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金银岛 > 第20章 西尔弗前来谈判
最快更新金银岛 !

    “呸!”他恶狠狠地叫道,“你们在我眼里就像这口唾沫一样!一个钟头之内,我就要把你们的老木屋砸个支离破碎,就像砸朗姆酒桶那样!笑吧,笑吧!不出一个钟头,我会让你们再也笑不出来,让你们生不如死!”

     果然,有两个人来到了寨子外面。一个人拼命挥舞着一块白布,另一个则气定神闲、不动声色地站在一边,那正是西尔弗本人。

     天色尚早,那是我出海以来遇到过的最冷的一个早晨,寒气直入骨髓。天空晴朗无云,晨光下的树梢泛着玫瑰色。但西尔弗和他的手下所处的位置依然阴暗,尚未接受到阳光的照射。从沼泽地蔓延过来的白色雾气紧紧贴着地面,将他们的膝部以下包裹其中。寒气和雾气同时侵袭着人的身体,这也正好解释了这座岛荒无人烟的原因,显然,这里既潮湿又闷热,很容易染上热病。

     “不要出去!”船长对大家说,“这十有八九是个圈套。”

     然后,他向站在栅栏外面的海盗喊了一声:“是谁?站住,否则就开枪了!”

     “打着白旗呢!”西尔弗大声说。

     船长站在台阶上,十分谨慎地选择了一个隐蔽的地方,以防对方打冷枪。他扭过头来对我们说:“医生那一班负责警戒守卫,一定要守好射击孔。利夫西医生,请你负责守住北面;吉姆,你负责东面;葛雷负责西面。另外一班负责安装弹药。大家的动作要快,手脚麻利些,一切都要小心。”

     然后,他又转向了西尔弗他们。

     “你们举着白旗过来,到底想干什么?”他喊道。

     这次,是另外一个人答的话。

     “先生,我们的西尔弗船长来跟你们谈判啦。”他嚷道。

     “西尔弗船长?他是谁?我没听说过。”船长叫道。接着我们听见他小声念叨:“船长,哼,升职可够快的!”

     这时,高个儿约翰开口了:“是我,先生。我被这些可怜的家伙推举为船长,因为先生你抛下我们离开了。”他在“抛下”一词上特别加重了语气,“如果我们双方能够谈妥条件,那么我们愿意服从你的指挥,绝不反悔。我现在有一个请求,斯莫利特船长,就是希望你能保证我平安无事地离开这个寨子,在射程之内不要开枪。”

     “这位朋友,”斯莫利特船长说,“我根本就没有任何兴趣跟你谈判。假如你想说些什么话,尽可以走过来,不要站在那里啰唆。但是如果想要耍花招儿,你就要承担严重的后果,到时候可不要怪我不客气。”

     “这就够了,船长,”高个儿约翰高兴地叫道,“你这么说就足够了。西尔弗是分辨得出什么样的人是真正的正人君子的。”

     我看到那个挥舞着白旗的家伙想要阻止西尔弗。这不足为奇,因为船长的回答非常不客气。但是西尔弗大笑起来,并用手拍了拍那个人的后背,好像在告诉他根本无须如此提防。接着,西尔弗走到栅栏跟前,先把他的拐杖扔了进来,然后一条腿十分有技巧地但也着实费了一番力气翻越了栅栏,安全地落到地面上。

     我必须承认,眼前发生的事将我完全吸引住了,根本忘了站岗放哨这件事。事实上,我早已离开了东边的射击孔,趴在船长身后看热闹。船长此时正坐在门槛上,用胳膊肘抵住膝盖,手掌托着头,一边注视着泉水从那只旧铁锅中冒出来,一边吹着口哨,他吹的是《来吧,姑娘们和小伙子们》的调子。

     西尔弗费了好大的劲儿才爬上小丘。面对陡峭的斜坡、密密麻麻的粗大树桩、松软的沙土,他的拐杖就像搁浅的船那样束手无策。但是,他还是硬撑着走了过来,终于来到了船长面前,然后用洒脱、优雅的姿势彬彬有礼地行了个礼。显然,他精心打扮了一番:身上穿了一件宽松的、下摆垂到膝部的蓝色外套,上面威风凛凛地钉着很多铜扣子;还戴了一顶镶着花边的漂亮帽子。

     “来了?”船长抬起了头,“那就坐下吧。”

     “难道你不邀请我到里面去坐坐吗,船长?”高个儿约翰抱怨道,“这么冷的大清早,就这么坐在沙地上可不好受,先生。”

     “听着,西尔弗,”船长说,“要是你是个守规矩的人,你现在应该正安分守己地坐在你的厨房里。所有的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所以,你要么选择当我的厨子—我自然不会亏待你;要么选择当你的西尔弗船长—无论怎么说,你都是一个叛乱者、一个海盗,那么你就应该被送上绞架!”

     “行了,行了,船长,”这个曾经的厨子边说边坐到了沙地上,“坐在这儿也无所谓,只不过待会儿你得拉我一把。啊,你们这里可是个好地方。啊,吉姆在这里!早上好,我的朋友。啊,利夫西医生,向你问好。你们大家都在这里,简直就像俗话所说的那种团结快乐的大家庭。”

     “有什么话你就直说,快点儿!”船长不客气地说道。

     “说得对,斯莫利特船长,”西尔弗答道,“公事公办,这没错儿。好吧,昨天夜里你们的人干得很漂亮,甚至连我都不得不承认。你手下的人挥舞起棍棒来还真是厉害。我也必须承认,我手下的一些人—很可能是全体—都被打了个措手不及,我本人也是如此。你瞧,这就是我亲自上门来谈判的原因。但是我敢发誓,船长,这样的事绝对不会发生第二次了!我们会加强警戒,安置岗哨,我也会叫手下的那帮家伙少灌点儿朗姆酒。你们大概是以为我们全都烂醉如泥了吧?但是我可以告诉你,我并没有喝醉,我只不过是太累了,所以睡得像一条死狗。如果我能早点儿睁开眼睛,你们可就没那么容易逃脱了,我会当场抓住你们的。我跑到他跟前的时候,他还没咽气呢!”

     “是吗?”斯莫利特船长说道,尽可能地保持一贯的沉着冷静。

     事实上,对于西尔弗所说的一切,船长根本不知所云,但是他掩饰得很好,从他的口气中完全察觉不到这一点。而我倒是有些明白究竟是怎么回事了。我想起本·冈恩在同我分手前最后说的那句话。我猜,一定是他趁着海盗们酩酊大醉地倒在篝火旁的时候,悄悄溜进了他们的营地。现在,我们高兴地知道:我们只剩下十四个敌人需要对付了。

     “嗯,是这样的,”西尔弗说,“对于藏在岛上的那些宝藏,我们势在必得—说到底,我们就是为了它而来的!而你们呢,想必是只要保住性命就会满意了,这是你们的目标。你们有张藏宝图,不是吗?”

     “可能有。”船长答道。

     “行了,我知道你们有。”高个儿约翰说,“对人讲话何必这么生硬呢?这可没什么好处,你要明白这一点。那么我就打开天窗说亮话:把那张藏宝图给我们。至于我个人,跟你们没有什么恩怨,绝对不会跟你们过不去、伤害你们的。”

     “少跟我来这一套,我的朋友,”船长打断了他的话,“你究竟想干什么,我们知道得清清楚楚。至于你想要的东西,我们不会给你的,门儿都没有。”

     船长说完这番话,平静地看了他一眼,开始装一斗烟。

     “那个亚伯拉罕·葛雷—”西尔弗突然开始发作。

     “住口!”斯莫利特船长吼道,“葛雷什么都没有跟我说,我也没有问他。说老实话,我可是衷心希望你们连同这座该死的小岛一起沉到地狱里去。以上就是我对你们的看法。”

     船长小小地发了一通脾气,这让西尔弗冷静了几分。他本来有些冒火,但马上又恢复了常态。

     “也许是这样。”他说,“各位先生根据自己的是非观念来判定是非曲直,认为哪些是对的、哪些是错的,关于这个我并不打算加以限制。啊,船长,既然你准备抽上一斗,那么我也就不拘礼节地抽上一斗啦。”

     于是他也装上一斗烟,开始吸了起来。就这样,两个人坐在那里,默默地抽了会儿烟,一会儿抬起头来看看对方的脸色,一会儿伸长了脖子向旁边吐口唾沫,一会儿伸出手指压一压烟丝。看那两个人的样子,简直比看戏还有趣。

     过了半晌,西尔弗重新挑起了话头儿:“我说,船长,你把藏宝图交给我们,并且不再开枪射杀我那可怜的水手,也不趁着他们熟睡去砸碎他们的脑袋。如果你们同意的话,我们可以提供两条路供你们选择。第一条:等到把金银财宝装上船后,你们和我们一道乘船离开这里,我用人格担保,让你们在某个地方安全上岸,如果你们要求,我甚至可以立下字据。倘若这条路不合你们的意,同时也考虑到我的手下都比较野蛮粗暴,对于你们这番折腾心里或多或少都存有怨气,记你们的仇,基于这个原因,你们也可以选择留在此地。所有吃的东西我都会按照人头平分,而且我发誓,一定把你们的消息告诉给我遇到的第一艘船,请他们来把你们接走。这个办法很不错,你得承认。而且你们不可能得到比这更优厚的条件了,绝不可能。”他提高了嗓门儿,接着说,“在这间木屋里的所有人,我希望大家都能好好考虑我刚刚说的话,我对船长所说的话,同时也是对大家说的。”

     斯莫利特船长站了起来,在他的左手手掌上磕了磕烟斗里的灰。

     “你要说的就是这些吗?”他问道。

     “这些话都是我掏心窝儿说的,我发誓!”约翰答道,“但是,如果你们拒绝的话,那么你们就等着吃枪子儿吧。我以后不会再来谈判了。”

     “很好,”船长说道,“现在轮到你听我说了。倘若你们放下武器,一个一个地到我这里来,我就把你们全都铐起来,送回英国进行公正的审判。倘若你们不这样做,那么,我就以我头上的国旗起誓,要让你们全部下地狱,否则我就不叫亚历山大·斯莫利特!至于宝藏,你们是根本找不到的。‘伊斯帕尼奥拉’号不是你们能够驾驶得了的,你们没有这个本事。真刀真枪地打仗?哼,你们是打不过我们的—昨天你们五个人也没能挡住葛雷一个。西尔弗先生,你我都知道,你们现在是处于进退两难的境地。你现在处在下风岸上,你自己心里十分清楚。今天我在这里对你所说的话,是我对你最后的忠告。以上帝的名义起誓,下次再让我见到你,我就要用子弹打穿你的脊背。开步走,我的朋友,快点儿离开此地!越快越好!”

     西尔弗脸上的表情难以形容,因为愤怒,一双眼睛睁得大大的,眼珠向外鼓着。他使劲儿抖掉了烟斗里的灰。

     “拉我一把!让我站起来!”他叫道。

     “我不会伸手的。”船长答道。

     “谁过来拉我一把?”他吼道。

     我们都没有理会他的吼叫。他只好一边在沙地上爬,一边咆哮着发出最恶毒的咒骂。他一直爬到了门廊前面,抓住了门柱子,才用拐杖把自己撑起来。之后,他愤愤地向泉水里吐了一口唾沫。

     “呸!”他恶狠狠地叫道,“你们在我眼里就像这口唾沫一样!一个钟头之内,我就要把你们的老木屋砸个支离破碎,就像砸朗姆酒桶那样!笑吧,笑吧!不出一个钟头,我会让你们再也笑不出来,让你们生不如死!”

     他又怒气冲天地骂了几句,才艰难地拄着拐杖,一瘸一拐地踩着沙地往下坡走去。到了栅栏旁边,尝试了四五次,才在那个打白旗的强盗的帮助下翻了过去。之后,一眨眼的工夫,两个人就消失在了树林里。