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金银岛 > 第18章 第一天战斗的结果
最快更新金银岛 !

    我们正为暂时的胜利而欢呼,突然听见一声枪响,一发子弹擦着我的耳际飞了过去,可怜的汤姆·雷德拉斯身子一晃,便直挺挺地倒在了地上。

     (由利夫西医生叙述)

     我们以最快的速度穿越那片丛林,向寨子跑去。我们每往前跑一步,海盗们的吵嚷声也跟着更近一步。很快,我们就能听到他们奔跑时杂沓的脚步声,连树枝被他们横冲直撞而折断的断裂声也听得清清楚楚。

     我开始意识到一场真刀真枪的遭遇战在所难免,于是便检查了一下我的枪膛,看火药是否已经装好。

     “船长,”我说,“特里劳尼先生枪法极准。把你的枪给他,他自己的被水弄湿了。”

     他们交换了枪支。特里劳尼先生自出乱子起就一直保持着沉默和冷静,到现在仍然如此。他停下脚步,站了片刻,检查了一下船长递给他的武器。这时,我注意到葛雷没有武器,便将我的弯刀递给了他。他的表现令大家精神振奋起来—只见他往手上啐了口唾沫,将眉头皱起,利落地挥舞了一下手中的弯刀,带起一阵凉风。从种种迹象来看,我们的这位新朋友绝不是个孬种。

     我们又向前跑了四十步左右,来到了树林的边缘地带,那个寨子出现在我们眼前。我们靠近的正好是南边的栅栏中央,就在这时,七个海盗叫嚣着在寨子的西南角出现,带领他们的小头目是水手长约伯·安德森。

     他们猛地见到我们,不由自主地停顿了一下,似乎要往回退。在他们反应过来之前,不仅仅是乡绅和我,踞守在木屋里的亨特和乔伊斯也都抓住时机开了枪。这四枪形成了一次颇有力度又十分零乱的扫射,但所幸没有落空—只见一个海盗倒了下去。其余的海盗则趁此机会立即转身逃回到林中。

     重新为枪装上弹药之后,我们小心地沿着栅栏向那个倒在地上的海盗走去。经过一番查看,发现他已经断了气—一发子弹击中了他的心脏。

     我们正为暂时的胜利而欢呼,突然听见一声枪响,一发子弹擦着我的耳际飞了过去,可怜的汤姆·雷德拉斯身子一晃,便直挺挺地倒在了地上。乡绅和我立即回击,但由于我们根本没有看清目标,这一枪打空了,也就相当于白白浪费了弹药。我们又迅速装好弹药,才得以关注可怜的汤姆。

     船长和葛雷已经扶起他,在察看他的伤势。我只消看一眼,心中便已明白—他是没救了。

     可能是我们迅速的回击将那些反叛分子吓得不轻,他们再次溃散而逃。我们将可怜的猎场老总管托过木栅、抬进木屋期间,再没受到他们的骚扰。

     可怜的老管家血流不止,痛得一直呻吟。自从我们遇到麻烦开始,一直到现在,这个令人敬佩的老管家始终没有说过任何一句表示惊奇、抱怨或恐惧的话,而现在,我们把他抬进木屋里等待死神降临,他依然沉默不语。他曾经仅仅用一块垫子做掩护,像个勇猛的特洛伊人那样坚守着过道;对于每一道命令,他总是默默地、忠诚地并且十分出色地执行;他的年龄最大,比我们这些身强力壮的人大出二十岁以上;而现在,这位忠心耿耿、沉默寡言、总是面带怒色的忠仆就要离开我们了。

     特里劳尼跪在他的身边,吻着他的手,像个小孩子似的悲伤地哭着。

     “我要死了吗,医生?”他问道。

     “汤姆,我的朋友,”我说,“你要回家去了。”

     “真想再对着那帮强盗放上几枪再走。”他说。

     “汤姆,”特里劳尼说,“你愿意宽恕我吗?”

     “先生,要我宽恕你,这是不是不合乎礼仪?”汤姆答道,“不管怎样,反正遵照你的意思办就是了,阿门!”

     片刻的沉默之后,老汤姆说希望能有人给他念上一段祈祷文。

     “那是规矩,先生。”他补充道,似乎是在辩解。没过多久,他就咽了气,再也没说一句话。

     早在之前,我就注意到船长胸前的口袋里鼓鼓囊囊的,不知道装了什么东西。在这期间,他掏出了一大堆东西—一面28英国国旗、一本《圣经》、一卷十分结实的粗绳、一支钢笔、一小瓶墨水、一本航海日志,还有几磅烟草。在栅栏内的空地上,他找到了一棵砍好并削去枝条的枞树树干。他和亨特一起把它竖在了木屋的一角,然后,他又爬上屋顶,亲手把国旗系好并升了起来。

     看起来,他对自己所做的这一切感到十分满意。升好国旗后,他又回到木屋开始清点物资,好像身边的一切都不存在一般。他忙着手上的事,偶尔向临终的汤姆望上一眼。老管家一咽气,他就拿着一面国旗走过来,毕恭毕敬地将它盖在已逝的老管家身上。

     “不要过于悲伤了,先生,”他说,握着乡绅的手,“你不必为他的灵魂担心,他忠诚地执行了船长和他的主人给他的命令,在此过程中被打死。我这么说也许不太合乎教义的精神,但却是铁一般的事实。”

     然后,他把我拉到了一旁,说:“利夫西医生,你和乡绅所指望的那艘接应船大概几个星期后能过来?”

     我回答说,不是几个星期后,而是几个月后。按照行前商量好的,如果我们八月底尚未返航,勃兰德里就会来找我们。同时按照约定,他既不会提前也不会推迟。

     “还有很长时间,你自己也算得出来还有多少时日。”我说。

     “啊,是啊,”船长搔着脑袋答道,“即使把天赐的一切全部考虑进去,在我看来,我们的处境也十分危险,并且困难重重。”

     “船长,此话怎讲?”我问道。

     “先生,对于丢弃的第二船物资,我感到十分可惜。我说的就是这个,”船长答道,“我们的弹药还算充足,可是食物并不够,事实上,是非常短缺。利夫西医生,从另一个角度讲,我们少了一个人,也许并不是一件坏事。”

     说着,他用手指了一下躺在国旗下面的尸体。

     正在这时,轰隆一声巨响,原来是一发炮弹呼啸着从我们的木屋上空高高飞过,落到了远处的树林当中。

     “哟嗬!”船长大声说,“使劲儿打吧!把你们的炮弹都打光,反正也没多少,浑蛋们。”

     第二次的发射瞄得比上一次准,圆铁蛋落到了栅栏里面,但是,除了扬起一大片沙土,并没有造成什么损坏。

     “船长,”乡绅说,“在‘伊斯帕尼奥拉’号上是无论如何也看不到这座木屋的,想必他们是瞄准了那面国旗。我看,把它降下来会是个明智之举。”

     “降下来?!”船长叫了起来,“不,先生,这可不行!”他刚说完这句话,我想我们大家都会一致赞同他。因为它不仅体现出了一种顽强、深厚的感情,体现出了海员的真正气魄,更是一种高明的心理策略。通过这面英国国旗,我们向敌人宣告:对于他们的炮轰,我们根本没有放在眼里。

     整个晚上,强盗们不断地放炮,圆铁蛋一颗接一颗地飞来,不是打过了头,就是还没打到,最厉害的只是在栅栏里扬起一片尘土。他们不得不发射得很高,再加上距离较远,所以圆铁蛋落下时几乎没有什么力量,大部分只是一头栽进松软的沙土里。对于流弹,我们也并没有感到有多可怕,尽管有一颗圆铁蛋砸穿了木屋顶,又从地板下面钻了出去。很快,我们就习惯了这个吵人的玩意儿,只把它当作玩板球,不以为意。

     “如此连续的炮击倒也算是件好事,”船长边观察边说,“因为慑于大炮的威力,我们前面的树林里应该不会有敌人埋伏了。现在潮水也已经退去,被我们丢弃的物资应该已经露出水面,有人自告奋勇去把猪肉弄回来吗?”

     葛雷和亨特立刻站了出来。他们全副武装,悄悄翻出栅栏,但此次行动最终无功而返。因为那些海盗大胆得出乎我们的意料,或者是他们对于伊斯雷尔的炮弹攻击充分信任。总之,葛雷和亨特看见有四五个海盗正忙碌地把我们的物资从水中捞起来,并涉水搬到旁边的一只船上。小船上面的人必须不时划两下桨,以抵消水流的冲力,使它在水中保持稳定。在船艉指挥的是西尔弗。现在,他们每一个人都有一支火枪,也许是从他们的秘密军火库里弄来的。

     船长趁此时间,坐下来书写航海日志,下面正是其所记内容的开头部分:船长亚历山大·斯莫利特、随船医生大卫·利夫西、水手亚伯拉罕·葛雷、船主约翰·特里劳尼、船主的仆人约翰·亨特和理查·乔伊斯(非水手)—以上是船上所剩下的忠诚的全体船员。今日,众人带着仅够维持十天的口粮登岸,并在藏宝岛的木屋屋顶升起英国国旗。船主的仆人托马斯·雷德拉斯29(非水手)被反叛者枪杀;客舱侍应生詹姆斯·霍金斯30—我正在担忧可怜的吉姆·霍金斯的安危,不知他情况如何,忽然从陆地的方向传来了一声呼唤。

     正在放哨的亨特说:“那边有人在喊我们。”

     “医生!乡绅!船长!亨特,是你吗?”有人接连喊道。

     我奔到门口,刚好看见吉姆·霍金斯正从栅栏外翻进来。谢天谢地,他安然无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