ukyo失忆了呢?他明明是故事里唯一拥有各个世界线记忆、似乎知道一切的人啊……虽然每次出场都不会发生好事,suri在这款游戏里经历的过死亡也基本拜他所赐,以至于suri一开始就打定主意要和他保持距离……

     说起来ukyo对原本的女主特别的执着呢,他会失忆会不会是因为原本的女主此时不存在于这个世界里?

     “你需要修补被你破坏的世界。”

     ……

     “没有……舒离……世界……才会……恢复……正常……不会被……破坏……”

     ……

     一个激灵,这些内容跑到了suri的脑子里,她愣了楞,连忙笑着摇头。一定不是这样的,ukyo会失忆和她应该没有什么直接关系,是她想多了而已。

     “suri你摇什么头?”她这样的动作,在waka的眼里显得有些怪异。

     “觉得脖子有点酸,”suri笑着把手搭在了自己的脖颈上。

     “算了,那我刚刚说的事情你怎么想?”waka叹了口气,“反正店你也去过好几次了。”

     “嗯……”suri小声的附和着,没有给出确切的答复。

     在这个世界的suri是一个出远门上大学的孩子,似乎是因为母亲和waka熟识,她便让waka关照一下自己的女儿。只是房租学费交完,suri没剩多少钱,waka见她最近有些窘迫便问她要不要来他的店里打工。

     这本该是剧情的标准线路,suri却并不是很想去……

     “‘嗯’什么,回答呢?”waka敲了一下suri的脑袋,“你不是不想再向家里伸手么?其他地方让你去我也不放心,所以这里应该是最好的选择了。”

     “可我……”suri单手扶住了自己被敲痛的脑袋,把一直在犹豫的事情说了出来,“并不适合做服务生啊……”

     “这个可以训练。”waka勾笑,“你只要说想不想来就行了。其实每日开店的时间也不长,不会占据你太多的时间的。”

     “那……”suri看着“waka”善意的眼神,察觉到waka的这道选择题只给了她一个答案,只好在心里叹息一声然后举双手妥协,“我去……”

     “好的,”waka对suri的回答非常满意,“那等你出院之后就来熟悉熟悉吧。”

     一出院就去会不会太赶了?suri在心里这般想着,却并不敢告知waka,只能在脸上硬堆着笑容,用这天真无邪的笑容回应着waka。

     也许正是有了和waka这样的“约定”,躺在病床上好吃好睡的suri并不是那么急着出院。可即便如此,不算身负重伤的她还是在入住后的第五天被通知可以出院了,护士告诉她下午的时候就会有人来接她帮她办退院手续。

     得知这一消息的舒离便一直处于震惊之中,等到代替waka来接她的toma进病房的时候,依旧没能缓过神来。

     “怎么?还有哪里不舒服么?”toma看着换好便服坐在床边双眼无神的suri,关切地问出了口。

     “我真的可以出院了么……”suri眨了眨眼睛,问着站在床边的toma,“真的不需要再观察两天么?”她的手腕和脚腕还缠着绷带呢,怎么看都不像是健康到可以出院的人啊……

     “嗯……医生说是没有大碍了,”toma弯下了腰回答着suri,“先回家休息一段时间吧,之后觉得哪里不舒服在回来查查看好了。”

     “……”toma说的在理,suri没什么好反驳的。

     “而且,suri一个人待在医院不会无聊么?”像是哄小孩子一样,toma伸手摸了摸suri的脑袋,“店长也没空一直来陪你,得知你受伤的事情之后,大家都很担心呢。”

     waka工作的地方叫做“冥土之羊”,在suri的眼里就是一家以“执事”“女仆”为卖点的西餐厅。除去waka之外,店里还有好些服务生。之前就说过,suri跟着waka去过几次,她和店里的众人还算相熟,加上她和店长waka的监护关系,店里其他人也都来看过suri,所以“大家都很担心”的话语,并不是toma随口说出来安慰suri的。

     “可是waka叔叔是不想让我休息……”suri噘起了嘴小声的和toma抱怨了起来。

     “我听说了,你要来冥土之羊打工的事情,”toma挨着suri坐了下来,侧过脑袋看着她,“怎么,你不想来么?”

     “并不是想不想的问题,”suri叹了口气,“就是觉得自己不适合吧,做服务生什么的……”

     “不要这么没自信啊!”toma笑眯起了眼睛,“不去试试的话,你怎么知道自己不合适呢?而且不一定要做服务生,厨房的人手也经常不够呢。”

     “这个主意不错!”suri的眼睛一下亮了起来,“比起接待我更喜欢厨房的工作!”

     “不行。”几乎在suri说出提议的那一刻waka便果断拒绝了,“店内男性顾客并不少,女性招待必须要加人。”

     suri眯起了眼睛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waka,虽没说一句话,从周身散发出来的都是满满的怨气。

     “店长……”之前在医院向suri提议的toma笑得尴尬,却还是开口帮suri说话,“应该并没有男性顾客因此感到不满吧?而且女性接待也不是一个人没有啊。”

     “厨房忙的时候我会去帮忙的,”waka推了推自己的眼睛,目光直直地看向了suri,“而且让suri做招待,也是希望改一改她内向的性格。”

     “我内向么?”suri诧异于waka的这句评价,一个没忍住把心里的话说了出来,“我觉得我挺活络的啊……”

     “那是对熟人,”waka眯起了眼睛,“你的母亲也希望你可以改改性格,毕竟在这个城市里你并没有多少朋友,你要是再拒绝他人……”

     “我觉得我的朋友还不少……”面对waka这入严父一般的“教导”,suri在嘴里小声嘀咕着。

     “哦?”这声碎碎念传到了waka的耳内,他挑了挑眉,“那么,除去这个店里的人,你的朋友呢?”

     “……”

     原本打算扳着手指给waka细数自己在冥土之羊里认识的人,便被waka一刀斩去“双手”,哑言的suri只能眨巴着眼睛,一言不发呆愣愣地看向waka。

     她来到这个城市不满半月,这样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除去这个店内的人连学校的同学都不认识一个,交际面的确有些窄了……

     虽然那只是她觉得没有必要与他人相识。

     “要是再开朗一点的话,suri应该会很受欢迎的。”waka看着陷入沉思的suri继续说道,“所以,就趁着打工的时候在这里练习吧。虽然,工作不到位我也会狠狠骂你的。”

     “店长……还真是严格啊。”

     “toma君有什么意见么?”waka看着突然插了一句嘴的toma。

     “没有,”toma叹了口气,“不过我还是尊重suri自己的意见。还有,我并不觉得suri有什么性格的缺陷,也不觉得她需要和所有的人都认识。”

     “这可不像没有意见的样子啊。”waka笑了笑。

     “只是看法不同而已。”toma也提起了嘴角,“我觉得现在的suri已经很好了。”

     “……”

     a说话的时候,suri把头转向了他,而toma也正好在看suri,两人的目光就这样撞到了一起。

     “toma君还真是温柔呢。”suri徘徊在喉口的话语被waka抢先一步说了出来。

     “是么?”toma笑了笑,目光没有急着从suri的身上移开,“店长也觉得这是性格缺陷么?”

     “没有,”waka摇了摇头,“只是觉得温柔的人有时候很恐怖呢。”

     “嗯?恐怖吗?”toma托着下巴思考了起来,目光也就从suri的身上移开了,“店长的话有些难懂呢。”

     “比起‘恐怖’这样的说法,‘烦人’、‘啰嗦’应该更恰当吧。”来送餐的shin刚好听见这些对话,端着餐盘站在桌旁的他有些嫌弃的回了这一句。

     “‘烦人’啊——”toma抬头看着shin脸上的表情有些哭笑不得,“虽然最近能感觉到你烦我,可还是不要这么直白的说出来比较好。”

     a和shin是从小一起长大的邻居,toma比shin年长两岁,一直把shin当做弟弟看待,被弟弟当面说这样的话,觉得不好受到也正常。

     “你身体好些了么?”shin没有理会toma地抱怨,把目光停在了suri的身上。

     “嗯。”suri点了点头,“医生说没问题了。”

     “这不像是没问题的样子啊。”shin看着suri手腕上没能被袖子绷带,皱起了眉头,“你还是不要逞强的好。”

     不知道该怎么回应的suri只能点点自己的头。

     “那么,”shin把手中的餐盘放到了suri的面前,“大小姐的点餐到了,请大小姐慢用。”

     “我的呢?”toma看着已经空了的托盘,指了指自己,“我应该也点了一份吧?”

     “厨房忙不过来了,要吃的话自己去做。”suri白了toma一眼,“而且,你上班的时间要到了吧?”

     “已经这个点了么?”被shin这么一提醒,看了下时间的toma也就站起了身,“那suri我先去忙了,刚刚的事情你还是自己决定的好。”

     “suri觉得自己弱小么?”waka看着toma和suri离去的背影,这般问到suri。

     “弱小?”刚拿起勺子的suri侧过了头,没能理解waka的意思。

     “所有人都觉得suri需要被保护,也在保护着你,”waka看着suri,语气比起以往要认真一些,“你想一直被保护起来么?”

     waka的话suri似乎听懂了,又似乎完全没能明白。

     “我希望suri能变得坚强起来,”waka也站起了身,“这也是让你留在这里做招待的原因之一。”

     suri拿着勺子的手僵在了半空中,脑内则反复咀嚼着waka离开前口中的话语。

     她不坚强么?就算到现在别人一眼看上去还是会觉得她很弱小需要保护么?她还以为自己变得足够坚强,可以独当一面了呢,那些原来只是假象么?

     “我平时坐的位置有人了么?”suri还在发呆,身后便传来了ukyo的声音,她转过了头,看见的是一脸遗憾从他身侧走过的ukyo,“是我今天来晚了么?”

     “ukyo先生?”suri看着直径从自己身侧走过去的ukyo叫出了声。

     听见suri的叫喊ukyo慢慢停下了脚步,他先是扭过了头四处张望,最终把有些犹豫的目光停在了suri的身上,他伸手指了指自己的鼻子,用非常不确定的口吻问到suri。

     “是你叫我么?你……认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