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贵后专宠记 > 第099章 不再怜惜
最快更新贵后专宠记 !

    阮流烟心凉了,东方恪会这么快追上来,只能说明他对她早有防备,所以没有被香炉里面的安神香迷倒,否则就算苏长白被发现越狱,也只会是其他的武将侍卫来追,根本不会是东方恪。

     接应苏长白的车夫也是个狠角色,听到苏长白的吩咐以后狠狠摔起马鞭,马儿被鞭子抽的嘶鸣,脚下更发力额往前奔去。

     离城门越来越近了,城门处守门的侍卫早有防备,对着疾驰而来的马车极尽所能的围追堵截,一时间马车周围被人围得像铁桶一般,进退不得。

     就在举步维艰时,前来营救苏长白的纷纷现身,拦在苏长白的马车前保护车内的人。阮流烟知道苏长白的真实身份,也知道这些前来保护苏长白的人都是蕴国子民。这些人和东方恪带来的兵量对抗无疑是以卵击石,阮流烟心绪紊乱,不知道该如何化解这样的场面。

     东方恪望着安静的马车,眼神逐渐变得冰冷,“流烟,你出来。你不要朕了吗?你要为了这个男人要离开我?”

     阮流烟不敢掀帘,只隔着帘子低声答道:“臣妾不会离开皇上,臣妾斗胆为苏司乐求情。皇上,你就饶了苏司乐让他走吧!”苏长白欲要讲话,被阮流烟按住手腕示意他别妄动。

     “苏长白行刺朕,那么多双眼睛看着,朕难道连诛杀一个刺客的权利也没有了吗?流烟,你回到朕身边,朕可以对你今天所做的既往不咎,至于苏长白——他今日非死不可!”

     东方恪声音冷寒彻骨,阮流烟不顾苏长白的阻拦起身出了马车,事实上苏长白受了重伤,根本也拦不住她。阮流烟一步一步挪到地面:“皇上,臣妾求皇上放他们走。”

     “流烟,你…你不要…求他!”苏长白断断续续的声音从车厢内传出来,每一个字都讲的艰难无比。

     东方恪清楚的望见阮流烟颈项间那一抹寒光,那是他某一次兴起赏给阮流烟防身的匕首,匕首很漂亮,刀鞘有着精心打磨的花纹,刀头那里精致的镶嵌着明亮的宝石。他赏给阮流烟是防身,却没想过阮流烟有一天会用它反过来以性命来威胁自己。

     “你在威胁朕?”东方恪不为所动,任谁也看不出他平静表面下波涛汹涌。阮流烟不敢看他的眼睛,“臣妾不敢,臣妾只求皇上今天放苏司乐离开,至于事后皇上要如何处置臣妾,臣妾绝对毫无怨言。”

     东方恪的胸腔要被怒火冲破,然而更多的是嫉妒,他疯狂的嫉妒苏长白能够得到阮流烟的维护。而他,却只能站在他的对立面,看着心爱的女人因为别的男人对自己玩心计。

     “你不过是仗着朕喜欢你,你以为朕不敢杀你?”东方恪讲的这句话就是最后的试探,如果阮流烟懂他,就该放下匕首朝他走过来,从此以后都乖乖听话。

     如果那样他或许会考虑饶苏长白一命让他走。

     可惜阮流烟并没有像他希望的那样做,她只是面无表情的将匕首更推进一分,仿佛不知痛一般的任由匕首割破细嫩的肌肤表层,再到殷红的血珠滑落眼睛眨都不眨。

     东方恪眸色猛地一深,指着阮流烟怒吼出声:“你!你是故意折腾朕——”

     “来人——来人!把城门打开!”

     东方恪狂怒的吼声让在场的人噤若寒蝉,杨贤杨帆面面相觑,同时上前一步:“皇上,三思啊!”

     “朕说开城门!都耳朵聋了??”

     东方恪把视线射|向杨贤杨帆两人,血红的眼睛有着几欲杀人的光芒。

     如此愤怒失去理智的皇帝很多人都是第一次见到,有些胆小的已经忍不住腿肚子在发抖。终于靠近城门的侍卫动了,沉重的城门缓缓打开,仿佛在暗无天日的黑暗里点燃了一盏明灯。

     营救苏长白的众人激动无比,这无疑是个非常的机会,一旦出了城门,四面八方都可以到处藏身。阮流烟心里悄悄松了口气,面上不敢有一丝的放松,东方恪狠盯着阮流烟,大手一挥,原本呈包围状的侍卫们有条不紊的散开,空出一条缺口出来。

     苏长白在车厢内听着阮流烟和东方恪的谈判,恨不得立刻冲出来带着阮流烟离开,然而他现在根本连无力自保的能力都没有,又何谈带人离开??

     阮流烟慢慢的退开,给马车让路。

     赶车的车夫狠狠一挥马鞭,马儿嘶鸣过后便像离弦的箭一样向城门冲去,其他如影魅一般前来施救的高手也如影随形而去。

     苏长白的人已经顺利离去,支撑着阮流烟忤逆东方恪的那股气力立刻松懈了。匕首落在地面发生一声脆响,在看似人满为患,实则静谧无比的街道异常诡异。

     东方恪挥退众将士,对着依旧待命的墨弦吩:“传令下去,今日之事若有人敢透露半句,格杀勿论!”墨弦领命而去,宽阔的街道便只剩下阮流烟和东方恪二人。

     东方恪骑着高头大马慢慢踱步过来,越来越近的距离让阮流烟觉得害怕,忍住想要转身跑走的冲动,她望着缓缓而来的东方恪目不转睛,强装镇定。

     东方恪心中五味杂陈,阮流烟的惧色看在眼里,使他的心脏隐隐作痛。

     阮流烟最终还是胆怯了,还有两丈之遥的时候她禁不住害怕的后退一步,然后转身想要逃离身后人可怕的气场。

     阮流烟只是太害怕,殊不知这样避之不及的动作更惹怒了东方恪。东方恪狠夹马腹,几步追上阮流烟身边,大手一捞就把阮流烟从地上捞起丢上马背。

     头晕目眩的一瞬过后,阮流烟就彻底被身后男人禁锢在怀里,背后就是男人宽厚的胸膛,现如今却没有一丝温度。东方恪把她抓上马背,调转马头竟直往城门冲去,城门将士无人敢阻,只眼睁睁瞧着皇帝绝尘而去。

     出了城门就是郊外,夜晚狂烈的秋风迎面吹来,吹的阮流烟眼睛都有些无法睁开,发丝扬起跟身后人的缠绕在一起,略有些缠绵的味道。

     一路狂奔不知在终点在何方,东方恪不停,阮流烟更不敢让他停,马儿狂奔到自己慢了速度,在一个依山傍水的山坡停下,东方恪带着阮流烟翻身下马,钳住她的手腕一直奔走。

     直到走到一棵枝干粗壮的树下,东方恪猛地停下,松开阮流烟的手腕,双手用力一推,把人按在树背狠狠亲吻噬咬起来。早就想这么做了,就在阮流烟拦在马车前阻止他的时候,东方恪就恨不得把人抓过来藏起来在身下狠狠贯穿她,让她在他身下泣,在他身下求饶,在他身下呻|吟!

     欲|望的念头一发不可收拾,渴望着叫嚣着得到纾解。东方恪疯了一样搅动汲取阮流烟口中的香甜,不顾身下人拼命的挣扎和彼此咬破唇舌的血腥。

     阮流烟很怕,却又挣脱不了东方恪的手臂的束缚,这样的东方恪让他感觉危险,甚至感觉不到一丝爱怜,只有越大粗暴的索取。

     女人的挣扎对于东方恪来说只能称之为“情趣”,阮流烟挣扎的越厉害,东方恪眼中的欲望就越深切。水玲珑对于阮流烟“治疗”还有五天才能算圆满,东方恪的粗暴对待让还没有完全放下的阮流烟痛苦万分。

     东方恪已经在解她的腰带,亲吻她的脖颈。他的衣服不知道什么时候脱了下来,铺在了平坦硬实的土地的,被放倒身子的那一刻阮流烟抓住东方恪的手腕祈求:“我不行皇上,你饶了我——”

     “不行?为什么不行!”

     东方恪轻易挣出一只手捏住阮流烟的下巴,“朕为了你忍了那么久,唯恐一丝不当委屈了你,可你对朕做了什么?你和苏长白同生共死,把朕当成索命的阎罗王!朕冤不冤枉!”

     阮流烟泪眼朦胧,看不清楚东方恪此时的模样,“你不要这样,我对他早就没有那种感情了!可是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她去死,我做不到——”

     “做不到!好一个做不到,你公然忤逆我,以自己的性命威胁,把朕置于何地?!现在也好了,人都走了,那你可放心了!以后朕绝不会再顺着你半分,朕现在就要你,朕要你就得给!”东方恪几乎是在咆哮,吼完以后他强势的分开压制住阮流烟欲要并起的双腿,然后捡起散落阮流烟的腰带,把她的手并在一起缠绕着绑在一起,再慢条斯理拉起绕过树根打结,迫使阮流烟的双臂无力的反剪在头顶。

     这样的姿势让阮流烟动弹不得,头顶夜空悬挂的半弯散发着昏黄的光亮,在月光下东方恪可以清楚的看到女人每一个表情。

     她的发鬓和衣衫都因为这奋力的抵抗散开了,白嫩的肌肤和曲线漂亮的锁骨让人移不开目光,红唇因为害怕抖的不成样子,眼角的泪痕还未干,在薄如蝉翼的银纱照耀添了一份风情。

     再也忍不住,东方恪埋首下去,把女人的哭喊和抗拒都堵在了喉咙里。阮流烟身体因为东方恪的触碰而僵硬,无时不刻都在抗拒他的抗拒,东方恪知道阮流烟心结未解,现在他却管不了那么多。

     在阮流烟几乎喘不上气的求饶里,东方恪冷硬的分开她的的双腿把自己埋了进去,对于阮流烟的求饶他始终无动于衷,只一下比一下更用力的占有和欺负身下这人儿。

     漫长的过程里东方恪一遍又一遍追问阮流烟问她正在占有的人是谁,强迫她口齿清晰的讲出来,可惜阮流烟一点也不肯配合。她越是不开口,东方恪就做的越狠,一场半强迫的交|欢发展成了性|虐,成了逼迫对方臣服自己的手段。

     东方恪觉得自己疯了,是被阮流烟逼疯的。

     他的胸腹那里还没完全愈合的伤口因为大力的动作再次裂开,他却像完全毫无知觉一样,漠然的瞧了一眼又开始搂抱起女人重复之前做过的,一遍一遍,好似永不能满足。

     等到东方恪满足以后阮流烟早已经昏过去了,四周静悄悄的,只有头顶的月亮照耀着他们。东方恪迟缓的打量身下的女人,伸手解开在她手腕腰带的束缚,俯下身温柔的吻她的的脸颊,以从来没有过的柔和语气唤她的名字,没有人回应。

     东方恪愤怒起来,大手摇晃阮流烟的双肩,得到回应仅仅在他停止动作以后,女人柔软而又白皙的脖颈无力垂落。

     一闪而过的念头在脑海里掠过,东方恪不自觉的伸手去探女人的鼻息,感应到的气息却非常微弱。猛地一个激灵,东方恪彻底清醒过来,看清楚身下女人被蹂|躏过的惨状,他不禁大吼一声,狠狠一拳砸在树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