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贵后专宠记 > 第098章 不慎被捉
最快更新贵后专宠记 !

    东方恪唯有在阮流烟的面前才会收敛些,阮流烟这么一讲,他便不再发难那些伺候的宫女。

     一个人睡在宽大的床榻略显空旷,东方恪抓住阮流烟纤手的手指捏了捏她的手心:“上来陪朕睡觉。”

     “可是,皇上的伤口…”

     “不妨事,你就在朕旁边,又不是趴在朕的身上哪里会碰到伤口。”东方恪不怀好意的笑让阮流烟想起这个男人总喜欢让她趴在胸口小憩的事,顿时脸有些微烫。

     害羞归害羞,阮流烟还是乖乖褪去外衣,乖乖的爬进东方恪身体里面床铺的空位。东方恪素来不喜欢睡在内侧,她深知他的这个习惯。

     药香味伴随着男人特有的气息钻入鼻间,阮流烟一时间有些恍惚。察觉到阮流烟的失神,东方恪大手一伸,把她捞入怀里,“怎么了,有心事?”

     “没有,臣妾在想皇上一定要快点好起来。”

     阮流烟挑了软话说,东方恪在黑暗中浅笑,“当然,朕还想跟爱妃你快些生个小皇子呢!”

     话一出口阮流烟窝在她怀里的娇躯震了一下,之前苏长白讲过的话在她的耳边萦绕,再对比现在东方恪无比自然的和她调笑,实在让人难以相信,刺杀一事是他让人布的陷阱。

     “爱妃怎么了,从刚才过来就怪怪的,是哪里舒服吗?”东方恪明知故问,就看这女人忍不忍得住问他刺客一事。

     “臣妾没有不舒服,是想睡了。”

     阮流烟低声回答,东方恪状似无意道:“真是遗憾,要白白浪费这大好良宵,流烟,朕好想你了。”说着东方恪在阮流烟的额头吻了一下,阮流烟欠了欠身子,更靠近他的臂弯。

     “都怪那该死的刺客,如若抓到朕决不轻饶!”东方恪发泄一通,发觉怀里的女人无比安静,摸了摸她的耳垂,“流烟,苏司乐行刺朕的事你都知道了吧?以你看,若是该怎么处置?”

     “臣妾不敢妄断。”阮流烟还是那句话,东方恪皱眉,却听阮流烟又道:“凡事都是要讲究证据,查明事因皇上可酌情处置,臣妾不懂朝堂事,这些事皇上别再问臣妾了。”阮流烟的态度让东方恪既满意又不满意,于是“嗯”了一声,两人再无对话。

     身上有伤东方恪不得不放下心中的绮念,浅浅的搂着女人躺在床铺,就这样在黑暗里闻着女人秀发的淡淡清香,他逐渐有了睡意。

     过了两日行刺的刺客还是一点消息也没有,在猎场的众人却是知道东方恪遇刺了,这件事皇家也没打算满着,苏长白和一干“乱党”被责令一定要缉拿归案。尤其是苏长白的画像被张贴的到处的都是,要想神不知鬼不觉的偷偷出城,实在是非常艰难。

     在陪伴东方恪养伤的这几天里,阮流烟一直提心吊胆,一有风吹草动就担心是苏长白被抓了。虽然她已经苏长白没了关系,但看着苏长白被抓被处刑,她是绝对做不到的。

     苏长白自从那次在她的帐篷出现过一次以后就再也没有出现了,阮流烟想要跟他见一面,把那天的话再讲清楚,又担心苏长白混进来会被士兵发现。

     东方溶会来拜访她,这是阮流烟是绝对没有想到的。东方溶一进来就要求四周伺候的宫女都退下去,要单独和阮流烟说会儿话。

     阮流烟不知道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见东方溶如此坚持就依了她,终于等全部宫女都退出去,东方溶快步上来,一把攥住了阮流烟的手。

     “救救他!嫣妃,你救救他!”东方溶使得手劲很大,抓的阮流烟半个手掌都痛了。阮流烟茫然,不敢多想:“救…救谁…”

     “当然是苏长白,你们不是旧情人吗?现在皇兄对他下了死令,要想逃出皇城,就必须拿到皇兄独用的出城腰牌,现在你每天是最能接近皇兄的,你只要把那块腰牌拿出来就能救他!”

     东方溶讲的坚定,阮流烟清醒过来,“不…不行,你皇兄会生气的,我不能这样做…”

     “你清醒点好不好?”东方溶愤怒咆哮,“这个时候你还担心皇兄是不是会生气,难道你忍心看着苏长白丧命吗?我倒不知道原来嫣妃这么狠,对于旧情人落难熟视无睹,眼睁睁的让他死!”

     东方溶的指控让阮流烟说不出话来,她不想让苏长白被抓到送死,可也不想去偷偷的背着东方恪拿那个出城腰牌。东方恪的脾气相处了这么久,阮流烟已经有了一定了解,如果她真的动了那腰牌,恐怕东方恪的怒火会把她焚烧殆尽。

     就在阮流烟犹豫不决时,茗月突然隔着帐帘禀告:“娘娘,刺客抓到了,现在正在大帐听审。”

     这道消息同时震惊了两个人,东方溶最先反应过来,拔腿就往大帐跑。阮流烟紧随其后,心里“砰砰”直跳,祈祷抓到的人不会是苏长白。

     然而她的祈祷没有用,大帐内被人捆在木桩的三人其中就有苏长白,他常穿的一身白衣被弄脏了,胸口有飞溅的鲜血,干涸了以后成了暗红色。苏长白发丝有少许的凌乱,眼神依旧凌厉,走近大帐时阮流烟腿脚一软,差点就这样一头栽倒在地。

     多亏了茗月机灵,立刻伸手扶住了她,在外人看来就是阮流烟就是在平常不过的被宫女虚扶进帐,只有她才知道她的步子多软多虚。

     “你还有什么话说?”

     东方恪一身蟒袍端坐在帐中正当中的座椅,被绑在木桩的苏长白冷冷盯着他,“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皇上想让臣死,何必拐这么大一个弯子?随便一个理由就能赐死臣,皇上却不用,铤而走险用刺客这招,到底是为何呢?”

     “放肆!苏长白,谁准你这么跟朕讲话?”

     东方恪叱责苏长白,随后抑住怒气道:“来人,把人押下去,关入天牢等候处置!”随着帐帘掀起,侍卫鱼贯而入,把三名刺客全数带了下去。

     这时东方恪看到帐外的阮流烟,脸上始终平稳的表情终于有了一丝裂缝。也不知道女人听到多少,东方恪调整面部表情,微笑起身,“爱妃怎么来了?这么冷的天不在帐子待着。”

     “回皇上,臣妾听说刺客被抓到了,就过来瞧一瞧。”阮流烟神情看不出异样,“嘉和公主和臣妾一起的,现在人还在外面。”

     “她?她来干什么!让她立刻离去,朕不想见她!”东方恪的怒火让阮流烟始料未及,以前东方恪可以说很疼东方溶这个妹妹的,怎么不知不觉就变了。

     阮流烟还在这边疑惑,东方恪却是一腔怒火无处发泄。当初得知对阮流烟不利的背后人其中有东方溶一份,他费了多大的力气才忍住没有在质问东方溶的时候对她动手。

     做了那样不可饶恕的事,哪里还有一国公主的样子!为了一个男人就可以对其她的女子下毒手,这样的女子怎么可以会是他们东方的后代?东方恪无法对阮流烟讲出妹妹就是凶手之一,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对女人补偿,和始终不渝的一生陪伴。

     东方恪想的长远,阮流烟唯有勉强笑着应对。

     因为东方恪的伤势,安排打猎的事情他已经全权交给了瑾王经手。东方恪和阮流烟现在已经在启程回宫的路上,跟其一块回来的,除了各宫妃嫔就是负责保护两人安危的侍卫。

     一路上平顺的回到宫里,东方恪立刻入住清心殿处理公文,几天没批折子,桌面上的公文就松松叠了很高。东方恪快速的批着折子,吩咐李得诏一会出了清心殿,立即赶往重华宫内。

     阮流烟和东方溶见过面了,东方溶除了哭喊着让她救救苏长白以外就再没有别的可说,阮流烟并不想让自己卷入到这是非曲折里面,却对东方溶哭喊着要用的、能顺利把人从天牢里接出来,并且能把人带着离开的东西记在了心上。

     这东西就是东方恪一直以来佩戴在身上的一枚玉佩,见玉佩如见天子本人,阮流烟没忘记这句话,今天晚上她打的就是这美玉的算盘。

     东方恪照例留宿在重华宫内,却没想到这一次的重华宫里面燃着的香炉里面加了以为安神香,能够让人不知不觉得睡上三个时辰。阮流烟想救苏长白,三个时辰足够了。

     一路惊险的绕过巡逻的侍卫出宫,阮流烟坐在马车上直往苏长白所在的天牢冲去,凭着玉佩,阮流烟很快见到了狱中的苏长白。

     苏长白人没有受刑,就是在这暗无天日的地牢里又瘦了些。四目相对,两人都有许多话说,时间紧急,由苏长白和茗月进行了对调,互换衣衫,互做伪装。

     阮流烟一路带着苏长白顺利出了天牢,上了外面早已经安排好的马车。一上马车车夫狠抽了马儿一鞭,争分夺秒的朝着城门的方向而去。

     “流烟,你为什么还要救我?”

     苏长白咳嗽一声,靠在车厢休养生息。

     阮流烟如同惊弓之鸟,“我不能看着你死,你别说话了,今天我一定会把你送出城去!”

     话音刚落阮流烟就听见有另外马儿的嘶鸣声,应该是朝着他们这边的方向奔来。果然,没过一会儿就有几道人影从天而降拦在了他们的马车前面,完全挡住了阮流烟和苏长白的去路。其中有道来人的视线仿佛穿透车帘,直直射|进阮流烟心里。

     “下车!”东方恪带着薄怒的声音落入耳中,原本脸色就苍白的阮流烟竟然瑟瑟发抖起来,苏长白眉头一皱,握着阮流烟的手给她安慰,同时吩咐车夫,“别管他,继续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